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亲前婚后 > 15、我的宝地

15、我的宝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上帝把贫穷与疾病留给非洲,却赋予了这个不得宠孩世上美丽土地。daneiRg 小 说网:///这

    里,浮躁人心得到净化,仿佛重归大地母亲怀抱,找到了生命存真正意义每

    个人心中都有有一块宝地,我宝地就肯亚,因为这里,我收获了我爱情。

    我灰暗雨夜带着帆布背包孤独来到这里,回去时候无名指上多了一枚戒指,

    旁边多了一个承诺与我相持到白头老公。

    我永远记得肯亚透着绿色清香土地,我永远记得肯亚没有一丝沉重天空。以至

    离现也很远很多年后,我对一个有着和他父亲相同茶色头青年说:“肯

    亚是我宝地,以后把我骨灰也撒哪里吧。”

    来到肯亚第二天,因为头天晚上那场大雨,我开始重感冒。缇墨非于是取消了接

    下来几天行程,和我待酒店房间里。所谓重感冒,我看来只是多打几个喷

    嚏,多流几滴鼻涕,多些性感沙哑鼻音。缇墨非看来,仿佛已经成了一个严重

    个案。

    晚上睡到半夜,他会突然用梦游声音念,把被盖好;早晨起来,他会给我拿

    药时候绊着地上衣服把自己摔清醒;中午他会拴着围裙厨房里,一边看稀饭

    火候一边靠着厨台打盹,(他坚持酒店羊片太膻,自己去十里外市买了青豆回

    来熬粥);到了晚上,他会看我半天然后突然冲进浴室冲冷水澡,再然后找出各种借

    口赖沙上过夜。

    原来一场不痛不痒病可以让懒猪变成老黄牛;还可以让野兽变成绅士。

    我于是意识到,如果他喜欢多办实事少废话,有没有那句“我爱你”又有什么差别

    呢。

    这样无比享受过了五天,我感冒被他完全驱逐出境,我幸福时光也就此打住。

    懒猪果然是懒猪,永远江山易该本性难移,他又开始变本加厉梦游;野兽果然是野兽,

    他又开始找出各种借口重挤上床然后把我吃个精光。

    我当初追来肯亚第一动机完全变成了多余,可怜如花小姐,无数个提议无数次

    被无条件拒绝。

    后某个清晨,缇先生睡眠时间被坚持不懈门铃声打断后,他终于忍无可忍:

    “付小姐,肯亚之行是我私人时间,我没有必要也不愿意履行任何普杜公关义

    务。”于是,当天下午如花小姐终于打倒回府,虽然到现我也没想明白,她离开

    时候眼眶为什么是红。

    我只好问缇先生,缇先生一边重往床上倒一边说,“她红眼病了。”

