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宠夫之路 > 第1章 你不配做我的妻主

第1章 你不配做我的妻主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阴森的地牢里,铜锈斑斑,夹杂着糜烂酸臭腐朽的味道,以及咿咿呀呀令人惊恐的惨叫和不甘的嘶吼。

    “放我出去!”

    “我是无辜的,放我出去!”

    “叫什么叫,开饭了!”狱卒凶狠地吼了一声,拿着铁棍“哐”地敲了一下铁门,一瞬间,鬼哭狼嚎的地牢安静了下来。

    硬邦邦发馊的馒头被随意地丢弃在地上,早已饿过头的犯人目光一亮,恶狼扑羊般争夺了起来。坐在墙角的萧晚看了一眼馊得都发臭的馒头,嫌弃地扭过了脑袋。

    她是萧家嫡女,从小锦衣玉食,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何时受过这种屈辱。

    她相信,再过不久,自己一定会被救出去,洗刷萧府的冤屈!

    因为,调查此案的人,正是她的好姐妹三皇女楚慕青!

    就在萧晚自信满满时,潮湿的地牢里,闻到美食香味的老鼠成群结队从墙角中窜出,吓得娇生惯养的萧晚惊叫了起来:“啊,这里有老鼠!快来人!”

    “吵什么吵,不就是几只老鼠吗?”看清萧晚惨白的面容,狱卒鄙夷地怒骂一声,蹙了蹙眉道,“你,萧晚?”

    “是、是我。”萧晚急巴巴地说,“萧家是无辜的,我要见女皇陛下!我要见三殿下!”

    狱卒啐了一声,冷笑道:“每个犯人都说自己是无辜的,难不成还真无辜?就你现在阶下囚的身份,还想见女皇陛下和三皇女?”

    她想到什么,邪笑地摸了摸下巴:“今早,你一压入大牢,就有个长得不错的少年四处奔波,送钱打点,希望我们多多照顾你。甚至,现在还跪在刑部门前,请求尚书大人和三皇女殿下帮忙在陛下面前求求情。可是你夫郎?可惜啊可惜,你犯的是滔天大罪,他再怎么四处求情都是无用的……”

    现在是六月下旬,炎炎夏日,烈日当空下,泥泞的土地滚烫无比,他一个身怀六甲、肌肤娇嫩的孕夫怎么能跪在地上呢。

    萧晚心中又心疼又酸涩,忍不住想到临别前,她递给他一纸和离书,断绝了他和她以及萧府的关系,才没让他同样受到牵连。

    一个半月前,齐王率领二十万大军出征南疆。原以为稳操胜券,谁知与南疆一战,东魏节节败退,战况惨烈,短短一个月,便丧失了三座城池。更让人惊恐的是,南疆大军围杀了齐王,一举向东魏进攻,势如破竹之势让整个东魏为之恐慌。

    就在这时,三皇女楚慕青自动请命,率领十五万精兵抵御汹涌澎湃杀来的南疆大军,甚至自己主动出城袭击敌军,以里应外合之势,将敌军打得大败而逃。

    此战后三皇女名满天下,被东魏百姓封为战神英雄,更被女皇多加赞赏。

    南疆大军不过十万,齐王的二十万大军却输得十分凄惨,后经调查,东魏中有人故意将前线的军机情报散布给敌军,导致齐王中了敌军的埋伏,当场战死。而这通敌卖国的罪魁祸首,正是萧晚的母亲萧玉容。

    萧玉容是东魏国正二品的兵部尚书,是统管东魏*事的行政长官,同时还负责着东魏的国防战略,是东魏举足轻重的要职。

    萧玉容的叛变让女皇十分震怒,她一怒下,将萧家满门打入大牢,并亲自审问萧玉容。如今,萧家一百二十口人皆在地牢里,等待女皇最后的决断。

    若萧家真的被判定通敌卖国之罪,必将满门抄斩。萧晚在给季舒墨和离书,确保他安全的同时,还交给他一封给三皇女的信件。她相信,以她和三皇女的交情,以三皇女如今显赫的地位,只要三皇女看了此信,必定会认真调查此事,还萧家一个清白。

    她果然没有爱错季舒墨,那个温柔似水的少年没有因为她成为阶下囚,就嫌弃地离她而去,而是为了她,不顾自己怀孕的身躯,四处求情,甚至不惜在酷暑之日当众跪下。

    这样想着,萧晚的心里暖暖的,唯一活下去的动力便是季舒墨和他肚子里的孩子。

    她要活着和他们团聚!

    她要看着宝宝平平安安地出世!

