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鬼蛊师 > 劝服

劝服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花戮看着花蚕,见他不发一语,就回过身,继续将剑法演练一遍——他所练为秦风所授“破天十三式”,运用强劲霸道《梵天诀》内力使将出来,舞动时隐有风雷之声,加上花戮本身冰冷煞气,运转时杀意凛然。

    花蚕一边站着观看,面上神情是安然不过,然而他心中念头却是转了许多个……他看自家兄长剑势,比起武林大会时似又有进步,剑气若虹,也没有了那一丝窒碍之意,大抵是得了秦风心法缘故,变得加圆熟自然起来。

    只是练武没有捷径,饶是花戮两世为人,也不过是多了些经验而已。花戮天资高卓,尤其嗜剑,就能心无旁骛,剑术上一往无前。而《梵天诀》是极好内力功法,只是行功时凶险一些,后来花蚕以银针渡穴,祛除了花戮体内郁结瘀血,让功行全身,百脉畅通,是如虎添翼……只不过,若要达到十二重大圆满境界,却也不是那般容易。

    而花绝天……恐怕也差不多是发疯时候了吧?

    花蚕想来,上次大会上故意放走了与夺魄尊者同来之人,为就是带回消息,让花绝天知晓两人已是相认,与他撕破脸皮……之前武林大会尚未开始,花蚕担心节外生枝、毁了那许多人一齐推进了剿除炎魔教大风向,便由花戮与花绝天虚以委蛇,掩饰过去,而现却是不怕了。

    先不说花戮剑术已经进一步,单是目前身边多这些人,就也是一股极大力量……而此时让花绝天知道自己被耍了多年之事,自然是为了大大刺激他一番,若是能让他心魔深、甚至搅乱他心智话,自己两人胜算,就又要多上一分。

    前面花戮身形愈,几乎化作淡淡虚影,让人看不清楚,只有满场剑气纵横,勾得人心动荡,心神不安。

    花蚕目光一直定花戮身上,因着自己不能修行内功,眼力便也差了些,一开始还能瞧得清楚,但花戮这般进境之下,居然也是难以为继了。

    便是自己所长并非如此,行毒蛊之术时,内力亦是并无大用,但偶尔想来,心中也会生出些许不忿……花蚕微微勾唇,手指探入袖中,轻轻抚摸腕子上银练蛇,那蛇似也感应到花蚕复杂心境,凑过蛇头他指腹蹭上几蹭,权作安慰了。

    花戮剑势急,越逼越紧,带出压力惊人,几乎让人心都绷成一线,直欲断裂!终于,达到顶峰之时,花戮手臂翻转,就收了所有气势,抱元守一,刹那间偃旗息鼓了。而他自己也是双目微闭,长剑入鞘,就好像从未动过。

    站了一会,花戮黑发随风飘拂,由动至静,终服帖地垂胸前。花戮睁开眼,回头朝那蓝衣少年走了过来。

    花蚕未语先笑,迎接结束了早课自家哥哥。

    “擦把汗罢?”不知何时花蚕手里多了块方巾,正迎面递过去。

    花戮接过来,拭去因内力奔腾而溢出细微汗珠,淡声应了句:“嗯。”

    “哥哥现进展如何?”花蚕看花戮动作,微微一笑。

    花戮随手将方巾掷到不远处宫人手里,答道:“离十二重大圆满还差一线。”

    “这样么。”花蚕沉吟着。

    只差一线……说好也好,因为毕竟只要寻着一个契机就能突破,而说不好也不好,毕竟这契机难寻,说不得就要苦熬上好几年时光,或者终生突破无望。

    “不必想太多。”花戮垂目看了花蚕一眼,“我不会输。”

    花蚕笑一笑:“单单不会输可不行,便宜娘骨灰要拿回来,所以,我们得完胜了他。”

    “知道了。”花戮应声。

    花蚕再想一想:“联手?”

    “好。”花戮低头,对上花蚕冰冷眼,又看一看他嘴角温柔笑意,点头答应,“联手。”

    房间里第五瑾与第五玦也不知说些什么,宫人们都被屏退左右,就连窗子也都关得严严实实,还让秦青守了门口。

    两个人初步达成了一致意见后,花蚕朝那边看了一眼,回头冲花戮笑道:“哥哥,你猜我们那位‘瑾哥哥’会对便宜爹说些什么……机密要事?”