    我不知道他是梦还是说清醒话。不过我相信有个关于红眼病故事曾经肯

    亚生。他没说,我也没有继续追问。

    幸福没有冲昏我头脑,天晴时候也要记得车里放一把雨伞。是时候解决变种

    罗密欧和朱丽恩怨情仇了,就两天后我生日那天。

    ------------------------------------------------------------------

    今天是我生日,是跟缇墨非一起庆祝第一年,也希望不是后一年,这是我许

    下诚实生日愿望。

    早上我睁开眼睛时候,缇先生理所当然还外太空梦游。两个人待久了才会现,

    他睡相颇好,一个人静静睡,不打呼噜,不流口水;只是有个习惯,上半夜喜欢

    朝着左边睡,下半夜就换成对着右边,但不论朝那边都要抱一个枕头。我常常坏心

    想,或许时光倒流二十年,他手上就不是枕头而是小熊或布娃娃。我曾经试过

    他睡着后,轻易拖走那个宝贝枕头,搞笑是,第二天醒来,枕头又奇迹般回

    到他身上去了。

    现是早上时间8:3,我睡意全无,已经脑里对今天安排重复确认了三遍。

    我今天会穿他喜欢蓝色,化他中意自然妆,去可以看到天上红鸟飞过湖

    边喝咖啡,然后一起去布鲁园区看斑马,当然还有动物园里少见纯种野猪;再然

    后我会找一个非常祥和宁静地方,坦白从宽。

    唉,听起来像流水帐,实不怎么样。可我这里完全沦为他附属,人生地不熟,

    没钱没门路,再好打算也是空想,

    只能一切从简,倘若后万事顺利,就谢天谢地了。

    两个小时后,缇墨非醒来时,我已经蓝衣飘飘坐他面前,

    “早安,墨非甜心。”我给了他一个有史以来淑女微笑。

    大概是我看错了,他居然瑟索了一下。可怜家伙,起床气还没过吧。

    “衣服都给你准备好了,清自然白t恤,休闲舒适浅灰色长裤,成熟稳重卡

    其布白球鞋,来,需要我帮你穿吗?”

    “不需要”,他赶紧说。然后古怪看我半天,又接着冒出一句,“安安,生日

    乐!”

    于是,战斗一天“生日乐”中正式拉开序幕。

    一切按计划进行,我们来到苏络湖畔,他要了数十年如一日无糖黑咖啡,我要了

    清淡桔茶。

    他起身去买我爱香蕉蛋糕,我赶紧摇头,今天不吃了。他皱眉头问为什么,我

    说从现开始要减肥。

    “你再减就变排骨了!”他看起来居然有点生气。完了,也不理我,自己进去买了

    一大袋东西出来,巧克力玛芬,苹果克松,香蕉蛋糕,外加一杯热巧克力。“吃了!”

    某人沙猪病又犯,算了,看我今天低人一等份上,帐留到以后算。

    我不情不愿拿了香蕉蛋糕,开始嘀咕,“人家这几天又肥了好几磅。。。”

    “看得出来,胸部大了,我喜欢就行了。”

    “可是屁股也大了,看起来好丑。”

    “那好,反正就我一个人看。”

    我忍,我忍他!忍到下午,忍过今晚上。

    唉,这就是进展不如人意咖啡时间。还有,据说本该红鸟成群飞天上,连乌鸦也

    没出现一只。

    接下来,是布鲁园斑马时间。

    今天一定是老天爷故意跟我开玩笑,两个小时车程来到这里,那么大一片空草地

    上,居然只有三匹斑马,有一匹还特别老。

    其它呢?

    向导笑嘻嘻说,可能睡觉去了。

    睡觉?我好像从来没看到过睡觉斑马。只能仰天长叹,我斑马王。。。偷瞄

    缇墨非,没什么反应耶。也是,喜欢逛动物园男人老早绝种了,只能看,不能瞄

    准射击,多没意思啊。

    好不容易转了几个圈来到野猪园后,我已经沮丧得没了语言。

    这次倒是真睡觉,只看到几个尾巴有一扇没一扇猪屁股。

    “墨非~~~怎么会这样嘛”,我用连自己都听得呕吐声音对缇墨非撒娇。

    是,这就是从<<女人如何得到自己想要>>书里学来第三招。

    只不过,我现已经心里把那个作者祖宗十八代xx了无数遍。因为撒娇这一招

    完全没用,我这次没有看错,缇先生确实抖,估计因为我那几句恐怖“墨非”

    早就抖落了一地鸡皮疙瘩。

    “安安,”他忽然朝我走来,拉着我头也不回往前走,走到一块空地时,他总算

    停了下来。

    “安安,你今天到底要怎样,有话直说!”

    我观望四周环境,天哪,除了几块丑陋石头,全是光秃秃草地。没有浪漫红

    色,没有清绿色,没有平静蓝色,简直就是用来决斗时当场血溅三尺破

    地方。。。

    “安安!”缇墨非开始丧失耐心,“咖啡也喝了,斑马野猪也看了,我实绞脑

    汁也想不透,你今天到底哪根神经出了问题?”

    “我。。。我们换个环境,这地方不适合讲话!”

    “怎么不适合?”

