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鬼蛊师 > 比武

比武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与魔教中人同来多半也是魔教之人,能劳动魔教出名尊者助阵,自然也不是泛泛之辈……想必,也是教里位高权重人物。

    对于炎魔教教众,一般年轻些武林人大抵是不了解,可如同玉合欢这样出江湖又入江湖、曾经邪道妖女老江湖,对那炎魔教大概成分,却是十分清楚。

    比如那三个尊者,相貌虽是众人所不识,然而其绝艺秘技包括称号之类,玉合欢当初被迷一时想不到,可事后一冷静,就立即想了个明明白白。还有那几个长老,“骷手”李长性子暴虐,不时还会出来挖人心而食,算是正道武林为熟知一个,另外“阴阳婆婆”是一对姐妹,据说都是满脸皱纹怪异妇人,自然不会是她们,而剩余那个长老据说是炎魔教教主为信任心腹之人,终日不离教主身边,便也不是。

    那么,众人估摸着,这两师兄弟身份,该是魔教中那两个神龙见首不见尾左右护法才是。可既然是左右护法,又为师兄弟,原该感情深厚才是,怎么又好像彼此不对付模样?

    “花绝天花绝地么。”玉合欢微微蹙眉,随即问道,“你二人现名字是他们取?”见花蚕点头确认,她就又冷哼一声,“呸!不安好心!”

    确,自古以来这名讳便是寄托了长者殷殷期望或者心愿,按照命理说,也对孩儿一生有着颇为重要作用。如今琴抱蔓两个遗孤被取名为“残”为“戮”……前者之意,若指残害他人,则被害之人怨力缠身,若指伤残自己,便是对不起天地父母,也是要遭孽障;而后者,戮者,杀戮也,古往今来,但凡背负杀戮之名者,皆不得好下场,且命中带煞,便是旁人稍许接近些,也会被其煞气沾染,命硬苟延残喘,命薄被克身亡。

    花蚕微微一笑,把花绝天花绝地这十二年来诸般行为讲来——自然是瞒了前生种种,只说无意间林中引虫而出,而虫自炼为蛊,加上自己身形酷似母亲,才能将那花绝地一举除去,而之后与花戮相遇,便被他说成是双生子心有牵系,一见便知。

    及至听完,玉合欢是又恨又气,气是自己可爱小侄子从此无法长高,只想日后见着那“活死人”陈百药,定要让他用出所有本事来,而恨是自家姐姐遗体被人这般对待,被人害死不说,连骨灰都被一分为二了去。

    “真是两个疯子!”她怨毒地骂道。

    就连木讷如秦风听了这些事,也露出一丝厌恶神色来。

    “小一小二,这些年来,是我这做姨母对不住你们。”玉合欢转向花氏兄弟二人,眼中带上一抹怜惜,“让你们这般忍辱负重,真苦了你们了。”

    秦风不善言辞,但视线落到两兄弟身上时候,也是饱含歉意。

    “姨母千万莫要这样说。”花蚕温声说道,又对着秦风笑笑,“秦师叔也不要放心上,原本也并非你们错。”他侧身,抬头看一眼花戮,唇边弧度加深,“我与哥哥这些年来虽是与仇人为伍,也未尝没有学到许多……而那属于我兄弟不共戴天之仇,我兄弟两人会用仇人功夫,将他们头颅献给娘亲作祭。”

    “事情已成了一半,花绝天还不知我与哥哥相认,上回与哥哥相见时,哥哥见着了,那花绝天将花绝地半个头骨挂腰间,与装了娘亲遗骨荷包一起,待日后我与哥哥合力杀死花绝天,就能一举三得。”

    “这样也好,你兄弟二人既然活着,自然是由你们亲手报仇好。”玉合欢一点头,“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彩衣门上下任凭差遣。”

    “姨母门人众多,就还请多打探一番炎魔教消息罢,平日里便不要说了,只以笛音联络就是。”花蚕这般说道。

    “也好。”玉合欢再颔首,“就先这样安排。”

    花蚕温和地笑,说完又看向秦风:“至于秦师叔……”

    “小孩儿,可别让我家阿风做什么太过分事情啊~”还没等他说完,盘月宫那位朱紫大宫主发话了,他头搁秦风肩上,亦是笑容可掬,眼里却流露出某种威胁意味。

    秦风一僵,张了张口想要说话。

    “宫主过虑了。”花蚕抢先答了,他拱拱手笑道,“秦师叔若是不介意,便还是跟随宫主身边,也查一查关于魔教消息罢。未免打草惊蛇,如今什么都不能做,还等哥哥与花绝天周旋过后,再作计较。”

    也就是说,都各自收敛、暗地里查探、不要弄出什么端倪来就是了。

    秦风略想一下,也立时答应。

    此时好做法便是以静制动,玉合欢那边已经武林大会之前撒下许多对魔教不利种子,又造下许多反魔教声势,不出意外话,年轻那一批主张主动与魔教作战应能上位,到时正道武林一齐向魔教发难,胜算也就大了。

