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骑行的队伍缓缓在国王大道上前进,虽然这条路被叫做国王大道,可国王走在其上的次数却屈指可数。

    诺丁汉和他的骑士们走在队伍的最前面,这支队伍,远比他上次东巡时候还壮大许多,除了有二百多匹健马,还有十几辆铁皮车。因为他们这次前往的是王城,他们受到国王的邀请,前往暴风城参加骑士大赛。而队伍中随行的,除了诺丁汉的骑士、侍从,还有部分封臣及其家属。骑士大赛这种盛事可不是每年都有的,只要有机会,谁会不想去见识见识。

    莉亚坐在队伍最中央的铁皮马车中,陪伴她的不是侍女,而是伍德男爵的两个女儿,莱丽思跟西维亚。露比也在队伍当中,在后面的车中跟戴娜坐在一起,后者是汉默太太安排顶替凯利的,夫人长途跋涉自然不能只有一个贴身侍女。凯利还在养伤中,艾尔伯特留下护理。

    似乎看出伯爵夫人情绪不高,西维亚不再如往常般活泼,静静坐着。每到一处建筑,都由她的姐姐莱丽思向莉亚介绍。莱丽思声音温柔态度温婉,仅三言两语便说清楚绝不多言,既礼貌周到也绝不会惹人烦。

    莉亚心里挺过意不去,即便是受到父母宠爱的西维亚跟莱丽思,也难得会有离开诺丁郡的机会。这本是一趟令人期待的愉快的旅途,却因为她的情绪搞得沉闷不已。

    可她也没办法,在经历过那样的事,知道那样的真相后,她真的很难装出特别开心的样子来。

    马车队伍忽然停了下来,诺丁汉的侍从里奥,莱丽思跟西维亚的兄弟拍马过来汇报,前方已经是红堡伯爵的领地,而他们今晚将在那里落脚。

    对于即将见面的母亲,莉亚心情挺复杂。土著莉亚的记忆中,并没有留下多少关于她母亲的影像,莉亚猜这大概是她母亲把她卖掉的做法伤透了她的心,所以她刻意的屏蔽掉关于母亲的回忆,自然也没给莉亚留下多少可供了解的过去。但再少也是有的,在莉亚的脑海中,仍旧能够浮现出那位高贵、典雅、神色却坚毅的美貌夫人的形象,她看上去,委实不像是个会为了五千金币把女儿卖掉的贪婪妇人。可是,谁又说得准呢?

    除了所谓的母亲,莉亚需要面对的还有她两位表姐,红堡伯爵的女儿,夏洛特跟凯蒂。关于她们俩的记忆,莉亚脑海中可存着不少,而且,都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丧失爵位跟领土却寄人篱下的王室成员,和备受红堡伯爵宠爱的两位千金……或许是因为莉亚散发着淡金色显得更加耀眼的红发,或许是莉亚虽然一文不名却依旧高贵的血统,也或许因为她总是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她跟这两位表姐之间可没有体现出几分姐妹爱,脑海中所有能够搜索出的记忆都是莉亚在被欺负,被欺负,被欺负……

    好吧,她应该感到庆幸,起码她没有灰姑娘那样的继母,也没有被赶去睡柴房生火烧饭洗衣服。她只是被关在塔楼里,除了母亲跟舅舅一家几乎不怎么跟人见面。而露比也曾告诉她,听红堡的仆从们说,她舅舅原本是有意把女儿嫁给诺丁汉的。想想她的大堂姐夏洛特此时已经十九岁的年纪,红堡伯爵把女儿留到这么大,怕就是想要待价而沽,没想到到嘴的肥肉却被自己亲妹妹叼了去。

    莉亚不禁揉揉额头,感觉此次红堡之行不会太顺心。不过无所谓,反正情况也不会比现在更糟糕了。

    但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在红堡她既没有见到她的母亲,也没见到她的两位表姐,甚至舅舅红堡伯爵她都没见到。

    “伯爵大人跟夫人已经带着小姐先行赶往王城去了,”管家恭敬的道。在莉亚的印象中,他往常可不是这副顺从的样子,不过当面对诺丁汉伯爵的时候就……

    “那么,伊登伯爵夫人……”自有侍女替莉亚问。

    “夫人半年前就离开了城堡。”

    “她去哪儿了?”连莉亚都不免好奇。

    “王城,”管家回答完了就不再多说。

    半年前啊……呵呵,拿着卖女儿得到的五千金币,她倒是可以重返王城立足了。莉亚不免撇撇嘴,又想到她舅舅走得这么着急,大概也是赶着去做生意。国王召集举办的骑士大赛,听说除了奥丁贵族还有远道而来的客人,个个身价不菲,可不是一次卖女儿的好机会?!

