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影视之勾搭渣夫 > 第69章 渣夫李玄7

第69章 渣夫李玄7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实在太荒唐了!”

    没等惠正宫进入议事厅,她就听到了李玄怒气冲冲的声音。待她从门口进入房间,看到了所有人都已经在这里了,包括刚刚将她激怒的太子李信。

    太皇太后坐在上首,语气平缓:“到底如此荒谬的言论是如何产生的?陛下,你务必要认真彻查,将有心闹事的份子揪出来,以正我们皇室的清誉啊。”

    惠正宫暗暗舒了一口气,看来谁也不相信这个荒诞不已的传言,如此这般,律也就安全了。

    她沉默地朝太皇太后弯弯腰,然后缓缓在皇后的对面坐了下来,但望着皇后的眼神几乎可以冒出火来了。

    显然,李玄是没有如此好摆平的。他转头看向义诚大君,问道:“大君,你是怎么看的?”

    义诚大君没有做声。

    李玄脾气出来了,如今难道连义诚大君也要给他出幺蛾子吗?为什么这些小辈就没有一个人能让他安心的?

    他语气稍稍加重了一些,“大君?”

    惠正宫忧心不已,转头望向儿子,朝他微微轻咳一声,意图提醒他好好回答皇帝陛下的问话。

    但她失望了,义诚大君似乎没听到她的提醒,一直维持着面无表情的样子。看到此情此景,惠正宫真的想敲开自家儿子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些什么!竟连事情的轻重缓急也分辨不了。

    见义诚大君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李玄的气上来了,“大君,难道你真如传言那般对皇后有异心?”

    “陛下!”

    “陛下!”

    惠正宫与太皇太后异口同声唤道,语气中不乏责怪或恳求。

    李信与慧明闻言,皆伏□子,请求道:“请父皇明鉴。”

    可事实是,传闻中的两个当事人却由始至终没有开口为自己的行为作出一丝解释。义诚大君也罢,竟连一向最爱惜自己名誉的皇后也只是紧紧抿紧嘴唇,看不出悲喜。

    申彩静看不下去了,她赶忙行礼,解释道:“娘娘,陛下,当时臣妾也在现场,实际的情形是有人朝皇后扔了一只皮鞋,义诚大君为了保护皇后才不得不失礼,并非新闻所说那般不堪,请陛下千万要相信大君与娘娘。”

    李玄当然也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去末,只是不忿义诚大君与皇后现在的态度罢了。况且,这段时期皇后一直冷着他,令他耗尽了愧疚之余,不由得生出了一些怨念,这才想着藉机敲打敲打一下皇后,希望她懂得适可而止。

    李玄依旧紧紧盯着义诚大君,威严地说:“大君,请回答朕的问题!”

    “律!”惠正宫也着急了,出声叫了他一声。

    大君此时才缓缓抬起眼,随着他的动作,一股强大的气势扑面而来,让在座的各位不寒而栗。他缓慢开口:“她,是我的。”

    迫于他的威压,众人在那么一瞬间屈服了,就连已经做了十多年皇帝的李玄也但随着他的话而身不由己地点了点头,坐在他身旁的周筱没好气地瞪了一眼对面的始作俑者。

    收到了满意的反应,林墨这才仍带着些不快地收敛住自己的威压。于是,大家绷紧的神经这才能松懈下来,竟觉得刚刚像是经历了一次死里逃生。

    “大君,你说什么?!”李玄反应过来了,震惊万分。

    惠正宫心有余悸,刚刚那个人……真的是她的律吗?她转头,惊疑不定地紧紧盯着他的脸,一时间连刚刚他说的那句大逆不道的狂言也没精力理会了。

    太皇太后他们也噤声了,对如今发生的事情感到不可置信,彷佛如身在噩梦之中。

    义诚大君用自己的行动很好地回答了李玄的问话。他起身,一步一步走向对面仍坐着的皇后,朝她伸出了一只手。

    众人屏住呼吸。

    皇后抬眼,望着面前的手没有动作,似乎是在考虑,感受到大君的气息越来越冷,才赶紧伸出自己的手,放在他的上面。义诚大君握住她的手,皇后顺着他的动作站起来,两人竟就这样……手拉着手,并肩而去。

    身后,是彷佛被雷轰炸了一番的众人。

    “我……是否还在梦中?”太皇太后疑惑地自言自语。

    李玄脸色铁青地站起来,没走两步,眼前发黑,然后身子向前一倾,不能自控地扑倒在地,然后彻底失去了知觉。

    “陛下!陛下!”

    “父皇!”

    “……”

    听到身后的喧哗,周筱没有回头,侧着头,仰望着身旁的林墨,有些埋怨地说:“你这样,给我的任务增加难度了。”

    林墨沉默了一会儿,说:“我不说谎。”语气中有些委屈,他明明已经沉默,是那个皇帝一直就着这个问题在问他,他才开口回答的。

    周筱一愣,想了想,竟也觉得刚才是委屈他了。林墨学的是战略指挥,他目前所接触到的人生就是坐在战舰上面,部署战略,发布命令,因时应变,调整计划。一切胜负都是通过实力,光明磊落的战斗得来,战争中阴暗的一面并不需要由他来负责。而刚才她却一直禁止他说出实情,想必让他十分难受。

    周筱想到这,与他交握的手紧了紧,低声道歉:“对不起,我让你为难了。”

    一般男人听到女人的道歉,都会大方绅士地回答“没关系”,或者油嘴舌滑说“亲爱的,我愿意被你为难”,可林墨却丝毫没有这个意识。

    他只是轻轻“嗯”了一声,就不再开口了。

    周筱好笑地望着林墨严肃的侧脸,不由得停住脚步,林墨也不解地停下来,低头望向她。周筱顿了顿,还是伸出另一只手,戳了戳他的脸,末了又捏了一下。

    “你真的好严肃啊。”她笑眯眯地为自己忽然的举动解释,“我就想试试看你的肌肉是不是坏死了。”

    说着便松开他的手,心情愉悦地往前走。

    身后,林墨疑惑地伸手摸了摸自己被她掐过的位置。

    ……严肃吗?

