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鬼蛊师 > 竞标

竞标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咚咚咚咚咚咚咚——”

    激昂鼓点急促地响起,仿佛要将人心都震得跳出胸腔来!

    笼水中船上轻纱倏然飘起,一刹那便露出了那台上两排粗木大鼓,红漆白面,绷得紧紧。

    只见一彩衣女子身若轻蝶,鼓丛中不断穿梭,时而高扬鼓槌奋力敲击,鼓声暴烈奔放,如万马奔腾,时而素手低回,把那鼓打得恰似流水过涧,细致缠绵。

    她一边击鼓一边舞,足尖旋转,转眸而笑时,雪白鹅蛋脸上映出两个小小梨涡,醉人甜美。

    “啊!是鼓儿姑娘!”

    “鼓儿姑娘看这边!”

    “鼓儿姑娘真是太漂亮啦!”

    这女子刚现出面容,岸边就传来看客们情不自禁喧哗声,似乎要将河面掀起波浪般,一阵高过一阵。

    被称为“鼓儿”姑娘像是受到了鼓励,舞得急,又是一连串细密鼓点之后,方才一个翻身,俏生生落台子中央,两个鼓槌交叉搁肩上,款款行了个礼:“今夜灯好月好,客人们也要喝好玩好,鼓儿这厢有礼,祝愿各位都寻到可心姑娘,过个活洞房良宵!”她声如黄莺,脆生生领了个好开场。

    人群里顿时掌声如雷,与此同时,上书“红鼓”二字花灯也徐徐升高了几尺,颇有些鹤立鸡群味道。

    花蚕画舫里,半靠花戮身上看得十分欢喜,到后来兴味处,竟是不顾体弱、自己直起身子朝外瞧过去,几乎连头都探出船外去了。

    “这位鼓儿姑娘真是太厉害了!”楚澜巴掌拍得“啪啪”作响,满脸兴奋,他离谱地半个人都伸出窗外,然后就着这种颤颤巍巍危险姿势回头冲花蚕灿烂地笑,“小蚕,我说得没错吧?真很精彩!”

    “嗯!”花蚕听到了,看着他重重点头,平日里略微偏白脸颊也因着激动情绪而有了些血色,衬着他秀丽眉眼,显得尤为动人。

    这时竹玉旁解释道:“此女名为‘红鼓’,是烟雨楼顶级姑娘——十二乐姬之一,一手鼓技无人能出其右,没想到这回是让她出来开场,看来,今儿个晚上要有贵客登门。”

    花蚕闻言,朝另一边与林沐晴对坐而饮楚辞看过去,竹玉自然也瞧见他视线所及,于是笑道:“我们楚家主立身持正,素来洁身自好,烟雨楼妈妈也是知道,因而‘楚辞虽贵,然一毛不拔也’。”说着扇柄打掌上,“不说他了,此时又出来一位乐姬,喏,是瑶琴姑娘。”

    花蚕抬头一看,果然又有个蒙着白纱女子自竹筏上袅袅娜娜地行来,她怀里抱着一张古琴,台中席地而坐,后将古琴搁膝上,一抬手“铮铮”几声,竟不是柔婉曲调,而隐有金戈杀伐之意。

    闭目听了一会,花蚕抿唇笑了笑,转身扯了扯花戮袖子,悄声道:“哥哥,我们去外面看罢?”

    “外面喧杂得很,小公子仍是要出去么?”那边楚辞留意到花蚕举动,朝这边看过来,“待会场面热闹起来,怕是会有些不妥之事,污了小公子眼。”

    “不碍事,有哥哥陪着。”花蚕攒住花戮袖子手紧了些,点一点头,略带腼腆地浅笑,“下不懂武功,看不见太远,出去了便能瞧得清楚些。”

    这游舫足有三层之高,这一年一度赏灯大会,但凡楚辞过来了,总是占着第一层舱内靠窗大位,烟雨阁里老鸨是知道,之前才见着影子,就径直将他们引到这里。

    此处临水而视野广阔,只是离高台远了些,以习武之人眼力,自然是毫无妨碍,可若是没有习过武……

    “是楚某疏忽了。”楚辞一听,忙站起来,就要与他一同出去,另几人也站起身,像是也要陪客模样。

    花蚕见了连忙摆手:“楚家主,诸位侠士不必客气,有哥哥一人陪着便可,今晚该兴游玩才是,几位就不必为下费心了。”

    “大哥,我也要出去!”这时楚澜不知怎地听到了,急忙把身子从窗外缩回来,大声嚷道。

    楚辞皱一下眉,却并未阻止:“你去罢,代我好生招待客人。”

    “知道啦!”楚澜咧嘴一笑,露出满口白牙,“小蚕,我们出去吧!”