    花戮面无表情:“战事。”

    “我想也是。”花蚕勾唇,“这些年来,据说大凛一直骚扰北阙边境,让这位陛下可是不胜其烦,满朝里好像也没什么能拿得出手将士……便宜爹一醒来,这位陛下想必是不会放过罢。”即便心里有所愧疚,但跟国家大义比起来,怕也是会放下。

    花戮安静不语,他知道现花蚕并不需要他回答。

    果然花蚕又道:“便宜爹身子可还没有养好,现上战场话,可就活不了几天了。”

    “你要阻止?”花戮看向花蚕。

    “阻止不了。”花蚕摇头,随即轻笑,“再说了,若是不跟便宜爹找点事做,他再时常想一想便宜娘,大概死得。”

    “解毒。”花戮看着花蚕手,细白手指纤长,可那双手,却能够调制出世界上所有毒物来,当然也能调制出能与这种毒物相克另一种。

    花蚕弯起嘴角:“毒当然要解,不过那个破烂身子也要用补药撑起来才是。”这时候,第五瑾就能帮大忙了……要说这世上珍奇异物,还有哪里会比皇宫多?

    “嗯。”花戮点头,算是就这样决定了。其他一切,就要等第五玦与第五瑾两人商讨结果。

    事情商量完,花戮转过身,他内力自行运转,已经把刚才消耗恢复完毕,现要去再练上一遍剑术,这时候,花蚕伸出手,拉住了花戮袖子。

    “等一等。”花蚕说道,他敏感地察觉到手腕上银练蛇异动,就好像要对他说些什么一般。

    花戮看了四周一眼,这里地处广阔,宫人们虽然不敢上前,但还是远远地跟着……于是他略侧身,将花蚕整个挡住。

    花蚕手腕翻动,那条晶莹剔透银色小蛇就从他袖子里钻了出来,盘他掌心里摇头摆尾,艳红蛇信喷吐,不断地发出带着某种特有频率声音来。

    略一挑眉,花蚕凑过去听它“说话”。

    之后,他脸色从轻松到凝重,终是变得有些异样起来。

    ……什么?

    花蚕听着银练蛇口中嘶嘶不休,面上便不自觉现出几分讶异。待银练蛇说完了,他一抬头,正看到花戮眼中露出些许询问之意,就扯一下嘴角,说:“昨日你我陪伴便宜爹时候,银练出去找耍子,竟然听到了第五瑾与第五琮对话。”他摇一下头,叹道,“原来第五琮就是‘一寸风’主人。”秦青能听见人心跳之声,然而蛇类性子冰冷,能减慢呼吸,瞒过秦青五感。

    这就难怪第五瑾一眼看到两人便明白两人身份了,花蚕原也知道,堂堂一国帝王必定有其消息来源之处,却没想到,江湖中盘亘已久、鼎鼎有名消息铺子“一寸风”,竟然便是这个来源了!

    若往深处想去,那位北阙王朝先祖,可真是深谋远虑、智计超然……

    两兄弟这里说话,可注意力却都留了几分那边屋子处,过得一会,居然门开了。然后第五琮走了出来。

    第五琮遥遥地朝这边拱手笑了笑,就跟秦青搭起话来。

    花蚕花戮对视一眼,心中都有思量。

    先是秦青外看门,这下把第五琮也赶了出来……是什么重要事情,竟是连心腹如此都听不得?

    约莫又过了个两柱香光景,第五瑾终于也走了出来。

    花蚕花戮见到,就走过去见礼。

    “陛下。”花蚕笑道,因着是外头,就还是规规矩矩称呼得好。

    花戮也朝第五瑾点了点头招呼。

    “小一练完剑了?朕还想着要来欣赏一番。”第五瑾声音明朗,笑容和煦,看起来心情不差,可真实情绪为何,又是并未可知。

    “陛下若是想看,让哥哥再为陛下演练一遍也未尝不可。”花蚕听出第五瑾调侃之意,便也微微一笑。

    “哈哈哈哈,小二你可真会说话!”第五瑾朗声笑道,“朕要是真这样做了,皇叔怕是会以为朕欺负了你们啊!”

