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百度穿梭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双冷宫

第一百一十三章 双冷宫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国度永恒圣王道君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今日平安夜,大章奉上,祝愿所有人平安,所有朋友一切如意,万事顺心!)

    两日后,奉太子口谕,宣媛姬出殿至西南甲山后侧密林中东隅,有要事协商。听着这令人啼笑皆非的口谕,太后娘娘的人和萧嬷嬷的手下还是睁一眼闭一眼放了媛姬一马。

    媛姬慌不择路拐来拐去,才气喘吁吁跑到目的地。乍一瞧,太子手中把弄着一条淡了颜色的腕带,脸上忧心忡忡,丝毫没有高兴的样子,吓了一跳,悄声移过去,轻轻依在太子身侧,轻声问道:“太子殿下……”

    “以后不要喊我太子了,没人的时候,就喊我毕子……”太子幽幽令道,丝毫没有调笑的意思,浓眉皱在一起,透着几分凄凉与伤感。

    “毕……子,”媛姬试探着叫出,太子微微点头,她迟疑问道,“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如此愁苦?”

    太子哀怨叹气,提起几种颜色布条缠绕而成的腕带说道:“这是毕子小的时候,养父在集市上为我买的第一个礼物,记得那时,养父与母后一同住在山内的庙中,生活贫苦,却日日欢乐不断,他谆谆教导,感化毕儿,多次不顾生死搭救毕儿与母后的性命,费尽周折才令毕子入宫,可是,就在六年前的今天,六月十三,母后和养父同时逝去,他们都是为了救毕儿才被奸人所害……”

    媛姬瞬间低迷下来,没想到太子竟有这般身世,天下人只知道慈皇后是病逝,竟然是被人杀害,也无人晓得太子还有养父,听着令人心酸不已,同时也是想起了自己的亚父,不知姓名的恩人,眼睛模糊起来,此刻他在哪里,过得如何,是不是还在苦苦思恋着伊人,是否也与媛儿一样,互相思念着,她知道思念亲人的痛楚滋味,不禁紧紧抱住毕子,身外自无旁人,眼泪长长流下。

    一对璧人,长木下思忆,冥冥之中有谁晓得,双双苦苦怀念的,竟是同一个人!

    数日后,在媛姬的极力劝说下,太子终于应允,携媛妃、萧嬷嬷一同秘密赶往玉妃殿,探望玉研。媛姬知道,玉研定有隐情,既然心存感恩为自己赠汤,自然也是有望之人。

    玉研正在独自愁思,忽然见到太子等人入内,惊慌错乱,情急之下用手掩住双脸,埋怨口气道:“臣妃不知太子驾临,这脸,臣妃还未来得及梳妆呢……”

    媛姬一笑,扯下玉研的手指着她的脸说道:“你瞧,不涂胭抹粉更是好看呢!”弄得玉研无地自容,赶紧背过身去。

    “这是?”玉研大惑不解,不知道三人一同来是什么目的,心中既有兴奋又有恐惧。

    太子瞟一眼媛姬,自己不知道如何说。

    “没什么,”媛姬寒暄着,“太子想今晚临夜你这里,我们只是前来通传一声,顺便聊聊家常……”

    太子一旁瞠目结舌,什么时候决定要应事玉妃殿啊,难道自己想要去哪个妃子那里都说了不算?再说,这玉妃心怀不轨,媛姬难道放心得下?难道还要亲临守夜?想着,瞧向萧嬷嬷,没想到萧嬷嬷翻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表示,面无表情的立在那里。

    “什么?!”玉研大惊失色,并非听闻太子临来而惊,只是没想到有媛姬在,竟然允准太子临夜自己了,这到底是为什么,忽觉自己有失雅态,赶忙说道,“那臣妃便早早筹备,迎候太子殿下……”说着,双手颤抖起来,身子也紧到了一起。

    媛姬知道玉研害怕,便与玉研闲聊起来,东一句,西一句,二人均是父母双亡,又都是民女出身,共同话题较多,终于引到家室之上,玉研却突然止住不说。媛姬见状,明白症结一定是这个,遂鼓励起来说道:“玉妹妹,有什么事只管对太子说,太子殿下光明磊落,一言九鼎,一直关乎着天下臣民兴衰,说出来也好让太子为我们做主,是不是,太子殿下?”说完,抬头看向太子。

    毕子不冷不热答道:“是!”

