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宠夫之路 > 第2章 .33更新

第2章 .33更新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早上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妻主的怀里,被妻主温柔地紧抱着。谢初辰心里甜蜜蜜的,可一抬头却看见萧晚一脸幽怨的神情。他倒吸一口,惊呼道:“妻主,你昨晚没睡好吗?怎么眼圈那么黑……”

    谢初辰不提还好,一提萧晚如炸了毛般,咬牙切齿道:“初辰昨晚睡得可真香啊,就是这样伺候妻主的吗?”

    对于昨晚的记忆,谢初辰迷迷糊糊地只记得几个片段,似乎自己喝醉睡了过去,然后……

    谢初辰一个激灵,连忙忆起,自己神志迷糊时,竟大胆主动地勾一引了妻主,但妻主不上钩!妻主那方面不行!

    妻主一定是知道了自己有那方面的疾病,所以心情不好。作为一个合格的夫郎,他一定要好好安慰妻主,帮助妻主共同克服难关!

    见谢初辰一脸怜悯地望向自己,萧晚想起那一堆壮阴大补药,整张脸迅速青了起来。她恶狠狠地咬了咬谢初辰的耳蜗,温热的气息在他耳边轻轻流连:“竟把昨日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了,初辰,需不需要为妻帮你重温一遍呢?”

    蛊惑低沉的嗓音一阵一阵地在耳边响起,当萧晚温热的手指在自己身上游离起来时,谢初辰噤若寒蝉,那些羞羞怯怯的画面不断不断地拥入了他的脑海里,使他满脸羞红,几乎滴出血来。

    见萧晚的手越摸越下,谢初辰惊得不敢动弹,乖乖地缩在萧晚的怀里。在昨日之前,谢初辰根本没有尝试过欢一爱,更没有被除自己以外的人碰过那个地方。一想到昨日自己丢人的举动,谢初辰在萧晚的抚摸下,轻轻地喘着气,一脸不知所措地慌张。

    没想到自己竟这么不中用,还没和妻主洞房,还没满足妻主,就……泄了……还自说自话地自己舒服地睡死了过去……这和书上说得完全不一样啊!

    “想起来了?”萧晚默默咬牙,幽怨地望了望他的下面,“伺候妻主怎么说也要半柱香的时间吧,谁知你一眨眼就过去了,竟连半盏茶都坚持不了……你说该如何惩罚!”

    一眨眼……原来他这么差劲……

    听到妻主这么贬低自己,谢初辰撅起了嘴,眼角有些泛红。

    见谢初辰一脸无辜地望着自己,潋滟的双眸泛着一层汪汪的水光,柔顺的发丝间露出浅粉的耳尖,乖巧得如同一只纯良的小白兔。这么委屈的模样在萧晚看来媚态横生,简直想将眼前的少年狠狠地压在床上蹂一躏一番,来满足她昨日未能满足的饥饿心情。

    这样想着,萧晚的贼手偷偷地溜达了过去。但见谢初辰拉耸着脑袋,一脸无精打采、信心受挫的样子,终是不忍心再欺负他了。

    她轻轻拍了拍谢初辰的脑袋,故作生气地哼哼道:“大婚那晚,可不会这么简单就饶过你的……你做好准备吧!”

    “大婚?”见谢初辰一脸迷糊,萧晚敲了敲他脑袋,受挫道,“你这个小笨蛋,难道忘了吗?我赠你玉佩的时候,曾经说过,等我解决了季舒墨,必会热热闹闹地办一次大婚!”

    先前,萧晚一直担忧自己和季舒墨的事牵扯到谢初辰,让他遭受到百姓的非议,才迟迟不敢举行大礼迎娶他过门。

    但现在,季舒墨已被萧晚休出了萧府,成为了红杏出墙的弃夫。相反,谢初辰却在赈灾中重振了名誉,一雪无才无貌无能的前耻,得到了不少百姓的拥护。若是被立为萧家正君,也绝不会再遭到萧家长老们的反对了。

    眼看天时地利人和三者皆得,萧晚迫不及待地想要举办大婚,尽早给谢初辰一个名分。

    “等会和我一起去挑选吉日吧。”牵起谢初辰修长的手指,萧晚轻轻地吻了吻手背,笑着道,“待选好吉日,我就堂堂正正地迎娶你过门。告诉所有人,我的正夫是你。”

    对于迎娶初辰的这次大婚,萧晚激情澎湃,全部一手操刀,简直像是回到了几个月前迎娶季舒墨的那番场景。

    原本想在初十的吉日就办上喜事,但准备太过匆忙,别说布置新房了,连拜帖都没完全发完,而往后挪上十日又好死不死地撞上了冬至前后。心急火燎的萧晚只好含恨咬牙,又往后推迟了几日,于十二月二十五日迎娶正夫。

    心想着绝不能委屈了谢初辰,萧晚下定决心,定要将这场婚事办得比上次更加风光!

