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榴绽朱门 > 第一三零章 女人心

第一三零章 女人心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氏寻了姜艳丰,凑过去兴奋的嘀咕了吉家大爷要和姜艳莹议亲的事,接着推心置腹道:“你瞧瞧,这偏心也偏的太过了,你这亲事还没定呢,一家子全掂记着九姐儿去了,到底是有爹有娘的人……”

    “你跟我说这话什么意思?”姜艳丰斜着苏氏,没好气的打断道:“吉家行商出身,满家门就出了吉老爷一个从四品官,在外头混了几十年,连京城都没进过,这样的人家……哼!”姜艳丰推开苏氏站起来道:“别拿我当傻子,我可不是纷姐儿,由着你使坏,我是没爹没娘,就算我没爹没娘,也不能让你这样的欺负了!你想哄我做什么?也跟纷姐儿一样?”

    苏氏狼狈中带着仓惶,忙甩着帕子急赤白脸道:“我不过跟你说说闲话……你看看你,这几个月的经算是白抄了,不知好歹……算我多事。”苏氏边说边退,姜艳丰叉着腰呸了口道:“你给我出去!想欺负我?做梦吧你!”

    姜彦英奉了程老太太的吩咐,和吉青河说了这桩亲事,吉青河远远看到过姜艳莹一回,很是中意,却不敢自专,忙写了信,八百里急递送往雄州父母处。

    眼看着年关将近,胡昆被父兄日日催逼,只急的满嘴火泡,鼓足勇气往姜府门上去了几回,偏门房一个个势利眼生的刁钻无比,别说通传,干脆连正眼也不瞧他,连塞银子都没用,说上头交待了,不敢惹二姑奶奶生气。

    他只好守在府门口,两位老爷几乎不出门,就是出门也是坐车,车帘子垂着,一圈小厮长随团团围的紧,,他也不敢往前凑,五爷姜彦明倒是常进常出,可他怕他,躲还来不及呢,三爷姜彦志进进出出脸阴得能滴出水,他从前就跟他不对脾气,估摸着凑上去也没用,倒是二爷和七爷见过两回,哈哈的倒也客气,就是没半句实话也不办事,老八更客气,笑的跟朵花一样,更不办事,上回说替他传话,从一早他就伸长脖子等,直等到天黑,连个回音都没有,成不成总得回句话吧……真是,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偏偏还净撞见姜艳湖那个泼妇,有两回躲不及,还挨了打,胡昆摸了摸胳膊淤青处,悲伤的叹了口气,笼着手缩着肩膀转了几圈,唉!还是去寻寻何家大爷,他倒是个实心肯办事的,就是够不上去。

    何德庆喝得醉醉熏熏晃回家,闯进上房一头倒在炕上,姜艳纷忙扶起他,侍候着他换了衣服,净了手脸,递了醒酒汤上来,何德庆一口气喝了,长舒一口气,伸手拉过姜艳纷道:“让丫头们做,你过来,我有事问着你。”

    姜艳纷将碗递给丫寰,自己坐到炕上,何德庆脑袋晃了几下说道:“你二姐怎么老在娘家住着?没这个理儿,这都要过年了,她得回家!”姜艳纷皱了皱眉头,斜着何德庆道:“这酒跟胡昆喝的?他跟二姐的事轮不到咱们管,以后你少见他。”

    “这是什么话……”

    “来前爹和娘怎么交待你的?”姜艳纷眼里带着丝厌烦的看着何德庆道:“你这选官的事,全得靠着五哥他们,那胡昆能帮你?你别站错了地方管,这闲事你也敢沾手,你就不怕得罪了大姐和五嫂?我告诉你,得罪了五嫂就是得罪了五哥,你擦擦眼睛看明白了!”

    “你这是跟我说话呢?反了你了,我明年下场……”何德庆被姜艳纷驳了面子,眼睛竖起,红着脸梗着脖子叫起来,

    “行了行了,你那举人怎么得的,你自己还不知道?姜家的事你少管,今早上老太太打发人过来说了,让咱们今年到姜府守岁过年,你回头去北桥张家单订几盒点心去,老太太和五嫂都喜欢张家的酥饼,还有……”

    “何姜氏!”何德庆‘啪啪’拍着炕几横眼叫道:“反了你了,跟爷蹬鼻子上脸了是吧?啊?爷看你低眉小意侍候的好,把你扶了正,你就不得了了是吧?啊?姜家,姜家怎么了?啊?你姓一百个姜,爷不给你脸,你就是个妾!妾!”

    姜艳纷脸上青红不定,何德庆抬手打在姜艳纷头上,接着叫道:“贱货,爷看你是忘了本了,爷要不是看你侍候得好,让你舔哪儿舔哪儿……爷这才抬举你,如今反了你了,我告诉你,别惹了爷!”

    姜艳纷抖着身子站起来,抱着肩膀垂头站在炕前,等何德庆骂过瘾了,倒了杯茶给他,低着眉眼问道:“这事也不能白白帮他,胡昆可许你什么好处了?”

