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鬼蛊师 > 酒肆

酒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鸡啼后,晨光正好,明媚光线透过窗棂洒了进来,地面投下几块微白光晕。

    外面房门被人叩了好几声,宁谧清晨尤为明晰,跟着就有少年轻柔声线响起:“阿澄么,进来罢。”

    房门应声而开,走进来青年身姿挺拔,面色苍白,嘴唇上泛着一点淡淡暗色,却是俊秀非常。

    “主人,按您吩咐,属下借到盘缠回来了。”青年手里拎着个棉布包起大大包袱,进门后随手搁桌上,发出“砰”一声脆响——那包袱里东西,分量看来不轻。

    “阿澄辛苦。”半倚床头少年微微勾起唇角,玉白肌肤映着浅浅莹光,姿容秀丽宛若女子,又比之多几分清逸之气,让人见之忘俗。

    “阿狄也差不多能走路了,我们行程耗了太久,现就收拾行李准备上路吧。”他轻声细语,眼波一瞟,就飘到了旁边竹榻上上坐着青年身上。

    这青年面貌清秀,容色只能说是寻常,可周身气息却是平平淡淡,给人一种异样安宁感:“主人可有要我去做之事?”

    “你身子不痛了?”少年偏头轻笑,“化蛊不过三五日,该是难熬时候。”

    “还撑得住,若不能早些为主人办事,属下于心不安。”方狄嘴角动了动,像是想要笑一下,却又因为什么难以忍受感觉而生生止住似,“能动就行。”

    “既然阿狄这般心诚,就拿着阿澄‘借’来钱财备辆马车回来罢,这一路走来,你们家少爷我身子虚弱,也早受不住了。”少年懒懒打了个呵欠,又揉一揉额角,看起来当真疲乏得很。

    “属下这就去办。”方狄一拱手,就要出去。

    之前进门青年,顾澄晚也躬躬身,从善如流地改了称呼:“既然少爷要乘马车赶路,属下也该去采买一些适用之物。”

    “嗯,去吧。”花蚕缓缓下滑躺倒了,侧过身子,摆摆手让两人下去,“可别去太久,不然‘借主’寻来,就又要生一些事端了。”

    “是,少爷。”方狄、顾澄晚齐声应道。

    几根粗木藤条搭成了能挡风屋子,几块厚重布匹分开来张屋子两侧,作成了能遮风尘篷子,屋门大敞,露出里面好几张桌椅条凳,外边墙上斜斜里扯出个破旧旗子,上书“酒肆”二字。

    这屋子十来丈就是座直耸入云高山,山前辟有大路,径直通往山上。

    此时正是午间时分,几个大汉酒肆里敞开了大吃大喝,或腰身上插着剑,或脊背上负着大刀,一看便是江湖中人。

    有几个行脚挑夫酒肆外蹲着吃肉,离那些个江湖人远远,唯恐招惹了那几位大爷,惹出什么事来。

    有穿着桃色对襟小袄艳丽女子蝴蝶一般地桌子间穿梭,手里拎着十斤酒坛、臂弯里还搁着盛满了熟肉大托盘,跟她那娇小身子极不相配。

    汉子们聚一处喧闹得厉害,女子酒肉上齐,就走出门来,又给那些个挑夫们上了茶,再看看天色,寻思着做点什么事去。

    前头大道很静,偶尔跑过一只跳脚麻雀,倒没什么别动静。

    这时候,远远穿来马蹄声音,带着车轮“嘎吱嘎吱”摇晃响动。

    女子一手挡住正午强烈光线,探头朝那处看去,正见着个双辕马车缓缓行来。

    那是个能容纳五六人宽敞马车,前面一根横木拦着,拴着匹毛色如雪高头大马,车身很是精致,两边车窗都是由工匠巧手雕成,外面还罩着一层锦布帷幔,车子行进时随风飘动,十分美丽。

    驾车是个约莫二十岁左右青年,相貌清秀,举止从容不疾不徐,隔那么远距离看到酒肆旗子,就喝止了白马,让马车停了下来。

    就连驾车人也有如此气度,足见车中人不凡了。

    青年一翻身跳了下来,站车边恭敬地拉开车前厚布帘子,低声说道:“少爷,歇脚地方到了。”

    话音刚落,车里就走下另一个青年,这青年身上带着些书卷气,容貌也很是清俊,端端是个读书人模样,之前那青年退后一步让出路来,清俊青年整个也站车前,却是调转头,将手臂伸出,像是等待着什么。

    下一刻,就有只细白手搭那稳稳举着手臂上,然后,一个挽着乌发穿着白衣披着紫色狐皮大氅瘦弱身影慢慢挪了下来。

    “少爷,请当心。”清俊青年声音醇和,可从他这说话语气听来,竟只是个侍从身份。

    “嗯。”这位少爷语声轻柔,动作优雅有礼,但似乎也有些腼腆,即使是下了车,也是垂着头,头脸都被围紫色绒毛中,让人一时看不太真切。

    之前赶车青年见少爷下了车,就立刻拉过马,将它连同车子栓到旁边,而那清俊青年则护着他家少爷,缓缓地走进了酒肆之中。

    “老板娘,要一壶茶、一些茶点。”擦肩而过时,清俊青年对酒肆主人这般吩咐道。

    迎来送往、见识许多客人老板娘自然也不会就这样被吓住,她掩唇娇笑一声,随即身子一拧,就轻盈地闪入后堂准备去了:“那就请几位客人稍等片刻,怀玉这就去准备了~”

