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戏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永恒圣王武道宗师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冉桐坐自己墓碑上,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那对吵吵闹闹男女。

    墓地里面这样演狗血言情剧,真没关系吗?

    说起来,都已经过去一年多了,这两个人今天怎么会想到跑到这里来吵架。她都死了还不放过她吗?!

    “林钧卓,我真看错了你!我们都结婚了你居然还对冉桐念念不忘。那么你当初为什么要说遇到我才知道什么是真爱?”女人眼圈一红,依然是冉桐经常见到那副娇弱可怜模样,只是这次说出话就有些怨妇姿态了。

    果然,林钧卓不耐烦地狠狠抽了一口烟,说话声音有些沙哑,“当初如果不是你整天打着桐桐名义跑来找我,怎么会让桐桐误会我背叛了她?!我明明说过,我不会离开桐桐……”

    林钧卓说着说着,声音有一丝哽咽,将刚刚没抽几口烟掐灭,垂着头对着墓碑说:“对不起,桐桐,忘记你不喜欢闻到烟味了,我不抽了,不抽了。”

    冉桐张了张嘴,想说:这和我有什么关系,这些话,难道不是应该对你妻子说吗,先生?

    冉桐眨眨眼睛,朝后挪了挪。也不知道后是谁出钱给她修了这个豪华墓地,墓碑十分宽大,难道是算到她这里会经常有好戏看吗?

    其实当初会不让林钧卓抽烟,除了不喜欢闻到烟味之外,多还是为了他身体着想。大概每个管束男友不让抽烟女孩都是这样吧。只不过,他们早就分手了,她自然不会再关心他是否抽烟。

    林太太显然被这个男人话给狠狠地伤到了,她眼眶已经通红,豆大泪水一颗一颗地从那双雾蒙蒙美眸中滚落,“钧卓,你,你怎么能这样?”

    林钧卓回头看了一眼,那怯生生地带着哀怨眼神不禁让他心软化了几分,深深叹了口气,林钧卓转身对着妻子说道:“熙琴,桐桐都已经走了这么久了,我只是把她放心里一个小角落里怀念,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小心眼?桐桐和你是好朋友啊!”

    好朋友……

    呵。

    冉桐轻轻扯开了嘴角。

    林太太颜熙琴当初可是她大学四年关系好朋友。从开学第一天起,相谈甚欢两个人就成了朋友,之后四年中几乎形影不离。包括林钧卓追求冉桐时,也不忘记邀请颜熙琴一起。

    因为是闺蜜嘛,自然要给自家姐妹好好把关,不是吗?

    然后把关把着把着,这两人就滚到床上去了。

    现想想,和林钧卓恋爱一年多,几乎一大半相处时光,都有着第三个人身影。只是她傻乎乎,一直没有察觉到这是不正常。

    被强势冉妈妈一直往淑女范教养,可惜只让她变得和古代淑女一般胆小怕生。从小就不敢独自一个人去做什么,习惯性地依赖身边朋友,遇到事情也容易慌张。

    大概她这一辈子做得干脆果断事情,就是撞破林钧卓和颜熙琴私情之后,没有被这两人忏悔道歉给拉回头。而是决绝地和林钧卓分手,果断地和颜熙琴疏远。

    可是这两个人却不愿意松手。不断地出现她身边求原谅,诉衷情。让她烦不胜烦,甚至破天荒地当众泼了林钧卓一脸红茶。这样被这两人纠缠了差不多半年,直到她出了意外……

    没想到今天这两人居然还跑到她墓地前闹了起来。

    把她放心里小角落怀念?问过她愿不愿意没有?!

    她只想从来没有认识过这两个人好不好?!

    林钧卓真以为他是情圣吗?白玫瑰红玫瑰他两手都要抓,心口一颗朱砂痣,头顶一片白月光?

    谁来把这两个家伙赶走啊!

    自从发现自己变成孤魂野鬼之后,冉桐第一次觉得不能吓到人太遗憾了。

    颜熙琴功力就要比冉桐强多了,自己丈夫这样行为,她终还是忍了下来。哭得梨花带雨清丽美女转身对着墓碑,“桐桐出意外,谁也不想,得知消息时候我根本都不愿意相信那是真。钧卓,我不是不让你怀念桐桐,其实我也会经常想起以前和桐桐一起时光……只是,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爱你,我没有桐桐漂亮,没有桐桐可爱,我担心你会不爱我啊……我不能没有你,钧卓,失去你我会死……”

    冉桐知道,林钧卓就吃颜熙琴这一套。她胆小又有些木讷,没有颜熙琴懂得利用自己优势。实际上,颜熙琴比她要有男人缘多了,清秀可人,温柔善良,颜熙琴这样完美形象让她大学里,成了很多男生心目中女神。

