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榴绽朱门 > 第一三三章 欺负得起

第一三三章 欺负得起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八郎别急,前前后后得安置妥当,这事中间还有蹊跷,若姐儿辛苦辛苦,去查一查,都妥当了再动手。”程老太太也叫住姜彦英吩咐道,李丹若答应一声,屋里又沉寂下来,半晌,程老太太挥了挥手道:“都回去歇下吧,苏氏我亲自处置,八郎陪陪你二哥,若姐儿去忙吧。”

    众人退出,李丹若站在廊下想了想,先往外院厢房寻姜艳纷去了。

    姜艳纷迎着李丹若站起来,李丹若侧身在炕上坐了,示意姜艳纷坐下道:“你有话跟我说?”

    姜艳纷‘扑通’一声,直挺挺跪在了李丹若面前,将胡昆如何寻何德庆说项,何德庆如何贪念胡昆给的美人儿,如何威逼自己,自己无奈之下如何出的主意,今天又是如何借着苏氏娘家的话儿叫出苏氏,又是如何给何德庆送的信儿,说到给何德庆递了信儿,再往下,就摇头只说一无所知。

    李丹若沉默着从头听完,看着姜艳纷低声道:“何德庆是什么人你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后头会出什么事,你心里明白的很,苏氏为人虽说刻薄可恨,却不是糊涂混帐不能自制之人,你还有什么没说的?”

    姜艳纷拼命摇头,突然伏在地上连磕了几个头,抬起头泪流满面看着李丹若道:“五嫂,我真就知道这些,我一个妇道人家……我知道当初都是我犯贱,才出了那事,可苏氏她……她是我嫡亲的嫂子,她跟我说樊楼,说兵部小吏艾万里夫妻的风流事,说那些……男女之事,我那时一个姑娘家,她跟我这些事,还跟我说家里没人管我,说老太太眼里哪有我们这些庶女,说要嫁人只能靠自己,说何德庆怎么好姻缘,是我贱,我犯贱,我傻,五嫂,我一个姑娘家懂什么,她是我嫡亲的嫂子,是我嫂子……”

    姜艳纷伏下身子,低低的哀哭不已,一边哭一边诉:“我虽是庶出,从老太太到丫头婆子,哪个不爱惜不尊重?她是我嫂子,教我那些见不得人的东西,她若是个矜持尊重的,她说的,那些,能说出那些事?我恨自己,跟了姓何的畜生,做妾……五嫂,这些年,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熬过来的,我什么都做,他让我……我比窑子里的婊子还下贱,我……不是人,他不把我当人……五嫂,我是姜家的姑娘,不是窑子里的婊子,我有脸……我……我恨自己。”

    李丹若被她哭的满心凄凉,弯腰伸手拉起她,将帕子递给她道:“擦一擦,别哭了,都熬过去了,我还有话跟你说。”姜艳纷忙站起来,接过帕子擦了眼泪,乖巧的站在李丹若旁边,李丹若将刚才议下来对何德庆的处置说了,姜艳纷长舒口气道:“我听五嫂的,他作恶多端,留条命都是多的,他活该!”

    “也苦了你,”半晌,李丹若口齿含糊的低声道,姜艳纷迎着李丹若的目光,眼睛里却闪着亮光:“我知道五嫂的意思,心疼我从此守了活寡,五嫂不知道那是个什么样的畜生,跟从前的日子比,我才是真熬出头了。”

    李丹若‘嗯’了一声,低头想了想道:“过了年你得陪他回去一趟,何家那头要交待,这事只能你陪着回去,嗯,他一个病人就足够你路上操心了,几个孩子就留在府里,有孩子在,纵有什么事,何家也不敢怎么着你。”

    姜艳纷眼里泪光闪闪,曲膝跪下,一声不响的连磕了几个头,李丹若站起来,伸手拉起她,拍了拍她的手道:“从前的事,因因果果也难算清,也都过去了,你往后……守着孩子,多积福报,也别委屈了那几个没娘的孩子,你记着,种了因就会结出果,今天这事,何尝不是有因才有的果,我的话,你可听明白的?”

    “嗯,我都听明白了,我听五嫂的。”姜艳纷垂着头,恭敬答应道。

    胡昆也不知道这是第几十遍到何德庆院门口张望了,说好的今天肯定能个准信儿,这从一大早到一大晚了,别说人了,连院门也没开过!胡昆错着牙,低声骂个不停,也不知道在骂谁。

    李丹若从宫里出来,径直去了姜艳湖府上,姜艳树和胡昆的事,得和她商量才行。

    姜艳湖接了李丹若进来,进屋刚落了座,姜艳湖就挥手打发了众丫头婆子,看着李丹若急切的问道:“家里出什么事了?”李丹若垂着眼帘抿了口茶笑道:“什么出什么事了?”

