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榴绽朱门 > 第一一一章 游说

第一一一章 游说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三伯娘说的是。”李丹若态度恭敬的微笑道,严氏端起茶抿了一口,均了几口气,放下杯子,用帕子拭了拭嘴角,用眼角瞄着李丹若笑道:“早就想过来看看大哥儿和你,可这一阵子,你不知道,不是这事就是那事,宫里宫外就没消停过,好在从昨儿起,宫里的事总算有了个头绪,我这就赶紧过来看你了。”

    严氏的话仿佛有些没头没脑,李丹若却听的心惊肉跳,暗暗叹气,看来她这一趟所谋甚大,第一盯到大皇子身上,第二只怕是盯在了姜彦明身上,先从自己这儿说起。跑到人家的地盘里这么明目张胆的谋人家孩子、橇人家墙角,是说她没脑子好呢,还是说她无知者无畏好?

    “三伯娘客气了,我在这里陪侍大皇子,照理说会不得客,三伯娘是个知礼的,哪里能常来?!”李丹若态度谦和,却极明确的堵回了严氏的话,严氏却从自己愿意的方向会意着李丹若的话,连声笑道:“可不是可不是,”说着,冲门口的使女婆子挑着眼角示意李丹若,道:“你看看,还是咱们娘俩自在些说话儿好,不用人侍候。”

    “这都是这里的规矩,三伯娘也知道,我不懂皇家规矩,过来这边陪侍大皇子,须得事事经心,步步守矩,皇家的规矩哪是咱们能违反了的。”李丹若心里叹着气,委婉的解释道。

    严氏脸色立进就变了,冷冷的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端起杯子喝了两口茶,按压住心里的怒气,深听了口气,脸色仿佛缓和了些,这才放下杯子,看着李丹若似笑非笑道:“若姐儿从嫁了人,还真跟从前大不一样,你看看,你母亲不在京城,这京城里最疼你,跟你最亲的,也就我和你大伯娘了,大姐儿、二姐儿,你们姐妹几个才是嫡亲的姐妹,都说上阵父子兵,打架亲兄弟,若论亲,还有什么能亲得过血脉?真要有什么事,也就是我和你大伯娘,还有你这些姐妹兄弟能靠得住,旁的,你还能指望谁去?”

    “三伯娘说的极是,姜家遭难这几年,多亏了三伯娘照应。”李丹若听的腻歪,带着笑却极不客气的应道,严氏一下子咬住嘴唇,脸色青了青,抬手掸了掸衣襟道:“瞧瞧这话,姜家的事那是姜家的,五郎姓姚,又是自小过继的,你跟姚五郎非要那样重情重义,这名声是好了……照我说,姜家是姜家,姚家是姚家。”

    李丹若无语的看着严氏,这心里已经不是腻歪了,沉默了片刻,直视着严氏,半是奉劝半是警告,直截了当的说道:“三伯娘识书达礼,又这个年纪,这话说出去让人笑话,三伯娘也说过,这血脉之亲乃天下至亲,姜家也罢,姚家也好,那血脉也是血脉,长辈兄弟,过继可继不断血脉。”

    严氏后背僵直直挺起危坐盯着李丹桂,脸上一会儿青一会儿红,恼怒的眼睛冒火,正要张嘴说话,李丹若紧接着道:“血脉乃至亲,我们姐妹不管怎样都是姐妹,三伯娘这句话说的极是,因了这句话,我这做姐姐的也有一句话奉劝,太婆在世的时候常说,李家无惊才绝艳之人,后人当守份知足,别做好权倾天下,位极人臣之想,那是非份之想,只能招祸,三伯娘好自为之。丹若还有事要忙,就不多陪三伯娘说话了。”

    李丹若说完,也不等严氏说话,站起来曲了曲膝,转身出去了。

    严氏只气的手指发凉,脸色铁青,笔直的端坐在榻上,好半晌才愤恨异常的呼出口气,抖着手用帕子拭了拭鼻尖,勉强用手撑着榻下来,径直出离宫上了车,青着脸端坐在车上,直走到半路,才均过口气吩咐道:“直接去禁中。”

    第二天傍晚,三四辆车在姜家门前停下,严氏从最前一辆车里下来,见姜家大门应声开了条缝,回头冲心腹婆子点了点头,婆子退后几步,带着后面几辆车,往前面姜彦明和李丹若府门口绕过去。

    几个粗使婆子捧着礼盒跟着,严氏春风满面的和程老太太见了礼,分主次坐了,寻着话儿聊起了家常,程老太太谨慎的应着话,严氏不时瞄着屋角的滴漏,申末刚过,姜彦明果然从衙门回来,过来请安了。

    姜彦明见严氏在座,眼底闪过丝意外,恭敬的上前见了礼,严氏亲热的笑道:“都是自家人,快别多礼,我们老爷不在家,你也不往我们府上走动,往后可得常到我们府上走动走动才行,我们庆哥儿和慧哥儿最爱你的文章,前儿还和先生说,若论学问,满京城也没有比你强的!往后你可得常过去指点指点!”

