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杏林春暖 > 77、演戏是要看天赋的

77、演戏是要看天赋的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如故抬头看了一眼任嘉惠,之前在苏府苏雪莹和苏雪玫给她的影响太大了,以至于对大宅里的姐妹的感情有些偏见。虽说早就知道任嘉惠心慈却不知对庶妹也是这样的诚心。

    任嘉惠像是感觉到了她的眼光,叹了口气又喂了一勺汤药,“其实三妹妹也是不易,虽说母亲待她极好,但是府上的下人还是会有些言语,而且弟弟他……”

    此话自然是不言而喻,任嘉惠自己可以好好对待庶妹,但是她又不能让任白也同样对待她。

    这些她也是早就想过的,也许这些可以让任嘉絮感到同情,但是却不能让她因为这个就原谅她,她有比别的庶女更善良的主母和嫡姐却不知满足。

    听不到如故的回应,任嘉惠又送了几勺汤药,“我知道这么说你一定不以为然,他是国公府的三小姐,就算是庶女又如何是不是这般想的?”

    被猜中了心事如故有些不好意思的移了移位置,“嘉惠姐姐我知道没人都有不易,但是为了自己的不易就去做些不该做的事又当如何呢。”

    任嘉惠抬头看了一眼如故,像是头一回认识她似得,“原先是我看低你了,你与三妹妹的事我不会再过问了,来喝药吧。”

    如故偷偷的瞄了任嘉惠一眼,心里有些涨涨的,上回任白和魏熙瑞说的话是她心上的一根刺。

    她曾经和魏熙瑞似乎有些不一样的感情,想到这里又觉得自己是管太宽了,他们之间有什么管自己什么事。

    不对,她明明是对自家的呆头哥哥有兴趣的,这样又算是怎么回事呢。

    张了张嘴想要问,又有些问不出口,到底还是吞着口里的汤药苦涩的进了肚子。

    喝完药任嘉惠收了茶碗给扶着如故躺下,给她盖好被褥这才准备出去,喝了药喉咙也舒服了很多,这才想起这可是别人的屋子。

    “嘉惠姐姐之前的事都是意外,是我不小心失足怪不得他人。还有谢谢姐姐的床,好舒服。”

    瞧着如故笑弯的眼睛,也是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走了出去。

    躺在床上,许是之前睡得太多一时睡不去。若是她没有记错任嘉惠早就及笄了吧,今年应是十六了,怎么还未许人家,对了之前任白说过若不是因为魏王爷……

    想到这里恨不得扇自己两个巴掌,她许人家没有只管自己哥哥的事,管自己什么事啊,强逼着自己才又睡了过去。

    大概是汤药的关系,这一觉睡得是极沉的,半梦半醒间总感觉有什么人在自己的床前看着自己。

    想要睁开眼睛去看,却因为眼皮太沉怎么都睁不开眼睛,突地她感觉到那个人抱住了自己。

    她感觉到了一个很熟悉很温暖的胸膛,她很想要开口问问他是谁,又怎么都张不开嘴巴,她感觉到那人在她床头坐下一言不发的看着自己,然后自己又慢慢的失去了意识。

    等到第二日醒来,居然已经在自己的房中了,大概昨天还有夜里的都是一场梦罢。

    何妈妈从外头进来,瞧着如故坐起来,忙放了手里的瓷碗跑过来,“哎哟,我的小祖宗哎,出趟门可是要把老奴给吓死。”

    听到何妈妈的声音荷云和辛好几人也是窜了进来,一个个都眼睛红红的围在床前,倒是把如故搞得不好意思起来。

    “你们这一个个的是怎么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嘛,外头冷快些把门关上了,瞧你们一个个冻的眼睛都红了。”不想让气氛太尴尬,故意岔开了话题。

    荷云知道如故的脾气忙拿袖子蹭了蹭脸,“小姐也是总爱捉弄咱们,这么大冷天的可是想吃鱼了不成。”

    如故还没反应,笼子里的黑芝麻一听到鱼就乐呵的蹦跶起来,“小姐吃鱼小姐吃鱼!!”

    把屋里众人乐做了一团,它自己还不知道娱乐了众人歪着小脑袋特别天真的探出笼子,“不吃鱼?”