    “爹爹才不会说陛下不是呢。”花蚕笑容温和,“难不成,刚才陛下对爹爹说了什么难为事?”

    第五瑾唇边弧度不变,看着花蚕目光却带了些意味深长:“小孩子家家别管大人事,若真想知道话,不如去问问皇叔罢,朕可不敢私下里说,如果惹得皇叔生气了……”他眉一扬,从第五琮手里拿过扇子对准了花蚕脑袋轻轻这么一敲——

    “你‘瑾哥哥’我可就乐子大啦!”他笑容满面,而后转过身,“朕还有些别事情处理,小一小二去陪皇叔罢,朕走了。”

    花蚕原本也没奢望能套出话来,就微微躬身,笑容平静:“那就恭送陛下了。”

    第五瑾几个人都离开了,花蚕让几个宫人远远地伺候着,自己则拉了花戮,悠然踏入房内。

    第五玦身子虚,还是半躺床上,而床头摆着凳子,该是第五瑾坐了……这样近距离,不是要联络联络感情,就是要说什么私密事儿。

    花蚕花戮两人走进来时候,第五玦正目视前方,眼里也没什么神采,看起来……是发呆?

    “爹爹。”花蚕刚进门,就先唤了声。

    “嗯,小二啊。”第五玦回过神,侧过头对两人笑了笑,“小一早上练完剑了?”

    “是。”花戮应声,可声音冰冷。

    第五玦也不介意,又看一眼花蚕:“陛下走了?”

    “是啊,走了。”花蚕笑道,“孩儿刚问陛下与爹爹说了什么,陛下还不肯说呢,还让孩儿自己过来问爹爹。”

    第五玦摇摇头:“也没什么,别想太多。”

    “不能说么,爹爹?”花蚕没想让第五玦扯开话题去,而是紧跟着问出来。他是猜到了与战事有关,可具体怎么样,还是要让第五玦亲口说出来……这样,也好再问问第五玦想法。

    “爹爹是嫌孩儿年纪小,不愿让孩儿为爹爹分忧罢。”他这样说着,眼里就流露出些黯然来,正好落入第五玦眼内,“哪怕孩儿有这一手针术手,哥哥武艺练成了这个样子,也还是不行么……”

    “没有事。”第五玦见到自家孩子失落神情,连忙安慰道,“小二切不可这样想。”对这两个儿子他亏欠颇多,大儿子性格冷漠父子两个极少说话,他也不知如何弥补,好小儿子现性子温文,倒成了传话人,能让父子三人气氛缓和,他当然不愿意让他伤心。

    “那爹爹肯说了么?”花蚕抬头,面上隐隐带了些期盼。

    “唉……”第五玦叹气,“说来也真不是什么大不了事情,陛下所说,都是为父早做惯了。”之前不告诉两个儿子,也不过是不愿他们生出什么多心思罢了。

    再一想刚才,那个名义上自己侄儿、实则已登九五至尊宝座男子,挥退了第五琮之后,居然一撩衣摆,就跪了下来。慌得他赶忙撑起身子要去扶他,却因为自己武功尚未恢复,而被对方以内力压制床上,半点动弹不得。

    第五瑾也是下了狠心,这一跪之下,堂堂帝王脸上是愧悔之色,一面细说先皇临终前如何吩咐定要好生补偿晋南王一家,一面表述自己多年内疚,硬是将歉意礼节都做了个十足十。

    见他这样,第五玦心里是喟叹多于怨忿,这些年过去,国家大义前,还有什么好说?即便是怪,皇家也并非罪魁祸首,怪不到他们身上去,反观之连续两人帝王都是如此自责,还能放下帝王尊严对区区臣子下跪,可谓是做到了好……饶是痛苦了十余年第五玦,因那事而与皇兄侄儿之间生成一些芥蒂,也此时无声无息地消弭于无形。

    而后,第五瑾便亲热地坐了床边,两个人叙话一遍后,那位陛下才慢慢地引出了话头来。

    那一番谈话,让第五玦心中百味繁杂,不知该说什么好。好第五瑾并不逼迫,说完以后即可离开,倒是给了他许多时间思虑。

    第五玦想到这里,再看一眼小儿子期盼神情,突然觉着若是真说出来与这两个孩儿商讨一二,说不得也是个解决问题好法子。

    花蚕看第五玦神情,知道现时机已到,就再加一把火上去,语声轻柔,而语气则再坚定不过:“爹爹便不要瞒着孩儿了……不然话,孩儿担忧过甚,反而不好。”

    第五玦看他模样,不禁莞尔:“说得也是,为父不该再让小一小二担心了。”他顿一顿,问道,“听陛下说,前些日子,万通子也来皇宫瞧过为父了?”

