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鬼蛊师 > 辞行

辞行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当皇帝人,总是比一般人辛苦,当然,这是指明君而言。

    第五瑾从先皇第五圭手里得来王位,本人又是个明智决断,自是不敢稍有怠慢……因而,这已经是半夜三了,他依然没有入眠,没有去后宫享乐。

    秦青一边侍立着,偶尔给第五瑾添上灯油、拨一拨灯芯、或者续上一杯热茶。他催过这位陛下好几次了,可奏折没有批完,他也知道,这位陛下是根本不会就寝。

    而就这个时候,外面突然跑来个小内侍,低眉顺目地门口唤了声。

    秦青微微皱眉,这时候了,还有什么事情么?不过他还是走过去,问了句“怎么回事”。

    小内侍原是要通报,是住贵华殿两位客人来求见了。

    ……两位师弟?这么晚了,莫不是有重要事情做。

    秦青挥手让小内侍旁边等着,自己则步走到第五瑾身旁,他耳畔轻声说了几句什么。

    第五瑾放下手里奏折,温和一笑:“传。”

    “是。”秦青答应着,冲小内侍一个手势过去。

    小内侍抬眼看见,又连忙退出去。

    过不多时,就有两道脚步声传来。一道是虚浮,然而轻,另一道厚实些,但是落地无声,十分平稳。

    果然是花蚕花戮两人来了。

    第五瑾扬眉笑了笑:“小一小二,怎么这么晚还没睡么?皇叔居然也这般放任你们了。”话似责备,可又有关心亲近之意。

    “爹爹刚睡下了。”花蚕也笑一笑,“倒是瑾哥哥,可也要好好注意身子才是。”

    客气几句后,第五瑾让人搬来椅子给两人坐了,才问道:“这么晚过来,小二,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对我说?”

    “嗯,也算是罢。”花蚕点一下头,“其实,我们是来辞行。”

    “辞行?”第五瑾诧异了,“皇叔也已经大好了,你们两个不承欢膝下,却还要去哪里?”

    花蚕叹口气:“瑾哥哥可是忘记了,这月底我二人是要去帮着正道武林打炎魔教去,约好了事情,不能不作数啊。”不然话,失了信誉,还怎么一边隐藏自己、一边利用正道武林与魔教做对?

    第五瑾会过意来,颔首道:“这倒也是,皇叔醒过来事情实让人太过高兴,我倒忘记了还有这事。”他顿一顿,“前几日琮儿要去做事,早知如此,还不如让他带你们一起,也好有个照应。”

    “早几日话,爹爹余毒未清,我兄弟二人也不能走。”花蚕谢过第五瑾好意,“瑾哥哥就不要挂怀了,权且信过我俩本事罢。”

    “你啊。”第五瑾笑叹,随即又是关切问道,“照小二所说,皇叔身子,现真已经痊愈了?”

    “那毒淤积多年,爹爹身体早就被折腾得不行,当然没有这么道理。”花蚕摇头,他看一看第五瑾,又说,“不过麻烦做完了,剩余之事就只是好生调养,瑾哥哥宫里御医便已足够。反正,用好药温补就是。”

    “如此也好。”第五瑾知晓没大碍,就不再追问,恢复儒雅平静模样,“小一小二是要现走罢?”

    “是。”既然来了,花蚕就没准备瞒着第五瑾,“毕竟是为娘亲报仇去,爹爹身子还虚弱着,好不容易才心情开阔了些,就不想让他老人家再度郁结于心了。”他笑得有点狡黠,“所以,爹爹那边就麻烦瑾哥哥费事编个好些理由,待我与哥哥顺利报仇回来,再向爹爹请罪。”

    “小二嘴上这样甜地叫了我一晚上‘瑾哥哥’,那么我这个做哥哥当然也不能让你失望。”第五瑾也笑了,“放心去罢,管放手施为,若是不成,还有瑾哥哥给你们扫尾呢!”他一侧头,“秦青,明日就遣特使给琮儿送令牌过去,可调五千铁甲卫,嗯,别太张扬了,也不能扰民。”

    “秦青明白。”长相妖媚青年正色回答。

    事情都说完交代完了,几个人告了别,花戮拦腰揽过花蚕,足尖一点,就纵身跃了出去。

    没有惊动任何人。

    要说比起与楚辞约定时间好早了些,可花戮花蚕却还是纵马急速赶路,这一路过去,比起来时还要几分。他们是顺着那条大河下去,且挑了近路郊外走,就是为了能赶到……只因为两人刚出了城,就接到楚辞托人传来消息,才让两人如此匆忙。

    这消息为何?若仅是一般倒也罢了,只是花蚕看过,虽说只写了寥寥数语,但从字里行间透出笔锋来看,楚辞此刻心情,可是非比寻常难过。

    却原来……武林乱了。

    事情起因花蚕花戮两人离开清虚道观之后,正道武林仔细验了从夺魄尊者发髻里取出毒丸,却无论如何也查不出是何种毒药,这情形,就像狠狠地打了正道武林一记耳光,落了他们面子。

