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杏林春暖 > 馒头是不吃就没的

馒头是不吃就没的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我是至尊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作者有话要说:</br>菇凉们天气转凉了,注意保暖,有男友抱男友,没男友和某人一样抱被子吧!

    某只已经被冻成傻逼了!

    <hr size=1 />  做了一夜噩梦,半梦半醒间,总感觉有人叫自己。

    “小古小古,醒醒啊,这都几点了,到底不是吃苦人家。”陈皮打着哈欠,肩上搭了汗巾,脸色还满是倦色。

    如故惊醒过来,谁迷糊,还没搞清楚状况,“谁让你进我屋子,哦,不是不是,陈大哥,我一时睡糊涂了,我马上起来了。”

    避开陈皮揪着被子手,侧开身子,“现是什么时辰啊?”

    “都卯时四刻多了,号角都吹过两遍了。”陈皮手里拿着盆子,邋遢着面就要出去接水。

    实是做不到,他那个样子,如故拿了自己洗漱品,绕开陈皮,自己蹲一边洗漱了几下。瞅着陈皮起身了,也忙着学样把东西放好,提着双肩包,跟他身后。

    这个时辰,应该是早起出操吧,能隐约听到,有整齐训练声从不远处传来。

    “一,二,三……”

    正巧去医帐路上,绕过操练地方,如故脚下不自觉停了下来,站上面人,居然是魏熙瑞。

    “看什么呢?”陈皮回头看到他停下来,挠了挠头,往回走了过来。

    “我看他们练兵啊,以前未见过,看着好生厉害。对了,世子爷每日都是这般嘛?”话是这么说,眼睛却一眨不眨,盯着台上人。

    “少见多怪了吧,我大魏朝士兵,那可不是别处蛮夷可比。

    我是年前才来,对世子爷倒是不熟悉。不过听说,这批士兵,本就是一直世子麾下,前几年都是世子亲自操练,去年圣上体恤,命世子返京,这才由朱将军接管。”陈皮抱着些绷带布条,探着脑袋,压低着声音说着。

    如故也是点了点头,昨天见了那个朱将军,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论起用兵之道,还是这位,看似不沾烟火世子爷,来得熟悉些。

    “行了,这有何好看,我们些走吧,不然一会师傅又要骂了。”如故这才收了眼,老实跟陈皮身后。

    却没有注意到,台上人,正转了头,目光如炬盯着,他们刚走方向。

    “爷,可是有何不妥?”姜容站身旁,看到他动作,也是回头去看,根本没看到什么,只能好奇问道。

    “没什么,继续。”

    “一,二,三……”

    这军营里营帐都长一个样子,如故左瞧右看,努力记着这条路要怎么走。

    这么左顾右盼,就没看到前面陈皮已经停了下来,猛一下就撞了陈皮背上。

    “哎哟。”如故忙捂着脑袋,揉起来。

    “我说你,走路怎么连路都不看啊,走吧,我们去吃早饭。”

    如故眨了眨眼睛,吃早饭?难道军营里是一日三餐?也是,士兵饿,自然不是,家中坐着数钱人能比。

    “哟,这不是陈皮么,你身后这是谁啊,以前可没见过啊。”盛饭是一个,挺着大肚腩中年人。

    陈皮接过一个大碗和两个馒头,“这是昨儿刚来医徒,以后就跟着师傅,再给我来点那个腌菜,就那个。”

    轮到如故,如故也不知道他们吃什么,“大叔,我只要一个馒头就够了。”

    那厨子挥着大勺,手脚麻利盛了一碗,“拿好了,看你这小身板,一个馒头可怎么长高哦,来再拿一个。”

    如故感激,拿着馒头和粥,坐陈皮对面。

    “些吃,今儿已经迟了,一会去师傅那还得挨骂呢。”嘴里塞满了馒头,还不停说话,如故看着都为他着急。

    吃了一个馒头和一碗粥,实是吃不下了,拿白布包着,放兜里,指不定一会就没午饭吃,留着啃啃也好。

    两人匆匆吃了,就往医帐赶。

    葛太医和昨天态度差不多,见他们来了,倒也没有说他们迟了,“陈皮,去把这些药碾了。”

    “你姓古是吧,来给我把这些药都切好。”到底说话态度,比起昨天已经好了不少,如故忙连声答应,擦了擦手上前去接。

    等葛太医走出去,才扫了扫帐内,找着了切药刀,便开始小心切起来。

    就这么切了一个上午,才堪堪,把篓子里药都切完。

    如故揉着腰际,刚准备起来活动活动,就听到外面吵吵闹闹。

    忙跑走出去,就见到几个士兵,匆匆抬了担架,上面还躺着两个浑身是血人,陈皮和葛太医跟着两边护着。

    如故撩开帐帘,让他们方便进出,“这是怎么啦?”