    “它,它会听到!”我指大石头后面一只探头探脑肥野兔。

    缇墨非脸色开始青,他几步走到石头边坐下,“安安,今天话不讲清楚,我们哪

    儿也不去,就这样。”

    好吧,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豁出去了!

    “左青龙,右白虎,老牛腰间!”我开始高声念,我甚至不敢看缇墨非得表情,

    一鼓作气接着道:“人挡杀人,鬼阻杀鬼,正气中间!”

    缇墨非站起来了,大步迈到我面前,大掌探上我额头,脸色白,“安安,你哪

    里不舒服?头痛不痛,心跳很么,过来,先坐下。。。”

    我挣脱他手跳到一边,“缇墨非,这几句话是老虎堂旗号,你听过没有?”

    “我他妈见鬼没听过!”他吼了起来,又过来拉我。

    “那安小虎呢?听过没有?”我声音很轻,周围仿佛忽然静了下来,静得只能听

    见心跳声音。

    我第一次那么仔细看他睁大眼睛,不是人们常见棕色,是非常,非常漂亮

    黑色,黑玛瑙一般颜色,这双眼睛,今天以后还会再那么专注看我么?我鼓足

    勇气,继续往下说:“十年前黑道上以亡命闻名老虎堂,你应该还有印象吧,绑

    架过缇伯母,就是你母亲老虎堂。。。”

    “你是安小虎。。。女儿?”

    “是。”完了吧,一切都完了。“因为绑架你母亲那票案,我爸爸被抓了,加上

    之前几桩伤人案,杀人案,一共判了二十年,爸爸现还待江安监狱里。”

    缇墨非转过身。

    我绝望继续,“我出生老虎堂,成长老虎堂,直到十年前老虎堂解散,我

    前半生跟你,是全然不同两种颜色。”

    缇墨非回过头来,目光里没了平日全无所谓,神情里是我从未见过凝重,“如

    果我没有记错,安小虎初是我阿姨简白男朋友。”

    “你知道?”

    “因为简白,安小虎认识了我母亲。然后出现了所谓绑架,实质是两个人私

    奔。”

    难以置信,简白十年来日防夜防事,他居然根本就知道。

    “这都是那天医生宿舍才知道?”

    “不,是母亲临走前告诉我,安小虎被抓后不久,我母亲就离开缇家,加入了红

    十字救援会当义工,三年前坦桑尼亚感染重型登革热,因为救治不及时逝世。”

    “对不起,”我低下头,我多么希望时光逆转,我从来就没有遇到过简白,我什么

    都不知道,他就是他,缇墨非,一名普杜医院外科医生。

    “你。。。一直都知道我是安小虎女儿?”

    “猜到过,你跟简白见面以后。不过并不打算细想。”

    “什。。。什么意思?”

    “你不觉得背负过去而活是辛苦且毫无意义吗?”

    我眼睛开始酸,我一定是听错了,上帝玩弄了我几十年,这时候会突然大

    慈悲眷顾我吗?

    “安安,如果我跟你说我不介意,你信不信?”

    “可是你母亲,你父亲,你家。。。”破裂,逝去,都是因为我。。。

    “任何事件生都不具有偶然性,生前一定有迹可寻。即便安小虎死了,即

    便你我从此形同路人,生也不能改变,逝去也不能重来,何况,某种程度

    上来说,安小虎也同样是个受害者。唯一确定是,我们幸福是那三个人共同

    希望,不是吗?”

    原来,从始至终,弹指间灰飞烟灭,可以潇洒提起放下,即便世界末日也能慢啖

    咖啡,笑看风云人,是缇墨非。

    “如果我跟你说我不介意,安安,你相信我吗?”

