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杏林春暖 > 初见是骗小孩的

初见是骗小孩的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我是至尊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等队伍排到他们时,已经足足过了一刻钟,旁边大叔大妈推推挤挤,抄着一口正宗方言听得众人是头晕眼花,好不容易进了城,才算是呼吸了些鲜空气。

    早年就想到金陵一游。一是金陵美食多,二是作为历史上少有六朝古都,十代都会,它固有大气和沉淀古韵就让人忍不住得想靠近。

    现这座城池,还没有被现代油烟车尾气所包裹,才刚进城门人流就不少于苏州闹市。

    这会儿正值正午时分,便有刚进城人围聚一起,自个儿僻出一处小市场,没一会便吆喝了上,什么刚打动物皮,什么自家荷塘采莲藕,什么稀奇古怪东西都能听见。

    北宋时候,打破坊市间界限,市才得以分布城中,面街设市行成街市,这会大魏朝虽占着中国大部分领土,但是到底北有匈奴乌桓,却已经有独立市坊街铺也很完善,听说夜市也早前朝就已经是寻常城乡都可见了,大魏朝经济水平用现代话来说应该就是世界前三强?

    “古姑娘,古小哥,咱们之前路上,已是错了午膳,不如就让叶某做东,请诸位鹏来聚,定上一座席面如何。”

    “叶大哥客气了,这一路多有叨唠,这一顿本该我们姐弟三人来请才是。”照例还是荷晴主外如故主内。

    “哈哈,古姑娘哪里话,叶某是东道主,自是该地主之谊,为三位接风才是,若是古姑娘过意不去,这几日有是时间,再请叶某吃回来便是,今日吃了,可莫是不敢请了叶某这挑嘴才是。”

    叶长青为人,看着倒是儒雅但平时说起话来,却异常爽朗,怕是和多年外行,见识和阅历分不开,这种人才值得结交。

    听着他这话,倒是如故忍不住笑着搭了半句,“叶大哥可莫把咱们往死里宰,小心大姐姐夜里数银子抹眼泪可不成。”

    荷晴本就脸皮子薄,不若荷云那般厚,又甚少和男子接触,这两日一见到叶长青就有些下意识脸红,倒是不少被如故拿着打趣。

    “三弟弟你又说些胡话,看我不撕烂你嘴。”荷晴恼羞成怒,双手叉腰可不是一副圆规样?

    叶长青却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反而觉着这姐弟三人甚是可爱。

    如故一边打趣着荷晴,一边撩了帘子不时往外探去,她本做男装打扮,这会倒是方便了她光明正大看鲜,惹得荷云坐一旁直探头,恨不得眼睛都粘他身上。

    金陵比苏州到底是大了不少,街面也宽很,只这路也长几倍了便是,一路看去少不得得路过些不正当场所,外头高挂匾额怡香阁,这会儿还是正午便有穿红戴绿姐儿,不是坐街边窗楼上摇着团扇和丝绢就是衣着暴露站店门口招揽着客人。

    路上人倒是颜色正常,想来这些这也是常见很,并不像苏州那般避讳,那边本还好奇荷云看了两眼便是涨红了一张脸,马上缩了回去还一把把如故给拽了进来,“小小年纪不学好,这些东西,以后看着了避着些,还不放下来。”

    “二姐姐怎也有臊上时候,不就是些漂亮姐姐,请客人进去吃饭么,不过比别家酒楼多些花样姐姐这般羞臊作何。”如故看来,这些人也并没有什么,可这般避讳,都是为了讨生活,她女扮男装是无可奈何,别人又何尝不是,都是可怜人何必自相残杀呢。

    “你呀,这张嘴永远有理我是说不过你,只你年纪还好有些事儿不懂,只管听姐姐便是。”荷云见自己又要说不过她忙摆出年龄来压人。

    “好好好,二姐姐说对,我听二姐姐便是了。”如故这边说着,那边却是又撩开了帘子,继续看起热闹来,倒是惹得荷云心痒痒,又羞着脸不敢去看。

    后面本是载着货物马车,早已送去了院落摆放,此时同行倒是只有叶长青,和他身边跟着两个粗壮汉子,还有前头给他们驾马周启。

    马车走了约莫,有两刻钟七拐八弄,才算是到了鹏来聚,这鹏来聚延秦淮河而建,小有三层楼,看着既气派又有些雅意,门前两棵垂杨柳,匾额上书,鹏来聚体力行间洒脱非常,看来店家应是个豪爽之人。

