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榴绽朱门 > 第五十二章 外忧

第五十二章 外忧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时间:212-12-2

    到六月十二,两家摆戏酒庆了满月礼,李丹若这场婚礼才算是全了礼节,隔天一早,程老夫人留李丹若吃了早饭,打发了众人,命金筀和碧玉搬了十来本厚帐册和一个紫檀木小匣子过来,摆榻几上,看着李丹若笑道:“这是明哥儿母亲留下嫁妆,我替他操心了这些年,从今儿起就交给你了。\[小说网\]”

    “太婆!”李丹若低声叫道,程老夫人拉着她坐下,指着那些东西笑道:“要论经营,你这个太婆不如那个太婆,这东西要是她手里,肯定比太婆手里多翻出不少利息来,太婆看了这些年,不过就是没亏进去罢了,你是个会理财,往后就交给你了,好好打理着,往后就当你自己嫁妆用,别给明哥儿糟蹋乱用了,这几本是总帐册,那匣子里头是库房和里头箱子钥匙,明哥儿母亲当年嫁妆册子库房里头放着,这些年明细帐册子外面帐房,我已经吩咐过了,让帐房一样样跟你细细交清楚,记着,一样样看着他们算好了,太婆年纪大了,这些年难免疏忽了些,正好,你也替太婆好好查一查,看有没有人敢欺太婆年迈不理事。”

    李丹若忙答应一声,也不再多推辞,又听程老夫人细细交待了半晌,才叫姚黄和脂红进来,抱上帐册子和匣子回去了。

    李丹若带着魏紫等人,专心核对了两天,就理清了这二十来年帐和那半库金银细软,晚上等姜彦明回来,将帐细细和他说了,姜彦明头枕着手,半躺榻上,半晌才声音低落道:“母亲……就剩这些嫁妆了……”李丹若怜惜看着他,姜彦明发了好一会儿呆,才低声道:“太婆交给你,你就管着吧,也不用跟我多说,我不耐烦这些银钱上事。”

    “嗯,这是母亲留给你,我跟帐房说过了,这一处收益只留着你用,往后你要用银子,只管从这帐上支出。”李丹若温和道,姜彦明扭头看着她笑道:“留给我不就是留给你?”李丹若笑着没说话,姜彦明直起身子,凑过去仔细看着李丹若笑道:“你放心,我都是你,咱们夫妻一体,没有比咱们再亲了,这银子全凭你处置,我要用银子,再从你手上讨就是。”

    “你外头点行首红伎漫撒出去银子,也好从我手里讨?”李丹若将姜彦明往外推了推,似笑非笑问道,姜彦明打着呵呵道:“那是会文,会文么,干坐着哪能写得出文章?”李丹若瞄着他没再往下说,只吩咐准备姚黄准备热水,顾自去净房沐浴了。

    六月中,原震武军节度使马鸣远以私吞军饷、贪墨不法治罪入了狱,忠通开国伯刘远承,也就是李丹若姑父,点了震武军节度使,李丹若看着邸抄,怔怔出了神,马鸣远滑不留手,家里又极富钱财,依附大皇子得了这震武军节度使一职,绝不是为了私吞军饷发财去,却私吞了军饷,贪墨不法……这罪只怕都是‘不法’两个字上,四月里查办了淮南西路转运使黄永忠,也是贪墨不法,直接问了斩,贪墨不法直接问了斩,本朝可不多,黄永忠是大皇子门人……

    李丹若一时想心里发紧,大爷如今是大皇子府上长史,也不知道做到什么个地步儿了,虽说大爷眼高手低没什么大本事,可是,自己和太婆这么看,谁知道大皇子怎么看?前儿三伯娘还想把五姐儿说给大皇子侧妃娘家兄弟,幸亏太婆拦住了,李府是这样,姜府是这样,这京城得有多少人家和大皇子牵扯不清?皇上若真是有别想法……太婆说皇上大事上常让人匪夷所思……到时候,这回要是也是个出人意料,那皇登基,能不能弹压得了大皇子?这京城得流多少血?