    这大致计划定了,也找到从前惨案侥幸生还之人、确认了敌人身份,剩下就是如何化被动为主动、剿灭敌人老窝之事了。这样一来,众人心里便宽松许多。

    “姨母,青姨没来?”眼看事情都说得差不多么,花蚕才想起问道。

    “我彩衣门人众多,除却青柳外,旁人我是不敢信。”玉合欢也松了口气似,“我既然出来与你二人相会,门里之事,便要让青柳压着。”毕竟是武林大会,即便是深半夜,那么偌大个门派,也要有个主事才好。

    花蚕转念一想,也是如此。

    那边那位朱紫大宫主面上终于明白露出了不耐神情,想是已经忍了许久,几人此处说话时间也确颇长了,再不回去,也怕出了什么岔子。于是再说了几句话,就各自告辞而去。

    然则还有疑惑,魔教中人素是独来独往,且极少与同教之人交好,别提为之助拳了。花绝天花绝地就算是魔教中举重若轻人物,又如何能让两名地位不其下尊者跟随,还只承担了个把府中高手引走任务?

    这疑问花蚕心里绕了几圈,却并未说出,他与玉合欢秦风两人告了别,就挂花戮身上,两人一起回观里厢房去了。

    花戮一直把花蚕带到屋里,又将他放到床上,花蚕依旧是一副思索模样,久久没有回神,待终于回神了,一抬眼,就看见肃立床头花戮,正定定看着自己,于是唇角微勾:“怎么?”

    “是实话。”花戮说一句,而后解下外衣,让花蚕进到里头去,自己则顺着躺下,“他们两个说。”

    “我知道。”花蚕点头。他当然是知道,玉合欢与秦风所说全无破绽,便是时间也都对上了,还有那夜所遇之事皆是符合常理,有理有据,自然没有怀疑必要。他现所想,却是另一件事。

    “那?”花戮看着靠墙坐着花蚕,开口问了一句。

    “我是想,这件事怎么看也不像是单纯寻仇,总觉着,有人后头操控着。”花蚕说道,“能将这许多高手玩弄于鼓掌之间,那人着实是个好对手。”

    “教主?”花戮几不可见地皱一下眉。

    “若是炎魔教教主下令,就不意外了。”花蚕沉吟一下,表示赞同。

    魔教中人确不合群,可那一教之主命令总是为尊,如果教主言明让两位尊者去给左右护法复仇扫清障碍,两位尊者当然就会去了。

    只不过,若真是如此……那教主为何要这样做?

    但假使教主也是自家便宜娘仇人,那么,也不该让属下去办事,而该自己亲自寻仇罢?这样一来,也是说不通。

    想来想去,总是有一个坎儿挡那里,花蚕心中有所预感,若能将这个坎儿跨过,那么,一切都会水到渠成,各种由头自然揭开。

    正绞脑汁时,身子忽然一重,像被什么东西拉了下去,缓过神时,花蚕才发现自己已经挨上了个带着淡淡温度硬邦邦所,正是自家哥哥胸膛。

    这也算是习惯了,每一夜都数着心跳入睡。

    下一瞬,果然就听到那个通常不带任何情绪冷冽声线。

    “睡。”

    这就是“日后再想”意思罢?

    花蚕嘴角弯了弯说:“知道了,我哥哥~”

    隔日。

    武林大会第二个,才是青年俊杰们亮相日子,亦是多年来大会约定俗成规矩。

    于是大清早就有好些家仆一样人场子中间忙碌动工,没多久,就搭成个约莫十来尺高木头台子。这台子占地倒广,支起台子柱子也牢固,可用木板却是轻薄,边缘是用钉子焊紧了,但总也是架不住人狠命了折腾,若这台子上比武,那考究就是英杰们轻身功夫,以及下盘功夫是不是扎实、出手轻重等等……当真狡猾得很。

    于是这一日比武,便这台子上进行了。

    与昨日一样,众人都各自坐好位置,那些个三流帮派之人就都围台子四周,离得也有个十多尺远,就正好能见着台子上景象。

    照旧是觉明宣出规矩:“以此为记——”他指是台子边缘,“被打落下台者败,留于台上者胜,胜者不得对败者穷下杀手!”

    “正道武林仁义为先,比武之事点到为止,切忌台上寻仇生衅。然而拳脚无眼,便是一时失手,出手过重,也请以和为贵,以理服人,不可冤冤相报,徒增罪孽!阿弥陀佛——”

    “赵盟主!”念完佛号,觉明高声呼唤。

    比武大会尚未结束,赵恒穆依旧是武林盟主,称呼依旧。

    “觉明方丈大师。”赵恒穆走出来,站到觉明身边。

    觉明笑得慈和:“便请赵盟主住持比武,由老衲与清虚道长做个评判,如何?”

    “谨凭觉明大师吩咐。”赵恒穆拱手一笑,而后面向众人,朗声道,“今日比武,正式开始!”

    前任盟主发了话,话音刚落,就有人纵身跳上台来。

    一抱拳,那人说道:“长门山肖郁,可有人上来与肖某切磋?”此人个子颇高,骨瘦如柴,然而声如洪钟,与其身形极不相配。

    “我来!”才说完,便又有一道身影晃上台来,也拱手道,“耀京楚家楚枫,领教阁下高招!”

