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鬼蛊师 > 骨灰

骨灰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不过只是个用粗木搭成房屋,与旁边青竹所筑清幽之所大不相同,光泽暗淡,还有一些菌类软趴趴地长屋脚,黑漆漆很污浊样子。

    内里却是要干净许多,从摆设看来,有些像神龛,也有些像灵堂。

    勘好墙面有个四四方方凹槽,凹槽里贴了张画,画上绘着一条盘一起巨蛇,头上还有蝎子倒钩起尾刺,张牙舞爪十分狰狞。

    这画前面,有一个香炉,里面香灰是满,却没有香支插上,看起来颇有些奇怪。

    屋子里一个人也没有,非常安静——此时才刚到寅时,鸡鸣未起,天色也仍是有些发黑。

    可这屋子门却开了。

    “吱呀”一声,说不上有多么大动静,可这清晨还是显得略响了些,让睡梦中人朦朦胧胧翻了个身。

    一个灰衣人走了进来,同时风也灌了进来。

    灰衣人身材干瘦,宽大衣袖晨风中猎猎地飞舞,整个人仿若将要乘风而去般,恍恍惚惚。

    他掩上门,慢慢走到“神龛”前面,手指抚上香炉外沿,轻轻地摩挲着,半边清秀半边丑陋脸上,倏然出现了某种类似于陶醉神情。

    “喈喈喈喈……”他就这样笑着,喉咙里咔咔作响。

    渐渐地,他手指动作越来越,终于忍不住将香炉整个抱起,凑到鼻下狠狠地嗅,然后异常满足地又放了回去。

    跟着,他将手指伸入香炉,蘸了些香灰放到口中,反反复复不停地用舌尖舔舐沾了香灰手指,满脸享受。

    良久,他似乎终于舒坦了,手指随意衣襟上擦了擦,转身飘然离去。他几个起纵来到山脚,身形一晃飞掠而上,不多时,便消失崖顶去了。

    那灰色影子消失刹那,旁边竹屋里竹榻上躺着白衣少年坐起身子,眸光尚有些昏暗晨光中,隐隐闪烁着不定光。

    这时候,紫色虫子不知从哪个角落钻出来,绕着少年转了几圈,就停少年探出细白手指上。

    虫子发出极低鸣叫,很有韵律感觉,少年神色淡然,听着听着皱起了眉头,翻身下床。

    与此同时,屋里另一张床上青年也坐了起来。

    “主人。”清雅男声响起,打破了这一室沉寂,“发生什么事了么?”

    “没什么,有点事情需要确认罢了。”花残声音里没什么情绪,却让顾澄晚听出了一些隐藏极深压抑情感。所以,顾澄晚不再开口说话。

    花残袖子里,一条白线陡然射出,簌簌地窜到外面去了。

    过了一会,银练蛇归来,居然是翘着尾巴。

    花残赶忙坐到桌面,拿出一张干净纸摊开了,银练蛇极地游过去,尾巴纸上扫了几扫,那纸上就出现一些细细灰尘一样东西,洁白纸面上尤为显眼。

    花残抬手将银练蛇收回袖子里,自己则转身旁边箱子里取出个一寸左右高矮瓷瓶,另外取菜叶蘸取一些瓶中液体,轻轻地滴纸面灰尘上。然后静静地等待。

    顾澄晚心中疑惑,也跟着凑了上来。

    不到两息时间,那灰尘倏然变成黑色。

    花残面色顿时一暗,手臂一扫,就将桌上东西全挥到地上,摔了个粉碎!

    “呵……真是让人作呕啊……花绝地!”良久,花残才似乎平静下来,他一只手抚住额头,语气极为柔和,却含着森寒毒意,听得顾澄晚一阵毛骨悚然。

    “主人……”顾澄晚迟疑地开口,他不知道这个时候是否应该表达一下自己关心——就他第一次看到这个心机深沉少年失控时候。

    他很疑惑,到底那只蛊虫,带给了这少年什么样消息,能如此撼动这个自己原本以为已经毫无空隙少年情绪若此。

    一袖子打翻了桌子以后花残,恢复了之前顾澄晚熟悉总是似笑非笑、却又很是冷静样子。他端起桌上杯子喝了口水,缓缓说道:“阿澄,我对你说过罢,当年我与兄长亲眼见到母亲被花绝地师兄弟杀害事情。”

    这只是打开话头,并不是想要得到什么回答,于是顾澄晚没有多嘴,而花残也继续说了下去:“母亲尸体,被花绝地烧成了灰烬,然而当时我晕了过去,便不知母亲遗骨去向,花绝地对我母如此……哪怕母亲逝去,想必他也不会放过。”

