69书吧 > 百度穿梭 > 第八十八章 丧阳刚

第八十八章 丧阳刚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永恒圣王道君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就好,那就好,”涅帝见公主扔掉了宝剑,以为她缓和下来,也跟着轻松起来,“既然文大人如此诚恳,公主就多多谅解,都是一家人,焉能同室操戈?”

    “知道了!”符柔猛一跺脚,这是圣旨,不敢不从,愤然瞪一眼文图,那懵懂错乱的初吻,那朝朝暮暮的思恋,奋不顾身的护佑,冒死而从的抢亲,一切欢笑与悲戚……瞬间化为泡影飞去,紧接着他的眼泪夺眶而出,怨怒的眼神瞬间失去光泽,变为哀怜,再一转身,头也不回离开聂府。

    自此,她再也没有踏进聂府一步!

    文图心中难受,顾不得大家追问,灰心丧气离开主殿,钻进东厢扎到床榻上,许久没有移动过。

    聂良不敢久留,小心翼翼瞧一眼惊魂未定的皇后,退步离开走到庭院之中,忽觉往日争鸣的蝉声异常刺耳,愤然抽出虹阳剑意欲砍掉一株株树木,终又放弃,也是一个人在那里久久立着……

    是夜,一尊小轿悄然出宫,侍卫只有敬梓一人,四名轿夫像是经过严格训练,步履轻盈,绕开闹市,直奔江太医府上。

    五月的京城,热浪习习,虽已晚夜,丝毫不见一丝凉气。

    江府门外小轿轻落,敬梓微叩府门。

    “谁呀?”家丁开启黑黝黝木门探出整个头部,谨慎说道,“我家老爷吩咐,无论何人都不见客,诸位还是请回吧……”说着便缩回脑袋意欲关门。

    敬梓立刻举过剑鞘,格挡住门缘,声音极轻却令人寒栗,“速速回去通传,告诉你家老爷,就说是敬梓陪同夫人前来。”

    家丁一怔,这声音好像是要杀人,忙跑回去禀报。

    片刻,府内的人纷纷涌出,参差不齐跪了下来,江太医年迈,边裹着身上的衣服边蹒跚着跑出来,未等系好领扣,便已爬在了地上呼道:“微臣恭迎太后娘娘!”

    江府内,其他人均回避而去。

    “老朽何来恩德,竟令太后娘娘亲临寒府,”江太医再一次跪下来,雪白的胡子便触及地面,“只要娘娘传一声,老身自会奔爬而去啊。”

    “快起来吧,这是爱卿的府内,不必多礼。”太后弯下身,要去扶起老太医。

    “不敢,不敢!”太医猛地咬牙起身,脸上现出惶恐,“不知娘娘有何旨意,只要老朽能做到的,一定照办!”

    太后却不着急,示意太医一旁落座,指指他问道:“你瞧,连这眉毛都花白了,哀家记得,江太医今年七十有二了吧?”

    “不错,不错,老朽刚刚过了七十二是生辰。”太医唯唯诺诺而答。

    “不必如此拘礼,”太后安慰道,“这里不是皇宫,而是你家府上,也正是如此,哀家才来到这里。宫内有宫内的律例,太医府有太医府的规矩,有些话不能在宫内说,可是到你家,哀家便是客人,也便无了朝中礼仪。哀家此来,只是想探听一下宾儿的近况,别无他意。”

    江太医岂能不知,坐在一旁权衡起来。

    太后仍是态度和祥,既不催促也不着急,顺着烛灯环视着整个客殿,瞧得井井有条模样,跟着不住点头。

    敬梓一旁皱起眉头,若是无恙,此刻江太医应该立即回话才是,心跟着提起来。

    江太医忽然一笑,只是那笑容,伴着深深的苦涩与难堪。他徐徐立起身,艰难地挺起腰板,而后伏身又跪了下去,只是此一拜,气正不阿,堂堂正礼,随后沉声说道:“回禀太后娘娘,老朽自涅帝九年冬月起为三王爷专班太医,只是微臣医术不精,笨拙迟钝,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三王爷身染异状,不知如何回禀才是。”

    太后猛吃一惊,抓住椅棱,缓缓令道:“如实诉来!”

    “是,太后娘娘!”江太医丝毫不见方才的怯怕,认真诉说,仿佛在与同僚一同诊察般,“不知为何,三王爷体入阴邪,其力霸道,贪伤阳气,损及肾经,导致精气全消,阳微阴极,老朽狠施药剂扶阳正气,可是丝毫不见起色,如今,恐怕……”

    “恐怕什么?”太后脸色变白,如今三子已失二,宾王可不能死。

    “恐怕今生今世无法娶妻尽事,衍生后嗣!”太医却像是道出一股混沌之气,声音浑圆起来。按照现代说法,宾王患的便是不举不育之症。

    “性命可有忧患?”太后忙不迭追问。

    “眼下倒是无妨,三王爷深谙武功,不至于伤及其他脏体。”

    殿内一片寂静,太后茫然抬起头,这就是了,此生不能生子,哪还敢对太子下手?不但不会下手,还会令太子好好活着!

