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鬼蛊师 > 情人

情人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出了“一寸风”,花蚕与花戮并肩走一起,这一刹那,两个人神情说不出相似。

    然而很地,花蚕恢复了文雅少年形象,而花戮依旧面无表情,就好像之前是幻象一般。

    可是,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心情。

    沉默地走了良久,久到周围人群都仿佛成了背景,花蚕才轻轻地吁出一口气:“……便宜爹下落有了,要去找么?”

    “你说。”花戮声音一如既往,冷漠得很。

    “自然是要去。”花蚕弯一下嘴角,“关键是,什么时候去。”

    “……你说。”花戮顿了一下,还是吐出这两个字。

    “哥哥就不能多说几个字么。”花蚕瞥他一眼,“依你看,便宜爹是真疯还是假疯?照便宜爹对便宜娘感情,积郁成疾是有可能,不过既然还没有我俩消息,像他那样神志坚毅人,全盘崩溃……不太应该。”

    “你认为,父亲装疯。”花戮一字一字,倒是终于说了句完整话来。

    “也未必是装疯。”花蚕摇头。

    花戮恢复原状:“你说。”

    “哥哥真会推卸,我说便我说。”花蚕哼一声,“照我想,便宜娘去了,便宜爹自然是悲痛欲绝,强打了精神去江湖中找两个似乎失了踪儿子,却到处找我们不到,又是一重打击,而后想必是以为我俩凶多吉少,就不愿意醒过来。”

    “自欺欺人?”花蚕侧头。

    “是这样没错。”花蚕勾唇,“不是真疯,是不愿醒,若你我他面前晃上一圈,想必就会立刻醒转。”他唇边弧度扩大,“只不过,失去了便宜娘便宜爹,究竟是醒着好还是蒙昧着好,却不是你我能决定。”

    “何时去见便宜爹,是偷着见一面,还是明着见他,长兄如父,我哥哥,还是你来说一说罢。”

    “此时不行。”花戮停住了步子。

    “?”花蚕挑眉。

    这人真是难得说得这般绝对,武林大会还有几日,若两人全速奔驰,赶那之前回来也并非做不到……如此他倒想听一听,究竟是什么缘故。

    “花绝天来了。”花戮说。

    只一句话,立时让花蚕冷了脸。

    花戮走到边上,脚尖墙根一触,那里正有个奇异兵器形状,正是花绝天留下标记。

    “花绝地都化成了灰,真亏他还有心情过来。”花蚕冷笑道,“莫不是要来找我报仇?”

    “他知道是你?”花戮反问。

    “大概不知罢。”花蚕眯起眼,“他每月都来探望花绝地,又不敢让他知晓,我发现了他,他却不知道,该还以为我是花绝地乖巧徒儿。我杀了花绝地,再烧了整个山谷,还特意砍下花绝地半个头颅给他留作纪念,待他来了,想必欢喜得很。而后,就该要找我问一问出了什么事,或者……干脆杀了我。”

    是了,因为只有师父尸体没有徒弟,自然就要问徒弟,而若是想要泄愤,杀了这个与自己意之人呆上十多年所谓徒弟,就是理所当然。

    “他杀不了你。”花戮重走回花蚕身侧,平淡说道,“我不会让他杀你。”

    花蚕挑眉:“哥哥倒还记得便宜娘话?”

    花戮还没回话,前方动静却突兀地闯入了两人耳中。

    楚辞楼外楼没有开卞阳。

    虽说这地方大,可人流比之浮阳还要复杂许多,加上当今武林盟主赵家此扎根,楚辞不想与他们过多牵扯,就不能明着这里摆出太大生意。

    因而前面那一栋刚有人跌出二楼窗口高大酒楼,并不是楚辞楼,所以楚澜这地方讨不到好,也是理所当然。

    从二楼跌下来并不是楚澜,或者说,是楚澜踢了人下来,然后就被十好几号人团团围住,他身边,还沾着姿容秀雅顾澄晚,以及清清淡淡长相平凡方狄。

    “分明是我们先订了位子,为何才一过来,就被旁人占了去?”远远还听到楚澜大声嚷嚷,“这是什么道理?哪里有这样道理!”

