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鬼蛊师 > 食脑虫

食脑虫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没有人想到,那突兀而来、却又始终未有任何异常彩衣门门主会突然出手,而令人想不到是,那个嚣张跋扈万通子,居然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被捉了去,还一下子被点了哑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这场景太奇怪,一时间满座寂然。

    “看着他。”玉合欢并不理会众人反应,冲身旁人说了一句。

    她脸被重纱笼罩,所有情绪都被收黑纱之内,透不出半分来。

    青柳点头,低声答是,然后就把万通子抱到后面,牢牢地钳住。

    万通子憋气,两个脸蛋儿涨得通红,可出了奇,却没有挣扎。

    做完了这些,玉合欢抬起头,长袖一摆:“诸位请继续。”

    觉明与清虚子对视一眼,觉明双掌合十,先冲玉合欢行一个佛礼道声“女施主厚德”,再高诵佛号:“大会继续,可还有人上场?”

    众人此时回过神来,都齐齐忽略了那段插曲,只有几个人偷着瞧过去,只一瞥眼,又极地收回来,是绝不敢正面窥视。

    然而,万通子机关素来精巧非凡,这一通捣乱下来,虽然没有伤几个人,可台子上却多了许多被暗器打出来坑坑洞洞,觉明一记正统佛音发出,那台子受了震动——“轰!”

    顿时从中间塌了下来。

    只留下几根光秃秃柱子,还坚持着埋土里。

    比武台子全部靠这些柱子支撑着,柱子是根基,而根基还,台子便也不会重建。那么,接下来,要这几根柱子上比武?

    众人面面相觑,都谨慎了些。

    要说这轻功是外功中基础,是容易练成,却也是难以练精,但凡轻功卓绝者,那武林中都是排得上名号,除了天赋卓越外,一般来说,不经过个几十年磨练,是绝无法达到那种程度。如果要跳上台唬唬人做一番架势是可以,要真木柱之上比武……那可真是难如登天。

    众人心里都有思量,现比武是武林中年轻高手,而既然被称之为“高手”,便必定有那么一两个方面做得是极不错极有天分,可这一两方面,可未必是轻功啊,这要是上去了,只是败了还好,如若是因着下盘不稳轻功不佳而掉下来……不是丢人丢大发了么!

    倒还是有人跃跃欲试,比如楚家二公子,只是这位跃跃欲试败过一场,无法再次登台,只好瞪着几根柱子眼馋。

    既然没人走出来,那么……众人视线,齐齐扫向同一个地方。

    那边贺祈言一声苦笑,站起身来。

    贺祈言轻功实不错,他只足尖一点,就如同一只翩翩雨燕,轻盈地立了其中一根柱子上,手持长剑,站得稳稳当当。

    奇异地,他不上时没人上,可他刚站好了,下一瞬,就有另一个人出现他对面。

    贺祈言抬起头,对那人拱一拱手才要客套几句,却看清了来人之后面上一僵——这人,居然是武林盟主长子,年方十六赵凌海。

    这赵凌海与他弟弟不同,他弟弟赵凌河虽然相貌颇似母亲,可身子骨却能看出是极为健朗,管比他哥哥还小上两岁,但那个头,却分毫也不比他哥哥矮了。相反,赵凌海就不同了。

    赵凌海眉宇间似赵恒穆,可是那身板儿……却是十分削瘦,下巴尖尖眼眶深陷,全不像个世家公子,就这副模样,简直就与那十日十夜不曾用过饭一样!

    若仅是如此,还不至让贺祈言诧异。有传言,这位赵大公子全然没有练武天分,比起他弟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一样习武一样由赵恒穆亲手指导,才能勉强跻身青年好手中二流……这样说来,现熬成这苦样子,说不得是因着要参加武林大会了、刻苦修炼而来?

