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影视之勾搭渣夫 > 第71章 渣夫李玄9

第71章 渣夫李玄9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所以说,宗亲会的决定是要么将义诚大君与母后娘娘一起留在宫里,要么就一起逐出宫?”

    申彩静听完崔尚宫她们带来的消息,一下子有些反应不过来。

    崔尚宫颔首,“是的,娘娘。由于陛下的言辞并不能取信于国民,明面上媒体没有将此事扩大化,但暗地里民众依旧议论纷纷,此事已经影响了皇室的安危,也因此陛下决定将义诚大君送走,不料遭到了宗亲会的强烈对抗。”

    申彩静慢慢坐了下来,神情愕然,忽然,她望向崔尚宫,问:“母后娘娘她……现在怎么样了?”

    崔尚宫低头,“回娘娘,听闻皇后娘娘将自己关在寝殿里,具体情况还不得而知。”

    申彩静眼神闪烁,低声试探道:“那……义诚大君呢?”

    崔尚宫微微张嘴,神色略显为难,而余光此时却瞥到门口站着一个挺拔的身影,连忙朝那个方向鞠躬:“小人参见太子殿下。”

    太子妃殿的两名内人连忙也行礼,异口同声道:“见过殿下。”

    李信在这个时间段出现,也不知道他刚刚有没有听到自己问及李律。一想到此,申彩静有些心虚,不由得别开头,不敢正视他。

    李信站直身子,双手插袋,慢慢走了进来,在申彩静身边坐了下来,她不由得挪了挪,目光躲闪。

    “你怎么来了?”

    李信没有出声,拿起布艺沙发角落的一只泰迪熊,自顾自地玩起来。

    申彩静忍不住抬眼望了望他,见到他脸色正常,并未不悦。

    “信君,你……”

    “母后想要见你。”李信放下泰迪熊,看也不看她一眼,又站起来往门口走去,走了几步,察觉到申彩静还迟钝地没有反应,只得停下来,说道:“跟上来,太子妃。”

    “啊?……哦!”申彩静这才急急站起来跟上,李信没有回头,等到她靠近才重新迈步。

    申彩静脸露忐忑地跟着李信朝着帝后寝殿的方向走去,一路上,来来往往的内人宪兵遇到他们,停下来行礼,申彩静也毫无所觉。

    “信君,信君啊,你知道娘娘找我有什么事吗?”申彩静不由得探头问。

    李信脚步不停,语气淡淡,“你去到就知道了。”

    申彩静不说话了。

    来到寝殿门口,临进去前,申彩静下意识地伸手抹了抹自己的刘海,感觉没什么失礼的地方,才抬脚进去。

    李信早已率先进入到里面,见到了双手叠放在身前,背对着他们而坐的皇后娘娘。

    “妈妈,我们来了。”李信开口唤道。

    听到李信的声音,皇后娘娘似是从恍惚中清醒过来,她转过头,朝李信露出温柔一笑。

    “坐。”

    “是,妈妈。”

    李信在周筱的对面坐下。

    后面跟着的申彩静定了定神,朝皇后作礼,“拜见母后娘娘。”

    周筱轻颔首,微微笑着,“每次见到太子妃,都觉得太子妃精神十足,”她顿了顿,努力地想找一个词来形容,“就如偶像剧所说的……元气少女?”

    李信轻笑出声,而申彩静则被吓得呆了呆,严肃的皇后娘娘……这是在与她开玩笑?

    “你也坐。”周筱见到申彩静还在呆站,不由得出声提醒。

    “谢、谢谢娘娘。”

    待申彩静略略不安地在李信身边坐下,就见到皇后身边的李尚宫双手高捧着一个大礼盒过来。周筱见此,也顺着申彩静的目光看了过去,于是微微朝李尚宫点头,李尚宫会意,将礼盒的盖子掀开,露出一件月白色质地丝滑的韩服。

    “这是送给太子妃你的新婚礼物。”周筱转过头,对申彩静微笑。

    申彩静连忙站起来,拘谨地弯腰答谢:“谢谢娘娘的礼物。”

    周筱点头,李尚宫弯腰将礼物盒放在他们面前的茶几上,申彩静的目光几乎不能从这件衣服上移开了。实在……太漂亮了。

    李信也看到了,对周筱真心诚意地说:“谢谢妈妈。”

    周筱不禁笑了,“真是时光飞逝,谁料到我们任性的太子也到了为妻子而向妈妈道谢的时候了呢?”