    事后,众人再也忍不得,群情激奋,都齐齐地要找炎魔教讨个说法,而楚辞也这时候拿出从前所得证据,就是落实了炎魔教罪名,一时间,就是那些个保守派,也都义愤填膺了。

    赵恒穆已死,武林大会也没选出盟主来,就由清虚子和觉明大师暂作主持,但那两位是方外之人,也没多做插手,只压住场子,让众人自由议论。楚辞抓住机会,几番见解下来,又因为顾无相、林家两位公子都帮衬着,各位青年俊杰们便也都热血沸腾地围了他周围,让他隐隐有了头领之势,这一切原本都往好处发展……然而——

    一日清晨,突然就开始有人身亡,楚辞带人多方查验,清虚子也连番出手了,居然也查不出他们死因,陆陆续续地都死了几十人,真可谓是大面积伤亡。每一日总要抬出几具尸体出去,没多久,就闹得人心惶惶。

    这还不止,再过几日,好几个大城都闹出事来,说是有武林人恶意杀戮,已经毁了好几个酒楼妓寨之类,弄得官府都不得不插手起来。

    花蚕看完信,跟花戮商量许久,也没找出头绪,现正道武林要攻打炎魔教是板上钉钉之事了,玉合欢目已经达到,当然就不会是她出手嫁祸,那这么大收笔,或者真是炎魔教做?但想一想也不对,那个不知是阴虫还是阳虫婆婆回去,该是把武林大会情况都说了,炎魔教想也知道大战不可避免,应该积极准备才是,怎么会这样节外生枝?也太蠢了一些。尤其还惹来官府,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么!

    另外,还有那个花绝天,也实能忍,都知道自己兄弟耍了他们十多年,不仅骗走了他们压箱底功夫,甚至自己还杀了花绝地……照道理,他应该早就要过来了结恩怨才是,要不然,是刺激太大了,疯掉了?

    啊,对了!疯……疯掉……莫非,做出这等吃力不讨好是疯了花绝天?!只是,若是他疯了,也不至于四处跑得到处灭门吧……要疯也该寻着自己两兄弟发疯才是啊……

    左想右想,还是觉得不能自圆其说,花蚕这才决定,要加速度赶到卞阳,问清了楚辞情况再来推敲,到时有多信息,想必就不会如此时般一头雾水了。

    花蚕决意已定,而花戮扬鞭叱马,加急赶路。马驰飞,花蚕没有内力护体,早吹得脸色发白,花戮便用狐皮大氅把他裹紧,牢牢护怀里。这样行路过去,花蚕倒也并不十分难熬,只是想到前世两人身子差不多强健,这辈子却被比下去了,心里还是有几分不甘,但偶尔抬头看到花戮虽然是七情不动凝神策马、不知有意无意对自己回护非常,又不知是什么感觉,只好撇撇嘴,干脆靠着这个便宜哥哥睡过去了。

    昼夜不停跑了三天三夜,花蚕是睡了醒醒了睡,后这一睁眼,总算是看到了卞阳城城门。

    两个人进了城,一打探,才知道武林人都没清源山上了,而是搬到了真正有许多大屋顾家别苑,就连清虚子和觉明大师两位,也跟着来此。

    事不宜迟,两人得到消息,就赶紧往别苑那边而去。果然那条街是已经被包了,才刚到路口,就看到那里有好几个手持刀剑武林人走来走去设防。

    花蚕把大氅扯下来,露出头跟他们打起招呼,还以为要费一番事,却见到其中一个精悍汉子上前抱拳说:“是花少侠与花小公子罢?楚家主早有吩咐,说两位这几日要到,让我等见到便直接放了进去。”

    他是参加了武林大会,当然认识大会上出了好大一个风头花戮,心里也着实佩服得紧。

    花蚕便温和笑了道谢,再一拉花戮衣袖,两人就直接跑马进去了。

    路边上歇着好些个拿刀拿枪武林人,原先开着铺子店家也都依然把店开着,只是人都藏里面些,生怕触了这些武林人霉头、惹祸上身。

    而这些武林人面上神情看来也各不一样,多数都是眼含杀气、义愤填膺,但也有部分萎靡不振,好像一下子就失去了豪气一般。而且,无论是哪一种,似乎都隐隐有些不安感觉。

    花蚕只略过一眼,那马速度可是不减,花戮操摆缰绳,就直往里面行去。

    顾家别苑大门也是开着,不时有几个人进出,且门外空地上也席地坐了许多人,各自警惕着。

    花戮先下了马,然后把花蚕也抱下来,又将马交给迎上来仆人去马厩拴好。他天性冷漠,当然就没有跟其他人打招呼,而花蚕也不欲与人多做纠缠,就索性将文弱小公子身份继续扮演下去,仿佛惧怕这些个看起来凶神恶煞武林人一样地,躲花戮怀里,让花戮把他连人带大氅搂着进去。

    仆人殷勤地把两人带到偏厅里,想来是楚辞预先交待好了——主厅里都是武林名宿和老前辈们,慢悠悠地商议事情。

    偏厅里,明面上只有楚辞和林沐晴两个。

    “楚家主,下与哥哥回来啦。”刚迈进厅里,花蚕就松一松胸前带子,把上面连着帽子摘下。

    楚辞原低头处理事情,闻言抬头,惊喜道:“花少侠,花小公子,怎地这么就回来了?”