    赵凌海轻飘飘地站柱子上,那件做工精细袍子挂他身上空空荡荡,真好像,风再大些就能刮他飞走一般。

    很反应过来,贺祈言克制住心中猜疑,露出一个温和笑容:“赵少侠,请了。”

    比武之中,叫人少侠而不是公子,本身便是一种尊重,果不其然,赵凌海听了贺祈言这一声呼唤之后,也微微扯动嘴角,似乎是笑了一下。

    “请。”他一开口,身形倏然晃动,脚跟一顿弹射而起,他双手屈成爪状,居然凌空扑击下来!只一刹那,就来到了贺祈言眼前!

    好!

    贺祈言心中一动,直觉拔出长剑,斩赵凌海爪上。

    糟了……众人都是一惊!

    见过之前那一场比武众人都知道,贺祈言长剑极其锋锐,这一下可不要斩断了赵大公子手指么!

    贺祈言才打出去就后悔了,只是收招不及,不禁暗自皱起眉头。

    然而事实却不如众人所想。

    赵凌海爪子好像钢筋铁骨,竟是生生地抵住了贺祈言长剑,而且那爪子也是异常犀利,与那剑一阵刮磨,“咔咔”作响,一直滑到下方,几乎到达剑柄之处。

    此等功力,此等怪招,这哪里像是赵凌海!

    贺祈言眼见赵凌海爪子就要抓到自己手上,连忙曲身后退,一个倒翻,堪堪站另一根柱子上,手抚那剑上刮痕,痛心不已。

    台子下,所有人视线都集中比武两人,而花蚕目光,却落了赵家父子,赵恒穆与赵凌河身上。

    赵恒穆拈须而轻笑,似乎早已知晓,并无半点疑问之色,而赵凌河倒是瞪大了眼,像是见了鬼一般。

    “哥哥你看,这父子几人,似是所知不一啊……”花蚕低声笑着,“做儿子那个单纯得很,而做父亲那个……”

    “他知道。”花戮肯定说道。

    花蚕笑容深:“是,他知道,不过,也只有他知道。”

    贺祈言早已把剑法舞得是滴水不漏,身形只三根柱子上游走,身轻如燕,说不出潇洒自,赵凌海就显得有些恐怖了,他定另一个角柱子上,随着贺祈言动作而转换方向,扑上扑下,身形如电,打到后来,他甚至全身骨节都嘎巴嘎巴地响起来,就像是放爆竹一样。

    底下人看得是眼花缭乱,这位赵大公子武功,可着实出了他们意料,便一连迭声地叫好。都想着,若是祁山派下一任掌门人输给武林世家传说中嫡传无用大公子,那就真是有得瞧啦。

    局势似乎也正朝着台下人希冀方向转去,赵凌海一招比一招加凌厉攻势下,贺祈言居然渐渐只有抵挡之力,而没有进取之功。

    而后场面便由揣测而变为议论纷纷。

    楚辞脸色逐渐变得凝重了。

    贺祈言所祁山派与赵家主和想法颇为相似,不过还没有正式结为一体,因而之前贺祈言胜了楚枫,还只是稍稍加大了那方筹码,而若是赵家嫡子又把贺祈言给赢了……那岂不是要压过楚家两头去么?

    而且,要争夺这个武林盟主之位,追根究底也是要看双方实力。楚辞自认武艺比自家那个武痴弟弟尚要差上一线,顾无相功夫倒高一些,只不过同为家主,他是不能轻易出手,竹玉家中有事还未赶到,林沐晴林沐啸都是林家人,林家长辈还,他们两个也不能擅自拿主意……

    暗自叹口气,原本想要多留些时候,看来也不得不……楚辞看一眼那无论何时周身都遍布寒意花戮,心中颇为无奈。

    这可才是……武林大会第二天啊。

    “花少侠……”楚辞想完一遍利害关系,转头看向花戮那边,刚叫出个名字。

    这时候,人群中忽然响起好大惊叹,楚辞微皱眉,回过身。

    台上已然稳稳占了上风赵凌海,竟是出现了可怖变化!