    李信有些窘迫,不由得耳朵发热,而申彩静听到此话,注意力从韩服移开,有些羞涩地低下头。

    周筱敛住笑容,对申彩静说:“彩静,我叫你彩静可以吗?”

    申彩静受宠若惊,连忙抬头,“当、当然可以。”

    周筱伸出手,和蔼地对她说:“彩静,可否将你的手给我?”

    申彩静不知道皇后想做什么,但还是赶紧地将手递了过去,周筱握住了她的右手,侧头望着李信。

    李信会意,也将自己的左手递给她。

    周筱双手将他们的交叠在一起,紧紧握住。

    “汉家有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信,彩静,你们有缘能够以夫妻的身份生活在一起,更幸运的是,你们还深爱着彼此,这一段姻缘是如此的难得,应当加以珍惜才是。”

    李信瞬间明白了妈妈的意图,不禁有些感动,“妈妈……”

    周筱却望着有些不知所措的申彩静,说:“彩静,不瞒你说,你并非是我心目中的媳妇人选,而在遇见你之前,我是万万没有想过皇家会有你这样性情的太子妃。同样,对于你而言,我这样的婆婆应该也并不讨喜。”

    申彩静欲张嘴否认,但周筱打断了她,柔声道:“你无须紧张,我并非是要责难你才这般说话。”

    李信也望了望身旁的申彩静,被母亲握着的手动了动,顺从地握住申彩静的。申彩静低头,不说话了。

    “我一直都错了,以前一直以为让信顺利继承大统,对他才是最好的未来。于是,总是对信教导再三,决不允许他犯半点错误,却没想到,信会因此而失去了最重要的快乐,我是一个不及格的母亲。”她望着李信,眼睛微红,“信,你能原谅妈妈吗?”

    李信眼睛湿润了,“妈妈,我从未怪过你。”

    周筱低头轻笑,声音微不可听,“谢谢你,信。”

    李信犹豫了一下,伸出右手覆在妈妈的手上,“妈妈,”他垂下眼帘,耳朵已经红了,低声说:“……我爱你,妈妈。”

    见到李信能够获得他一直渴望的母爱,她衷心地为他感到高兴。

    “妈妈也爱你,”周筱哽咽回应道,她望着李信,流着泪,却欣慰地笑道:“你长大了,信,妈妈很高兴。”

    李信只是紧紧握着申彩静与母亲的手。

    周筱又望向申彩静,轻声说:“说了如此多,彩静,我只希望你可以看清你的丈夫信他是怎样的一个人。也许他不善于言辞,更甚者,他还有着比一般人都要强烈的自尊心,从不轻易对你表露过他的内心。身为妻子,信没有给你足够的安心,令你总是猜疑不安,甚至伤心难过,在此,彩静,我代信他向你道歉。实在是抱歉。”

    申彩静慌乱地摇头,“臣、臣妾惶恐,请娘娘千万不要这么说。”

    “彩静,都是我这个当妈妈的失职,信竟连爱人也不知该如何表达。可知子莫若母,信的心我看的清清楚楚,他是真心喜欢你这个妻子的啊。”

    “妈妈……”被当众暴露自己的心意,李信很是不自在。

    “妈妈也看得出来,彩静你也是喜欢信的。也许他身上仍有着许多缺点,但既然你们两人彼此相爱着,为何不给对方多一点点耐心与包容,共同守护这份真挚的爱情呢?”周筱的眼神一直注视着申彩静,见到她的神色松动,才慢慢松开自己的手,露出他们交握的两手。

