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杏林春暖 > 东西是要乱买的

东西是要乱买的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我是至尊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老大夫一听说如故是从书中自学,语气就低糜了起来,讲了没几句便说自己身体不适进了寝室。

    “古小哥不要往心里去,家父为人就是这样,一遇着医术上事就变得有些……”李斯秒赶忙起来打圆场。

    如故本来意就不是这些,也就笑笑不说这些,“老先生是对医术执着,我应该向老先生学习才是啊。之前李大夫说咱们切磋医术,不知现可否……”

    “是我不好是我不好,咱们去前堂,今日正好有两位坐堂医师,都是本城知名大夫,咱们正好学学。古小哥这边请。”

    果然和李斯秒说一样,前面有两个年纪差不多四五十左右老者正给人把脉。

    一下午如故和荷云都呆回春堂看人把脉开药,一人搬了张小板凳坐大夫身侧,看着不甚明白地方还时不时问上一二,那两个大夫也是看着两个小娃娃有趣,还真有问必答,搞得李斯秒哭笑不得。

    那边荷晴到了绮罗坊,周启带了她到了上回如故到过那处院子,叶长青正写些什么。

    “爷,古姑娘来了。”周启见着两人,一个不知道一个不愿意说话,只好自己去打破这安静。

    “古姑娘,什么古姑娘,啊,古姑娘,古姑娘哪里啊。”叶长青本是记账,也没听清周启说什么,等听清了,整个人都惊着了。

    “启小哥,我与你们爷说几句话不知可否。”荷晴好笑看着他们主仆两人,自己走进了书房。

    叶长青忙给周启使眼色,周启口里连声说好,逃也是倒退着往门外去,还差点被门栏给绊着了,看得荷晴又是好笑。

    “叶某不知道古姑娘要来,这儿都乱糟糟,不如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吧。”叶长青见荷晴走进来,忙把桌上字画一卷往旁边推开,又见桌子上还摆了一副之前闲着无事画一张仕女图,不觉心头一震,糟了,那画上画得正事荷晴。

    荷晴本没有注意到那些字画,她虽然识字,但是对这些并没有什么太大兴趣,不过叶长青神态却引得她注意,她也朝那副画看去。

    走近了之后再看画上画得却是自己,不禁面色发红。

    “这这这,古姑娘莫误会,叶某叶某不是那样人,哎呀,这……”叶长青平时看着挺能说会道,这会倒是不知如何解释。

    “叶大哥,这画不知道能不能送给我。”她是如故贴身丫鬟,本就接触男子为少,别说是这么亲近,这会连耳朵根都红了。

    叶长青本以为要被骂登徒浪子,不想等来却是这么一句,忙狂喜起来,“好好好啊,古姑娘别说是要这一副,就是这屋里全部只要姑娘一句话,叶某现就给搬去客栈。”

    “噗,”荷晴也没想到平时看着沉稳叶长青也有这样一面,有些好笑又有些感动。

    这会儿,门口偷听周启真是恨不得进去使劲摇一摇他家爷,这也太丢人了些。

    “我不要这些,我只要这一副就是了,叶大哥我们三日后就会启程去咸阳。”

    “哦,”本来还有些亢奋叶长青,这会儿又被人一盆冷水熄了火,“三日后叶某一定去城门相送。”话里连自己都没有发现带了些苦涩。

    “荷晴想问叶大哥一个问题。”

    “你问便是,叶某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

    “若是荷晴不是什么大户人家小姐,今天只是一个婢子,叶大哥还会对荷晴这般么?”

    叶长青没有料到荷晴会问这个问题,不禁愣了一下,却又像明白了什么,狂喜过来。

    “古姑娘把我当做是什么人了,别说我并不知道古姑娘到底是何家世,就算是爱慕也只有我配不上姑娘之说,再则说我喜欢姑娘和姑娘是什么出身又有什么关系,换句话所,若是今日我叶某不是这绮罗坊管事,而是像小启那般小厮,姑娘又有何看?”

    “那若是叶大哥父母亲人反对又如何呢?”