    “先不要说了,陈皮,些去准备东西,我要拔箭。”葛太医对陈皮交代着,也不搭理如故。

    想了想,放下帐帘,步走了进去。

    人一抬进去,葛太医忙去剪其中一人衣服。

    一个是肩膀中了一箭,一个是腹部被砍了一刀,难怪浑身都是血。

    “你还愣着做什么,我听沈大人说,你对这些也是拿手,我要这位将士拔箭,时间来不及,你给另外一个先止血,不会再问我。”葛太医手下不停,吼了如故一声。

    “哎。”如故忙不迭应下,步出去拿了双肩包,再端了一盆水,脚步不停又进了内帐。

    陈皮也是手上拿满了东西,脚步不停往葛太医那送。

    如故顾不得其他,洗了手,取了剪子和手术刀,就开始剪伤员衣服。

    这一刀砍得有些深,衣服已经被血浸透了,和皮肉黏一块。

    一时屋内,只能听到剪子咔擦和布匹撕裂声音,混着鲜血味让人有些犯呕。

    等剪开衣服,已是满头虚汗,那伤员早就已经痛晕了过去。如故也不敢停太久,以免细菌感染了。应该是宽刀砍,伤口又深又宽,伤口虽然深,好没有伤到器官。

    这么深这么长伤口,要先清创,再缝合才行。

    拿了自己配麻醉散,虽然已经昏迷,还是得小心,他会被疼醒咬着自己舌头。

    等麻醉完了,就先拿清水给他清洗皮肤,差不多刷了两三遍,再是清洗伤口。以盐水冲洗伤口,用镊子钳了小纱布球,轻轻除去伤口内污物、血凝块和异物。

    清理完,如故又去洗了一遍手,这些都是为了,避免他手上细菌会感染到伤口,是必须。

    拿了镊子和小号手术刀,查看了伤口周围肌肉,要先切除失活筋膜和肌肉,看准了位置,熟练下刀子。把失活筋膜和肌肉切除后,再次用盐水清洗伤口。

    这人伤口未超过十二个小时,所以可以一期缝合,不过大而深伤口,一期缝合时应放置引流条,等这些工作都做完,如故才将手术针和鸭肝做成线拿了起来。

    先将手术针拿火烤了烤,以免多日未用,有细菌上头,好了之后要对齐伤口,看准了伤口位置,才下了针。

    针对腹部伤口,从里到外,腹直肌后鞘带腹膜圆针7号线,过来腹直肌前鞘,打上一个方结,再过来皮下,圆针4号线,过来皮肤,皮针1号线。当然条件有限,只能拿鸭肝线从头到尾了。

    凡是皮肤以内缝线,线头量短,皮肤可以长些。

    这么来回重复上面,又接了几回线,才把伤口都缝合完。

    缝合后,拿盐水轻轻擦了擦四周,将伤药抹上用纱布裹好,才算是长长松了一口气。

    出去洗了手和工具,将东西都整齐收拾好。

    “师傅,你看,这人手法也太古怪了些吧。”陈皮,自从如故拿了手术刀出来,就眼珠都不带转盯着他。

    “吵什么吵,为师正忙着,你有这么多空挡,来给我搭把手。”葛太医刚刚趁空档,抬头看了一眼,怎么可能,一定是他老眼昏花,这个世上,怎么会有第二个人会这种手法。

    如故收拾完东西,给那伤员喂了两碗盐水,又给他盖了毯子。才老实站葛太医身旁,他有什么需要,都早陈皮一步,将东西递好。

    葛太医睨了一眼,也没说什么,但是接东西时,手却微微抖了抖。

    因为箭比较长,所以被砍掉了,只留了箭头还身上,葛太医也是用了麻醉散,只是他没有用刀,而是用了些伤药,再以针封穴位,直接拨出箭头,接着再施针。

    如故一旁,看仔细。古代,对人动刀子,其实是很不恭敬,不然怎么华佗给曹操开个刀,就被砍头了呢。

    等葛太医收了针,已是两刻钟过去,葛太医有些精力不济,如故忙接了下去,给那伤口涂了伤药,缠上绷带才算是完事。

    葛太医一旁休息,眼下看真切,这人果真是医术古怪,却大大节省了时间,殊不知这时间对救治来说,正是至关重要。

    等两个伤员都医治好,都下晌了,午饭也没吃,如故偷偷,将兜里馒头拿出来蹭了蹭,就往嘴里塞。

    “小古,你过来。”是葛太医喊他,如故忙把剩下馒头,塞进了嘴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杏林春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二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恰并收藏杏林春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