    申彩静一直低着头,没有看向李信。

    “我……只想问你一句话,娘娘她说的,是你所想的吗,信君?”申彩静低声问。

    李信的手动了动,缓缓与她十指紧扣,让她又惊又喜,心砰砰地跳动着,连呼吸也快忘记了。

    “是的,”李信回答,望着前方轻笑,“我爱慕你,不知何时,我的心被你占满,脑海里浮现的都是你的模样,直到现在,就算与你待在一起,也忍不住在你看不到的时候偷偷注视你,猜想你在想什么,只要一想到你说要离开我的那些话,心里就压制不住酸涩难过。这样的我,就连我自己都觉得嫌弃,所以,请你能不能……能不能不要丢下这样无用的我,留在我身边?”虽然笑着,泪水却一滴滴地往下落。

    申彩静的鼻子酸了,她忍了忍,最后,终于忍不住,转身扑在李信的怀里,“混蛋,信君你这个混蛋!为什么不早说出来,为什么要让我独自伤心了那么久?你看着我为你流泪是不是很得意,混蛋!”她捶着捶着,抓住他的衣襟大声哭起来。

    李信闭上眼,终于能紧紧抱住怀中的这个夺走了他的心的女人。

    周筱早已悄声出来,将空间留给他们这对互诉衷情的年轻小夫妻。刚出来,就见到拐角处,李玄正扶着墙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她。

    周筱朝他微微地弯了弯腰,正想侧身离去,忽然听到李玄开口。

    “……你安排好了太子,那么……我呢?”

    周筱顿住了,她垂着头,低声道:“即使没有了臣妾,对陛下而言也不会有丝毫的影响。”

    李玄冷笑,“皇后这是从何得知?你怎知朕会丝毫不受影响?”

    周筱颔首:“臣妾惶恐。”

    话刚落音,周筱的手腕就猛然被紧紧攥着,身体被推着向后退了几步,直到抵着墙壁才堪堪停了下来。她惊愕地抬起头,看到的是李玄强忍住怒气的脸。

    站在走廊上的尚宫们纷纷别开头。

    李玄垂下头,嘴唇靠近她的耳朵,压抑着怒火道:“你怎会惶恐?皇后,你可是一个狠心的女人!埋伏了这么多年以来,现今终于戏弄到朕,你现在的心里是不是很得意?”他的呼吸重重地喷在她的脸上。

    周筱错开脸,依旧淡淡地说:“请陛下明言。”

    李玄最是受不了她这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不再压抑自己的怒火,粗鲁地抬起她的下巴,让她的眼睛不得不与他的对视。

    “你总是这样,总是这样!这么多年装出一副无怨无尤的模样,让无法回应你感情的我总无时无刻处于愧疚当中,而你却变本加厉地侵入我的生活当中,让我无处可逃,时刻忍受着内心的煎熬,对你容忍再三,步步退让,恭喜你!你成功了!这样的你令我不得不正视,可是,你竟敢在我已经习惯了你的时候,藉口说累了不想再坚持?!”

    听到他一连串的质问,周筱的目光不躲反直直迎上他的。

    “陛下,你也说了,你是习惯了我的存在,可我要的,不是你的习惯,是你的心,你的爱,您能给我吗?”

    李玄愣了愣。

    周筱拨开他的手,冷冷道:“真正狠心的,是陛下你。不想回以真心,却要求臣妾一直付出,臣妾是人,心也会疼会累,你凭什么爱着别的女人却一直享受我的爱意?陛下,这样的你,已经生生耗尽了我的爱慕与耐性。陛下可以不用再忍受我了,因为,臣妾已经厌烦你了。”

    说着,周筱站直身子,毫无留恋地扬长而去。

    身后,李玄无力地扶着墙壁,眼里尽是迷茫与痛苦交织。

    被……厌弃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圣诞节我给自己放了两晚假,玩去了,因此没更文。为了督促我,请亲们务必时常催更,这样我就不好意思偷懒了,O(∩_∩)O~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综影视之勾搭渣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芒草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芒草花并收藏综影视之勾搭渣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