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鬼蛊师 > 春毒

春毒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多了,众人才有余裕注意别,这冷不丁地听到一声尖叫,就纷纷把目光投了过去。

    自然地,他们也看到了花戮坠下山崖后一角黑袍。

    惊异是楚辞,然而当他看到出现炎魔教大门前、带着斗笠女人时,他很释然了。

    因为那个女人伸出手臂尚未收回……很显然,是他偷袭了花戮。

    但无论如何,失去花戮便大大削弱了他们这一方战力,楚辞皱紧眉头,视线回到已然脸色惨白红衣少年身上,他开始担心这个少年是否还能撑住了。

    失去亲人这种痛苦……花戮为攻打炎魔教一事丧命,那么他心心念念这个弟弟可一定要保护好了,也不枉这一番相交之情。

    “楚枫,去保护花蚕。”楚辞没有多做犹豫,直接叫回刚站酣畅淋漓自家二弟,沉声吩咐道。

    楚枫也留意到这边情形,并没有表示任何不满,只难老实地点点头:“好,大哥。”他说着,就要奔向花蚕那里。

    下一刻,他目瞪口呆……不仅仅如此,所有人愣了那里。

    花蚕仍旧沉浸满心惊异之中,他没有料到自己竟会发出这样声音来——而且竟是如此不能自控地,他微张着嘴,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

    兵部首座……不,相处了十余年便宜兄长……居然就这样死了么?

    这一刻,他完全听不到外界任何声音了。

    静静地怔了一会儿,他才终于捂住了眼,轻轻地笑了起来。

    “呵……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

    他低低地开口:“银练,出来。”

    话音刚落,他袖口里便射出一道银光,直直地定地上。

    几乎是刹那地,一个巨大阴影从地面猛然扬起,庞大身躯蜷成威武形状,它努力地舒展着粗壮蛇身,优雅颈项空中舞动起来,强劲而又美丽,一根墨色独角竖立那倒三角狰狞蛇头上,闪烁着森寒光。它猩红蛇信嗞嗞吐响,那阴冷诡异声音透入人心,让他们每一寸皮肤战栗起来。

    这便是银练蛇原身。

    花蚕脸上没有了表情,他抬起脸,眸光冷然。

    银练蛇蛇头一昂,偌大头颅倏然降下,乖巧无比地伏他面前。

    花蚕细白手指抚上墨色角,抬脚踏了上去——下一刻,他便立于众人之上,居高临下地俯瞰远方。

    没有哪怕一个人想到会出现这样景象,尤其是楚辞一方。

    秀美少年一改平日里羸弱,红衣山风吹拂下猎猎地响,他仿佛对下面人失去了任何兴趣,只是冷漠地瞥了一眼,就把视线移到山崖边上。

    巨蛇之巅少年……不,现看起来,他气势早已不其兄之下,也完全推翻了之前留下所有印象。

    他所显现,是加拒人千里姿态。

    楚辞几人还未及感叹自己看走了眼,就见到那少年抱住巨蛇独角,微微倾身——下一刻,巨蛇身躯一震,空中划出一条美丽弧线,便直冲到悬崖下面去了。

    银练蛇速度超乎想象,花蚕自从到了这世界上来,还是头一次真正乘着他本命蛊,却好像乘坐过许多遍,那银练蛇行动也仿佛本来便是他身体一部分,使用起来丝毫没有半点滞碍。

    耳边风声呼啸,花蚕沉默地寻找那个黑袍人影,而银练蛇也似乎感受到主人心情,拼了命地山壁上游走。

    确,他们并非跳落下来,而是由银练蛇游动下来。

    很地,花蚕看到了那个飞速下坠影子,他一拍蛇头,银练蛇便将硕大脑袋转向那方向,直冲而去——这时候,他们离崖底,也不过只有十多丈距离了。银练蛇再度飞纵,险而又险地,它接住了花戮身体。

    几乎就眨眼间,银练蛇重重地跌落地上,即便它蛇皮坚硬似铁,也着实摔了个狠,疼它一声长嘶,瞬间变成了小蛇模样。

    笨重蛇身激起了一地飞烟,浅绿色雾气浮起,花蚕自然是闻到了异味,不过却没有意……这天下,还有哪种毒能毒倒他?

    他只是勉强扶着因为银练蛇变小而载到他身上花戮,皱着眉头开始查验他情况。

    情况……不妙。

    花戮背部好大一个创口,是被毒虫咬了,黑色血汩汩流出。就连嘴唇也渐渐变黑了,再加上刚刚那股奇异味道,想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而花戮坠下时晕迷了,自然也不会做什么防范,也是吸了进去……就不知,这两物可会他体内弄出什么不好变化来。

    银练蛇疼痛过后转瞬间又变回来,花蚕扶着花戮身子上了它背,让它去寻个净些洞穴,以便给自家哥哥疗毒。银练蛇不敢怠慢,长长身子几个摇摆,就当真游到山崖间一个几人宽敞洞穴里去了。

    才进了石穴,花蚕让银练蛇将他们放下来,再摆摆手,就赶它去洞外守门,而后便把住了花戮脉门。

    下一刻,他被一道强劲内力弹开,踉跄后退了好几步,才堪堪站稳了。他不明所以,不由皱了皱眉。

    “离我远点。”花戮声音依旧清冷,却仍是让花蚕听出了几分压抑。

    花蚕也没多大耐性,一声冷笑:“哥哥倒是做事小心啊,杀个花绝天还被咬成这样子,可见那兵部首座也不过是徒有虚名罢了。”