    萧晚要迎娶正夫、重办婚事的事热热闹闹地传遍了整个京城。在祝福两人的同时,众人免不了地闲谈到了萧晚的第一次婚礼,那个她曾经挚爱却狠狠背叛她的主人公——季舒墨。

    这些年来,季舒墨一直以温润如玉、谦谦自立的才子形象享誉整个京城。美如冠玉、颜如舜华。出口成章、妙笔生花、更难得的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简直是不可多得的才色双全。

    这么一位风华正茂、德才兼备的少年,引得京城众多贵族小姐前扑后涌地争相讨好。但他,却在半年多前,答应了京城草包女萧晚的求娶,令所有京城人士大跌眼镜、扼腕可惜,只觉得这么好的一朵娇花竟插在了萧晚这坨牛粪上。

    五个月前,谢初辰在季舒墨的大婚之日插足逼婚,令季舒墨的维护者们十分不满,认为名声极差的谢初辰竟使出了这么卑鄙的手段!更有人认为萧晚花心,竟在娶季舒墨的同一天,也让谢初辰过了门。

    哪怕谢初辰完全没有名分,众人仍认为季公子实在是太可怜了,该死的草包女竟然不懂得珍惜。刚娶上季公子的第一天,贪色的原型就毕露了!

    但这五个月多来,萧晚一步一步以实力和行动一雪草包无能之名。

    金科状元、工部侍郎、督赈官,一个还未弱冠的少女竟在短短几个月间有如此巨大的改变和成就,让人不禁刮目相看、敬佩称赞。同时,更有不少未婚公子想嫁进这萧家的大门,想成为萧晚的夫郎。

    但就在萧晚扬名万里之时,季家却因连续爆出店铺欺诈和贪污*等原则问题,让百姓们诟病不已,而季舒墨竟在萧晚弱冠之日红杏出墙,勾引三皇女行了苟且之事!简直让整个京城都炸开了锅,茶余饭后皆是一片怒骂和争论。

    “在身上点了假的守宫砂,说不定在婚前就不是处子之身!不是处子,竟装作处子!婚前婚后都做出这种伤风败德的事情,真是太不知廉耻了!”

    “萧大人痴恋季舒墨三年,苦追三年,十里红妆筹备婚事。这么好的妻主,季舒墨为何还要背叛大人……真是太不知足了。”

    “仗着自己有点姿色想往上爬,又或许想靠三皇女救季晓风一命吧。毕竟季晓风贪污一被判定,就是杀头的大罪。”

    鄙夷嫌弃的谩骂声在耳边四起,正在领药的少年,一张清若冰雪的容颜在面纱下变得刹那惨白,毫无血色的薄唇紧紧地抿着。

    迅速领完药后,季舒墨低着脑袋,一瘸一拐地朝着客栈走去。每走一步,臀上被杖责的伤口撕裂般的剧痛,他却只能咬着牙缓慢地挪动着。

    “还以为季舒墨有多高贵,多冰清玉洁呢,没想到是个人尽可妻的荡夫!”

    额头满是冷汗,季舒墨红着眼眶,哆嗦着说不出一句话来。

    全京城都在庆贺萧晚大婚,他却从萧晚的夫郎,变成了最低贱的弃夫。不仅身败名裂,还成为了全京城最大的笑柄。

    季府因为母亲入狱、欠债累累被三位姐姐狠心变卖,勉勉强强还清了所有的债务。但长时间的争吵和怒意使得她们反目成仇、分道扬镳,而他被休时更惨遭三位姐姐嫌弃,亦没有可以回去的家了。

    这段时间,云书消失不见,其余的小厮也纷纷嫌弃他,离他远去。本该静养一个月的身子,却因无人照顾、身无分文,只好变卖了自己所有的首饰,拖着病痛的身子上街买药。

    心酸,难受……

    曾经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季舒墨,第一次发觉,活着竟是这么的不容易和痛苦。

    就在这时,季舒墨忽然听到了萧晚的声音。他怔愣地抬头,映入眼帘的是萧晚一身红衣的翩然风姿。

    墨玉的秀发高高绾起,衬得面若冠玉的俊脸英气逼人。一袭喜庆的大红锦袍轻泻于地,宽大的衣摆上锈着朵朵金色的祥云,修长的腰身同样用一条金色软纱轻轻挽住。

    怎么看都是大婚的喜服!