    “三伯娘过奖了,庆哥儿和慧哥儿极聪明,学问文章都好,若说指点,我还真是担不得,不过比两个哥儿痴长几岁,有个好运气罢了。”姜彦明客气道,严氏眉头舒展,脸上从里到外透出喜色笑道:“你看看,这就是咱们世家子侄的风范,五郎这么大学问,你看看,多少谦虚!我们李贵人最欣赏你这一条,前儿还跟我说起你呢,我们贵人说了,官家跟前的知制诰,就数你才气最高,最得圣心,虽说说着只是个知制诰,可在官家面前说一句算一句,比那两位相公都不差什么呢!”

    “三伯娘过奖了,官家不过觉得我诰书写的通顺,字写得工整罢了,我一个知制诰,哪敢多言半句。”姜彦明不动声色、声音里却隐隐透出疏离和不快,程老太太捻着佛珠的手停了停,抬起眼皮扫了严氏一眼,明了的微微眯起眼睛,脸上仍旧是一片慈祥笑容,严氏笑声飞扬:“这就不易了,官家可不常夸人,五郎这样的人品才华也夸得,你不知道,我们贵人常在官家面前夸你呢,贵人如今协理宫务,这是官家的赏识,五郎是个明白人,你也该知道,这宫里若有人肯替你时常说说话,就是提点几句,可比你外头瞎忙强得百倍千倍去,不过几年,说不定就是一个相公了呢!”

    “不敢当不敢当,三伯娘请慎言!”姜彦明忙离座躬身客气不已,严氏说的兴奋,满笑容、亲热的招手示意姜彦明坐:“你看看你这孩子,咱们一家人说话,不会讲究那许多,快坐快坐,你看看你,气色看着象是不大好,怎么会这样?若姐儿如今远在离宫,你身边侍候的人有几个?够不够?”

    “多谢三伯娘关爱,都好。”姜彦明不愿多说话,站着拱了拱手正要告辞,严氏打断了他的话,抬手嗔怪的点着他道:“你看看你,跟三伯娘还不说实话,这孩子就是腼腆,你不说三伯娘就不知道啦?若姐儿那孩子我还不知道,脾气大脸酸,心小不能容人,你身边根本就没个伏侍的人,是不是?唉!”严氏重重叹了口气,转头看着程老太太痛心道:“说起来这都是我的不是,若姐儿自小失怙,她母亲又是那样的性子,只知道一味的娇生惯养,从小也没人教她个礼法规矩,把她这脾气给惯得不在好歹、没个上下,亏得姜家……要不然哪容得下她这样的?你看看,哪有这样的?一个女人,就该本本份份的守着丈夫孩子,这也不说,好歹让她扯着皇命这张大旗,可你看看,去也行,那五郎身边你得安置好吧,你看看,五郎身边竟连个侍候的人都没有!这成什么话?我这个做长辈的都觉得丢脸,是我没好好教导她,老太太千万见谅则个。”

    严氏一番话说完,昨儿那口恶气总算出了点,舒心的叹了口气,端起杯子喝了口茶,程老太太冷冷的看着她笑道:“三太太说的是若姐儿?若姐儿是跟在你们老夫人身边长大的,你们老夫人在世的时候常说,她那些孙子孙女儿里头,就数若姐儿最懂事知礼,噢!”程老太太仿佛刚醒悟般长长‘噢’了一声,转头看着侍立在旁边的大/奶奶赵氏和俞嬷嬷笑道:“我倒忘了,三太太随外任十来年,这些事她哪里知道?”

    赵氏轻声笑应了,戒备的看了眼严氏,程老太太捻着佛珠,转回头看着严氏接着笑道:“不瞒您说,我这些媳妇、孙儿媳妇,最让人挑不出一丝半分不是的,就数若姐儿了,你不知道,当初我费了多少心思口舌,才得让宁老夫人点了头,把若姐儿给五郎娶回来,若姐儿嫁过来这些年,我这老太婆就不说了,怎么看她怎么好,就是家里的妯娌、姐妹,也没一个不敬她服她的,和五郎,五郎在这儿,你自己说说,人家说什么琴瑟合鸣,就是那样,三太太想想,若姐儿是你们老夫人手把手教出来的,哪能不好?三太太也太客气了。”

    严氏干笑了几声道:“这是老太太疼她,”说着,转头看着姜彦明笑道:“五郎正当盛年,这身边无论如何不能少了人侍候,这事我想到了,让人挑了两个知书达礼的美貌丫寰,已经让人送到你府上了,你留着使唤,都说长有赐不可辞,可别跟我客气。”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榴绽朱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落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落花并收藏榴绽朱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