    他好像打得疯魔,枯瘦干黄脸上泛起了诡异红,一直爬到脖子上,两侧颈间青筋崎岖,争先恐后地鼓了起来,就想要破体而出一样!

    耳朵倏然变尖,双眼凸出,布满了血丝……这哪里还像个人,分明就是个怪物么!

    而他动作也加狂乱,用暴风骤雨一样节奏和完全没有任何章法出招方式,拼了命地朝贺祈言攻来!他毫不留手,甚至也根本不对自己做出任何防护,只变换着各种角度,一味地扑打……

    贺祈言终究没有遇到过这样疯狂人,他一边心惊于赵凌海变化,一边左支右绌地抵抗,没有人比他清楚,这个人从开始出手和到现,实力突然暴涨到什么地步!

    不不不,或者,这场比武只是激发出了他潜藏疯狂而已,随着功力运转,而爆发得愈加厉害。

    后时候,赵凌海咧嘴露出一个狞笑——这时候,所有人都看出了他不正,再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解释。

    他口中发出一声尖锐嚎叫,两爪一轮,再次往贺祈言头顶抓去!

    漫天爪影,嗒嗒嗒嗒嗒嗒!

    众人能够清楚地听到,贺祈言长剑被一点点凿碎声音……

    这场比试开始时候,没人能够想到堂堂祁山派大弟子会败传说中废人手里,没人想到是,那个至少是世家长公子废人,居然会对很可能成为盟友祁山派大弟子下死手!

    赵凌海众人不敢置信目光中,利爪几乎就要刺穿贺祈言头顶了——

    所有人都大惊失色,作为评判者觉明终于也变了脸色,清虚子拂尘一甩,整个人伺机而动。

    他们几乎同时察觉,要去救了贺祈言出来!

    正是电光火石关头,却有另一人插手了,这个人,也是无人能够想到。

    却见那当口,从斜里飞掠出一个人影来,张开一方大块麻布,劈头盖脸地罩了下来,硬生生地把赵凌海裹了住,反手摔到柱子下面。

    那人也原本赵凌海立足柱子上站定,身姿纤细,娉娉婷婷,救了贺祈言,竟然是个巾帼英雄!

    于烟,与楚枫同来清秀女子。

    贺祈言压住剧烈心跳,松口气收回剑,拱手说道:“多谢姑娘援手。”而后一个纵身,回到自己同派人中。

    “小烟真是厉害!”这边楚枫十分兴奋,为自己友人高兴不已。

    楚辞眸光深沉,与顾无相、林沐晴几人对视一眼,都心里起了些疑窦。

    事情还没完,赵凌海虽说暂时被制住,可下一刻就以爪子撕开了布块,口里呼喝着溢出些白沫来,脚底下也不住刨扒……分明就是野兽之态。

    他两爪一探,就勾断了两个木柱,于烟纵身而起,翩翩然落到另一根之上。

    觉明与清虚子目光又是一凝,就要出手。

    “诸位先不要过来!”于烟声音脆亮,阻止那几个想要过来擒住赵凌海前辈高手,“赵大公子尚且能救,切莫惊动了它!”

    这个“它”,众人还一直不知是何物,可下一刻,就都明白了。

    柔能克刚,赵凌海爪子虽硬,然而那柔韧布匹就是他克星。于烟也不知从哪里弄来许多布条,一层层将赵凌海包了起来,赵凌海不住撕扯,可一时也挣脱不得。

    于烟身法曼妙,真正人如其名,就像一缕轻烟,绕着赵凌海不住地奔跑,布条也越缠越多,就像结成了一个巨大茧子,把赵凌海困正中。

    她终于肯停下来,从怀里取出一根手指粗细长短燃香,点上。

    香烟袅袅……

    赵凌海嗅到刹那,便闭上了眼,神色安详。

    从他耳朵里,缓缓地爬出一条通红虫子,一圈一圈红肉,一寸一寸地蠕动着。

    “成了!”于烟脸上露出一丝喜色,再从袖子里摸出个竹筒,让虫子爬了进去,“赵大公子只是不慎被怪虫附体,如今我已用燃香引出,只要再休息调养几日,便没事了。”