    “收到楚家主信笺,哪里还能呆得住。”花蚕微微一笑,跟着看一下四周,又问,“怎么不见阿狄?”

    “澜儿出去办事,但功夫委实弱了些,就请那位侠士陪行了。”楚辞解释道,“他们关系处得不错,澜儿也对那位侠士赞不绝口啊。”

    “能被楚家派去做事,是他福气。”花蚕温和说道,“楚三公子为人活泼,想必阿狄也是喜欢得紧。”

    楚辞一笑,这时候,林沐晴也打过招呼:“花小公子,花少侠,两位一路辛苦。”

    “不及两位。”花蚕便也客套两句。

    寒暄完,开始进入正题。

    花蚕面容带了一些关切:“楚家主,敢问近情形如何了?”

    楚辞脸上一僵,随即摇头叹一口气:“不好。”

    花蚕一怔。

    与楚辞接触这么久,他是知道,楚辞此人是见惯了大场面,他能把偌大一个家族管理得如此之好,可见也是颇有能力,而敢于重重阻碍之下争取武林盟主位子,是有野心、有魄力、有自信表现,而此时,竟然这般直白地说出“不好”二字,那么,事态恐怕就是真不妙了。

    “怎么?”他面露询问之意,“楚家主,还请不吝赐教。”

    楚辞与林沐晴对视一眼,唇边都溢出一丝苦笑,不过,就算是花蚕不问,两人也没准备瞒着他们就是了。

    便是楚辞开口了:“之前楚某去信,曾说陆续有人中毒之事。”

    “正是。”谈及正事,花蚕脸色也变得肃穆起来。

    “那是清虚道观里发生。”楚辞又道,“两位离开之后第三天,忽然有个清虚派小道士吐血而亡。”他顿一顿,像是想到了什么,“尸体形态十分可怖。”

    徒子徒孙暴毙,于是当然引起了清虚子大怒,立即下令彻查,然而紧接着,又有一些小门小派弟子死去,亦都是同样死法,顿时惊起一片轩然□。而后经过多方查探,方才发现,原来是山上水井里被人投了无色无味毒药,而这毒药刚饮下时毫无反应,但只要过上三个时辰,就会立即发作,无药可解。

    “此事当真残忍……”花蚕缓缓地吁口气,似乎极为不忍。

    林沐晴拍一下楚辞肩膀,接下话头说下去:“为了安定人心,我等也做了不少努力,才勉强安抚,可山上水却是不能用了,而且,那水被投了毒之后怕是连源头也会被……但是为了讨伐炎魔教,那些个武林豪杰们也需要住处,大家就搬到无相这里来了。而清虚子道长,现也正后院安静厢房里,精心调制那毒解药。”

    “可是难为道长了。”花蚕眼里带着惋惜,然后再问,“那下毒之人,可查出来了?”

    楚辞摇摇头,神色很复杂。若是查出来了,现也不至于还困这里一筹莫展,早打上门去讨说法了。

    真是可怜了成名多年清虚子,山上被人下了毒不说,整个道观都要寄人篱下,还得咬着牙配制解药而只好把追查一事交给小辈处理……他活了这么大半辈子,怕是就没有这么憋屈过。

    却听林沐晴续道:“大家商量了很久,推测多半还是炎魔教罢。恐怕是他们不知从何处得知我正道武林要对付他们,就做了这事,一来拖延时间准备,二来折损我等实力,给我制造麻烦。”跟着苦意甚,“只不知是何等高手,投毒时竟无一人能察。”

    偌大武林,那么些高手,都没能发觉之人,那该是何等可怕!

    花蚕心里也吃了一惊。当日他之所以发现那阴阳虫婆婆却不出声放她回去,一是不愿暴露自己,二是为了刺激花绝天,三就是觉明清虚子祁山派掌门以及几个老一辈,都是一等一高手,若是魔教来阴,应该也能发现苗头……可没想到,他还是低估了炎魔教实力了么!

    他想着,抬头看向花戮,只见花戮那双平静眸子里也有冷光一闪,花蚕看出自家哥哥是起了战意了,但不知怎地心里却是一松——即便是有个看不清底细高手又怎么了?正面对敌自然有无数武林正道人士出手,而且还有这个嗜剑如命哥哥押后,而若是来暗,又有谁会是自己敌手?

    于是花蚕出言安慰:“楚家主莫要担心,偌大个武林,还有许多老前辈,是都不会袖手旁观……另外,虽说我兄弟二人不才,也自当为武林力。若有差遣,楚家主管吩咐就是。”

    花蚕话,显然让楚辞有了些微微感动:“有小公子这番话,楚某足矣。”

    林沐晴也露出宽慰神情,冲楚辞一笑:“阿辞,你也别忘了我们几个兄弟,可都是站你这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剑鬼蛊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衣落成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衣落成火并收藏剑鬼蛊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