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鬼蛊师 > 灵堂

灵堂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自于烟身份暴露、而她本人也承认之后,满场除了觉明这一个发问,便是一片寂然,没有一个人说话。

    于烟探手拢一拢头发,缓缓端正了身子,姿态优雅而从容:“怎么,这武林大会面向是当世所有豪杰,还不许人慕名而来?”

    她声音里也没有了之前故作爽朗,变得柔细而妩媚,一举一动间,都无比撩人。

    这可真是胡说,武林大会取“武林”二字,照理说但凡是武林人,都能前来参加,然而,这些年约定俗成,早已形成私底下规矩……所谓武林大会,怕也要再加上“正道”二字。说是如于烟这等炎魔教之人,便是那些个亦正亦邪,也少有前来。

    如今被这位当世魔道妖女说了“慕名”,还真是举世无双大笑话!

    说完那话,她又笑了一笑,似乎带了些楚楚可怜意味:“这许多大英雄欺负我一介小女子,真也不嫌羞啊!”

    此言一出,这些个正道大侠们都是一皱眉,颇觉棘手……若是真有人上前对她逼供,天知晓这魔女还会不知廉耻地说出什么来?而且,要是下手狠了失了分寸,可不正应了魔女妖言么!

    见满座武林人这般模样,又见于烟唇边那隐隐一丝得意,玉合欢冷笑一声,走过去双手捏于烟肩上:“本门主不是男儿,称不上英雄豪杰,总能对你出手了罢?”她手里一个用力,就挫开了于烟肩膀。

    旁边青柳也上前一步,从腰间取出两把细长匕首狠狠地刺进于烟身体,穿了她琵琶骨,让她一身功夫,再也使不出来。

    红色血一下子浸透了于烟衣衫,她脸色煞白,满头冷汗涔涔而下。

    即便是明了此人确是魔教出名魔女,旁边那些个英杰们见了这副惨景,也是心有不忍。

    玉合欢一抬头,看到众人面上表情,嘴角勾起个嘲讽笑:“怎么?都怜香惜玉、觉得本门主下手太狠了?”她凑到于烟近前,手指捏着匕首柄,前前后后地研磨,直疼得于烟嘴唇颤抖,别说是笑了,就是想说几个字,也是不成音。

    “夺魄尊者是何许人也,还需要我这个女子为诸位细说?”玉合欢声线里带着戾气,“此人一颦一笑都是杀招,之前冲诸位笑得很美罢?便让诸位‘英雄豪杰’舍不得了?”

    连着三个反问,直让那些动摇英杰们惭愧垂首。

    “哈哈哈哈哈!”于烟疼得抽搐,可却突然强势地大笑起来,她用手按住玉合欢,抽气着说道,“本尊自然不是好人,可你彩衣门门主又是什么好东西?二十多年前,你名头可不本尊之下啊!哈哈哈……”

    她奋起后一把力气,“呸”地吐了一口血沫玉合欢黑纱上,一下子就将黑纱污了,还有某种腥甜香气,很地腐蚀了那纱巾。

    玉合欢猝不及防被偷袭得手,只好把黑纱扯了下来——露出了一张艳冠天下美貌容颜来。

    这张脸,年轻些自然不识得,可年纪长,却都无法忘记。

    人群中不知有谁突然大叫出声:“是妙音妖女!”

    “对啊!就是她!”又有人高声附和,像也是猛然被勾起了记忆般。

    妙音妖女,三十年前让正邪两道都束手无策貌美女子,因着一手音攻功夫纵横天下,心狠手辣,狂傲无比,且嗜好以魅音惑人。若是她无意,便是哪个男子敢多看她一眼,她也要挖了人眼珠子,可若是她看中了谁,对方又不愿意,她就要斩了那人头颅,再割掉那人手指剥出指骨,串腰间做链子玩耍。

    爱她极爱她也极恨她,恨她想将她生吞入腹,一时之间,武林被她搅得如同一滩浑水。

    “原来是玉合欢女施主。”觉明双手合十,沉念佛号,“阿弥陀佛,女施主多年未曾现身,而今重出江湖,所为何事?”