    长时间的关押是一种残酷的精神折磨,在被关押的第五日,萧晚早已不似原先锦衣华服、光鲜亮丽的官家大小姐,而是蓬头垢面,如同茅坑里爬出来的乞丐一样,浑身上下散发阵阵恶臭,手里还紧紧握着半块用生命抢来的馊面包。

    五天的牢狱生活,已经让这位锦衣玉食的大小姐体会到了别样的恐惧,尤其是发放饭食时,狱中的犯人争抢不断,动手群殴。

    在得知萧晚曾是管家嫡小姐后,那些仇富的犯人们更是团在一起,一同欺负起萧晚,以此为乐。而狱卒们在旁,轻蔑嘲笑,冷眼旁观,有时还会集体赌博,猜测萧晚会不会反击,能不能抢到食物。

    关在牢里的这几天,萧晚尝遍了世间的人情冷暖,当她还是兵部尚书之女,是兵部的书令史时,哪个不对她阿谀奉承,趁机巴结,如今萧府落难,一个个巴不得踩上一脚。

    只是舒墨!只有他,无论顺境还是逆境,无论富有还是贫穷,他都陪在她身边,患难与共,同甘共苦……

    就在萧晚又冷又饥又渴时,耳边“哐当”一声,传来开铁门的声音。丝丝寒风从墙缝里呼啸吹进,昏暗的烛火诡异地在风中跳动着。缩在墙角里瑟瑟发抖的萧晚挪动了下嘴唇,虚弱地问:“可是查清了真相,要放了我?”

    “放?”狱卒轻笑出声,声音阴森森地十分骇人,“萧玉容在被女皇审问时,服毒自尽,畏罪自杀。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陛下调查出萧玉容是受了大皇女之命,谋害齐王,意图谋朝篡位。如今,大皇女一干党羽尽数落网。女皇震怒,下令今日午时,将萧家满门抄斩。我这是送你上路的!”

    母亲服毒自尽?难道母亲真的害死了齐王?萧家不是被冤枉的?

    萧晚一怔,僵硬虚弱的身子被人强硬地从地上拽起。赤着的双脚拖着一副沉重的脚镣,粗重的铁链压得萧晚几乎迈不开步伐。

    “磨磨蹭蹭的做什么,快点!”

    萧晚踉跄了一下,还未站稳,已经被人粗暴地推出了牢房。粗重的铁链在细皮嫩肉上磨出一道道暗红色的血痕,钻心的疼痛让这位娇生惯养的大小姐连连痛呼。

    “真没用!”狱卒鄙夷地轻嗤了一声,“你那夫郎,对你倒是挺真心的。这五天来一直跪着,怎么赶都赶不走。要不是昨晚下了一场暴雨,他发烧晕了过去,恐怕现在还跪着呢。”

    想到那温柔似水、不顾自己怀孕之躯,为她拼命求情的少年,萧晚眼里泛起一阵温柔的涟漪,心里有种浓浓的满足感。同时,她为自己提前给季舒墨和离书感到明智和庆幸。

    至少今时今日,萧家被判满门抄斩,他和他肚子里的孩子都保住了!

    萧家最后一丝血脉保住了!

    想到季舒墨怀着孕也坚持跪了五日,萧晚强忍着脚腕处钻心的疼痛,咬着牙,吃力地一步一蹒跚地挪动着双脚。

    一出地牢,剧烈的阳光刺得萧晚惊慌地转过了脑袋,轻轻颤动的睫毛,长时间未见阳光的她,透着一股病态的苍白和虚弱。

    而就在萧晚转头的时候,她看见了沐浴在阳光下的少年。

    少年年约十八,穿着一袭宽松的纯白色长袍,如一朵含苞待放的雪莲,清冷绝丽,整洁素雅。他肤色白皙如玉,如施凝脂。面若芙蓉,唇如绛红,一头漆黑乌亮的长发高高束起,别着一支漂亮精致的蝴蝶金簪,在阳光下泽泽发亮。

    少年的腹部微微隆起,看上去已有三四个月的身孕。但一袭淡雅的白色长袍,将他飘然若仙的气质衬托得淋漓尽致。举手投足间,更有着几分倾倒众生的风韵,仿若从水墨画中走出一般。

    “舒墨,舒墨……”在看清少年的那刻,萧晚的眼睛骤然一亮,控制不住地朝英英玉立的少年走去,见他面色红润,安然无恙,泪水唰唰唰得流淌了下来,“傻舒墨,你身怀六甲,怎么能为了帮我求情就下跪呢……听说你还淋雨发烧了,有没有事……?”