    媛姬不满,再次盯着太子。无奈,太子走到玉研身边,抚住她的肩头,一字一句说道:“你身为本王爱妃,若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尽管说出来,本王不行,还有父皇和皇祖母呢,是不是?”

    玉研知道媛姬在做什么,此刻再也下不去手残害太子,终于鼓足勇气吐出四个字:“书……言……之禁!”

    书言之禁?!

    太子一听这四个字,满腔热血沸腾起来,暴怒之下一把扯过玉研,狠狠地将他提起来怒吼道:“你说什么?!书言之禁?那是书言之乱,万劫不复的书言之乱,混账!”

    二人万万没想到太子如此震怒,双双跪下地上,凄凄道着:“太子息怒,太子息怒……”媛姬也只是听闻那是一场变故,可是其中详情不得而知,一是那个时候尚小,二是此言早已被朝廷封禁,意在淡泊意念,防止再度流传。

    太子久久不能平静,恶狠狠盯着玉研,见媛姬痴痴望着自己,恶气之下忘记令媛姬起身,气氛不平地指着玉研,“好,你既然对书言之乱如此迷恋,本王这就告诉你,其时父皇染病离宫,三王叔,不,逆贼公子宾把持朝政,意欲祸乱人心,心怀不轨,枉纵书言之禁,顷刻间数千人丧命,无数人被关进大牢!好在有当时的政机府,就是养,”他险些说出养父,可是媛姬一听便知道,“就是尚侍卫官文图与王姑一起,力挽狂澜,颠覆了书言之乱,救皇朝于水火之中,不想,公子宾丧心病狂,假借母后意欲回宫之名,应皇祖母与本王同去迎接,半路上瞬起杀机,文图与母后为了救本王,同时丧命,”说着,他的牙齿格格作响,“王姑也受了重伤,六年后才重返皇宫,没有书言之乱,本王的母后仍会好生生坐在这里,怎么,你满意了吗?!”太子怒视玉研喝问。

    玉研如梦方醒,民间传闻一切都是皇宫之事,没想到自己的父母与慈皇后一般,都是死在叛贼手中,自己竟险些暗害太子以图雪恨,惊惶之中顿然昏厥过去。

    “玉研!玉研!”媛姬慌乱地扶起玉研,令下人取水擦拭,摇晃着她,萧嬷嬷直奔过来,熟练地掐向人中,拍打着玉研的后颈之处。

    片刻,玉研清醒过过来,一眼瞧见媛姬抱着自己,泪往上涌,猛地抱住媛姬嚎啕大哭,浑然不觉太子仍旧立在那里,嘴里哭叫着:“姐姐,对不起……妹妹罪该万死……妹妹对不住太子啊……”

    一炷香功夫,玉研彻底变了一个人,撤掉发簪,批下长发,素衣微裹,赤足而立,面色呆滞,失魂落魄,拒绝了太子与媛姬规劝,执意前往广慈殿,向太后娘娘带罪请身,一切责罚均有太后娘娘抉择,生死无怨。

    媛姬哪能放得下心,与玉研一并前往太后殿,着情形再做打算,无论如何也不能前功尽弃,陨了这已经悔过的玉妃。

    一场史无前例关乎后宫安稳的抉择顺势而来!

    太后不知该做出何种表情,冷冷瞧着殿下跪地的二女,一个是太子钟意识得大体的媛妃,一个是卸冠请罪楚楚可怜的玉妃,刚刚年满十六岁的民间女子,她们,究竟有多大的心胸?能不能装得下这偌大的后宫?毋庸置疑,太子与媛儿业已弄清了事实,无外乎玉妃错怪了朝廷,可这如何处置?