    玉合欢粉面带煞,目光群侠脸上徐徐划过:“不错,我就是玉合欢,也是当年妙音妖女。”她竟是毫不避讳地承认了,“至于我为何而来……”她冷声笑道,“觉明大师既然还认得小女子,那大师可还记得当年小女子因何而退出武林、甘心归隐?”

    “老衲记得。”觉明像是想到了什么,眼中光芒慈和,“当年飞涧仙子与女施主结为金兰姐妹,使得女施主苦海回头,实乃一段佳话。”

    那个年代,有正邪两个绝世女子自相争到相知,飞涧仙子天人之姿,心底宽和,将邪派妖女引回正道,之后两女一同退出武林,自此妙音妖女沉寂,武林重归平静。

    “这、便、是、了!”玉合欢一个字一个字蹦出音来,“十三年前,晋南王府惨遭灭门之祸,武林与朝堂虽不相容,但此等大事,诸位想必也有所风闻罢!”

    众人不知其为何说起官家事来,但也都点了点头。

    玉合欢恨声又道:“那诸位又可曾知晓,我那姐姐,当年便是嫁给了晋南王爷,才淡出了这个江湖?”说完又有一阵狠意涌上心头,她箭步而去,一只手死死地掐住了于烟颈子,“而当年灭了我那边关打仗可怜姐夫一门、杀了我敬爱姐姐、夺走我两个小侄儿,就是炎魔教!”

    “夺魄尊者,就是当初以魅功引我出去,下手害我姐姐祸首之一!”

    她手里用力,咬牙切齿,几乎要把于烟脖子弄断!

    于烟下巴被迫抬起,颈骨咔咔作响,已然是气若游丝了……

    整个厅里回荡着女子怨毒诅咒声,那一份执拗情绪太过强烈,居然让所有人都惊呆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直到于烟身子都渐渐软了,清虚子才飞出手,轻飘飘给了玉合欢一记掌力——并不是伤人,而不过是让她退一退罢了。

    “女施主手下留情,此人还有用处,切勿要了她性命去!”觉明也同时开口,闪身到了玉合欢前头,阻住她再下毒手。

    玉合欢深深吸气,看于烟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方才像是终于平息了情绪一般说道:“炎魔教是小女子大敌,诸位要留下这魔女、去挖出她口里消息,小女子亦无异议,只不过,待事情了结,还请诸位将此女交由小女子,好让小女子亲手为姐姐报仇!”

    众人面面相觑,终是觉明长叹一声答应:“冤冤相报何时了……也罢,女施主为姐报仇,其心可嘉,我等自然不会拂了这番心意。”

    “如此便罢,觉明大师可继续住持商讨一事。”玉合欢退回彩衣门诸人前面,不再发话。

    这整个交涉场面,她没有半分目光留花氏兄弟身上,就连唯一明了两人身份于烟也无法再说出一个字,因而满场之人,也未有一人怀疑他们与之有什么关系。

    事已至此,于烟早被掐得昏死过去,觉明看一眼瘫地上魔教妖女,再看一看守着赵恒穆尸体哭泣赵家子女,眼中满是悲悯,良久,他再叹一口气:“今日天色已晚,还是先将赵盟主……入土为安罢。”

    说到此时,满厅众人皆是唏嘘,便各自出去交代门人外继续露宿不提,而赵家几个嫡子嫡孙,就这些个长辈帮衬下,将赵恒穆入殓,再借助清虚道观摆了灵堂,让众人凭吊。

    于烟也被收押起来,只等办完那前盟主后事,再来对其处置。

    赵恒穆灵堂很搭好,有赵家人连夜去山下重金购来棺木,把他那惨不忍睹尸身捡起拼拢,好生安置……

    灵堂两边跪着孝子孝女,都哭得抽抽噎噎,披着重孝向前来吊唁人行礼。

    赵凌海依然没有醒来,因着他也曾被食脑虫寄了生,而后虽然被于烟招出了虫子,可于烟既然有问题,那么她口中所说于身体无碍之事,又能有几分真切?