    刚好听到这句的苏文筠一进屋子就笑出了声,“这可真是什么样的主子养什么样的鸟,一天到晚就知道学你们家小姐吃吃吃。”

    见苏文筠进来,围着的丫头忙散了开,“给少爷请安。”

    苏文筠抬了抬手,“在这还和我客气什么,你们忙去吧,我给如儿喂鸡汤吧。”

    众人应和了一声忙退了出去,苏文筠这才端了鸡汤坐到了床边,“这可是何妈妈亲事煮的,闻着就让人食指大动,来张嘴。”

    如故听话的张了嘴巴,吃了几口才想起来自己之前的疑惑,“哥哥我们不是在国公府吗,这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啊。”

    “你睡的跟小猪似的又怎么会知道,来张嘴,你病情好些了自然不能住在国公府了,爹爹一早就带我们回来了。对了,你落水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知道一定会问这个,如故冲着苏文筠讨好的笑了笑,她是不想父兄知道这事的。若是知道了一定会要为自己讨个公道,但是对于任家她又不想要闹僵关系,毕竟那可能是自己的大嫂家。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不管真想如何,任白都不会有事,有事的只会是任嘉絮。而且若是被人知道,自己与任白有过什么那可就真的说不清了。

    “真的没事,我吃了一半闲里头闷得慌就出去走走,这才不小心出了事,既然事情都过去了就不要再追究了吧。”

    苏文筠想了想也觉得这确实的自家妹妹会干的事,就点了点头不再问什么。

    喂了一碗鸡汤,刚要让如故躺着就见荷云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

    “怎么了荷云?”如故瞧着荷云的神色不对,又坐了起来。

    “小姐不好了!大老爷他们上京了,刚刚差人上门来说是他们现在寄住在客栈,说的甚是可怜,老爷已经同意让他们过府住下。”

    如故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他真是小看了大房了,这样的法子也就是他们能想出来了,难怪非要赶在还在正月就上京,原来是让苏仲梁不能拒绝他们住下。

    苏文筠一听,更是生气,差点把手里的碗都要砸了,“真是不要脸,他是把读书人的脸面都不要了吗?不行,如儿你先歇着,我去找爹爹。”

    还不等如故拦着,就冲了出去。

    荷云缓过气来挪到了如故身边,“小姐咱们都没事,芳容可怎么办啊?”

    如故这才想起来,芳容那时可是说得了天花被抬出去的,要怎么解释她会在府中的。

    “这……你先去把芳容和何妈妈喊来,咱们先计较一二。”

    荷云忙不迭的又出去找人,不一会三人就围在了床前,先是何妈妈一脸的愤愤。

    “让他们来,这群不要脸的东西,也就是仗着我们二房气性软不会真的赶他们出去,我何妈妈可是不怕他们。”

    如故给何妈妈顺气,“妈妈稍安勿躁,咱们出府在先算是理亏。”

    “可是……”

    示意他们先听自己说,如故刚刚理了理头绪现在给他们说。

    “我之前想着,不管我们说什么他们一定是不会信的。不若这样,我们就说是舅姥爷家路过苏州,碰巧遇上了,又怕大老爷不许我出门,所以偷偷溜出府跟着舅姥爷到了金陵。”

    三人点了点头都觉得这能说的通,“至于舅姥爷那边我不信他们真的会去查,然后就是芳容,就说是我生病去拿药的时候遇上的吧。”

    商量妥当一时也睡不去,让荷云拿了本医书靠着看了会,没多久辛好就跑进来说大房的人已经进府了。

    来的倒是快,想来什么客栈都是幌子吧,别是连马车都没下早就收拾好东西候着了吧。

    淡淡的恩了一声,“辛好只你没见过他们,小心着些莫要被看出什么不妥。”

    又看了一会书,就听到外头吵吵闹闹的声音往这边过来了,如故的眉头皱了皱叹了口气,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果然没多久帘子就被掀开,刘氏在方妈妈的搀扶下先走了进来,一进来就往如故的床前跑来。

    虽然早有准备看到刘氏这副模样还是被吓了一跳,手里的书册一歪险些没拿稳,事实证明你永远不要去猜测一个脑子有问题的人下一步要做什么。

    刘氏一到如故的床前就开始哭,“我的宝贝侄女儿啊,哎哟,一进京就听说你落水了,可怜的小东西啊,现在可是好些了。”

    如故被她一口一个的宝贝给惊着了,一时忘了反应。

    她真的很想摇醒刘氏,演技不好真的不要勉强,你可以当群众演员啊,不一定要担任主角的!

    偷偷的掐了自己大腿一把,才让自己看起来有些痛苦的模样,一定势必要演技盖过她!

    “大伯母!”伏在刘氏的怀里就是一阵痛哭流涕,倒是真的把刘氏和后头进来的两个雪给震住了,连干嚎这件事都忘了遮掩。

    在被子底下与何妈妈比划了一个剪刀手,换了个方向继续哭。

    刘氏是被方妈妈掐醒的,这才坐直了身子扶着如故,“我的乖侄女儿啊,可不能再哭了,这一哭可把伯母的心都哭碎了。”

    强忍住才没有趴在床前呕吐的冲动,如故伏在刘氏身子又蹭蹭了鼻涕,这才抬起了头。

    瞧瞧这才是演技啊,这梨花带雨这红肿的眼眶,刘氏想要说的话全部给硬生生的给憋了回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杏林春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二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恰并收藏杏林春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