    他们所过之处,宫室外面的内人内官纷纷低头,自觉回避这可谓是皇室秘辛的一幕。

    “母后!”

    李信从后面追了上来,喊住了周筱。

    李信在快要接近她的时候停了下来,望着近在咫尺的母亲,感觉却特别陌生,彷佛她成了另外一个人。他迟疑地迈步,一步步靠近她。

    “儿臣有话想单独与母后您谈谈。”他看也不看旁边的义诚大君,只专注地望着周筱说。

    周筱点点头,林墨没说什么,转身离开。

    周筱与李信往前慢慢走着,来到一间亭子里,两人前后进去,找到两张石凳子,面对面坐下了。

    李信心底的挣扎在面上表露无遗,终于,他抬起头,望着面前的母亲,问:“母后,您刚才的举动是为了气父皇,是吗?”

    周筱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只是沉默地望着李信。

    李信误以为自己想对了,他恳切地说:“儿臣知道母后您受了很多委屈,有很多不甘,可是,即使要惩罚父皇,也不该是用这样伤害您自己的方法,请母后千万要三思。”

    周筱站起来,背对着李信,淡淡地说:“母后不想惩罚你父皇,是母后累了,不想再伪装下去了。”

    “知道吗?信,我真的很羡慕你与太子妃。”周筱的声音变得柔和起来,“尽管无论怎样教养,太子妃亦不像真正的名门闺秀那般进退有度,大方得体,可是,那个孩子却有一颗真实的心。”

    李信眼神放远,也想到了申彩静的性情,抑郁的心情在此时稍稍得以舒缓。

    “在宫中,每个人都不是真实的自己,尤其是母后,嫁给你父皇时只是以亲王妃子的身份,突然成为了这个国家最尊贵的女人,为了不让那些反对你父皇继位的党羽找到攻歼的藉口,母后不得不严谨要求自己,战战兢兢,付出加倍的努力,让自己尽量变得完美起来,就连对信你,也从不允许以平民母子的称谓相称。”

    “母后……”

    “母后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直到遇到了你的太子妃,看着她被宫中的规条束缚,如此难过,却又很快恢复生机,每一天都是如此努力,真实地活着,为自己活着。虽然对太子妃鲁莽的行为加以责难,可母后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也开始回忆,我,真实原始的我,究竟是怎样?可是,伪装太久,那些记忆都太遥远,母后连自我也没有办法找回来了。”

    周筱回头望着李信,“看你最近的举止反常,我想,你大概也知道你父皇与惠正宫的事情了。”

    李信身体一震,石桌子下面的手猛地一紧。

    “母后努力了大半辈子,可还是没能得到丈夫的心。为何明明每日陪在他左右的人是我,他的心里却还是记念着别的人呢?”她笑,带着冷意,“有时候总在想,我花了二十年,什么也得到,反而连自己也丧失了,那么我的一生还剩下什么呢?信啊,妈妈真的很累了。”

    李信的心理防线被母亲那一声“妈妈”彻底击溃了。“不是,不是一无所有,妈妈,您还有我,还有姐姐啊。”他站起来,伸手将仅到自己肩膀的母亲圈在怀中,希望通过自己有力的双臂将心意传递给她。

    李信从未敢如此亲近妈妈,此刻,他十四年来无从表达的对妈妈的爱意瞬间找到渠道宣泄了,同时涌起的,还有对妈妈浓浓的怜惜与心疼。

    “妈妈,只要您愿意,我们可以一起离开这个地方,到国外生活,我会努力挣钱孝顺你,永远不会再让您伤心了。”李信急急作出承诺。

    周筱轻拍李信的背,“傻孩子。”她的眼中隐隐含着泪水,一阖眼,泪水便如断了线的珠子般无声落下。

    李信感受到肩上的湿润,不由得将妈妈拥得更紧了。

    李尚宫一路小跑,终于在亭子里找到皇后与太子,她见到此情此景,虽不忍心打扰这对母子的温情时刻,但陛下急着宣召皇后,只得站在亭外,低头禀告道:“娘娘,陛下有请。”

    李信被这一声打扰,终于再次想起妈妈如今的处境,他忧心地低头看向妈妈,说:“妈妈,我陪你一起见父皇吧。”

    周筱松开李信,只是拍了拍他的手臂,无声拒绝了他的好意,她转头,整理自己微乱的妆容,再次恢复了一国之母的庄严,便从容地带着李尚宫去觐见皇帝了。

    李信站在亭子里,看到妈妈娇小的身影逐渐消失,心中的担忧越发浓烈。

    “……妈妈。”

    作者有话要说:~\(≧▽≦)/~啦啦啦准备开新文,大概是西方名著《德伯家的苔丝》,CP为苔丝与渣男阿德,定于一个月后开文,请亲们要继续多多支持我哦,么么哒!!!O(∩_∩)O~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综影视之勾搭渣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芒草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芒草花并收藏综影视之勾搭渣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