    这嗓门听起来,似乎是他占了理。

    从酒楼里噔噔噔冲出来个长相油滑中年男人,两撇胡子别嘴边,一副气急败坏样子:“谁让你踢人?踢坏了你赔得起吗!我家少爷命贵得很,不过是坐个座位,又算得了什么?护院们给我上,今儿个胡爷我非得让这小兔崽子掉一层皮不可!”

    说话时他已经跑了出来,还没等站稳就见到他家少爷四肢朝天惨样,赶忙扑过去抱着大哭:“哎呦喂我家少爷真是可怜,怎么就碰见这么个兔崽子了!要是摔坏了可怎么好啊哎呦喂!”跟着眼睛一翻又吵开,“哪里来驴孙子也不长长眼,我家少爷是你能动吗?也不出去打听打听我家少爷是谁!我家少爷可是傲鹰堡嫡子嫡孙,是要继承堡主之位!要是出了个什么好歹,咱们傲鹰堡可要追杀你三千里,不……不放过、过你们!”

    骂得太激烈差一点岔了气,可这丝毫不影响他情绪,两手叉腰,指着楚澜继续骂:“还……还不给我捉起来!哼!”

    楚澜嘴角抽搐,心里直犯恶心,不过现可没有让他作呕时间了,才一转眼,那十来个被骂护院就憋着一口恶气围攻过来……除了轻功,楚澜只有三脚猫功夫,现身边有两个人,他当然不能丢下他们跑路,就只好左支右绌,努力抵挡。

    顾澄晚听到“傲鹰堡”三个字,心中一动朝方狄看去,方狄虽然没什么表情,他却能见到他眼里闪动光——不是怨恨不是愤怒,反而寂静得有些怪异。

    方狄目光,正投那被“八字胡”扶起来傲鹰堡少爷身上。

    “阿狄。”顾澄晚手里一边挡住护院攻击,一边往方狄那边靠去,“你认识?”

    “是啊,我认识。”方狄嘴角扯一扯,露出个似乎是笑容表情,“你当初所看到我,狼狈伤口就是拜此人所赐。”

    顾澄晚一凛,他清楚地记得那一晚他与那人捡到方狄之时,方狄遍体鳞伤,他也还清楚地记得,听到那人说“有撕裂伤”时候,这个人仿佛很无所谓回应——“我没有被实际做什么,他们用是树枝。”

    “不必这么惊讶。”方狄淡淡一笑,“这个人叫方蒙,傲鹰堡大当家长子,傲鹰堡这一代身份尊贵人。”

    方狄手下也没有停,之前从没有学过武艺,即便是成为人蛊之后拼命了恶补,他拳脚功夫也是赶不上自幼熏陶顾澄晚,而这十几个护院保护是方家嫡子,当然都是一些身手不错之人,短时间内,顾澄晚游刃有余,可他却只能堪堪抵住攻势。

    抬脚踹飞一个大汉,顾澄晚闪到方狄身侧:“当初欺负你人?”

    “嗯。”方狄点头,一拳打正对面护院腹部,“带头那个,狠那个。”

    顾澄晚笑了:“你恨他?”