    此时应是过了饭点,进出人倒是不多,他们马车才刚刚到店门前,便有小二披着汗巾迎了出来。

    “哟,叶大爷许久未见了,今儿可是还二楼雅间,还是一楼订桌席面呐。”又有马夫出来牵了叶长青几人马儿往后院去,他们才周启扶着下,下了马车。

    “二楼临河那边,可还有空着。”叶长青瞧着也是这儿常客,站着等她们下了马车,才跟着小二一同往里走,周启应是去停马车,又或者根本是不上桌面,三人也是无法只好一路跟着叶长青往里走去。

    “哟,爷今儿来真是时候,本是王员外定了两间,说是晚上看花船,可不知为何刚刚都退了,又来了几位官爷定了一间,可不还剩了一间就等您老不是。”

    鹏来聚一楼,是些三五不时小桌面,中间有个小圆台,应是表演节目助兴,旁边还隔了些许大桌面,而二楼则多是雅间,平时早这个时辰,都被晚上看花船人给包了,今儿还是运气好,而三楼则大多是金陵城,内少有几家名家和知府人,常年独占一般人倒是上不去。

    说话间一约莫四十好几中年男子,一脸富贵样,本是和旁边客人说着话,见着叶长青进来却是对那边客人拱了拱手,向这边走来。

    “叶老弟这几日可是少来,一会可得罚酒三杯啊,哟这是哪家姑娘,哥儿这般俊俏。”

    “三掌柜说罚,叶某定是奉陪,只今日说好了要为古家几位客人接风,倒是我这酒品,可是不好喝得多了。”看来叶长青与这三掌柜关系不过尔尔,既没有介绍他们也,没有请他一同意思。

    那位三掌柜说来也奇怪,竟对此也没有什么不满,还是笑呵呵还笑得有些意味不明,眼神直叶长青与荷晴荷云间徘徊,其中意味不言便明。

    “三掌柜可莫要想歪了,这是七娘子客人,托叶某顺路送来金陵。”叶长青也是客气笑笑,由三掌柜引着往二楼去。

    “明白明白,七娘子客人,岂不也是鄙人客人,一会点心全记鄙人账上。”嘴上这般说着,眼神可是一脸我都明白样子,看得人拳头直痒痒。

    等到了二楼,才知为何二楼这般难订,二楼只有4间雅间,分别春夏秋冬,两间面朝街铺,两间面朝秦淮河,光外边看着便是雅致很,门口还摆了时令花木,开得甚是喜气。

    他们要便是临河夏间,进到里边是让人忍不住喜欢,木头都是上好檀木,入眼便是一副夏日荷花地屏,本以为是水墨,走近才知是双面绣,绣活堪称一绝。

    越过地屏往里,是一张红木圆桌,上头还未有菜肴,只是几株蜀葵,高窗正打开着,望眼就是秦淮河美景,真真是让人喜欢紧。见三人满意很三掌柜也识趣,让小二送了单子自己就先退了出去。

    待几人点了餐,才喘了口气安顿了下来。

    说起来如故京城也算是呆过不少年头,但是古代对女子规矩甚多,所以很少有机会能出门,别说是到酒楼里吃饭了。

    上回本是要借着社日,去天香斋吃上一次,却是出了意外,这回倒是她重生后,第一回外间酒楼里用饭,这种感觉特别奇妙。

    四人坐着聊了不一会。就听着外间有人吵吵闹闹声响,如故听着声音倒是有些像是周启,“叶大哥。是不是启小哥外头。找不着咱们,要不要出去瞧瞧。”

    叶长青也正有此感,对着如故点了点头,“叶某听着也像。不若古小哥与叶某一同看一下便是,两位姑娘坐着,稍等片刻,我二人去去就来。”这种事本就不适合荷晴两人,如故对着她们点了点头才起身跟着叶长青出了雅间。

    一出雅间,就看到周启正被人一手提着,像是正要把他丢下楼去,而那人身材高大,一身墨绿长衫,看着就不甚好相与,口里还有些骂骂咧咧,而周启也是一直挣扎,着口里也是不停骂道。

    “这位兄台,是不是有何误会,这是下府上小童,不知有何,得罪兄台地方,他年纪尚小还望多多包含。”叶长青皱了皱眉头,还是客气开了口。

    “放开我,放开我,早就说了是找错屋子了,你这人怎么这般,不讲道理,爷你让他放我下来,他还要把小扔到河里去,你这个坏人放开我。”周启到底还是个十二岁孩子,而且家中虽是跑腿,但是都对他好很,哪有这般经历。

    “好了姜容,既然是误会,便把人放了,本就是你以大欺小了,给人好好道了歉。”说话间从隔壁春字雅间里,传出了一句清冷男声,声音倒是好听很,只是也让人不觉心头一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杏林春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二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恰并收藏杏林春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