    萧晚伸出手,想要摸一摸眼前面若桃花、貌美非凡的少年,却被少年侧身躲了过去。

    她的脏手一时尴尬地垂在中间,有些不解地看着离她三步之远、面色铁青难堪,冷冷望着她的少年。

    萧晚被关在狱里五天,姣好的面容早已在争抢馊馒头时被其他犯人揍得乌青红肿,狼狈不堪。此刻的她披头散发,衣衫褴褛,浑身上下散发着阵阵熏天的臭气。完全没有曾经趾高气扬、挥金如土的大小姐气质。

    显然没想到一向衣着华丽、爱美自恋的萧晚会成如今这副脏乞丐的模样,少年嫌弃地用手捂着鼻子,接连后退了两三步才一脸轻蔑地看向萧晚:“跪,发烧?这种傻子才会做的事情,你以为我会为了你去做?”

    “舒墨,小心,别伤了孩子。”萧晚见他后退时差点踩到地上的小石子,有些担心地嘱咐,好似完全没有听清楚少年在说什么。就算她听清了,她也怀疑是自己听错了,毕竟她的舒墨怎么可能用这么伤人的语气跟她说话呢,不承认恐怕是怕她担心吧,她的舒墨就是这么善解人意……

    见萧晚一脸眷恋温柔地看着自己微微鼓起的肚子,仿若世上唯一的珍宝,季舒墨眼里闪过一丝憎恨和厌恶。他恶意满满,巧笑嫣然地揭穿了一个事实:“孩子,你以为这是你的孩子?萧晚,事到如今,你怎么还这么天真呢!”

    他莲步轻移地走近因这句话完全呆滞的萧晚,在她耳畔轻笑地说:“萧晚啊萧晚,我怎么可能怀上你的孩子呢!像你这种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怎配得上我喜欢!怎配得上做我的妻主!”说完,想起这一年来,为了让萧晚相信自己,被迫和她亲近,季舒墨喉中泛起一阵恶心,又有些嫌弃地捂了捂鼻子,再度离远萧晚。

    萧晚脸色苍白地站在原地,望着眼前白衣翩然、笑语嫣然的少年,一时间觉得有些陌生,声音禁不住轻颤了起来:“舒墨……不要开玩笑……”

    他的舒墨是温柔的,是善良的,绝不是现在用着轻蔑嫌弃的目光望着自己,嘴里轻吐着让她绝望的话语。

    一定是哪里搞错了!舒墨可是为了她跪了整整五日啊!怎么可能不喜欢她呢?孩子怎么可能不是她的呢!她是他的妻主啊!

    “玩笑?舒墨并没有开玩笑。”这时,眼中泛起泪花的萧晚才看清少年的身旁站着一位锦衣华服的女子。女子瞧见她怔怔得望着自己,微笑得搂住了少年的小蛮腰,对着少年的朱唇蜻蜓点水一吻,宣言般地说道:“舒墨怀的,是本宫的孩子。舒墨爱的是本宫!”

    “本宫?”萧晚轻轻呢喃,有些陌生地望着昔日的好友——当朝三皇女楚慕青。“子青,你?”

    子青是楚慕青的字,一年前,萧晚结识了不受宠的三皇女楚慕青,两人一见如故,成为了至交好友。没想到今日一见,这位不受宠的皇女已经翻身成为东魏鼎鼎有名的战神英雄,同时,还被女皇封为了太女。

    见萧晚一脸迷茫,楚慕青轻蔑地笑了起来:“萧晚,事到如今,你竟还没有察觉?萧家的通敌之罪和大皇姐的谋逆之罪,皆是本宫布的局。东魏与南疆一战,本宫请命出征,一举破敌,不仅获取了民心,还获得母皇的嘉赏,成为了太女!”

    萧晚身子轻颤,不敢置信地望向楚慕青:“将军机泄露给南疆的人是你?为何?为何要陷害萧家,为何要陷害母亲!”

    “就凭你们萧家支持楚诗玉,就凭你母亲看不起本宫,就凭你们萧家出了你这么个愚蠢至极的女儿!”想到萧玉容曾说自己心术不正、太急功近利,害得原本不受宠的自己更得不到母皇的关心,楚慕青心里恨极,恨不得杀了萧玉容。

    萧家不是支持大皇女吗?那她就毁掉楚诗玉,毁掉萧玉容最宝贝的女儿,毁掉她引以为傲的萧家!

    “萧晚,你身为兵部书令史,所有消息皆要经过你之手。”楚慕青看了看窝在自己怀里十分乖巧的季舒墨,又看了看惨白脸的萧晚,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萧晚想到最近一个半月,东魏与南疆大战,她在兵部忙得日夜颠倒,季舒墨一直贴心地来兵部为她送着滋补的药汤。

    兵部并非任何人都能进入的,尤其是机密的地方,就连当朝皇女也要请示女皇后方可进入。但季舒墨是萧晚的正夫,萧晚是兵部尚书萧玉容最宠爱的女儿。

    萧晚虽只是一个小小的书令史,但她的鼎鼎大名在兵部如雷贯耳,所以看守的人在看见季舒墨时常进出兵部时,早已见怪不怪了。而楚慕青就是利用萧晚宠溺季舒墨这点,让季舒墨窃取了军机机密,调换了文书。更放了一些萧玉容通敌卖国的证据,以便日后人赃俱获,将萧家打入大牢。

    “舒墨,为何……为何要做这样的事情……我对你不好吗?为何,要背叛我?”

