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榴绽朱门 > 第九十四章 谋事

第九十四章 谋事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可她要自己帮她什么?她是宫里的贵人,能帮官家理政的贵人,她有了儿子,李丹若目光凝重的看着红云,红云眼睛亮亮的看着她抿嘴笑道:“你明白就行,这事是长远打算,从内到外,都得一步步走好。”

    李丹若听的惊心而乱,这新一轮的争斗又开始了么?自己和姜彦明,真要牵在中间?她有儿子,自己也有儿子……还有姜家,风雨飘摇的姜家,还有李家……这一脚踏进去,可就是生死难料,邹后精明强干,占着天时地利,也许还有人和……可是,那天晚上,姜彦明和自己是怎么说的?姜家既然不能退而守其田,那也只好放手搏一回……

    “嗯,你这会儿叫我进来,是有打算了?”李丹若脸色微微有些发白,声音却极平稳,红云愉快的低声笑起来:“我就说,你是个能谋大事的,”红云顿了顿,凝神听了听周围的动静,才接着说道:“圣人三十多岁才生孩子,虽说百般小心,可还是差点血崩死了。”

    红云不知道想起什么,眼睛轻轻眯起,嘴角露出丝讥笑来,李丹若恍然悟道:“怪不得殿里四处挂着实地纱帘子,我还以为是怕二皇子受了风。”

    红云抿着嘴只管笑,李丹若看着她疑惑道:“皇后成亲十几年无所出,我还以为她不能生,怎么等到现在才生孩子?女人过了三十,骨头渐硬,再生头胎太险了。”

    “这是她精明处,”红云慢悠悠的声音里带着丝讥讽:“若是早些年就生了,子大夫壮,岂不是祸端?这会儿生了儿子,到儿子成年,官家也五十开外了,皇家……能活过五十就是高寿了,官家身体又弱,她是要占这个好处,可惜忘了另一条,眼看着要把命搭进去。”

    李丹若听的皱着眉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这样的打算确实极有道理。

    “她不生,也不让别人生,倒便宜了我。”红云挑了挑眉梢,带着丝得色低低的笑道:“虽说费了无数周折,可大哥儿到底平安生下来了。”

    “对了,来的路上遇到郭都统了,听他说大哥儿病了?”李丹若关切道,红云摆着手道:“没事,这一两年我一直让他病着,病着才好呢。”李丹若立时明悟过来,看着红云露出丝明了的笑容,可不是,一个病病殃殃,几乎不能长成人的孩子,也好让那些眼睛盯着他的人,安心的等着他病死。

    “这事多亏郭树,嗯,就是郭都统,就是他。”红云看着李丹若,仿佛知道她的疑惑,接着解释道:“他原是端王府小黄门,因为做事稳妥仔细,话极少,得了圣人欢心,圣人不喜欢话多之人,当年就是赖他援手,我才能平安出府,又寻到你要了那些银子,后来再入府,也是他一力所成。”

    李丹若拧着眉头看着红云,红云摊手道:“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下死力的帮我,早先问过两回,他一个字没答。”李丹若眉头展开,却没说话,红云接着道:“姜家的信儿,是郭树透给我的,圣人性子猜忌霸道,是个卧榻旁不容人酣睡的,官家能容得下敬亲王,她可容不下,那时候我还没得她十分信任,这样的事沾不上边,姜家也牵在其中的事,因为关着你,郭树就过来和我说了,那时候我也没有旁的法子好想,好在你福大命大,总算逃出来了。”

    “姜奉礼没有调过攻城弩。”李丹若低声道,红云并不怎么在意的点了点头:“嗯,敬亲王也没谋反,李玉靖丁忧回乡了,要不然,只怕也得一窝子进去,圣人要把枢密院握在手里,枢密使、副都承旨得是自己的人,容不得挡路之人。”李丹若轻轻打了个寒噤,红云看着她道:“李玉靖为人谨慎,长袖善舞,人缘极好,也算是个能用一用的,这一趟回来,我看还是让他回枢密院好。”红云停了停,看着李丹若道:“你出城去接一接,探一探他的意思,若肯就这么打算,若他觉得自己年纪大了……那也就算了。”

    “嗯,”李丹若点了点头,红云看着李丹若接着道:“姚彦明机敏通透,很有见地,有几份书呈官家很欣赏,过不了几天,官家许要召他见一见,朝廷如今也就那几件大事,让他好好想一想应对,记着,官家是个极宽厚温和的性子。”见李丹若点头应了,红云接着道:“这是一,还一件,如今圣人生了嫡子,立了太子才最好,让他上密折吧。”

    李丹若怔了下才点了点头,红云站起来,双手叉着腰回来急转了几圈,重又坐下来,看着李丹若道:“你如今那处宅院太小,换处宅子吧,最好离禁中近些。”李丹若苦笑着摊手正要说话,红云抬手止住她笑道:“我知道,姜家抄家,把你的嫁妆也抄去了不少,你放心,我都安排好了,我也缺银子用,缺的都要咬人了,姚彦明上了立太子的密折,必能得了圣人的欢心,邹家若示好,这也不用我多教,你们夫妻都是聪明人。”

    红云往李丹若这边探过身子笑道:“圣人倒不是小气之人,咱们就把茶牌接下来。”

    “那洪家?”