    但凡来人见了这惨景,都是连声叹息。赵家前一刻还是风光无限,大把人认定了赵恒穆还会连任下去,可这一时,家主身死,长子也是半废,唯独留下赵凌河这个十四岁半大少年,要撑起这个世家来……众人心中都是明白,这赵家风光,恐怕是不再了。

    而赵凌河接连遭逢剧变之后,也终于收敛了自己傲气,就仿佛一夜之间懂得了承担,变得成熟稳重起来。

    楚辞几人,当然也来了。当然,花蚕与花戮两人,也缓缓走他身后。

    对于这样家主级别贵客,赵凌河自然是要小心接待,楚辞上完香后,孝子孝女要叩首拜谢,赵凌河谢完,站起身来,而一直躲他身后抽泣赵纤纤,居然也站了起来。

    她冲楚辞施了一礼,然后慢慢走到那仿佛冰雪雕成黑袍青年面前,深深地福了福。

    赵纤纤是个柔弱女子,有着水乡好女特有温婉与清丽,楚楚可怜,一点也不像武林世家出身。

    她眼眶里还带着些些珠泪,小巧鼻头也略有些红红,她打起精神勉强露出一个笑容,轻声说道:“小女子赵纤纤,多谢少侠救命之恩。”

    她谢,是当时花戮那一提恩情,纵然并没有太多怜香惜玉,却救她出了那怪虫利尾。

    “无事。”花戮声音冷冽,没什么特别情绪,也没有多施舍少女一眼。

    少女总是憧憬英雄,而生武林世家又不懂半点武艺尤甚,而何谓英雄?英雄总是会救助美人,美人也自然会对英雄倾心相许。

    赵纤纤今年二九年华,正是怀春年纪,加上父亲兄弟连番遇难,父亲是死自己眼前,而自己也险些遭逢毒手,一颗芳心加无助……这时候,有那恍若天神一般冷峻男子从天而降,将自己救出。

    刹那间,便将那一缕情丝缠了上去。

    今日灵堂之上,满怀悲伤少女再次见到心仪之人,便舍弃了那些矜持,要过来见礼……哪怕,只是说上几句话也好。

    唯恐再也难以相见。

    然而花戮只是冷淡地应了一声,便不再理会,硬生生将少女满腔情思打了回去。

    赵纤纤愣那里,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脸涨得通红,尴尬而无措。

    这时,有一道温和好听声音传了过来:“赵姑娘不必多礼,救你乃是我辈本分,无需介怀。”

    赵纤纤抬起头,正看到少年温柔笑容。

    “花小公子……”她打听过,这少年便是心仪之人亲生弟弟。

    “哥哥性子如此,还请赵姑娘不要意。”花蚕微微地笑着,眼里含着几分歉意。

    他相貌秀美,本来就容易让人心生好感,又这样温文尔雅,很及时地缓解了姑娘家尴尬,让赵纤纤对他印象,一下子就拔高了好几分,连忙冲他感激地笑笑,娇娇怯怯地说一句:“是……是小女子唐突了。”便借势下台,重回了孝女本位。

    花蚕与花戮并没有呆太久,待楚辞与赵凌河谈话完毕以后,就一齐回去了后面厢房。

    临走前,花戮还收到少女幽怨目光,花蚕低声地笑,而后凑到自家哥哥耳边,轻轻调侃:“哥哥,做英雄感觉如何?”