    太后目光失神,不知如何站起的身子,在敬梓搀扶下惊慌地迈出江府大门,又险些被轿梁绊倒,好不容易才坐下去,却又立即陷入自责之中,在她的印象中,是自己驱逐了三子,令其西北飘零,方才染上这恶疾。而这三个儿子的命运,皆因自己而起,长子潘,是自己将他关进了天牢;次子涅,是自己懿令离开本是皇后的卓姬才导致祸难;幼子宾,却又这般模样,浑浑噩噩中丧尽了阳刚,终生无子。

    “起轿!”敬梓喝令。

    轿身稳稳升起,开始向前移动。

    “老爷,老爷──”忽然从江府内传来撕心裂肺的哀嚎声,“快来人啊,老爷自尽了……”

    江府内一片混乱。

    太后下意识抓紧扶梁,眼睛猛然闭在一起!

    “敬梓!”太后隔着轿帘子轻声呼着。

    “卑职在!”

    “传哀家懿旨,惊闻江太医无疾而终,深感叨念,着皇家礼仪厚葬……”

    “是,太后娘娘,卑职明白。”敬梓自然知道如何做,一要令江府的人对有人造访守口如瓶,二要厚待其家眷。

    宾王的无能,彻底粉碎了太后的雄心!

    她明白,孤家太后,染恙三王,年幼太子,构成了恭旦帝朝的皇室,随时可能崩塌。宾王有着不小的野心,可他知道不可能终生为皇,身后只能仰仗太子呼风唤雨。想着,不禁在酷暑之中打出几个寒颤,默默祷念着:苍天有眼,先帝英明,就让哀家再活十几年吧,我要亲眼瞧着太子安然登基,控制朝政……

    一路想着,忽然脑海中蹦出文图,太后再一次拿住轿梁,此人心里究竟有何盘算?历来未受到皇朝恩泽,看似却一心护着皇庭,将公主嫁给他以示恩惠,却被一口拒绝。想到这里,太后不禁皱起眉头,哪有不贪一丝名利,舍命为帝朝的人?身边有着能够假扮皇上的志士,勾着公主,引着太子,又与皇后有着极深渊源,如今更是响彻天下的政机府能士,处处克制着宾儿,她立即睁开眼睛,不敢再想……

    正是文图穿梭师的身份,引来了英明太后的疑惑!

    政机府内,气氛显得异常低沉,符柔与文图各自审查自己的奏文,谁也不瞧谁,谁也不说话,一扫往日的欢颜笑语。

    聂良提着一份密奏,步入议事厅请旨道:“白城官员密报,去年遭遇蝗灾导致种栗不足,奏请财府赈灾,丞相批准拨付三百万两,可是地方只收到灾银一百六十万两,弹劾财府内有官员私自吞食。”

    文图最恨的就是农业赈灾的惰政,动辄关乎着几十人万人的糊口,立即喝道:“速去财府审查,这笔银子是空帐未出,还是地方截留,涉及到谁绝不轻饶……”

    “等等!”符柔阻住聂良,“财府是皇朝命脉,不可轻易触动,责令地方再做核算,如果这笔银子不足,可以再奏请拨付,至于此次差距,本宫会告会丞相予以详查。”

    “是!”聂良皱一下眉头,转身而去。

    文图目瞪口呆,这无疑是将政机府的职能转交给了朝廷,暗保了财府。

    随着文图拒婚,符柔逐渐警觉起来,也开始怀疑文图,注意起文图的意图,为了确保皇族的安定,加大了文图谏议的审查力度,政机府主副二人出现隔阂,大大遏制了行动力,使得一些重臣的瑕疵得以掩盖,而这些权臣获知后,逐渐将矛头指向文图,逐步出现了非议。

    太后凭据自己的判断,小心起文图来,对于公主的一系列决策予以默许,政机府的光环渐渐黯淡下去……

    宾王发现时局对自己有利,终于展开了对文图的总攻。

    “母后,儿臣有一事启奏,不知当不当讲?”宾王惨白的脸上毫无血色,虽是问着,可是已经准备道出。

    太后用复杂的表情审视着眼前的三儿,心里泛起酸楚,懒洋洋答道:“说吧。”

    宾王正正精神,口若悬河般说道:“时下政局稳定,民心安宁,可是前朝屡屡接到奏报,对政机府的行事颇有微词,儿臣虽是多次按压下去,可是各地的奏章仍是不断涌入朝廷,儿臣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那你如何看待此事?”

    “回母后,政机府乃是王妹主管,当然令人放心,儿臣梳理后发现,这么多的奏章并未提及四妹的不妥,纷纷指责文府督。当然,依照律例查办庸政无可厚非,可是一些事情过之则乱,政机府名声在外,查处一些小事也会大动干戈,反倒引起一些朝臣的不安,同时也污了母后的声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百度穿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卟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卟哥并收藏百度穿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