    肖郁两眼细长,眼珠子微微动一动,一笑说道:“听闻楚家有个痴迷于武术二公子,可是阁下?”

    “正是楚某!”楚枫朗声大笑,十分豪爽,“可当不得敬称,你我只管出招,以拳头说话罢!”

    肖郁似乎颇喜欢楚枫性子,就从腰间抽出一条长鞭,手里抖了抖——鞭风剽悍,噼啪作响:“如此,楚少侠请!”

    “楚某不客气了!”楚枫也不懂谦让,擎着一双肉掌,揉身而上,就是一道凛冽掌风。

    肖郁手腕一振,鞭尾扬起呼啸而来,也是个脾气急。

    两人你来我往打得活,楚辞见自家二弟上了台,像也是习惯了,摇一摇头,便含笑观望了。

    “楚二公子武艺高强,楚家主想必也是胸有成竹。”花蚕看楚辞一派从容,于是笑道。

    “那是!我二哥每一回都是第一个跳上台,今个儿被人抢先了,我还奇怪呢,这不,果然第二个就上去了吧?”楚辞还没开口,楚澜倒先说话了。

    他昨日那边陪着与楚枫一同到来客人于烟,今日于烟也认识了几个武林女子,就与那些人坐一起,他便可以回来这边了。

    “果然不愧‘武痴’之名,只有这般,方才能练得如此高深武艺。”花蚕赞一句,“难怪楚家主放心了。”

    “小公子谬赞了,舍弟武艺尚可,为人处事上却还欠些磨练。”楚辞抬头看着自家二弟台上意气风发身影,语气里有一丝微妙自豪。

    花蚕当然也听了出来,微微一笑,就没再说下去了。

    这即将入夏时节,天气也颇有些热了,这时日头正升得老高,座都是武林人,不惧炎热,便没有哪个会弄出些遮阴伞啊篷子之类挡着,任凭炽热阳光直射而下……然而如花蚕这般没有内力或者内力极弱之人,就要受苦了。

    花蚕这辈子投了个娇贵身子,文文弱弱,便是有百毒不侵之身,肌肤却是细嫩得很,又没有内力护体,这还没到正午呢,面上就被晒出一片红彤彤来,若再晒得久一些,怕是就要晒坏了。

    “少爷,水。”方狄无声无息地出现,送上一碗微凉却不伤胃白水,又默不作声地消失了存感。

    花蚕接过喝了一口,算是稍稍解了暑,才抬起脸,就听到一声问候。

    “热?”无比熟悉冰冷声线。

    “有点。”花蚕笑一笑说,他把水淋两手掌心拍了拍,又脸上拍了拍,觉着舒服一些。

    “你身体太差。”花戮很直白地说,语气里没有包含任何情绪。

    “是啊,我也这样觉得。”花蚕轻笑,“破破烂烂。”想当年毒部首座,哪怕是经历了种种九死一生状况才上位,也是骄傲无比,何时这般窘迫过?

    才自嘲时,忽然气温骤降。

    花蚕一愣,抬眼朝身边人看去,就见花戮黑袍长袖流云一般缓缓游动,周身都好像有清风拂过般——正是运功形态。

    ……这是,以内力驱走了暑气?

    “站过来些。”花戮又冷声开口。

    “。”花蚕没有反应过来,怔怔答应一声,靠了过去。

    那股凉意顿时将他包裹住,外面热气竟是全都无法聚拢来了。

    于是便以花戮为中心,周遭两尺之内一片沁凉。

    楚辞顾无相几个离得近也感应到这股子冷意了,就都看过来,这一看,也是暗暗称奇。

    这一对兄弟,感情也忒好了些。

    楚澜笑着对自家兄长调侃:“哎呀大哥,你可被花大哥给比下去啦!”

    “你若同花小公子一般温文安静,我这做哥哥也一样怜惜你。”楚辞屈起手指楚澜额头敲了一下,“鬼灵精!”

    台子上打得如火如荼,楚辞却是不担心,自家弟弟实力他明白,便放松了心情,去看一看他这回出门有多少进步。

    果不其然,楚枫招式奇诡,都是生死搏斗间自己悟出来,而肖郁鞭子虽然也厉害,却敌不过楚枫,几个错身,就被楚枫震断了鞭子,一掌打下台去。

    接下来又有几个年轻俊杰不服气上台挑战,都一一被打了下来,一时之间,楚枫是出了风头。

    楚枫打得很兴奋,应该说,他只要能跟人打,就会很兴奋,而且是越打越兴奋,而这种兴奋状态下,上去几个,就下来几个。

    所以,终于有人看不过眼了。

    “祈言,你上去会一会这位楚家二公子。”祁山派前头,那个长髯过胸白发老头,性子并不如他外貌般慈和,反倒是性烈如火。

    “是。”贺祈言心里叹口气,站起身,先规规矩矩地冲自家师父行了一个礼。

    随后他跳上台。

    “祁山派贺祈言,领教楚少侠高招。”他朗声说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剑鬼蛊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衣落成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衣落成火并收藏剑鬼蛊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