    季舒墨的脸再度惨白了起来,只见萧晚始终望着身前的谢初辰,凤眸柔光异彩,泛着说不出的幸福和宠溺。

    “初辰,你今天真美。”

    ——舒墨,你今天真美。能娶你,一定是我上辈子苦苦修来的福。

    ——舒墨,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夫了。我一定会只宠你一人,只爱你一人。我们一起执手相依,白首不离。

    半年前的记忆,如潮水般涌入了季舒墨的脑海里,他不甘心,面色一变,忽然朝谢记衣铺冲了过去,修长的手指紧紧地抓住了萧晚的手臂。

    他抬起头,凝视着萧晚蹙紧的双眉,颤着声道:“萧晚……”

    楚慕青的背叛利用,亲人的冷淡嫌弃,令季舒墨现在像个被抛弃的孩子般,慌慌张张地抓住了这棵唯一的救命稻草。

    他紧紧地握着萧晚温暖的手臂,轻颤的身子是那么的脆弱,似乎轻轻一碰就会破碎。

    “你说过这一生只会宠我一人,只会爱我一人。我们一起执手相依,一起白首不离。萧晚,那些曾经对我说过的海誓山盟,你难道……都忘了吗?”

    “宠一个红杏出墙的男人?”甩开季舒墨的手,萧晚淡淡讽刺道,“我可没有捡破鞋的癖好。”她说着,朝无人的内室走去。

    破鞋?季舒墨脸色煞白,急急地追上去辩解:“不,那天我是被人陷害的!是谢初辰处心积虑想要破坏我们的感情,想从我手中抢走你。是他恶毒地对我下药,派人来捉奸……他不安好心,窥视着萧家正君的位子,你千万不能被他无辜的外表所骗……萧晚,你不能娶他!”

    见季舒墨不知悔改、仍在她面前颠倒是非黑白,萧晚一把揪起他的衣领,冷冷地逼视着他泛起迷雾的双眸,冰冷的嗓音低哑地在他耳边响起,杀气顿起:“那日发生的一切,包括你对他下药的事,初辰一无所知。布局陷害你的人,是我。再说一句初辰的不是,我现在就杀了你。”

    不敢置信地望着近在咫尺的萧晚,季舒墨的心忽然一窒。他想不明白,一直痴爱他的萧晚,为何能对他说出这么绝情的话语。为何谢初辰出现后,萧晚就变了呢?

    他哭腔地开口:“萧晚,为何你这般绝情,口口声声说爱我,却在转眼之间爱上了谢初辰,现在竟要杀我……难道以前的爱都是假的吗?”

    萧晚自然不清楚季舒墨忽然来找她是经历了多少情感上的变化,她只是觉得这人可笑得很,都被当场捉奸了,竟还死皮赖脸地找上她,认为是她绝情?

    “我绝情?”像是听到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话,萧晚讥讽笑了起来,“明明是你亲手杀死了我对你的爱,明明是你背弃了我们的海誓山盟,处处算计着我和萧家,如今竟还有脸质问我为何变心?”

    每每回想起那些山盟海誓,萧晚都觉得自己简直是蠢得无药可救,竟对一个根本不爱自己甚至厌恶自己的人掏心掏肺,痴爱如命。这三年,愚蠢不说,竟还眼瞎,可笑地用自己的爱换来了季舒墨和楚慕青的联合背叛。

    “一心想和楚慕青双宿双栖的你,有什么资格说我绝情,有什么资格让我继续爱你!”

    一瞬间,季舒墨喘不口气来,无法呼吸。他有些慌张哆嗦着唇,解释道:“不,不是……我已经和楚慕青分道扬镳了。我拒绝了她在粥桶里下药陷害你的提议,甚至和她大吵了一架……我……”

    “季舒墨,别再演戏了,我不会再相信你的鬼话连篇。”萧晚不耐烦道地挥手:“画夏,丢他出去。吵死了!”

    眼前的这抹红是那么的耀眼灿烂,灼得季舒墨的眼睛发酸似的疼痛。温热的液体淌落下来,缓缓地渗进他干涩的唇角里。

    瞬间,苦涩的味道弥漫在舌尖上,令他的心好似堵了一团棉花,闷闷的,酸酸的……

    “小姐,你怎么能将下药的事告诉季舒墨呢!万一他去告诉楚慕青怎么办?”赶走季舒墨后,画夏紧张地说,“而且他都送上门来了,为何不趁机从他口中套出些楚慕青的事呢?”