    这不就是我费心思,做一切,拼命希望从他口中听到话?为什么,好不容

    易听到这句日盼夜盼话,我却开始前所未有动摇于是我听见了自己声音,

    开始了第一次正视内心自我剖白,

    “我信你,可是我不相信自己。缇墨非,你知道吗?我从头到尾都是一个用铁皮钢

    盔武装自己胆小鬼,外表坚强只是因为害怕内心受到伤害;看到你耀眼我会

    自卑,希望自己可以变漂亮;看到你周围女人,我会嫉妒,嫉妒得狂却不得不

    假装不意。。。我。。。”

    接下来,我来不及说话却被他温柔打断了

    “安安,还记得我小星星旅馆对你说么?我说过,你是我见过矛盾个体。

    不管你是带着盔甲站我面前,还是把柔软心放我面前,不论坚强,柔软,

    甚至自卑,那都是让你存一部分,我全都无条件接受,因为这个人是你,是我

    唯一喜欢,并且想要真心疼爱人”

    缇墨非,也许我从来没有真正努力去了解他,直到这一刻。

    我打定主意不今天流眼泪又开始拼命往下掉。芸芸众生,前世要造多少座桥,铺

    多少路,栽多少棵树,才换得今生擦肩而过;老天原来没有遗忘我,我不止跟他擦

    肩而过,甚至走到了他心里,走进了他生命里。

    他慢慢微笑着向我走来,“安安,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我也一直对自己缺乏信心。”

    “为什么?”我用手背抹掉眼泪。

    “因为我长得太帅,女孩怕有一天谋杀亲夫,所以都不敢嫁我。”

    “是你不要人家吧。”

    “还有啊,我又懒又怕脏,只好老是乱花钱解决问题,将来老了生活没保障,一般

    女孩谁敢嫁我?”

    “那到是。”

    “再有啊,我嗜睡又好色,大梦想是吃饱了就睡,睡饱了就做。但凡女孩大

    概都受不了吧?”

    “你这方面确实有待改进。”

    “可怕是,我阴险又闷骚。老是心里想一套,嘴上说一套,行动又换另外一套。

    哪个女孩想嫁这样中山狼啊?”

    “嗯,这就严重了,一定要好好考虑。”

    缇墨非后站我面前,低声道:“所以,安安,像我这样男人,你不要谁还会

    要呢?”

    我刚抹掉眼泪又开始哗哗流,“缇墨非,或许事情来得太突然,我们需要缓冲,

    再好好考虑下吧。”

    缇墨非忽然一把抱住我,像个孩似撒起娇来;“安安,不管,摸也摸过,亲也亲

    过了,睡也睡过了,你要负责,我这辈就缠定你,不打算换人了!”

    宽阔胸膛散着滚烫温度,强壮手臂紧紧箍这我,好像生怕一放我就会跑开。。。

    我心头仿佛忽然间爆出压制已久岩浆,他爱情如此直接不顾一切,我又何必继续

    矫情爱了就爱了吧!缇墨非,我安安何德何能,蒙你相知相爱,今生除了相守,何以为报。

    我伸开手臂环他结实腰上,把脸摩挲他胸口,“缇墨非,今天是我生日,你

    有什么表示吗?”

    “安安女王殿下,”他忽然单膝跪地上,拉过我手吻手背上,“不知缇墨非

    是否有此荣幸让您下嫁?”

    “。。。缇墨非”,我终于哭出声来。“墨非。。。”

    我曾经鄙视被求婚时流泪女人,我曾经认为求婚只是男人为了自己荣誉和责任走出

    过场。

    但是,现我知道,那一刻眼泪,是女人这辈珍贵眼泪。

    缇墨非把一枚镶着蓝宝石戒指套我无名指上,看进我眼睛:“肯亚大地见证,缇墨

    非誓,从今天开始,愿意守护安安一生一世,愿意陪安安白头到老。”

    是,这就是缇先生对我求婚场面,没有九扬音乐,没有浪漫烛光,却是肯

    亚蓝色天空下,质朴大地上。所以,我这辈都相信,肯亚是我福地,因为

    缇先生直到闭上眼睛后一刻,都完美实现了他对我曾经许下誓言。

    anan

    </P>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亲前婚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anan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nan并收藏亲前婚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