    “嗯,洪家也骄横张扬的太过了,这两三年恶行累累,都在我手里,这一趟,李玉靖若有雄心最好,若没有,还得再挑个人出来,洪毅中这个枢密副使也做到头了。”红云气定神闲的说道,李丹若听的眨了眨眼睛,红云侧头看着她笑道:“圣人今天连话都不肯说,怕人听出来她气息虚弱,到今天,这都一个月了,她那下红还没止住,若能立定太子名份,她必定欢喜,旁的,于她就都是小事了。”

    “嗯,”李丹若呼了口气应道,红云想着说着,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红云这才站起来道:“好了,不能再多说了,你这趟趁着观礼进来,下一趟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见面了。”

    “你小心……保重自己。”李丹若也跟着站起来低声道,红云笑着拍了下李丹若的肩膀,转身掀帘子出去了。

    李丹若慢慢坐下,端起杯子喝了小半杯茶,引她过来的小内侍掀起帘子,引着她往前殿过去。

    前殿宴席已经散了,李丹若寻到李绾,两人一前一后出宫上了车,李绾将帘子掀起条缝,看着越来越远的宫门,直到转个弯看不见了,才放下帘子,转头看着李丹若道:“引你去哪儿用的饭?没事吧?”

    “没事,能有什么事?就在后殿抱厦间里。”

    “就你一个人?”

    “嗯,”李丹若点了下头,李绾皱了皱眉头道:“我总觉得今天不怎么对劲,圣人从头到尾一句话没说,宴席上,邹府老夫人和夫人陪圣人进去就没出来,往常陪侍进来的女眷也就是抽空进几块点心,今天倒都请到后殿用饭了。”

    “圣人妆画得浓,许是身子还没太好,毕竟是三十多岁的人,又是头胎,”李丹若斟酌着陪笑解释道:“至于用饭,今天是二皇子满月喜事,自然不好让客人站着吃点心。”

    “还客人呢,”李绾笑道:“你呀,进宫的哪有敢把自己当客人的?你这话说的是有几分道理,不过可别外头说去,圣人没说自己身子不好,她身子好不好不知道,脾气是真不好。”李丹若一边笑一边点头应了,两人只挑着谁家添的什么礼之类的闲话说着,一路到了忠勇伯府,李丹若将李绾送进后院,才告辞出来回去。

    晚上,李丹若屏退众人,将遇到红云的事低低说了,姜彦明愕然了半晌才恍过神来:“这刘美人经历竟曲折至此,明远侯家老六的事,竟也是她的手笔!”姜彦明抬手连连拍着额头感叹道:“真是奇女子,后天我休沐,陪你去接大伯父他们,正好和他好好聊一聊。”

    “嗯,”李丹若把头埋在姜彦明怀里,半晌才叹了口气道:“今天刘贵人让我问问大伯父,我也没多说,我知道大伯父……一心要做个使相,那是翁翁的心愿,你劝劝他,就算往后刘贵人得了势,这个使相也不容他多想,大伯父虽长袖善舞,却不够精明强干,担不得这使相之责。”

    “嗯,你放心。”姜彦明抚着李丹若的头发答应道:“昨天邹府文会,也差人送了张帖子给我,看来,明天得去好好应酬应酬。”李丹若没答话,只往姜彦明怀里挤了挤,姜彦明伸手搂住她,低头在她额头亲了下低声道:“别多想,你不是常说因果天命,这也是因果天命,争也罢,不争也好,那祸事福事若在那里,就在那里。”

    “我知道。”李丹若仰头看着姜彦明苦笑道:“就算不争,姜家不也遭了无妄之灾?我就是觉得,人人都象是棋子,却不知道执棋子的手在哪里。”

    “在天道,别多想了,睡吧,照你说的,尽人力,且听天命。”姜彦明手指抚着李丹若的面颊,温柔的低声安慰道,李丹若‘嗯’了一声,挪了挪,闭上了眼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榴绽朱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落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落花并收藏榴绽朱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