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榴绽朱门 > 第七十四章 小衙内

第七十四章 小衙内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隔天,李丹若将姜艳夏叫到自己屋里笑道:“想请五妹妹帮个忙,五妹妹先听听,看看做得做不得。”姜艳夏忙点头答应,李丹若见她点了头,这才接着笑道:“咱们家那间点心铺子,现在也能做出十几样点心了,这帐就一天比一天繁琐难记,我有些顾不过来,想托五妹妹帮我管管这帐。”

    姜艳夏呆了下才反应过来,满脸惊喜的看着李丹若,张口想答应,却又迟疑道:“能跟五嫂学着管帐,是我的福份,可我从来没做过帐,连算盘也不会,就怕……”

    “谁不是从不会学到会的,那帐容易,算盘也容易,只要用心仔细,别粗心记错算错了就能做好,你若肯,等会儿就跟姚黄先学一学怎么记帐打算盘,学好了,我再教你点心铺子里的那些帐怎么做。”李丹若笑道,姜艳夏忙连连点头答应道:“这是五嫂疼我,才肯教我这些,五嫂放心,我必定用心学,好好做好这个差使。”

    “嗯,这帐每天要做,连写带算的,一天也要些时候,可咱们铺子本小利薄,请你这个帐房,一个月只能给五百个大钱,你看行不行?”

    “不用给钱,五嫂肯教我管帐,妹妹心里就感激不尽了,怎么能要钱?妹妹不是那不知好歹的。”姜艳夏急忙摆手推辞道,李丹若看着她笑道:“要是我自己的事烦你,你要钱我也不给,可这铺子是公中的,就得公道,你出了力,领一份月钱也是应该的,别推辞了。”

    姜艳夏这才应了,脸上泛着潮红,辞了李丹若走到门口,突然又转回来,一声不吭的跪倒冲李丹若磕了个头,没等李丹若反应过来,姜艳夏已经飞快的起来,抓着裙子转身就跑出去了。

    傍晚,黑粗短胖、穿着件半旧的茛绸长衫,如同一只小黑丸子般的张衙内在丰乐楼前翻身下了马,将缰绳扔给殷勤迎上前的迎宾小厮,甩着小短胳膊,在众人簇拥下,昂然进了丰乐楼。

    已经干守了六七天的姜彦斌急忙挤上去笑道:“可有好些天没见衙内了。”张衙内被姜彦斌问候的恼怒的‘哼’了一声,往上翻了翻白眼,‘哗’的抖开折扇,一边大步往楼上去,一边恼火的嘟嚷道:“哪壶不开提哪壶。”

    姜彦斌怔了下,忙伸手拉住一个小厮,顺手塞了块碎银子,冲张衙内努了努嘴咬耳道:“衙内这是?”

    “府学考试,衙内……又陪了末座,被老爷太太拘在府里读书,今儿好不容易才出来,您可真会问。”小厮捏了捏银子,一边往荷包里塞,一边低声回道,姜彦斌心里有了底,忙拱手谢了,跟着小厮继续往楼上奉承。

    茶饭量酒博士已经摆了四五样开胃小食出来,姜彦斌忙凑过去笑道:“衙内来了,你们怎么不把最好的小食拿上来?衙内不知道,这丰乐楼和会仙楼之间,新开了家点心铺子,做的新鲜样的冰雪凉水,与别家大不相同,里头掺了应季的果子,也不知道他怎么做的,那叫一个酸糯爽口!一杯下去,不知道多凉爽舒坦,衙内若是尝了这个,别的冰雪凉水,就入不得口了,还有他家的黄冷团子、鸡头穰,对了,还一味羊肉馅酥麻饼,啧啧,那才真叫入口即化,那味道,啧啧,衙内若尝了,这些点心,这些,就是脚底泥了。”

    一番话只说的张衙内口舌生津,忙用折扇点着茶饭量酒博士叫道:“快去,姜三爷说的这些,都要!”茶饭量酒博士咽了口口水,狠瞄了眼姜彦斌,忙陪笑解释道:“大爷听小的说,那点心铺子每天做的……”

    “你啰嗦什么?让你去叫人送点心,不过传个话,你这话倒多!别耽误事,快去!惹了张大爷不快,你还活不活了?”姜彦斌指着茶饭量酒博士厉声训斥道,茶饭量酒博士咽了口口水,垂手退下,飞快的往点心铺子寻张旺传话去了。

    张旺几个人已经将铺子里里外外打扫干净,正准备关门回去,如今点心铺子生意好,不过卖到日昃时分,也就沽清了,茶饭量酒博士和张旺平时来往的熟了,急叮嘱道:“要说没了,那位大爷指定让你现给他做!要不你现在就赶紧做吧,这张衙内可是个惹不得的,他有点二五眼,性子又暴,好了还好,若拧了筋,一点道理不讲,满城就数他惹不得,一个不好就得砸了你家铺子,我回去帮你拖一拖,你赶紧。”