    “我自幼父母双亡,从小便是养绮罗坊,被大掌柜收为义子,外面看着风光,可是谁人不知我说到底还是个管事奴才,我要娶谁又干他们何事。”

    本来他们就奇怪为什么叶长青不过是绮罗坊一个小小管事,虽说绮罗坊垄断了制衣行,但是也不至于这金陵城内这么多人给他面子,原来他还是大掌柜义子。又听他说起自己无父无母,让荷晴心里起了同病相怜之感。

    “是荷晴不好提这些事,叶大哥别难过了。”

    “不干你事,你又不知道这些,我早就习惯了,没什么难过不难过。”

    “叶大哥心意,荷晴明白了,若是此去荷晴能一年内回来一定再来金陵找叶大哥。”

    “我一定等你回来。”

    “叶大哥不必现说这些,等荷晴有幸回来时说也不妨,我出来时间有些长,得回去了,叶大哥不必相送。”说完卷了桌上画朝他笑了笑,出了书房。

    叶长青一时被那笑给迷花了眼,还真是愣住没有送她出去,周启心里又是把他从头到脚给嫌弃了一番。

    等到回了客栈,一问店小二才知道荷云和如故去回春堂到现还没回来,荷晴又带着周启匆匆去了回春堂。

    堂内,两位大夫一名姓刘一名姓陈,刘大夫正给一腹泻病人切脉。

    如故正坐一旁,不知哪儿拿笔纸正记录着什么,不时还咬咬笔头。

    正巧外头来了一人,却是多日不见姜容。

    本来如故也没有注意到他,只是这姜容说话声儿太大了,她想不注意到他也难啊。

    “我说你们这药堂是怎么做生意,我要买那些药怎么到现都还没有,我们三日之后就要动身,要是耽误了行程你能负责了么。”说话就说话还拿把剑往帐台上一丢,吓得那算账老头子差点就给跪下了。

    如故心里想却是,这姜容行事怎么这么鲁莽,又庆幸还好之前出了岔子,这种人让她送信,搞不好全天下人都能知道。

    李斯秒是少东家,一看出了事忙上前去询问,“这位爷,不知是何事恼了,要是下人做错了事您只管说便是,莫要动了怒。”

    姜容瞥了李斯秒一眼,哼了一声,倒是身后跟着一个女子上前安抚,“姜大哥消消气,爷不是说了只要三日内拿着药便是了,不消得为这事白生了不。”

    又转身向李斯秒行了一礼,“公子莫要怪罪,我们家爷赶着时间三日后就要出城,我们前些时日定了一批药材急用,还望公子能帮我们把药材备好。”

    “姑娘言过了,这是我们错,这位大哥生气也是,小虎这位客人要药材怎么这么多日子还没备好。”

    叫小虎小童听着喊自己,忙挤过看戏众人到了他们跟前,“少爷,不是我们不准备药材,只是这位客官要药材数目甚多,小已经从城内外各大药商高价收了还缺着几味药材补不齐啊。”

    “哦?是哪几味。”

    “会少爷话还缺了白芷,乌药,木香和炒白术,这几日城内好多人家都得了腹泻,这几味药用猛,店内就已是不够了,这位客官要数目又多,一时就缺了些。”

    如故纸上习惯性就记下了这几味药材,白芷,乌药这些都是常见药材,听他们这么说应该也是带路上备用,而这几日正值盛夏饮食不当很容易就会腹泻,也难怪这几味药会不够了。

    “好了我知道了,这位爷爷莫急,要不这样,我一会就去各大药堂高价收购这些药材,您把住址留下,我一定三日内把药材送到,决不食言。”这李斯秒看着医术一般,做起生意来倒是一把好手。

    姜容勉强点了点头,还是不甚高兴臭着脸先转身走了出去,而之前那女子又帐台放了两锭银子,“此时就劳烦公子了,既然要高价收购之前银子就不够了,这是再加,要是还不够过几日送药时再补就是了。”

    李斯秒也没有推拿,点了点头,那女子才跟着姜容一道走了出去。

    如故却是心里好奇,不是说了军内帐下不能带女子么,这女又不像是临时伺候,难道这世子爷也是受不了没人伺候要带个丫鬟身边?

    不管原因,只要他们也有例先,那她可就不算是触犯军规了。

    心里还美滋滋想着时候,荷晴却是黑着脸走了进来。

    “好啊,我让你看着三弟弟好好呆客栈,你们两个倒好,感情都把我话当做是耳边风啦不成。”双手叉腰,典型圆规姐姐样子。

    如故吞了吞口水,一脸讨好看着荷晴,荷云也是一脸卖好。

    “不好以为,家教不严给各位添麻烦了,好不跟我回去。”如故和荷云一听忙跳起来,站得毕恭毕敬一听下令就回身行了一礼,拿了手上东西乖乖跟着荷晴出了药堂。

    周启心里还腹议,平时看着文静样子这会儿全是个母夜叉,不禁为自家爷祈福起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杏林春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二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恰并收藏杏林春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