    “不恨。”方狄抬眼,捉住袭来之人手臂猛然甩出——“傲鹰堡会消失,我何必跟死人计较。”

    “有这么脓包继承人,就算你不做什么,傲鹰堡也留不了。”顾澄晚动作也激烈了些,指尖上甚至泛起微微青光。

    也许是因为这些天相处得为熟稔,方狄沉静地提醒:“不要做多余事,不要误了主人事。”

    “放心。”顾澄晚也发现自己出现了异常,手指捏了捏,就又变成了普通模样。

    三个人还与人对打,围观人也是越来越多,傲鹰堡那位继承人被自己属下扶起来,连头上发冠都被跌得歪了去。好是从二楼跌下,也没个什么伤筋动骨,只是这位少爷惯来养尊处优,虽说被怎么样,却也痛得狠了。

    “八字胡”素来懂得揣摩主子心意,早就派了人回去再叫人,这不,没多会,就又轰轰烈烈地来了十几个,接了前面挡不住护院们班,护院们见来了帮手,就也振奋精神,加攻势。

    顾澄晚武功好,只可惜不能运起太多内力,不然会露出人蛊本相,若是被人看到,就难解释了,楚澜不用指望,方狄也仅能自保……这样一来,狼狈就成了楚澜几个。

    不过既然是卞阳如此武林大城,酒楼又是个人流汇聚地方,那么,有人插手过来,便也不足为奇。

    插手,是个颇为结实年轻人。

    说是年轻人,约莫也有个二十五六模样,肤色略黑,眼睛里透着一股蛮气,五官生得颇为周正,甚至说,是称得上英挺。而他武功也很是高强,正游斗几人只觉着眼前一花,就有个人挡方狄前面,掌力微吐,三五两下把那些个围攻之人都扇倒地上。

    八字胡见讨不了好,急急忙忙方大少爷耳朵边上说了几句,方大少爷口里哼哼两声,怨毒地盯了楚澜一眼,才踉踉跄跄地撑着八字胡跑出去。

    一边推挤围观之人,一边破口大骂,八字胡脚步也很,不多时就消失人群中了。

    没有了热闹看,人群自然是散光了,而之前出手相助年轻人则留了下来。

    “你们没事吧?”他看一眼方狄轻咳一声,似乎有些不习惯,表情也有些硬硬。

    “没事。”方狄摇一下头,“多谢。”

    顾澄晚与楚澜也急忙道谢。

    年轻人没有多话,他拎起扔一边大包,点点头立刻离开。

    目送他背影消失,楚澜几人也没了心情吃饭,刚也要走,花蚕出声,喊住了他们。

    另一边,大开皮货铺子里走进一个人,把手里巨大包裹“嘭”一声扔柜台上,掌柜老爷子笑眯眯打开,正见到一张完整斑斓虎皮,他满脸褶子笑得开,手指头朝店里小门指一指,说:“东家里头等着,贵客请自行进去。”

    夜晚,月色朦胧。

    顾家别苑里僻静院子厢房里,花蚕半趴花戮胸口睡得正香。花戮心跳很平稳,就和他那永远不变表情和沉静一样。

    一缕凌厉指风自窗外射入,轻轻地打窗棂上,发出“喀”一声细响,花戮猛然睁眼,眼里划过一丝冷光。

    随即,他右臂微微一动,不着痕迹地将臂弯里少年挪到床榻上,另一手随意拉过,就披上外衣,从大开窗口掠了出去。

    前方人速度很,起纵跳跃间就像是几个被截断了虚幻影子,急速向前,而花戮也不遑多让,飞奔之时掀起淡淡风,飘飘忽忽犹如鬼魅。

    两人一前一后奔出很久,终于到了城外一片荒凉之处。

    前头人停下来,花戮就也定距离那人不到十尺地方。

    前头人并不说话,然而花戮却破天荒先开了口。

    “师父。”他语气里没有特别情绪,就像是平实地叙述一般。

    前头那人转过身,露出正是花绝天那张粗犷脸。

    花戮看见花绝天此时模样,几不可见地皱了一下眉头。

    此人依旧高大,可原本魁梧身躯却像是瘦了些许,眉宇之间看似平静,却又仿佛隐隐蕴含着某种凶厉之气。

    “花戮,真是好久不见了。”他说道,“若我不来找你,你可不是要忘记我这师父了罢?”