    她话音刚落,直奔过来就是现任武林盟主赵恒穆,他脸上带了几分焦急地掐住长子脉门,探了好一会儿,才舒口气,对着于烟微微躬身行礼:“多谢于姑娘。”

    于烟连忙躲开,连说“愧不敢当”。

    赵恒穆将儿子抱了走,而旁观众人也都回过神,只觉得今日实事情多多,都情不自禁地与身旁之人议论起来。

    那边一片纷纷乱乱吵吵闹闹,花蚕倒忽然笑了。

    花戮低头:“怎么。”

    “哥哥也说过,那女子有些异常罢?”花蚕反问。

    “嗯,气息很古怪。”花戮点头。

    “我也觉着有些不对,可原本该是看不出。”花蚕勾起嘴角,“如今这么一闹,我反而明白了。”他抬眼,对上花戮那双永远七情不动眸子,唇边弧度扩大些,“左右也不过是虫子作祟。”

    花戮明了。

    若说内力武功,转世毒部首座是纯然没有,想必将来也不可能有,然而若说毒虫之物,这世界上,当是不会有人是他对手。

    从赵凌海耳里钻出虫子名唤“食脑虫”,是一种异常古怪毒虫,以人脑为食,寄生于人体之中时,能让人变得力大无穷,皮坚骨硬,斧凿都不能穿破,而一旦破体而出,那人又会变得肉酥筋软,看起来像是乏力之症,实则早已去了半条命,过不得几时,便会一命呜呼。它初时破卵而出,只有米粒大小,而如今长到了两寸之长,怕是赵凌海脑子都要被吃了罢。

    而这种毒虫大特性便是,除却其主人与其主人所指不能伤害之人,是逢人便嗜,尤其是被强制脱了人体,加凶狠,必会口口到肉,直至将人啃成骨架为止!

    可那名自称“于烟”女子,若并非与虫子有所关联,那虫子又怎会她手底如此温顺?

    她当是以为此虫怪异,当无人能识,却不曾想会被一个文文弱弱毫无内力“小公子”所看穿。

    她救了险些丧命贺祈言,又将赵大公子脑中毒虫取出,是当之无愧胜者,一时风光无两。

    许是因着她是女子,少了几分震慑力,又有几个青年英杰飞身而上挑战,都被一一击败。

    这等女子,风姿卓然,让人移不开目光。

    看一眼那俏立木柱之上清秀女子,花蚕侧过头,轻声地笑:“哥哥,是你登场时候了。”

    旁边楚辞正好把目光投向这边,也是微微一笑:“花少侠请。”他顿一顿,“楚某便将一切都托付于花少侠了。”

    “唔。”花戮应一声,而后身形微晃,便消失了人影。

    天地间倏然狂风四起,仅剩两根柱子之一顶端,黑袍青年抱剑而立,黑色长发高挽脑后,宽大袖摆如同黑云翻滚。

    还有那回荡于他周身凛然剑意,使得他整个人散发出强烈而霸道气势,不动如山。

    然后,他慢慢抽出了剑。

    剑身细长,一道殷红血痕贯穿于其中,随着雪白剑光翻转,就像有鲜血流动。

    “这是……破云剑!”才看到花戮拔出长剑,万通子就双目圆睁,若不是被点了哑穴,他都禁不住要惊呼出来!

    “认出来了罢,万通子?”他还惊讶时候,耳里突然传来细细声音,是来自于玉合欢冷冷哼声。

    是极高深内功,束音成线,传音入密。只有音功者才能修习。

    “他是……”万通子犹自不敢相信,虽然无法也依法而行,可他眼里情绪已然全然昭示了他想法。

    跟着,果然玉合欢又传过话来:“之前你拿那‘金筒’胡闹,若是不慎伤了两个孩儿怎好?若非如此,谁去管你做什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剑鬼蛊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衣落成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衣落成火并收藏剑鬼蛊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