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鬼蛊师 > 学艺

学艺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哥哥……你为什么要留小二一个人这里……呜……大家都不了,小二也不想活了……”穿着麻布短衫男童跪一个小土包前面,抽抽噎噎哭得十分凄惨,泪水不停地下落,地上砸出个小水洼,还有绵延不绝之势。

    “不许哭!男子汉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子?”一个有些嘶哑男声男童身后响起,带着一丝不耐。

    “可是……小二很难过!”男童举起小手用力抹脸,哭得狠了还打起嗝儿来。

    “再哭他也不会活过来,有这时间不如好好学成我教你东西,为他报仇雪恨是正经。”嘶哑男声又起。

    “当……当然!”男童像是想透了什么,一下子爬起来,大声说道,“我哭这么一次,就再也不来了,等我报了仇,才要提着仇人头颅祭拜哥哥!”

    “很好,这才像我花绝地徒弟!”有一双干瘦手摸上男童头,“从今日起,你便跟我姓,叫‘花残’,为师自当倾囊相授,待你长大了,就亲手杀了花绝天和他徒弟,让他那一脉彻底断根!”声音平缓下来,“你要记得,虽说那花绝天与为师曾是同门,可绝无半点同门情谊,他与他那徒儿皆是阴狠毒辣之辈,不仅杀了你母亲兄长,还将你母亲遗体夺走,若是不能毁他满门,取回你母亲遗体安葬,你便是不忠不孝不义之徒、该遭五雷轰顶之劫!”

    “徒儿明白。”男童小脸上流露一抹坚毅之色,“我花残此发誓,不报母仇,誓不为人!轮回无路,万劫加身!”

    极北之地有座千仞高峰,峰顶常年落雪,终年不化,气候极其寒冷。

    山巅宽阔空地之上,横凸而出巨岩之下,有几间连一处木屋,屋外积了足有尺厚大雪,雪地中央有块青石,石上盘膝坐着个稚龄小儿,双掌上下相合,神色肃穆。

    大雪依然纷落不停,这稚童头发已是一片茫茫白色,可座下青石却是干干,不见半分雪迹。良久,稚童身上开始有热气氤氲而起,头发上白雪一点点消失化雾,待水痕全无之时,稚童一把抓起身旁长剑,抖手挥出绵延剑势,时而如风如烟,时而如浪如涛。

    约莫运剑半个时辰,也不知将招式行了多少遍,稚童才停下来,抱元守一,再次任凭大雪压身,直至化为雪人。

    “啪啪啪!”

    有击掌声从后面木屋中传来,跟着走出个身材魁梧男人,自右眉到左颊有一道深可见骨疤痕,此疤长而细,像是被什么锋锐利器用力划出,破了这男人一张英武阳刚俊容。

    “花戮,耍得不错。”此人正是花绝天,他抱臂斜靠门外墙上,穿只是一件薄衫,面色红润,似乎全然感觉不到寒冷。

    “内力只能勉强做一次循环,还远远不够。”而这被称为“花戮”稚童,便是才脱死劫、如今孑然一身小世子,他睁开眼,眼珠墨如点漆,内蕴神光,可见武艺略有小成,“第三式再练一次就能融会贯通,日落前教我第四式。”

    “你现学算个什么内力,不过给你打点底子罢了。”花绝天嘴角一抽笑两声,转身朝边上木屋走去,“跟我来。”

    花戮把剑插回鞘里,一纵身跳下青石,抬步跟了过去。

    花绝天进木屋是个没人住地方,里面供着张艳美女人画像,前面摆着个铜铸香炉,炉里点着几根香。

    “跪下。”花绝天冲花戮说着。

    花戮扫一眼地上蒲团,直挺挺跪下去。

    却听花绝天又道:“我这个门派,原本叫做‘凤隐门’,这画上女子便是本门开山之祖,有三样了不起本事。一是有几本绝强内力法门,每一本练成之后,都有极其恐怖力量;二是以毒术为主偏门,但凡旁门左道之事无所不包;三是剑法,威霸刚猛,虽只有四十九式,但只要能融会贯通,便足以纵横江湖。”

    他顿一顿,续道:“到我这一代,师父只收了两个孤儿做弟子,一个是我,另一个是我师弟花绝地,以内力为基础,我学剑,他学毒。然而多年前因我二人意见不合,凤隐门被分作两派,一个是他‘绝心谷’,一个是我‘绝情门’。你母亲琴抱蔓与我师弟素有嫌隙,一月前我得知他去你家作乱,赶之不及,你母亲兄弟遭毒手,连你母亲尸体都被他抢了去,而你弟弟虽然被我带回,可是已经药石无灵,我便把他尸体丢这崖下,权作天葬。”

    花戮安静听完,墨黑眼直直看入花绝天眼底:“所以,花绝地就是我仇人。我会杀了他。”

    “是是是,反正我跟他不合,杀不杀随便你。”花绝天挪开眼,再笑几声转移了话题,“如今你已经学得了为基础前三式,该做下一步打算了。就不知道你是想先选了内功法门修行,还是先练熟剩下四十六式?”