    这位少爷到来并没有影响酒肆里面气氛,那些江湖人兀自喝酒吃肉,没对他们投入多少注意,有人高谈阔论,说得是口沫横飞。

    反而是这少爷颇有兴趣似,一面等着吃食,一面略偏着头,侧耳倾听。

    “哥儿几个还记得吧?就一年多以前那个杀了祁山派长老‘剑鬼’……听说啊,近几个地方有好些个武林人士被杀,都是一剑毙命,喉咙那里被人割开,血淌了一地,啧啧,惨得很哪!”被围正中大汉一只脚踏条凳上,手里抱着个酒坛子,时不时灌两口,喝得满面通红,“那招数,跟‘剑鬼’简直一模一样!”

    “你说一样就一样?你见过那个什么‘剑鬼’么,就敢这里说大话!”另一个喝多了拍腿大笑,醉眼朦胧地打着酒嗝,“要我说,指不定是哪个杀手啊大盗,想做几笔不要钱买卖,就顺手要了他们性命!”他大手一挥,喷出两口酒气,“这江湖上本来就纷纷扰扰事情多,你大惊小怪做什么?胆子小就回家抱着老婆哭去,别这里丢人现眼!”

    “我怎么就不能说了?”之前那大汉不服气,“我和你说,‘剑鬼’和游长老比武时候,我可是也现场,那‘剑鬼’身法啊,简直就跟真鬼魅一样!本来游长老还能应付,可后来不知怎么,‘剑鬼’身子这么一动,就从后面把游长老给刺死了!那速度得……嘿,我到今儿个想起来啊,还嗓子里直冒寒气哪!”

    “我说你弱你还不信,要我说,就是‘剑鬼’站面前,我们也该冲上去跟他过两招才对,哪能就这么被吓到?”这个汉子哼笑道,“你说这么多,还不都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怕死怕血,那都不是好汉!”他重重往桌子上面一拍,直震得酒坛一蹦,“还有那个游春慕,是什么祁山派长老……对吧?还打不过个初出茅庐小子,我看哪,那也是个徒有虚名之辈!”说着说着酒劲上涌,整个人就都兴奋起来,“如果是我,肯定刷刷两刀……”他把背后大刀抽出来挥舞两下,“一下子就把那个什么‘剑鬼’砍成两半,才不像那什么游春慕,丢了他们门派脸……”

    “是谁这里对逝者不敬?我祁山派事情,还轮不到你这指指点点!”

    正几个大汉借酒装疯、大放厥词之际,门外突然就响起个清脆明亮女声,带着蓬勃怒意,直直闯了进来。

    跟着众人眼前一亮,就看见个鹅黄衫子少女用轻身法掠了进来,俏生生站定,只是柳眉倒竖,美目中几乎要喷出火来。

    “嗬,哪里来小妞,可真是俊得很哪!”那个口不择言,醉汉嘿嘿一笑,踉踉跄跄走过去就要去抓少女手,“点过来,陪本大爷喝两杯!”

    少女脸上红彤彤赤霞一片,怒不可遏,手指把到腰间剑柄上就要拔剑,她后面已经有人打了块石头进来,正中醉汉额头,狠狠地敲出个红印来。

    “谁?是谁敢打本大爷?!”醉汉一甩头,粗声大喝起来。

    “祁山派祈字辈大弟子贺祈言。”清朗男声伴着个蓝衣青年身影传入,“各位请了。”这青年剑眉星目,腰悬长剑,英气勃勃,且目运神光,看得出是个武艺极好之人。

    “大师兄,他们对游长老不敬,还此调戏于我!”少女一见师兄到来,立刻走了过去,拉住师兄一只袖子说道,“这等恶人,定要好生惩治才对!”

    “师兄省得。”贺祈言轻轻把袖子拉住,安抚自家师妹一句,便转身冲那醉汉一抱拳,“既是如此,这位兄台还请不吝赐教。”

    “打就打,文绉绉说什么废话!”醉汉大眼一睁,拔刀就砍,贺祈言见状也拔出剑来,沉心就要给他个教训。

    这当时,里屋门帘被掀开,艳丽老板娘妙目流盼,见了这剑弩拔张场景,一个闪身就钻到两人中间。先是用手里酒坛抵住了醉汉大刀,又伸出手柔柔抚上贺祈言胸膛,逼着这名门子弟后退几步,一下子化开了局面。

    “两位客人有话好说,若真要打,也别小店里动手。”老板娘娇声巧笑,“怀玉先夫早亡,好不容易做了这个营生糊口,客人们打起来坏了店里东西,也没个当家人帮衬着,怀玉可就难办了。”

    醉汉嘟哝几句,却被老板娘连推带搡摁到座位上:“爷儿给怀玉个面子,怀玉请你喝酒。”她把手里酒坛塞给那醉汉,好言好语哄着。

    另一边,贺祈言微微皱眉站那里,还想要说些什么,却听见后面有人说话,才把注意力移了过去。

    “这位公子如果不介意话,与下同桌如何?”

    柔软澄净少年声线,让人实不好不理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剑鬼蛊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衣落成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衣落成火并收藏剑鬼蛊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