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榴绽朱门 > 第八十九章 新科

第八十九章 新科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程老太太也坐不住了,扶着赵氏从后角门转进来,李丹若忙接进正屋,朱衣上了茶,程老太太侧着耳朵笑道:“你听听,鞭炮声响起来了,咱们离的远,要过来是得一会儿。”赵氏纠着手,焦灼的的看着垂花门外,其实她什么也看不到,不过这么一直盯着,总觉得好象不那么焦躁。

    “可不是,咱们这里只怕也不好找……”李丹若被两个人紧张的也跟着心神不宁起来,一句话没说完,院门口已是一片喧嚣,李丹若两步出了屋,程老太太‘呼’的一声站起来就往外走,赵氏忙上前去扶,却在平平的地上绊了下,连扑了两步才稳住。

    三人出到门口,魏紫已经提着裙子飞奔进垂花门,隔着院子叫道:“五爷中了!中了!”

    “中了第几名?”程老太太喜气盈腮,忙指着魏紫问道,魏紫怔了怔笑道:“忘了问了,我去问!”话没说完,又飞奔出去,不等她回来,姚黄已经奔进来笑叫道:“五爷中了第十七名,在头一张榜上,门口全是人,这一会儿功夫,来了四拨报喜的了!”

    程老太太长长透了口气,双手合什,嘴唇抖了半天,话没说出来,眼泪却涌了出来,李丹若忙递过帕子笑道:“太婆早上说今天必定有喜信,果然如此,咱们进屋去吧,五郎只怕还要忙一阵子才能进来给太婆磕头。”

    赵氏用帕子按着眼泪,哽咽着说道:“过去了,往后就好了,我扶太婆……进屋坐着说话。”

    程老太太重又进屋坐下,长长叹了口气,这才说出话来:“十七名,这名次殿试多数不会动,这是二甲进士出身,我原想着,能考中就行,这两年,出了那些事,都是五郎在外头奔波,这书本也荒废的差不多了,我没敢多指望,能中了就行,没想到,还是二甲,你们不知道,这进士出身和这同进士出身,可差的远!”

    “进士是正房,那同进士就是如夫人。”赵氏满脸喜色的说了句俏皮话,程老太太哈哈笑道:“这话虽俗,可把这分别说的再明白不过,就是这样,二甲十七名,一个进士出身是稳稳的了,阿弥陀佛,天不绝姜家,若姐儿,等会五郎进来,看着他,这几天哪也别去,好好准备殿试,虽说殿试多是过场,可也不能大意了,哪一年都有大意失了功名的。”

    “瞧太婆说的。”赵氏轻轻推了推程老太太嘀咕道,程老太太忙笑道:“我年纪大了,这话就乱说,不作数不作数,你看着五郎,这几天也别太用功,别把眼睛熬抠了,回头官家看了不欢喜,人要精精神神的,五郎学问这样好,再怎么考也没什么怕的……”程老太太兴奋的叮嘱个不停,说一句李丹若笑应一句,程老太太叮嘱的话还没说完,魏紫额头带汗的掀帘禀报道:“老太太,奶奶,大姑奶奶来了。”

    李丹若忙迎出来,大姑奶奶姜艳湖喜气洋洋,提着裙子,大步溜星的直奔进来,看到李丹若笑道:“一早上我就让人备好车子,就等着放了榜,赶头一个上门贺喜,就是这巷子太窄,外头都是人,不然我还能早些!”说话间,姜艳湖已经拉着李丹若进了屋,程老太太指着姜艳湖大笑道:“看你伶俐的,你就知道五郎必是中的?”

    “那是,五弟那样的学问,不中岂不是没天理了?父亲从前一夸起五弟就停不下来,我料的准准的,若姐儿,这是五百两银子,你拿去用,回头殿试放了榜,那才是大赏呢,早上我和大郎说,要替五弟买点笔砚送过来,大郎净笑我了,说人家上门讨的是新科进士的彩头,倒讨了我买的假货去,回头考不好,全得怪我,我一想可不是,就没敢买。”

    “银子我这里有,大姐姐……”

    “拿着!”不等李丹若客气完,姜艳湖将装着银票子的红封硬塞到李丹若手里道:“就这红封儿,那可不是谁都能封的!多少人想封还没机会呢!”李丹若也不再多让,收了红封,曲膝谢了姜艳湖,看着人上了茶,叫过姚黄吩咐准备宴席。

    紧挨在姜艳湖后面,威远侯府、忠勇伯府、卢郎中家、魏家等各家贺喜的管事来过,婆子又过来一趟,李丹若连轴转着答礼封赏道谢,这中间,还有狄家贺喜的婆子,李丹若一样的答礼封赏,婆子回去没多大会儿,狄老爷一身青衣,亲自上门道了贺,和姜彦明亲亲热热说了好长时候的话才回去。