    “去找楚慕青更好……”萧晚轻轻地开口,声音近乎呓语,“让他亲自感受下,被心爱的人亲手杀死的滋味……”

    在萧晚筹备着大婚时,楚慕青却过起了禁足一个月的苦日子。那日,她被楚天悦叫去御书房训斥了一顿,不但跪了整整一晚上,还被扣了当月的月俸。

    更让楚慕青头疼的是,最近一段时间,自己旗下店铺的生意越来越差,所有顾客全被谢记抢的一干二净,尤其是锦绣衣阁,门可罗雀,无人问津。

    听着护卫报告京城流传的闲言碎语,又听着萧晚如何过得风生水起、逍遥快活,楚慕青的心里更加不平衡了起来,愤恨的眸光渐渐凝聚成了血红色。强烈的仇恨如同毒草一般在心底深处疯狂猛长着,她咬着牙,贝齿咯咯作响,

    时光飞逝,一眨眼就到了大婚的吉日。

    天还蒙蒙亮时,谢初辰就在昭儿和数名小厮的服侍下,进行着沐浴梳洗的礼节。

    清水的沐浴下,雪白无瑕的肌肤水嫩嫩的,宛如一块绝世好玉。昭儿望着望着,忍不住偷偷摸了两下,痴痴地羡慕道:“公子,你的皮肤真好……当初受伤的疤痕都没了,现在滑溜溜的,摸起来真舒服……晚上小姐抱起来,一定满意~”

    顿时,谢初辰通红满面,口吃道:“昭儿,别贫嘴。”

    虽这么轻斥着,但一想到今晚能和妻主恩恩爱爱,谢初辰的心喜洋洋的。只听昭儿梳着自己的头发,又情不自禁地感叹道:“公子的头发特别柔顺,一梳就梳到了尾,一定能和小姐白首到老,幸福圆满,生很多很多小小姐和小少爷……”

    昭儿说着,看了一眼公子不争气的地方,又认真道:“所以公子,今晚你一定要成功!不能让这些天的努力白费!”

    想到这些天的努力,谢初辰的脸更是烧了起来,羞涩地点了点头。

    绾起头发后,谢初辰穿上了一袭绛红色的喜服。修长的身姿罩着一件淡金色绢纱,一条绣着朵朵祥云的金腰带轻系腰间。墨玉的乌发由一顶小金冠高高束起,斜挽这一支展翅凤翔的金凤。几朵金色珠花随意点缀在发间,衬得三千青丝如墨缎般柔亮光泽。

    这次的喜服是萧晚找几位老裁缝,用最昂贵的天蚕丝特别定制的。火红的喜服穿在谢初辰的身上,如同天边燃烧的红云,缭绕着夺目的光华,衬得一张玉颜不施粉黛,已如朝霞映雪。

    他朱唇轻染,语笑嫣然,带有丝丝妩媚,让人看了不禁怦然心动。

    这等玉颜琼姿令昭儿沉醉其中,不禁呆呆地喃喃着:“公子,你看上去真美……”

    原以为自己的儿子已无大婚的喜日,但现在瞧见谢初辰凤冠披霞,沈氏不禁泪目。他拿起金盘上的红盖头,为谢初辰轻覆而上,并轻拍着他的手,徐徐道:“辰儿,你选了一个不错的妻主。你娘在天之灵,一定会感到十分欣慰。以后可要好好地侍奉萧小姐,早日添上一女半子……”

    沈氏说着,将红包递到了谢初辰的手中。他强忍着泪水,颤着音道:“爹爹在此祝你与萧小姐永世安好,一生幸福美满。”

    第一次出嫁的时候,谢初辰是背着父亲偷偷溜出去的。想到自己当时的冲动和不孝,谢初辰再也管不住隐忍许久的泪水,扑到沈氏的怀里,轻轻道:“爹爹……谢谢你。”

    随着鼓乐声的接近,谢初辰与沈氏依依拜别后,在昭儿的搀扶下,缓缓地走上了花轿。

    一接到正君,迎亲队伍立刻出发,一路上鞭炮齐鸣,鼓乐齐吹。这等热闹非常的场景,不知羡煞了多少人。

    这是谢初辰第二次坐花轿,比起第一次自己雇轿子,自己赶去萧府的冷清,今日的他忍不住地趴伏在窗边,倾听着轿子两边络绎不绝的叫好声和恭喜声,心儿扑扑跳得不能自已。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宠夫之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祈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祈容并收藏重生宠夫之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