    林钧卓听到颜熙琴话,又看到她微微泛白清秀小脸和红着眼眶,心顿时软了下来,将颜熙琴抱怀里,叹着气说:“我怎么会不爱你?熙琴,你是我妻子啊。”

    两人紧紧相拥着,林钧卓背后看不到地方,从冉桐角度正好能够看清,颜熙琴用怨恨冰冷目光死死地盯着墓碑上冉桐那张微笑着照片。

    冉桐一旁看着,只觉得胸口一口气憋那里不上不下。她怎么没有早点发现这对渣男贱女本质?当初有人提醒过她,要小心颜熙琴并不像她表现出来样子。可是她却只以为是那人喜欢背后说三道四,反而疏远了那人。

    结果呢?

    识人不淑,后被双重背叛,完全是她自食其果。

    她记不清自己究竟是怎样死。只记得那是一个大雨天气,很冷,冰寒彻骨。就算是死了一年多,她还能清楚地记得那种滋味,似乎已经刻印了她灵魂之中。

    而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里,似乎一睁眼,就坐了自己墓碑上面。第一次看到墓碑上自己照片时,差点没把她吓得死第二遍。

    然后她才发现,哦,原来她已经死了……

    一年多过去,只有一些朋友来看过她,送上一束鲜花,摆上一些以前她爱吃点心。可是她想见到妈妈却没有来过。

    为什么会这样?妈妈对她彻底失望了吗?

    冉桐看着天空渐渐飘落雨丝,眼神有些迷茫。

    距离那对狗男女来墓地前闹腾,已经又过去了一个多月了,今天墓园十分热闹,到处都是白色黄色菊花。大概,又是清明了吧。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可是她,却连个这个时节来看望亲人都没有……

    一个穿着深灰色风衣男人举着一顶黑色雨伞,慢慢地来到了冉桐面前。他将手中拿着那捧白色唐菖蒲轻轻放墓碑前,半垂着眉眼,久久地看着墓碑。

    他身形颀长,挺拔,黑色短发简单利落。脸如雕刻般棱角分明,五官俊朗深刻,形状完美嘴唇紧紧地抿着,眼眸仿佛沉黑夜中一般,冷然,淡漠。

    他一手撑伞,一手轻抚着花岗岩墓碑。雨丝越飘越密,随着风有一些飘到了他风衣上,将深灰染成了黑色。

    冉桐坐墓碑上,和这个男人脸不过相距一尺。

    现没人有能够看见她,她胆子也大了起来,以前她可不敢这样红果果地盯着一个陌生人看。

    是,这个很容易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男人对于冉桐来说,十分陌生。她二十二年记忆中,并没有这个人存。

    “你是谁?”冉桐问道。

    但是男人自然是听不见她声音。他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却慢慢开了口。他声音低而不沉,和他人一样让人难忘,“桐桐,哥哥回来晚了。”

    哥哥?

    冉桐瞪大了眼睛。

    她是妈妈一个人抚养长大,妈妈告诉她,她父亲她很小时候就去世了。

    曾经,有好事之人说她是私生子,她妈妈是破坏人家家庭女人。不懂事她哭着回家问妈妈,妈妈却冷笑着说,她可没有那么不知羞耻。并教育她如果遇到脚踏两只船男人,就果断地叫那家伙有多远滚多远。

    可是,现她怎么又突然多出一个哥哥来呢?

    冉桐疑问没有人给她解答,自称是她哥哥男人自顾自地说了下去,“那个女人一定会为她所做一切付出代价。桐桐,你放心,哥哥一定会为你和妈妈报仇!”

    冉桐似乎从男人黑沉眼底看到了翻涌恨意,这个一直给人感觉十分冷漠男人,周身仿佛散发出了森然肃杀寒意。

    “等等!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哪个女人?她死不是意外?还有妈妈,妈妈怎么了?

    看着男人转身离开,冉桐急忙从墓碑上跳了下来,朝着他追去。

    “妈妈,妈妈她怎么了?!你回答我啊!”

    冉桐拼命地喊着,可是没有人能够听到她声音,那个自称是她哥哥男人头也不回地继续朝前走着,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别走!”冉桐跟他身后不停地奔跑,只有那么短短一段距离,却怎么也追不上。越来越细密雨丝落她身上,一直滑落到领口里面……

    已经许久没有感觉她,却感到了丝丝凉意……

    冉桐猛地坐了起来,然后听到一个笑声,“终于醒了啊,桐桐,还不起来,上课要迟到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重生软妹复仇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夏至春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至春秋并收藏重生软妹复仇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