    四月里初还有殿试,省试放榜也就喜庆了一天,隔天考中的继续埋头温书,没中的,哀叹之余,各寻门路。

    殿试却快,也就一天功夫,隔天,天还没亮,宣德楼左掖门外就聚满了等着看榜的人众,平福挤的满身都是汗,再怎么掂脚,怎么跳脚同,一眼看去,还都是乌压压的人头和各色幞头,平福急的转身四下张望,一眼看见旁边树上爬满了小厮、随从,顿时捶胸跺足懊恼不已,怎么忘了这个?自己来的那么早,要是想到这个,指定能在树上占一席之地,如今……平福四下张望了半天,能看到榜的树,上头全都占的满满的。

    正当平福急的挤来挤去,想不出什么好法子时,宣德门方向响起一阵尖叫和骚动,人群叫喊着,‘哄’的一声往宣德门方向涌过去,衙役厉声呵斥声此起彼伏:“后退!后退!都后退!”刚涌到前面的人群又挤在一处潮水般往后退,再‘哄’的一声往前涌去,平福在人群中前进后退再前进,也顾不得那些讲究了,紧咬着牙,拧着身子拼命往前挤,挤掉了幞头,又掉了一只鞋,总算挤到近前,那张一丈多长的大金榜已经张帖好了,平福正好挤在大金榜末尾外,忙将脖子伸的老长,睁大眼睛仔仔细细一路看过去,看到目光尽头处,没有姜彦明的名字,五爷省试是第十七名,肯定在前头,可要再往前面挤,哪里挤的动,平福只好挤出去,飞奔到前头,再厚着脸皮,忍着推搡呵骂,只管用力往里挤,只挤的衣衫零乱、浑身汗透,这一张榜总算看完了,可从头看到尾,就是没看到姜彦明的名字。

    平福呆傻住了,光着只脚站在稍远处,两只手用力揉着眼睛,他看的仔细,肯定不会看错,五爷哪儿去了?

    平福怔怔的呆站了好一会儿,这回去怎么跟奶奶禀报?平福有气无力的往后跌撞出人群,一边退到远处的福泽桥边,半靠半坐到桥头栏杆上,正垂头丧气怔神间,宣德楼下又传来一阵欢呼,又是一阵呼呵声,平福目光无神的斜着人群,靠着城墙处,一群衙役群里护着的官吏内侍,又张出小小的张金黄的皇榜来,帖在了那张大金榜前头上面。

    没等平福反应过来,一声尖细的声音从人群中透出来:“三鼎甲……”后面的声音不等传出来就淹没在喧嚣非常的叫声中,对啊,还有一甲呢!平福从桥栏上窜下来,刚跑了没几步,就听到前面整齐起来的念诵声:“……一甲第三,姚彦明……”平福眼睛睁的溜圆,呆站了片刻,突然跳起来叫道:“是我家五爷!”说完,也顾不得周围惊讶羡慕妒嫉等等目光,光着一只脚,飞奔而回。

    平福没跑过头一拨报喜的,连那第七八拨报喜的,也都赶在了他前头,没巷子还老远,就听到巷子里面鞭炮锣鼓喧天,空气中弥满了喜庆的硝烟味,离巷子口几十步远,就挤满了看热闹讨喜气的人群。

    平福从宣德楼挤出来,再用力挤进巷子挤回去,等他挤掉了另一只鞋,挤进院子,那几大筐笔砚都已经派光了。

    垂花门内欢声一片,程老太太脸上泛着红光,她原本只打算着能考中就行,能考中二甲最好,没想到姜彦明竟名列三鼎甲,成了这一科的探花郎,这份喜气中又掺杂着更多的期盼,朝廷既然让名为姚彦明,实是姜家人的姜彦明中了探花郎,那姜家的罪责,是不是有松动的意思了?

    这一天直热闹到半夜,第二天一早,姜彦明就往礼部报到,这殿试过后,还有无数的荣耀要领。

    姜艳湖一大早就赶过来,直接寻了李丹若悄悄道:“咱们去接艳树去,这么大喜的事,她若远也就罢了,就在京城,你陪我去一趟,这事从去年腊月里我就想着了,无论如何得把她接出来。”

    李丹若怔了怔道:“这得看二姐姐自己的意思……”

    “我和她从小一处长大,最知道她,你放心,必是她自己的意思,走,咱们这就去,我都让人打听好了,不过一两个时辰就接回来了,走吧。”姜艳湖拉着李丹若就往外走,李丹若忙叫了魏紫等人跟着,出门上了车,跟着姜艳湖往胡家奔过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榴绽朱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落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落花并收藏榴绽朱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