    “嗯!”何德庆斜着姜艳纷舒了口气,果然是个贱货,何德庆接过茶喝了,舒了舒胳膊,这才答道:“爷爱上翠轩楼的行首柳眉儿了,只要让他好好进门拜了年,见到你二姐,这柳眉儿他就送给爷了!另外还搭两个绝色丫头。”何德庆大喇喇的说道。

    姜艳纷眼角连连抽动,眼睛眯了眯,眼底的恨意和怨毒几乎压不住,半晌,姜艳纷缓缓舒了口气,看着何德庆笑道:“这礼倒不算重,二姐姐的事后头有大姐姐和五嫂撑着,这事不容易,不过……”

    “有主意快说!你要是帮爷办成了这事,爷打幅金头面谢你。”何德庆急急道,姜艳纷咬牙笑道:“这事得找对人,大姐姐和五嫂不说了,大嫂跟五嫂最好,若寻了大嫂,她必和五嫂说,也寻不得,老太太……咱们也不敢惊动……”

    “行了行了,别废话,直接说!”何德庆一想到柳眉儿,心里一片炽热猴急,姜艳纷阴阴的看着何德庆,笑容倒渐渐轻松起来:“能寻的,也就二嫂子了,不过……”姜艳纷极其为难的拖长了声音。

    “快说!”何德庆急切道,姜艳纷十二万分难为的摊手道:“二嫂眼里只有黄白之物,寻她帮忙,得有银子,再说,你也知道,你也知道……我是庶出,从前在府里,她从来不正眼看我,也就是跟了你,她才肯正眼跟我说句话,这事,我若出面不一定能成,只怕得你亲自求一求二嫂才行。”

    “嗯,”何德庆捻着下巴,对姜艳纷的话显得很是满意,姜艳纷接着笑道:“我的意思呢,二嫂是大家出身,嫁的又是姜家,再怎么爱银子,这爱得也讲究得很,若是直接送银票子就落了下乘,不如……花个几百两银子买支上好的簪子送过去,你说呢?”

    何德庆连连点头,姜艳纷眯着眼睛笑语盈盈的接着道:“二嫂名叫盈兰,小名兰儿,她用的帕子首饰上,都有支小小的兰花儿,我这里有她的帕子,回头你拿了,买好簪子再让人镌上这支兰花儿,这才显得咱们用了心,你说呢?”

    “对对对!”何德庆抚掌赞成:“我告诉你,这女人就喜欢这个,就这样,我这就去马行街看看去!”

    “这天都黑了,要去也得明天不是。”姜艳纷忙笑道。

    何德庆花了四百两银子选了支簪子,让人照着姜艳纷给的帕子镌了兰花儿,刚镌好取回来,程老太太就打发人过来请姜艳纷和何德庆去赏雪说话。

    两人在姜府二门里下了车,姜艳纷斜了眼踌躇满志的何德庆低声道:“你等我的信儿。”何德庆忙应了,各人一往前一往后,各自进去。

    姜府请的人并不多,不过几家亲戚和平时来往频繁的几家世交。

    姜艳纷到的早,也不把自己当客,听赵氏的吩咐,忙前忙后忙到人都到齐落了座,这才稍稍舒了口气,不动声色的四下寻找苏氏。

    家里待客,苏氏的规矩,一向是侍候在程老太太身边,陪着应酬各家诰命夫人,旁的一向不肯理会的,可这会儿,程老太太和众诰命身边并不见苏氏,姜艳纷寻了没多大会儿,就在离程老太太不远的一处暖阁里看到了苏氏。

    暖阁是园子里除了程老太太她们那一处之外,看雪景最好的地方,暖阁里四五个年青媳妇儿或坐或躺,正热闹的说笑着,姜艳纷站在远处悄悄打量,坐在最上首的,是孙相公家嫡长媳万氏,旁边是忠勇伯府嫡长媳孙氏、李枢密家二媳妇戴氏,打横坐着的,是魏相公孙媳妇陶氏,姜艳纷掂量了下,这暖阁里的几位媳妇身份不是自己能应酬得起的,站着想了想,姜艳纷转身去寻赵氏和李丹若去了。

    暖阁里,万氏笑道:“丹若忙什么呢,好不容易得了这会儿空闲,她也不来陪咱们说说话儿。”

    “唉哟,她哪得空?别说你,就是我,等闲也见不着她。”苏氏甩了甩帕子,酸酸的笑道,万氏兴致十足的瞄着她,戴氏扫了她一眼笑道:“若姐儿从前在家脾气就好,那时候也是,家里宴客,老夫人们就拉着她陪说话,倒省了我们好些事儿。”

    “都说李家娘子教得好,真是一点不假,我们五奶奶这份好,满京城可数得上头一份,咱们哪,谁也比不上!”苏氏夸张的干笑道:“我们五奶奶还最会知恩图报,有什么好事儿头一个先想到娘家,二一个还是娘家,最难得不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榴绽朱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落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落花并收藏榴绽朱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