    “你少给我打马虎眼儿!”姜艳湖顺手给李丹若的杯子添了茶:“昨儿好好的,怎么今天一大早苏氏就病了?她除了心眼不正,哪儿都好的不能再好了!她有什么好病的?我打发人去看,连院子也没进去,到底出什么事了?”

    李丹若用手指慢慢划着杯沿,停了好一会儿,才抬头看着姜艳湖道:“我来寻你要件要紧的事,先说了这件事,咱们再说闲话。”姜艳湖疑惑的看着李丹若,点了点头。

    “是二姐姐的事,您别急,二姐姐好好儿的,我是说,二姐姐和胡家的事。”李丹若一句话没说完,见姜艳湖眉头就要竖起,急忙解释了一句,见姜艳湖眉头落下,才接着道:“二姐姐这么不明不白在家住着……家里没人嫌弃她,她就是这么在姜家住一辈子,从老太太到默哥儿,绝没有一丝半点嫌弃的心,就是这事不能总这么不明不白的拖着。”

    “你这意思我明白,”姜艳湖摆了摆手,示意李丹若不用多解释:“是不能这么不明不白的住着,咱们倒没什么,还有胡家那头呢,我本打算过了年寻你商量这事,看样子,你既想到了,也是该好好商量商量。”

    李丹若舒了口气道:“胡昆整天在府门口晃悠,这也不是事,再说,狗急跳墙,人急了什么主意都能想出来,这胡昆也不知怎么搭上了何德庆,大姐姐也知道,这两个是一路货,昨儿,听六妹妹说,胡昆说要送几个美人儿给何德庆,求何德庆替他说项,好歹让他见二姐姐一面,这何德庆就晕了头,竟去求二嫂子帮忙……”李丹若的话嘎然而止,端起杯子,低头看着水面。

    姜艳湖先是怔了,片刻之后,眼睛渐渐睁大,突然抬手紧捂在嘴上,好半晌,才放下手,看着李丹若,口齿难张的含糊问道:“闹出丑事来了?”

    李丹若垂了垂头:“何德庆也病了,八弟看着他在自己院里养着,过了年六妹妹陪他回去,我怕六妹妹路上要照顾病人,再带着孩子顾不过来,和六妹妹说了,让她把孩子留在府里,让大嫂看着,好在,何家也有三个孙子了。”

    姜艳湖凝神听着,细细品着,一个字一个字掰着李丹若的话,屋里静寂了半刻钟,姜艳湖重重咽了口口水,看着李丹若哑声问道:“二郎……知道不知道?”

    “是二哥自己撞见的。”李丹若声音细平,简单的几个字里却透着酸苦寒气,姜艳湖抬手连连拍着额头:“这作的什么孽啊!二郎……这是苦上加苦,这算什么事!这都怪……”

    “谁也怪不着,”李丹若打断了姜艳湖的自责:“该来的躲不过,这事不提了,胡家的事,二姐姐和大姐姐说过没有?有什么打算?”

    “说过几回,你二姐姐那脾气,你也知道,软的提不起,想的又多,左不行右不好,照我的脾气,一个人就一个人,可她舍不下孩子,这和离,断没有带走孩子的理儿,若不离,让她回去,那胡昆,狗改不了吃屎!”姜艳湖说了句粗话:“你二姐姐这软脾气也改不了,往后,咱们还能天天打上门去?再说,她也不想再跟胡昆一处住着过日子。”

    “析产分居呢?”李丹若直截了当的建议道,姜艳湖怔了怔,李丹若接着道:“分居不离家,二姐姐在京城的那处陪嫁院子看看能不能再扩一扩,若不能,再买一处也不是大事,二姐姐带着两个孩子住到那里,二姐姐还是他胡家的媳妇儿,逢年过节带着孩子回去尽礼就是。”

    “那胡家?得胡家肯点这个头。”姜艳湖连连点头赞同道,李丹若挑了挑嘴角,冷笑中带着丝不屑低声道:“好好说是要好好说说,胡昆人品有亏,胡家也亏着礼亏着心,这孩子在他们胡家也学不好,他们若肯,往后哥儿大了,就跟着五郎习学,若咬死不肯,”李丹若眼中带着丝冷意:“胡家咱们还欺负得起,若糊涂不开眼,就打发胡昆做个千里外的外任去,连胡家大郎也一并打发出去,什么时候胡家肯了,什么时候再回京吧!”

    姜艳湖吸了口凉气,咳了两声笑了一声,又笑一声,连声笑个不停:“我就觉得你跟我对脾气,果不然,那成,就这么办,这事儿不用你出面,你在后头当菩萨,我和三郎先去寻他们胡家说话,既这么着,也不用等过了年,明儿我就去,麻麻利利年前办好这事,也好让你二姐姐带着孩子回去过年,还一样,这胡昆又挑出这么件恶心事,偏又说不得道不得,我非打他一顿不可!”

    “这随你。”李丹若笑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榴绽朱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落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落花并收藏榴绽朱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