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杏林春暖 > 夫人是不好了的

夫人是不好了的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我是至尊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如故刚说完,倒是满七娘还没有答复,芳容和何妈妈却是惊得跪了地上。

    “小姐是不是嫌弃老奴了,老奴绝对不会离开小姐,小姐是老奴从小看到大,除非是老奴此刻死了不然绝不能离了小姐半步。”芳容倒是没有说话,只是直直跪着眼里话不说便知。

    “我之前是怎般说,以后莫动不动就下跪,你们自与我撕了卖身契,便不再是奴,我不是嫌弃妈妈年老,如若此番而去,咱们是去访亲走客,就是妈妈不愿去,我也是一定要带着妈妈,本妈妈就待我如亲生,我却不能让妈妈晚年有所依,还要跟着我逃命您让我于心难安啊。”

    说着叹了口气,把跟前两人扶了起来,“妈妈请起,我这此去还不知能否顺利到达西北,我知道你们都不怕辛劳,只这不是闹着玩,还请妈妈听我一言,待来日我寻得父兄,一定亲自回苏州接您回府,此言决不虚。”

    何妈妈脸色略有松动却还是不松口,如故摇了摇头,一狠心跪了下去,她自从到了这个时代除了已故生母,还从未对何人下跪过,却也不是她不屑地跪,只是没有什么事值得她这般,“妈妈若是执意不肯,我便长跪不起。”

    “哎呀,小姐这是折杀老奴啊,这可如何担当起啊,小姐起来啊,好好好,若是七娘子愿意收留老婆子,老婆子就留下。”说是这般却是一边流着泪一边上前扶她。

    “小姐……”芳容一脸难色,想说却又张不了口,似是下了很大决心,“奴婢知道,小姐此去人数不堪众多,而小姐体量奴婢,心怀舍妹愿意成全奴婢,奴婢也不劝小姐,只奴婢已经庵里捐了牌位,此生不嫁,定此等小姐归来,再报答小姐之恩。”

    碧草挤眉弄眼间,如故这才是意识到,所谓捐了牌位是什么意思,“芳容你怎得这般傻,过些时日去撤掉。”

    “既小姐不愿奴婢劝慰,小姐也莫再劝奴婢了,奴婢心意已决。”说完,重重给如故磕了三个响头。

    “如妹妹莫担忧,这不过是小事,何妈妈便安置我院中,而芳容我看着手艺不错,便是去我那儿当个绣娘也是省得,苏大人也不会起疑到我上头,如妹妹就放心便是。

    既是妹妹已经下了决定,这几日也莫要出门了,一会我回去看看城里动静,要是有了什么响动,就派人来给你送信,这儿我也不好多来,省得被人怀疑上,说不好今日就是我两分别之日。

    我知妹妹身上不缺盘缠,但这是姐姐一点心意,是万永商行商票你贴身收着,若是当我是姐姐便莫据。时儿也不早了,我就先走一步,让芳容送我便是,你们都不好露面,咱们就此别过,后会有期。”

    满七娘也不拖泥带水,只是淘了几张银票塞如故怀中,用力握了握如故手,才点了点头提了裙摆而去。

    “七姐姐,咱们有缘再会。”如故也不拒绝,她深知自己虽然银子不少,但是到底重了不方便带着,有了这银票就不一样了,她是真心感激这位姐姐,打心里敬佩她。

    待满七娘走后,众人又是聚着说了好一会话,才由芳容做了晚膳,这么多年,倒是头一回主仆几人,一同一张饭桌上用饭。

    晚上,何妈妈自是一直絮絮叨叨,拉着碧草和红线,交代路上要注意事情,而芳容则是笑着坐灯下,给如故临时改衣裳。也好这小童衣裳也是极其容易,拿平时灰扑色衣裳,改改便差不多,又仔细着把银票碎银子缝内衬里。

    此处是一夜融洽,而苏府内则是闹到半夜也不成消停。

    “爹爹,女儿不过是想给几位大人敬上一杯薄酒而已,没有别心思,女儿冤枉啊。爹爹便是不念父女之情,也要顾念,娘亲与爹爹多年情分啊,爹爹你便去看看娘亲吧。娘亲已经一日未进食了啊。”

    此时,苏仲逸正被气浑身哆嗦,而苏雪玫则跪堂前不住哭,刘氏自从被踢晕后一直未醒,她可不能眼睁睁看着,西苑那个老妖精和小妖精这府里横行。

    苏仲逸听了,虽没有多少动容,但到底听着有人比自己过得还不好,心里就舒坦了两分,“难道没有请大夫么,这么让你娘昏着也不是办法,去开了库房,把那支老山参拿来,熬了汤给你娘喝,今儿书房也被烧了,我月姨娘那歇一日,其他事明儿再议。”