    “徒儿不敢。”花戮抬头,说出告罪话来。

    他得清清楚楚,花绝天抬眼之时,那双眼,正透出血一样颜色。

    花戮目光极地下移,又落花绝天腰间——那里挂着个月光下微微泛白物事,细细看去,竟然是一个头骨!

    确切地说,并不是完整头骨,自鼻梁起那头骨被分作两半,上面头盖骨是完好无缺,而两边颧骨,却是一半完好无缺,一半带着深深刻痕。而这个半残头骨又被人不知涂了什么药物上去,居然一点干枯痕迹也没有,而是饱满,甚至莹润。

    花戮视线只那一掠即过,可花绝天眼力,自然能看得清清楚楚,他张开口,嘶哑一笑:“怎么,很感兴趣?”

    “没有。”花戮否认,“只是奇怪。”

    “哼,故人尸骸罢了。”花绝天“嘿嘿”笑了两声,“未免心中挂念,还不如干脆带身边好,不是么?”

    花戮没有接话。

    花绝天话锋一转,问道:“之前我见与你同睡还有一人,此人是谁?”他问题仿佛很随意,但又隐隐蕴含着某种奇特意味,甚至有些追根究底。

    花戮敏锐地听出来,有一种他极为熟悉感觉藏花绝天看似无意询问之中——杀意,一个不满就要出手杀意。

    而且这杀意并不是针对花戮,而是针对那个人,那个与花戮同睡之人。

    花戮直觉地觉察到,花绝天认出来了——这个做了花绝地十几年徒儿少年。同时花戮也知道,他还没有确认花蚕花戮已经知晓彼此身份。

    花蚕花戮五官相仿,可由于气质南辕北辙,早已不是一眼就能看出兄弟身份。所以,只看花戮回答如何了。一个不小心,花绝天杀意就要喷薄而出,还没有达到梵天诀十二重大圆满时候,花戮决不是花绝天对手。

    沉默了一会,花戮终于开口。

    “情人。”

    花绝天表情瞬间扭曲到某种奇怪境地:“为师没有听清。”

    “是情人。”花戮斩钉截铁。

    花绝天神情怪异,眼中红光闪烁:“你们如何相识?”

    “路遇。”花戮答道,“同行多日,而后定情。”

    花绝天眼神加奇异:“花戮,你不是轻易动心之人,为师不信你。”

    “情之所钟,情非得已。”花戮眸光一闪,“熟悉感,很亲近。”

    花绝天明白了花戮意思,唇边笑容加诡异,他伸出拇指腰间半个骷髅头上温柔摸了摸说:“这样很好,你也很喜欢罢?等到那一日,你会开心。若是早知如此,当初想必你还会乐一些。”

    他说话颠三倒四,花戮也不打断他,就听他那里絮絮叨叨,同骷髅头说了好半天话。

    时间渐渐过去,终于到了后半夜,花绝天就像突然反应过来,声音一下子戛然而止。

    “既然你喜欢,就继续去喜欢,为师不管你。”花绝天摆摆手赶他,“走走,别忘了武林大会之后就是比武之日,你可要准备好,一举杀了仇人才是。”

    花戮一颔首:“徒儿明白。”

    就跟离去时候一样,窗户依旧大敞。

    窗子里软榻上,秀美少年披着长长黑发,一只手拖着下颔,另一手拨弄一只小小蛊虫,很是自得其乐。

    气息冰冷青年自窗外而入,正落屋子中央,他一甩手把外衣除去,慢慢地走到床边。

    床榻上,只着了单衣少年抬起头,眼里映着惨白月光,面上似笑非笑。

    “我哥哥,你可真会说话……”他白得有些透明指尖周围,绿豆大小蛊虫嗡嗡飞舞,“情人?还真是好理由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剑鬼蛊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衣落成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衣落成火并收藏剑鬼蛊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