    茶饭量酒博士急匆匆回去了,张旺呆站着傻了眼,现做哪做得出来?他家的食材都是当天买当天用不说,那冰雪凉水要发一夜才行呢!张旺忙关了门,飞奔回去寻姜彦明去了。

    姜彦明跟着张旺,一路急往丰乐楼赶去,刚到江宁城没几天,他就细细打听过这江宁城里的的各样人物,这张衙内,确实是最惹不得的一个,张衙内是江宁知府张继文的独养儿子,张继文年近四十才生了这个儿子,这张衙内从小简直是捧凤凰一般养大的,如今长到十五六岁,文不通武不能,只爱吃喝玩乐,惹是生非,是江宁城头号祸害。

    姜彦明上了丰乐楼雅间,一眼看到陪坐在下首,幸灾乐祸狠盯着他的姜彦斌,目光移过,也不理会他,笑意盈盈冲着满脸别扭的张衙内拱了拱手道:“这必是张衙内了,真是丰神俊朗,气宇不凡!”姜彦斌听的怔了怔,看看张衙内,又看看姜彦明,这张衙内,哪一处也跟丰神俊朗沾不上边哪,张衙内打量着真正玉树临风的姜彦明,迟疑了下拱手道:“哪里哪里,您是?”

    “在下是点心铺子的主家,刚小厮回报说,衙内想尝一尝在下铺子里的小点心,在下真是荣幸之至,这都是衙内的厚爱,衙内一看就是极有品味的雅致之人,我这眼睛看人从来不错。”姜彦明语笑如春风,张衙内忙用折扇点着道:“坐坐,还没请教高姓大名?”

    “在下姚彦明,威远侯姚镇江乃在下义父,刚从京城随侍几位长辈到这江宁城小住,闲住无趣,就开了下面那家点心铺子,也不为挣钱,不过借着这美食,结交些朋友,对了,这家丰乐楼与京城丰乐楼倒有几分形似处,”姜彦明转头看着茶饭量酒博士笑问道:“也是京城朱家的本钱?”

    茶饭量酒博士怔了怔,恭敬的答道:“回爷,小的东家是江宁本地人。”

    “噢,”姜彦明抖开折扇,转回头看着张衙内笑道:“衙内不知道,京城也有间丰乐楼,也是极奢华繁盛之地,那间丰乐楼,是宁国公朱家的本钱,这朱家,就数五公子最讲究……”

    “衙内要吃你家的点心、冰水,不是听你废话!”姜彦斌忍不住打断姜彦明的话呵斥道,姜彦明皱了皱眉头道:“三哥,咱们自家兄弟的事,回去再说,在衙内面前,不可失了脸面。”张衙内惊讶的来回点着两人,姜彦明往张衙内身边凑了凑,抖开折扇半掩着脸低声道:“那是我本家三哥,唉,这中间,说起来真是一言难尽,真就跟话本一样传奇,这会儿不妥当,回头我寻了衙内,咱们喝着酒,听着曲儿,慢慢再细说这个闲话。”

    张衙内忙点着头,姜彦斌不知道姜彦明和张衙内说了什么,急的站起来解释道:“衙内别听他一派胡言,他……”

    “三哥别吵,再怎么着也不能失了姜家的脸面!”

    “他没说你!你别理他,接着说,那朱家五公子最讲究什么?”张衙内的兴致只在那奢华繁盛上,姜彦明抿了口茶笑道:“那朱家五公子风流俊逸、锦心绣口,极讲究的一个人,平时吃穿用度,绝不肯将就,尤其讲究一个吃字,在京城也是小有名气,不知道多少酒肆想得他一句赞赏而不能,我们常一处寻欢取乐,尤爱说这吃食上的讲究,这吃一字上,要讲究的极多,要合时令,合天时,就是早晚,也有讲究,譬如那冰雪凉水,这会儿必要加桃汁,取个温和之意,不能用冰,也不能加水进去,要喝,只好在正午,早了晚了,不光不合宜。那味道也差得远呢。”一番话说的张衙内连连点头。

    姜彦明接着笑道:“衙内也是极讲究的人,我看衙内倒和朱家五公子有七八分象,都是一样的雅致讲究之人,也就衙内这样的雅致讲究之人,才能品出我这点心的好处来,不如这样,晚上回去,让内子亲自下厨做几样点心,明儿我给衙内送到府上品尝,衙内看如何?”

    “怎么好意思?”张衙内黑脸上泛着红光笑道,这姚彦明把一个吃字说的如此堂而皇之,真是说的他心花怒放,京城真是好,吃也能吃出名堂来,这姚彦明真是我辈同道中人。

    “咱们还客气什么?明天巳初,我就到府上拜访。”姜彦明紧跟着定了时辰,张衙内拱手应了,茶饭量酒博士上了菜,姜彦明也不急着回去,陪着张衙内,一道道的品评着哪里好,哪里不好,只把张衙内哄的一脸的相见恨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妖孽动物园特种兵王在山村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龙王传说凰妻倾世霸道帝少请节制总裁爹地惹不起怪医圣手叶皓轩

榴绽朱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落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落花并收藏榴绽朱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