    说罢也不再看苏雪玫甩了袖子就出了秋霁堂,这月姨娘禁足自是解了。

    到了第二日,刘氏才堪堪转醒,苏雪玫一旁亲手喂着参汤,一边还与刘氏抱怨,昨日事情,都是有人半路打岔,不然那魏世子又怎么会泼她酒水,又说那魏世子是何等风姿卓越。

    倒是说得刘氏也觉着是这么一回事,要不是姜容突然出来捣乱,自己女儿怎么会被这般对待,越想越对,又想着要是自己女儿真得了世子青睐,什么月姨娘,什么庶子,连个提鞋都看不上他们。

    说话间芸香急急忙忙跑了进来,“夫人,夫人,不好了不好了。”

    苏雪玫本就气头上,起身就把芸香一挥,“什么夫人不好了,夫人好好,哪只狗眼看着夫人不好了。”

    “是奴婢不会说话,不是夫人不好了,是三小姐不好了。”芸香强忍着心上恨意,从地上爬起来跪好。

    “三妹妹怎么又不好了,一句话说这般慢,要你们何用,说三妹妹怎么了。”

    “回禀小姐,昨儿来堂上帮忙丫鬟们,回院子才发现,昨儿不止账房和老爷书房着了火,连西苑和三小姐锦西苑也着了火,只是锦西苑本就偏,丫鬟又都不,着了火也没人发现,刚刚有人来报,说是三小姐和红线,碧草连同何妈妈全部不见了。”

    “没用东西,小姐院子着了火,定是去别处躲了,还不派人府上找找,要是三小姐再有什么闪失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刘氏却是一听如故事,一口气没喘上来又晕了过去。

    “还不去把汤大夫再请来,再差人去告诉老爷去。”苏雪玫却是再也坐不住了,要是她这三妹妹真是她家出了什么事,他们可是没有什么好事情,而且刘氏被骂一顿,绝对还算是轻。

    芸香等人又怕此事被连累,故这事被苏仲逸知道时候,已经是当天下晌了。

    苏仲逸又是气得甩了一整套茶具,有丫鬟来报说刘氏身子不大好,他却是又砸了一个杯子过去,“不大好,这种蠢妇,平日里只知道算计妾室,还会做什么,让她死了一了白了,蠢妇。”

    由是不解气,把茶桌一并给掀了。

    这苏仲逸说来也倒霉,魏王世子来苏州是为何,可不就是查账么,他本是账目没有问题,这般一把火给烧了,反倒是让所有人都认为,他是为了遮掩。现下连好好侄女儿,自己家中借住,却是活生生人给弄没了,这既是得罪了世子,又是得罪了自家弟弟,可不得要气成这般。

    “小姐哦不,哥儿,刚刚七娘子派人来告诉哥儿,今日苏府已经知道咱们不见了,却并没有大张旗鼓找人,怕是有诈要问问苏哥儿是什么想法。”

    如故几人昨夜便想好了,三人以姐弟出门寻亲为幌子上路,如故化名为古如苏,而红线为大姐古荷晴,碧草为二姐古荷云,现就得先习惯着这等叫法。

    “二姐姐回了便是,此刻苏府怕是没有精力来找我们,定为账本和世子事劳心,我们事不过是小事,让七姐姐莫担心。

    明儿是一大早就得起,如何躲过官差搜查,还要多劳烦七姐姐费心,我这还多画了几幅花样子,一同交与七姐姐吧。”

    如故前世,平时休闲时间,爱画些画打发时间,却刚好这满七娘别不爱,独爱她画花样子,她也没别好报答人家,便把平时发呆时间,都拿来画这些花样子,也算是自己一点心意了。

    待到晚上,如故躺床上一直辗转反侧,睡不安稳,一想着天不亮就要准备出发,又想着,终于是要离开呆了一年鬼地方了,心里也有些说不上来感觉,闷闷又很是有些喜悦难安,和之前来苏州时完全不同。

    之前,只道是来度假旅游,现却是去送死,一时是睡不去,倒是惊着了一旁睡着碧草,哦是荷云,荷云起身给她盖了几次被子,也是被弄一点睡意也没了,两人一并躺床上说着话,可算是天边蒙蒙亮时候睡了过去。

    如故好似刚刚睡去没多久就天亮了,荷云荷晴一旁催着她起身,穿衣服洗漱,何妈妈一旁一直不停说着话,像是怎么都说不完,芳容笑着给他们收拾东西。

    过了没一会便有人来敲门,让他们可以准备着上路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杏林春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二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恰并收藏杏林春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