    花戮毫不犹豫:“内功。”

    花绝天一愣,旋即带点玩味地笑了:“我以为你会先学剑。”身为一个用剑高手,对有相似气息人当然有所感应,这个花戮年纪虽小却剑不离身,分明就是个剑痴。

    “再好招式,若是没有内力做辅,想必也没有多大用处。”花戮语气平淡,“我喜欢剑,但喜欢能报仇实力。”

    “那便依你所言。”花绝天点头,随即戏谑道,“你可真不像三岁孩童。”

    花戮瞥他一眼待他笑完,才说:“请师父教导。”

    花绝天慢慢收敛了笑容,两个手掌把香炉抱住,左旋右旋做了几次,便听到“咔吧”一声脆响,那香案之上竟然豁开个口子,原来竟是个暗格。

    花绝天把手伸进去,又扒开几块木板之类东西,从里面摸出三四个壳子古朴册子,都是薄薄,没什么分量样子。然后他将这几本册子一抹,顺次摊开桌上,再冲花戮招一下手:“你过来。”

    花戮依言走去,足跟一顿,就站到桌旁椅子上,低头俯视。

    王府中时,琴抱蔓每日都会抽些时间出来教这一对双生子写字读书,而这个世界与从前世界中字体也没有太多不同,因而他是认得字。

    所以他看得很清楚,那几本册子上方小篆究竟是什么。

    一本《梵天诀》,一本《擒龙**》,一本《九转留心录》,一本《柳絮舞》。

    花戮看着,先把《柳絮舞》拿起来翻了两页——果然与名相符,里面是女子妖娆起舞姿态,于是随手扔到一边,再拿起《擒龙**》,里面绘着人形均有鹰爪,又扔到一边,剩下就只有《梵天诀》和《九转留心录》了。

    花绝天看花戮左手《梵天诀》右手《九转留心录》翻开了不断比较,笑了笑说:“我可不会给你任何提点,自己选择修习功法,我们凤隐后人都是如此。”

    他话音刚落,花戮已然丢开其中一本,将余下那本递到他眼前。

    花戮垂目一看,是《梵天诀》,面上不禁流露出一丝古怪神色:“眼光不错,这本是进境、亦是为刚猛法门,你自行修习,我学是《九转留心录》,教不得你,若有行功方面窒碍,再来问我罢。”

    “好。”花戮一点头,转手将秘籍放入怀中,“我去修习了。”

    群峦叠翠,这山与山连绵环成一个圈,围住个白烟浩渺山谷,谷里有花木攀援、藤蔓交错,毒虫蛇蚁无数。是个人迹罕至地方。

    山谷内密林之外有几间竹屋,屋外搭了几个架子,架上放着好些簸箕,簸箕里盛着许多晒干了草药,却并不是平常颜色,或红或紫,颇有些诡异。

    个子瘦高灰衣男人一手托着个陶罐,另一手拿着根细长木棍里面轻轻拨弄,一遍一遍毫不厌倦。

    身后竹门“吱呀”一响,探出个粉嫩小娃脑袋来,他大眼滴溜溜一转,脆声唤道:“师父!师父!那篇《毒经》已经念完了!”

    灰衣人听了回头,就见那小娃很跑到面前,小脸红红眼睛亮亮,像是等待夸奖一般。

    面上蜈蚣伤疤抽动一下,灰衣人做出个难看笑容来:“做得不错,下午还要再学《蛇道》。”

    “师父要给小残儿亲自授课吗?”小娃很高兴地问道。

    “该你自己记诵。”灰衣人一摇头,见小娃面露沮丧,又道,“若是你能申时前记下《蛇道》中所有蛇类,我便捉一些实物给你看看,如何?”

    果然小娃喜笑颜开:“好啊好啊小残儿这就去记,师父你可不要耍赖皮!”话一说完,立刻转身朝屋里跑去,不一会就从那边传来朗朗书声,读得好不开心!

    灰衣人小娃进了门以后,盯着那半敞竹门,目光一下子变得阴森——

    琴抱蔓……琴抱蔓……

    你看到了么,你用性命护着儿子,如今已然是我爱徒,只待他长大,我便要让你两个儿子兄弟相残、奸夫生死难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剑鬼蛊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衣落成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衣落成火并收藏剑鬼蛊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