    话还未说完,萧晚就看到季舒墨脸上浮现出一抹嘲讽的笑容,仿佛她问了一个十足傻逼的问题。

    萧晚心中一涩,仍然不死心地问道:“难道,这三年来,你就没有真心……爱过我吗?”

    “爱你?”季舒墨冷笑一声,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当初嫁给你完全是因为你方便利用,完全是因为你身边还有个更蠢的谢初辰。多亏了他们谢家的钱,我才能重振季家。而你,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根本不配让我爱你!”

    听到这些话,萧晚的心像是被千刀万剐过一样,深深地刺痛着。

    “母亲,也是你们害死的吗?”母亲一生为国,她竟然还怀疑母亲叛国……

    萧晚啊萧晚,你怎么能愚蠢成这样!

    见萧晚摇摇欲坠,几乎跌倒在地,楚慕青冷冷地道明了全部真相:“萧玉容是个聪明的人,也深受着母皇信任,唯有给她下慢性毒,造成她在审讯时畏罪自杀的假象,才能让母皇深信,萧家通敌卖国,楚诗玉意图谋朝篡位!”

    萧晚听后,恨不得撕烂了她的嘴。她咬着牙说:“光凭几个文书证据,就判萧家和大皇女之罪?陛下竟如此昏庸,竟然轻信了这些。”

    “不止物证,还有人证。”见楚慕青看向季舒墨,萧晚心中一个咯噔。然而,楚慕青却笑着道:“除了舒墨作证大皇女曾在你们萧家结党营私外,还有你那好妹妹作证。本宫不过是许了她生机,她立刻把萧家给卖了,在母皇面前亲口承认萧玉容所为皆是楚诗玉吩咐的。于是人赃俱获,萧家满门抄斩,除了你那好妹妹和她爹爹侥幸活了下来。”

    楚慕青所说的话不停地在萧晚脑海中回荡着,如一把利剑般一字一字地刺进她的心脏,溅出一片鲜血。

    萧晚身体僵硬,想要开口,却半天都没能发出一个音节来。

    他们是故意的,故意站在这里,故意告诉她真相,故意让她绝望,故意让她死不瞑目。

    “现在萧家人人喊打,遗臭万年,萧玉容到死都没想到,她辛辛苦苦守着的萧家被她两个女儿给害惨了!”见萧晚呆滞在原地,泪流满面,楚慕青笑得更为张狂,“萧晚,本宫这辈子最感谢的人就是你。谢谢你,帮本宫铲除了三个绊脚石,还帮本宫达成了心中所愿……现在本宫就送你上刑场,来生可别再这么愚蠢了!”

    萧晚红着眼,怒瞪着季舒墨:“季舒墨,你是我的夫郎!我萧家满门抄斩,你也别想独活!要死一起死!”

    那漂亮的少年站在离萧晚三步远的地方,微微一扬头,眸如秋水,顾盼生辉,却在望着萧晚时,带着淡淡的冰冷和疏离:“别以为我是那蠢笨的为你要死要活的谢初辰,为了救你傻傻得跪在刑部门前。别忘了,你可是给我和离书了。你我现在,男婚女嫁,各不相干!”他鄙夷地瞥了萧晚一眼,冷哼一声,“别想拖着我一起死!”

    是啊,她傻傻得给了季舒墨和离书……

    说什么一定救她,不过是想骗取她的信任和她的和离书……

    胸口倏然一阵绞痛,萧晚喉咙一腥,痛苦得咳出了一口鲜血。她望着手掌心的一缕猩红,嘴角掠过一丝凄凉,浑身不由自主地簌簌发抖。

    是她引狼入室,是她害死了母亲,害死了萧家!

    她想到自己为了追求季舒墨,放下身段,放下自尊,花了整整三年的时间,终于打动了他的芳心。

    她还记得,季家答应她求婚时,她高兴地一晚上都没睡着。她还记得,自己迎娶季舒墨的那天,为了不让季舒墨受委屈,她以十里红妆相迎,宴请达官贵族,将大婚办得热热闹闹。

    她还记得自己得知他怀有身孕时,高兴地准备起了育儿用品。她还记得,萧家被官兵团团围住时,她紧张得将他护在身后,告诉官兵,他已不是她的夫郎,他是无辜的,求他们放了他。

    原来这一切,竟都是自己的自作多情……竟全是为他人做了嫁衣……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宠夫之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祈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祈容并收藏重生宠夫之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