    ……是与万通子有关?

    “嗯,是。”花蚕虽不知第五玦为何问起,但也微笑回答了,“孩儿是从万伯伯口中听到爹爹消息,到这皇宫地图,也是万伯伯亲手所绘。”

    “这样么……”第五玦叹息一声,颇有些怅惘,“那时我却是不知……让他看到我这糟糕模样,真是对不住了。”

    “爹爹日后好生调养,孩儿自会给万伯伯送信去,让他老人家不再这样担忧就是。”花蚕安慰道,“爹爹莫要太过挂心,以免忧极而伤。”

    “嗯,为父省得。”第五玦沉吟一下,“万通子他……可是做了个威力强大机关?”

    “也是陛下所言?”花蚕见第五玦点头,心中了然,“倒是听到一些,万伯伯山中闭关多年才做了出来,据说原是为了让爹爹打仗时不要再那般辛苦来,而后听到爹爹……就一直搁置了。”

    “他有心了。”第五玦有些感动,“却是为父辜负了他。”

    花蚕坐过去些,轻轻将手搁自家父亲肩上:“爹爹莫要难过,现领了万伯伯这份心意也还不晚。”他见第五玦抬头,就又笑一笑,“陛下想必也是知道此事,想让爹爹您去劝说万伯伯拿出这机关、投入战场罢?”

    “小二真是聪明。”第五玦神色有些复杂地看着小儿子,“不过不止如此,陛下还希望……”

    “希望爹爹您能重回战场。”花蚕微笑接道,“万伯伯性子执拗,若是机关不爹爹手上操弄,他怕是不肯交出来……何况爹爹素有儒将之称,这北阙王朝,也是难得将领。陛下自然希望爹爹能够重振雄风。”跟着话锋一转,“那爹爹可有答应么?”

    “还不曾。”第五玦恻然,“你们娘亲过世以后,为父心思便都淡了。”只不过现第五瑾言辞恳切,加上听到那机关描述,又确强盛无比,若有其相助,何愁大凛边疆那小小骚扰?北阙王朝则固若金汤矣!

    “既然陛下并未催逼,爹爹慢慢想就是了。”花蚕唇边笑意宛然,语声柔和,“然无论爹爹是何想法、日后要做出何种决定,都要先养好身子才是。”

    “孩儿别不懂,可惟独医术之上,尚有几分把握,既然已知爹爹所中何毒,想些法子来为爹爹解毒,也不算太过困难。不过……也要爹爹愿意才好。”他言笑晏晏,回头对上自家哥哥眼,“哥哥,你说是不是?”

    花戮一点头:“正是。”

    第五玦看着自家小儿子酷似爱妻容颜,再看一看长子酷寒面色……良久,终是一笑:“小二说得是,为父可不能再拖着这副身子了。”

    接下来时间,花蚕便配了药物为第五玦补身祛毒,佐以银针刺穴,终将他体内毒素慢慢排出,虽然还是偶尔眩晕,可比起从前动辄昏迷,倒是好了许多。第五玦精神大好,又有花蚕每日陪伴,心情也好了一些,而花戮每日练剑,第五玦看过几次,便有些按捺不住,他原也是个好武,又常沙场,自然有一股男儿豪气,有时看到花戮剑法精妙气魄惊人,就忍不住地想要比划一番……而他不曾痊愈不能动用内力,就往往口头说出招式,让花戮学了以后,再用他自己剑术回击,你来我往,乐此不疲,久而久之,第五玦眉宇之间郁气竟然去了大半。

    这样父子三人日渐融洽,恍恍然一过又是好几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剑鬼蛊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衣落成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衣落成火并收藏剑鬼蛊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