    “你太多话了。”花戮面无表情。

    夜深。

    今日发生事情太多,众人也都觉得颇为疲惫,除了守灵之人,其他武林人士都已经各自安歇。

    后院厢房外,悄无声息地窜出一道人影……没有惊动任何人。

    若是有人仔细看去,就能瞧得清楚,那映墙上,分明有两重黑影。

    那人几个起纵,月光与云层掩映之间,极地躲避着亮处之人视线,来到另一个有好几人把守房间门口。

    之后,攀附那人身上另一道影子一抬手,洒出一把粉末一样东西,那些个守卫们就晃了晃身子,渐渐歪倒地上去了。

    这时候,冷月光辉终于映出来人脸,一个黑袍裹身,气息冰冷,另一个淡黄长衫,五官柔和,正是花戮与花蚕两兄弟。

    花蚕从自家哥哥身上跳下来,朝旁边阴影处笑了一笑:“阿狄,你此处看着,可别让人进来了。”

    墙角似有虫豸之声摩挲不已,而后有眉眼平淡青年走出来,躬了躬身答应:“是,主人。”

    花蚕推开门,与花戮一同走了进去。

    于烟,或者说夺魄尊者,身份地位炎魔教是极高,武林中辈分也不小,因而即便她做出这等事来,以觉明与清虚子两个正道武林名宿身份,也不可能对她做出什么折辱之事来。

    所以,夺魄尊者所被关押地方,是清虚道观中一个比较偏僻些上等厢房。

    这偏僻,阻隔了好事者窥探,但也给了这一对花氏兄弟方便。

    房间颇大,里面摆设与楚辞那些个世家家主公子之类所居相似,而于烟半倚床头,衣衫都被人换过了,之前脏污血迹,也是再看不出了。

    花蚕花戮走进门时候,于烟也张开了眼睛,声音里带一丝嘶哑和几分慵懒:“是何方朋友深夜探望小女子来了?”

    花蚕仔细打量了这个多年来容颜不改魔教尊者,见她眼睛仍被蒙着,想来也是怕她诱惑了来为她送饭之人,而肩头那两根匕首也早被人拔出,换上细细玄铁打造链子,拴床柱上,该又是怕她逃走。

    轻轻地笑了两声,花蚕走过去,俯下身,手里极轻缓地为于烟解下眼上布带,柔声说道:“我们是何许人……尊者不如亲眼看看可好?”

    于烟微微一怔,睁开眼,正对上花戮那双冰寒刺骨眸子,不禁失声道:“原来是你。”而后又反应过来,冷笑两声,“怎么白日里没动手,便趁这时来讨要本尊性命了?”

    花戮不答话,横里有少年清润声线响起。

    “尊者,不是哥哥找你,而是下。”花蚕缓缓走到于烟正面,对着他弯唇一笑。这一笑犹如桃花盛开,光华灼灼。

    于烟直直看了花蚕半晌,也笑了起来:“原来你们兄弟已经相认,看起来,花绝天是白费了心机了,可怜他被你们瞒得好苦。”

    “只不过是看谁能哄骗罢了,都是上不得台面小伎俩。”花蚕摇一下头,笑得意味难明,“不过,现他也该明白了。之前武林大会上,不是还有个能驭虫高人么,就不知,是阴虫婆婆……还是阳虫婆婆?”

    于烟瞳孔蓦地一缩:“……你知道?”

    “自然知道。”花蚕唇边弧度扩大了些,然后干脆半蹲于烟前方,手指虚空她眼睛方位戳了几下,“你惑人**对我无用,何苦浪费气力?”他另一手支起下颔,笑意俨然,“花绝地擅使毒,而我除了学会他使毒功夫,还有另一项本事,你想不想知道?”

    “花绝地不知道功夫?”于烟看着少年秀美笑颜,不知怎地,骨子里突然升起一股寒意。

    “是啊,他不知道。”花蚕笑得轻柔,“就比如说,‘百虫相残,活者为蛊’……要不然,尊者以为,我为何能杀了花绝地,烧了他绝心谷?”

    “那位同会驭虫之人想必也回去了炎魔教,那么,花绝天该也明白了,该也……是时候来找我兄弟二人报仇了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剑鬼蛊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衣落成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衣落成火并收藏剑鬼蛊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