    “启禀太后娘娘,罪女玉研不识真相,险些酿出大祸,实为处死之身,故前来请罪,请太后娘娘发落!”玉研俯身触地,行民女大礼。一旁的符柔却皱紧了眉头,无论这玉妃犯有何罪,可是责罚她却是令人头疼的事情,这太子刚刚纳妃不久,却出了个罪妃,无疑撼动着太子的声威,皇宫的正统,触动着日后的皇朝大业。

    太后果然踌躇起来,半晌没有回声,缓缓走向二女,尽量保持着平和心态,以免吓着玉研,尔后开口道:“太子妃,关乎着皇朝的未来,后宫律例不可轻犯,你们心里也明白,身外可是有着众祖妃、无数的母妃、皇族尊老、满宫的宫官甚至是前朝的重臣、天下的百姓瞧着,稍有不慎,便会引来灭顶之灾;诚然,你们年纪尚小,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别说你们,就是哀家初进宫来,也犯过不少错误,别着急,慢慢说……”太后还是不忍后宫生变,提点着玉研。

    媛姬一听,心中立即充满感激,稍稍侧过脸,示意玉研避重就轻,认错即可。

    玉研出自文人之后,对自己错怪当今的皇朝后悔不跌,更是有愧于媛姬,岂能扯谎,索性如实禀告:“回太后娘娘,罪女玉研年幼丧父,只是因为当时的书言之乱,因此也失去了娘亲,不明其中真相,一直迁怒与吾朝,此次入宫为妃,竟然抱着暗害太子的逆心而来,好在有媛妃周全,才免得玉研成为千古罪人,罪女深知罪不可恕,方才前来请太后娘娘懿旨……”

    媛姬听到这里,瞬间失去方寸,身子也随着萎靡下去,开口辩驳着:“皇祖母,不是这样,不是这样……”

    符柔没想到玉研这般执拗,惊诧得立起身,瞪大了眼睛。

    太后身体一抖,猛然按住了心口,几乎咬着牙说道:“你既然能来,说明心中有着太子,也大为悔过,罪心当诛,好在太子英明,宽恕于你,你便自领个责罚吧……”

    “不!”玉研再现清高,“罪女不但有弑君之心,而且,而且就在临夜之晚,若不是媛妃姐姐前来,恐怕已铸成大祸;昔日媛姐姐施术击伤于我,也正是因为罪女手持铁剪,意欲谋害太子啊……”

    “混账东西!”太后忍无可忍,怒气喷发,一把扯出旁边侍卫的长剑,轮圆剑锋便向玉研斩去,媛姬一见吓得不轻,本能地向玉研扑去,用身体遮住了玉研,那剑锋再落恐怕就要斩杀掉媛姬,好在侍卫眼疾手快,一把扣住太后的手腕,剑尖抵在媛姬的后心处方才脱手掉落,侍卫见自己冲撞了太后,也随着跪了下去,匍匐于地。

    符柔更是惊慌失措,好在未伤及媛姬,随着跪下来呼道:“母后请息怒,母后请息怒……”

    玉研见状,知道自己绝无生还可能,也是半爬在地上,哀凄凄瞧了媛姬一眼,责怪她为救自己险些搭上性命,顺势苦笑一下,充满了嘱托与无助……

    太后气得颤抖起来,喘着恶气,抬手指着媛姬与玉研,半晌说不话来,宫女连忙奔过来扶着她坐下,依旧怒视二女许久。

    一阵静寂之后,太后终于振振有词出声!

    “传,哀家懿旨……”太后终于稍稍安定下来,将双手平放在双腿上,正挺着身板宣道,“太子妃媛姬、玉研无尊无尚,于哀家染病之机口无遮拦,胡言乱语,冲撞哀家,无视太子,屡次僭越,即刻起分别禁足于媛妃殿、玉妃殿,着侍卫府遣人看管,任何人不得入内……”

    符柔没想到太后如此喜怒多变,不几日前还情深意切,转念间竟连罪媛姬,没有她,太子或已遇难啊。尤其是禁足之罚,少则数月,多则几年,甚至终被冷落,永无出头之日!实则,恭旦帝国中的禁足,相当于打入冷宫,无有重变恐难解禁。刚要开口求情,太后已经摆手,令侍卫与宫女带离了两位妃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百度穿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卟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卟哥并收藏百度穿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