    花戮显然还有些吃力,他单手撑着自己,盘膝坐下,便打坐调息起来,愣是没理会花蚕挑衅。

    “不要多话。”他只说了一句,就闭上了眼。

    花蚕只觉着一股无名火冲上心头,他手指紧了紧,又吸口气,硬压了下去。

    “原是我多事了。”他冷嗤道,“哥哥内力深厚,自然不惧小小毒虫,那山崖下头毒种,必然也不被放眼里。”他嘴角勾起一抹嘲讽,“这洞穴爽清凉,想必是上好埋骨之处,我这做弟弟蒙受哥哥相护多日,便这里守着,待哥哥身体凉了,便挖个土坑埋了就是。若是哥哥有何喜好,不妨提前对做弟弟说说,以免挖出土坑哥哥不喜,却是做弟弟不是了。”

    这一顿冷嘲热讽也没让花戮受什么影响,他只径自那边盘膝枯坐,像是运足了内力疗伤。

    花蚕一通话说出来,怒火稍降,霎时间觉出不对来。

    两人同异世十数年,虽不说感情多么深厚,但彼此信任是早已有了,而之前为花戮疗伤疗毒也不少数,花戮万没有理由此时不让自己近身。

    非……

    花蚕眸光一冷,不出声慢步走上前去,刚伸出手来,便又被花戮弹了回来。

    花戮冷声说道:“不是说了么,离我远些!”跟着像是岔了气,嘴角溢出一丝血来。

    花蚕终是发现不对了,他嗅到一股极淡、却又绝瞒不过他气味,心中便是一凛,他看一眼花戮背后创口颜色,再回想之前山崖下闻到毒气味道,闭目想了想,不由大觉荒谬。

    那毒虫原是古时传下奇虫,雌虫性淫而毒性弱,却喜食剧毒,而雄虫霸道,毒性顽强,每逢想求配偶□,便要先吐出毒液方能求欢,越是毒性强烈,便越是吸引雌虫。因此若有人想控虫,就会以药物喂食雌虫,使其放出气息,引雄虫出洞,听他使唤。也正因着这般,若是雄虫咬了人,那人便会通体燥热,而心如火焚……倒不是欲|火上头,只是略有些淫毒入体,却也不需发泄。但雄虫此时放出毒液是凶猛,内力高绝者也称不太久,约莫一炷香工夫,怕就要魂断九天了。

    然而若仅是此毒也难不住花蚕,他自有能力解天下剧毒,只费些事,倒也罢了,只是坏就坏那山崖下竟长着一片绝情草。

    绝情草草籽淡绿,但凡有重物碰上,便烟也似飞散,进入口鼻作弄。绝情草顾名思义,本意便是绝情,但毒性并不强烈,若是不慎吸入了,也不过是一个月不能行那**之事,待熬过一月,便也余毒全清,没甚大碍了。

    可万事物极必反,绝情草能绝人情|欲,却碰不半点激发情|欲之物,只要碰上一点,就来势汹汹,再也阻挡不。

    这花戮便是遇见了此种情形。他先中了雄虫之剧毒,又因着坠崖而不能及时阻挡,这已是难熬,而下坠摔落绝情草中,草籽飞扬,就被他大量吸入,引那虫毒中微末淫毒急剧发作,化作难解春毒……此时,他体内虫毒与春毒交相作用,让他倍觉煎熬。

    勉强自控已是无比艰难,若是稍有人碰触……恐怕便会狂性大发,把人往死里操|弄,而那解毒之人被其将春毒虫毒泻与体内,也是绝然活不成了。

    花蚕略一想便想通透,再一看花戮神情,果然是面色潮红,那额角青筋鼓暴,正是苦苦忍耐之时,而其嘴角鲜血汩汩而下,看似撑不几时了。

    若要为其先解去虫毒,便要让他服食自备解毒丹,花戮本人动弹不,自然是要有人喂进口中,而如若要喂,就免不了触碰上去,这一来,他那春毒便遏制不了。

    其实倒也不是没有他法,只要随手抓个人来丢给他解了毒就是,然而地方却不对,两人正那山崖半腰上,别说是抓个人来,便是只动物也找不着。而要真上了崖抓了人,怕花戮早已是死透透了。

    左也不是右也不是,花蚕盯着花戮那张面无表情冷脸,终是为难起来。

    正这时,花戮想是行功急,那头顶冒出些白色雾气来,直他头顶盘旋,花蚕正心中千般思索,脑中念头飞转,却听花戮又说出几个字来。

    “出去,封住洞口。”

    偌大个人站面前,花戮便是定性再好,待会被毒性攻心,也是再控制不了,花蚕要想全身而退,就只能听从花戮所言,出洞,再以巨石隔绝洞内洞外,让花戮被毒气冲昏了脑子嗅不到人气才行。

    而这样一来,花戮便会片刻过后,血气泻而亡。

    花蚕面上神色变幻不定,又死死盯了花戮一会,才扯一下嘴角,拉开衣带。

    “便宜你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剑鬼蛊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衣落成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衣落成火并收藏剑鬼蛊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