    李丹若烦躁揉着太阳穴,半晌才呼了口气,这事,得和程老夫人说说,听听她章程。

    隔天吃了早饭,李丹若到后园看着人摘了几枝荷花,寻了只土定瓶插好,命豆绿捧着,往正院过去。

    程老夫人正和几位年老嬷嬷抹牌取乐,见李丹若送来了瓶插荷花,连声赞好,几个老嬷嬷凑着趣,直热闹了好一阵子,李丹若站旁边侍候着茶水点心,程老夫人又抹了几回,散了众人,吩咐李丹若陪自己往后面小园子里散散步去。

    李丹若挽着程老夫人,一路赏着景说笑着,渐渐把话说到了姑父差遣上,程老夫人舒心笑道:“你姑父是个老实能干,也五十来岁人了,做了这震武军节度使,虽说偏远辛苦些,可立功容易,这个节度使又一向是连着两任,这十年做下来,立上几件大功不是难事,这么着,他家那爵位也就牢靠了,他可是闲了好些年了。”

    “可不是,马鸣远求任震武军节度使那会儿,姑爷和大伯也四处托了人想求这差遣,后来大伯说大皇子连荐了好几个人进去,看样子对这个节度使是势必得,就劝了姑父,说跟大皇子争要差使,就是鸡蛋碰石头,姑爷也就死了心,没想到,这马鸣远也没做多长时候,竟会私吞军饷,贪墨这点子银子,真让人想不明白。”李丹若顺势将话扯到了自己担忧上。

    程老夫人转头看着她笑道:“这马鸣远怎么不会私吞军饷?你大伯回来还说这些衙门里事?”

    “嗯,”李丹若先解释了程老夫人后一句话:“大伯也只跟太婆说,朝廷和衙门里但凡有什么大事,大伯都会跟太婆说,寻太婆商量好了再定主意,太婆还爱看邸抄,看可仔细了,好多事情,太婆比大伯看明白得多,我都是跟着太婆听来学来,那马鸣远为人圆滑非常,又是商家出身,家财极富,一向用银子通路,他荆湖北路任上时,境内陵江崩堤,他召集境内富户募捐,自己先拿了一多半出来,做官这些年,贪财这一条从没听说过,如今他投到大皇子门下,好不容易求了这一军节度使差遣,怎么会为了这么点军饷坏了差使?”

    程老夫人怔怔看着李丹若惊讶道:“这朝廷事,你和你太婆还理会这个?我平时里倒不大理会这些,你说这马鸣远案子里有蹊跷?”

    “嗯,”李丹若暗暗叹了口气应道:“这案子也算不上蹊跷,不法必是有,我是觉得,”李丹若顿了顿,一时真有些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停了片刻,才接着说道:“四月里淮南西路转运使黄永忠,也是贪墨不法,直接问了斩,黄永忠是大皇子门人,我是觉得,今上身子,这两年一直时好时坏,再说也这个年纪了,看这个样子,我是怕大皇子……太婆说过,今上逢大事常让人匪夷所思,我就怕……”

    “你是怕大皇子落了空?”程老夫人反应并不慢,立时接口道,李丹若忙连连点头,程老夫人拄着拐杖站住,出了半天神,才看着李丹若叹气道:“你说理儿,可咱们也管不了那许多,一来咱们府上跟大皇子牵连也少,二来,跟大皇子府有牵连,也不是咱们一家,这满京城,谁不想跟大皇子府攀上哪怕一丝半点关连?”

    李丹若叹了口气点了点头,程老夫人缓步往前走着道:“我知道你担心宏哥儿做长史这事,可这事,太婆当初也是打心眼里不赞成,思量了好几个晚上,到底没说什么,宏哥儿随他母亲,从小是个要强,偏读书什么,都不出彩,考了好些年,连个举人也没中上,大前年赶着皇上寿,总算求了个恩荫,又一直高不成低不就,求不到合适差遣,得了大皇子府长史这差使,高兴什么似,你说,不让他领这差遣,这话太婆真是难说出口,再说,说了,他也未必听,唉,家家有本难念经,李家,一个二字梗你太婆心里几十年,咱们家吧,唉,不说了不说了,若姐儿放心吧,这一人一家一姓命,都是上天注定,咱们只不做亏心事,没事,往后这朝廷什么外头事,你也不用多管,男人不能插手后宅,咱们女人,也不好多管这外头事。”

    李丹若忙曲膝郑重答应了,也不敢再多说,只扶着程老夫人,说着花啊草,又逛了一圈才回到上房。

    侍候程老夫人用了午饭,又陪着说了一会儿话,李丹若才回到自己院里,捧着杯茶坐榻上,看着窗外发呆,男主外,女主内……话是这么说,可凡涉夺嫡,都是灭顶之灾,这就不是内与外事,这件事,晚上等五郎回来,还是得跟他好好说一说,也许他能有什么法子也说不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榴绽朱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落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落花并收藏榴绽朱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