    花蚕也回了个温和笑容:“好,我们同去。”

    及至走到舱外,那弹琴姑娘已然将琴音拔得极高,音色像是登上了某个说不出极限,细若游丝却清晰无比,让人随着那音屏住了呼吸,脑中那根弦也跟着绷紧,每一瞬都好像要断了它似。

    下一刻,有洞箫声突兀而起,黄衫女子自半空徐徐而落,悄然立白纱女子身后,一坐一立,一抚琴一吹箫,两人衣袂飘飞,恍若神仙中人。

    箫声饱满浑厚,与琴音相和,一个高亢尖细,一个低柔婉转,渐渐又将音合一起,变得如同潮涌浪打,层层叠叠连绵不断。

    花蚕扶着花戮手臂,迎风立船头之上,楚澜他身畔跳来跳去,抓耳挠腮,恨不能也去那姑娘们献艺台子上去才好。

    “瑶琴姑娘果然色艺双绝,楚少爷想必很喜欢她罢。”花蚕看清了楚澜视线落何人身上,不由笑着打趣。

    “不是说了么,小蚕叫我名字便好。”楚澜直觉地说反驳花蚕称呼,跟着才回应道,“琴儿姑娘不仅琴艺无人可比,品性也是相当高洁,听说她面纱下容貌也……”美如天仙。

    他刚要这样说,却生生地将话吞进了肚里。

    许是之前舱里热了,少年早解下皮裘,只着了一件翠色长衫,与那白皙肌肤相映,显其眉目清润、气质卓然。船头风大,吹散了他原本束脑后墨色长发,也卷起了束腰间宽阔锦带,袍袖飞舞间,现出他尚未长成纤细身形,他唇边含笑,就仿佛要乘风归去一般。

    楚澜想说“小蚕你真好看”,可转眼又见着挡花蚕身侧、冷气袭人花戮,就硬是把夸赞咽了下去,改成:“小蚕,你头发散开了。”话一出口,几乎要咬了自己舌头。

    花蚕也注意到,便将胳膊绕到身后,一缕一缕慢慢地往回收。他两条手臂细长而白,才一举起袖子就滑了下来,暴露大风中瑟瑟地发抖,努力捋了好几次,也没能把头发收拢,黑袍青年似乎看不过了,就伸出手,两下把长发捏拢。

    楚澜看着这幕,不自觉地说了句:“花大哥对小蚕真好。”

    “哥哥待我,从小便是极好。”花蚕也笑了,自旁边跟来顾澄晚手里拿过一条发带,又极自然地递到花戮手中,“哥哥帮我扎起来罢。”

    花戮接过,几下利落地为花蚕挽起头发,手法居然十分娴熟,又楚澜看直了眼。

    花蚕见他呆愣样子,笑了一笑,手指朝前处指了指:“楚少爷……楚澜,你看,又一位姑娘出来了。”

    楚澜反应过来,不好意思地讪笑两声,就顺着那方向看过去,果然之前琴、箫两位姑娘已经下了场,如今踏着竹筏步掠来,是高举重木琵琶红衣女子,她云鬓高耸,乌发中缀了根红艳艳火凤凰,整个人都如同一团烈火般,只一瞬便扑到了台上。

    琵琶声有如狂风骤雨,刹那间汹涌而来,琵琶姑娘且弹且舞,长腿弯折出许多不可思议弧度,纤腰若柳,与琵琶音匹配起来,就像是巨浪之上一叶扁舟,随暴风雨扶摇而上、又悚然而落。

    水上红绳上,早有“红鼓”、“瑶琴”、“绿萧”三盏花灯高高悬起,里面烛火亮了不止一倍两倍,待琵琶声没,另一盏花灯倏然升起,与另三盏并排而挂,群灯之中大放光芒。

    琵琶女退去,岸边观看人群发出高欢呼声,却见到下一个人走上高台时候霎时静了下来,鸦雀无声。

    这是个极有风姿女子,眼若秋水,眉含远山,相貌自然是美。然而她引人却并非这些,而是那仿佛从骨子里透出来,一种洁净浑然天成气韵。哪怕她身处这烟花脂粉之地,亦不能将她污染半分。

    她很静,且让人一见了她,也不自觉地静了下来。

    楚澜压低了声音,往花蚕那边凑近了些,献宝也似说道:“我听说啊,这位穹月姑娘是烟雨楼头牌中头牌,早些年几乎红遍了南北,无数王孙公子竞相追捧。虽然现已经年过二十五,可还是美名远扬,只是她自己早凑够了赎身钱,如今烟雨阁里也早已不挂牌,而是做了教导清倌儿老师,让人欲见不可得。”说着说着,他眼里满是憧憬,“竹玉哥哥之前讲十二乐姬,可全都是她一手□出来。厉害吧?”这得意洋洋语气,配上那张总带着喜意娃娃脸,当真是说不出滑稽,

    花蚕“哧”地一笑说:“嗯,果然厉害得很。这样说来,那十二乐姬,也都是清倌儿咯?”

    “那是。”楚澜很正经地点点头,“她们可都是卖艺不卖身……”。还没说完,就被一道柔润女声打断——

    “鼓、琴、箫、琵琶四位姑娘,今晚破身。”

    “诶???”楚澜顿时目瞪口呆。

    这声音,可不就是那十二乐姬老师——气质洁净穹月姑娘发出么。

    此语一出,满场哗然,再压不住人声鼎沸。

    那穹月姑娘再将音调扬了扬,竟让众人都听见了她声音:“竞标规矩,不拘手段、不限方法,一炷香内抢到姑娘们花灯,便能与她共赴良宵。”说着她从腰间摘下一枚响炮,手里引线一拉,巨大烟花冲天而起,炮声轰鸣——

    “开始!”

    下一瞬,场面立即变得混乱起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剑鬼蛊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衣落成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衣落成火并收藏剑鬼蛊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