    “我乖巧这些年,除了报仇以外,还有念想便是找到母亲遗骨,入土为安。”说着他手指轻轻击打桌面,声音愈见轻柔,目光落到地上那打破了瓷瓶上面,“这瓶子里药物,便是以我血炼制而成、为测与我亲缘深厚母亲遗骨所作。”

    想起那药物滴落那灰尘上时明显变化,顾澄晚心中明了:“那银练带来……就是‘那一位’遗骨么?”不知其名不好称呼,便以“那一位”代之,以示尊敬。

    花残“哼”一声,就是默认了:“将我母遗骨安放香炉之中,倒也是个掩人耳目好方法,只是……”说到这里,他手指一捏紧,指间茶杯应声而破,“一早还想着让他多活几日,可如今他居然敢做出那种龌龊事,我是绝不能再放任下去了!”

    顾澄晚看着花残满脸阴冷,不禁打了个寒颤,小声又附和了几句之后,便走出门将尚有湿气毒草摊开来,预备做活去了。

    自这时之后,花残渐渐发生了一些缓慢却奇异变化。他依旧每晚去旁边房间泡那花绝地给他药浴,身量生长越发迟缓起来,到了六尺出头样子,就再没有什么变化。少年本来雌雄莫辩,浸了药浴日子越长,肌肤就越是细腻白皙起来,而花残仿佛也是刻意为之,身段日渐柔软,眉眼长得开了,面容也褪去了稚气,变得十分柔和,有时仅是微微一笑,便让人觉着暖意满融,有如春风拂面一般。

    再过久一些,花残声音也是低醇清和,并非尖细,却也近似温婉女子,平和安宁,就像一夜之间褪去了燥气,如此熨帖起来。

    一个人气息,怎能短短时间发生如此大变化?!随着细微变化一日日叠加,花绝地看向花残目光也慢慢出现了极大变化,有时深邃有时仇恨,多,却是一种极强贪婪与执着,他脾气也愈发不好起来,后来是如同要择人而噬——可花残却仿佛懵然不知,兀自对花绝地百依百顺,偶尔眼波一扫,柔光辗转。

    顾澄晚冷眼旁观,很多时候,他看向花残时神志恍惚,竟好像见着他身后出现青衣女子朦胧影子,再一定睛,又看不到了。

    而后过了许久,顾澄晚方才从花残口中得知那一日蛊虫究竟看到了些什么,而这个时候,花残喉结小小身子纤瘦,一头乌丝直垂而下,除却没有女子胸前饱满,一颦一笑莫不是娇俏可人,宛若妙龄女子。

    听得花绝地所作所为,又眼见花残数月之间变作如此,顾澄晚心中满是骇然:“疯子……都是疯子!”

    是了,都是疯子,只看谁疯一些,谁便赢了。

    月出当空,天上几乎没有星子点缀,就连那弯弯弦月,也仿佛被什么东西遮蔽住,变得模糊暗淡起来。

    屋子正中有个方桌,左边斜斜倚着个长发委地秀美少年,他一手支颊,嘴角带着一丝轻柔浅笑,另一手平着摊桌上,手腕皓白,看过去仿佛晕了一层珍珠光泽,十分诱人。

    “阿澄,你准备好了么。”少年缓声说了句,有一点慵懒意味,多则是春日般温暖宁和。

    “是,主人。”坐他对面青年长相清俊,有浓浓书卷气,面色很白净,只是嘴唇是淡黑色泽,与常人有微末不同。

    此时他手里正捏着一把金色小刀,刀尖上锐光闪烁。

    “那就开始罢。”花残轻笑。

    “是。”顾澄晚得令,用小刀划开自己手腕,又用极速度花残手腕同一处开了道口子,将自己伤处与之相接……于是漆黑血渗出,慢慢浸入花残鲜红血里,慢慢混一起……

    这做法固然令顾澄晚耗费大量毒血,可花残也不见得轻松。虽说神情上看不出,可那额角滑落汗珠可骗不了旁人,还有那轻颤嘴唇、以及逐渐苍白脸。

    约莫一刻过后,顾澄晚挪开手腕,舌尖自己伤处舔了舔,那里就迅速愈合,连痕迹也无,而花残是不喜欢被人触碰,他便赶去箱子里拿了药为花残撒上去——这样只要过得一夜,也就看不出了。

    做完这些,花残揉了揉额角,转身躺到床上,柔声道:“再做几次,我就能百毒不侵,阿澄,接下来还要辛苦你了。”

    顾澄晚一掌关上窗子,低声回应:“这是属下应该做。”

    三日后,花残丢出银练蛇,让它给自家兄长带了封信去:

    “我哥哥,近日要做些事情,你趁早下山去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剑鬼蛊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衣落成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衣落成火并收藏剑鬼蛊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