    敢情,这还是红堡家族的习俗。

    尽管主人不在,但主人临走前交代过,诺丁汉伯爵,呃,夫妇,不能得罪。他猜想途经此处自己的外甥女有可能会想回家看看,于是吩咐管家把莉亚原本居住的塔楼打扫清理出来,供诺丁汉一行下榻。虽然这个有钱又领地广阔的年轻人没能做成他的女婿,但外甥女婿,在他眼中依旧是条有利可图的肥羊嘛。

    当然,二百多人的队伍,不可能人人都入住这座早已被废弃原本仅供莉亚母女使用的小塔楼。大部分随行人员,尤其是骑士跟侍从们,都留在城堡外,安营扎寨。只有女眷跟伯爵夫人的贴身侍女能够住进塔楼里。而诺丁汉,则跟着他的妻子回到她原本的房间。

    红堡比诺丁堡小得多,莉亚的房间也只是他们现在卧室的几分之一。若按诺丁汉的意思,并不会在红堡住一晚,但他也跟红堡伯爵一样,以为莉亚会想要回家看看。他想满足她的愿望,除了某一个,他甚至想满足她所有的愿望。

    但在床上,在他环抱着她的腰,他把手伸进她睡裙之内的时候,莉亚却轻轻推开了他。这是他们两人之间头一次,莉亚拒绝他。她背对着他,面无表情,沉默着不说话。

    “关于,那件事,”诺丁汉艰难的开口,他知道她吓坏了,在被推的一刹那,尽管事出有因,但不能否认她需要得到安抚,甚至是一次次……“我替她向你道歉。”道歉这个词在诺丁汉口中绝不常见。

    莉亚依旧没有回头。“我没有生气,”她语气听起来平静,却难掩情绪的低落,“我只是,今晚没有喝药。”

    是的,那碗安神汤,那碗掺了不易致孕草药的汤,是诺丁汉的意思。但莉亚却没法因此而怪他,事实上,如果她早知道真相,如果她也懂草药,她甚至会给自己配了喝下去。

    因为,她不能怀孕,他们不应该有孩子。

    “只是一次,”诺丁汉似乎抱了侥幸的心理,他猛然掀起她的裙子,扳过她的肩膀,翻身把她压在身下。

    莉亚仰头直视着他,她没有再挣扎,眼神却在反抗,“你是,这么不谨慎的人吗?”答案当然是不。

    诺丁汉停下手上动作,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然后低下头,埋在她的颈窝里。

    “你会在,什么时候……”莉亚犹豫了很久,还是决定问出这个憋在她心里好几天的问题。从那天她知道真相,从他们接到国王的口信匆匆上路,她还一直没机会问过他这个问题。“你的,病……”她斟酌着说。

    诺丁汉依旧枕着她的肩颈,气息喷覆在她皮肤上,“我没有。”

    莉亚怔了怔,“你,没有?”

    “是的,大概是……”他终于再次抬起头,回望她,“这种病,据说,只会在女性中遗传,我的母亲,我的妹妹,还有我母亲家族中的其他女性。”

    也就是说,他们有百分之五十的机会,一半一半。可莉亚不敢拿剩下的那一半机会去赌,因为她不一定会赢。而不是赢,就是输,彻底的输。

    谁会希望自己生下来的亲生女儿,患有家族遗传的疯病呢?!

    这就是诺丁汉到二十八岁“高龄”才结婚的原因,因为他不敢生下继承人,他不能保证妻子生下的一定是儿子。而他的妹妹,他的母亲,以及据说他母亲家族里的其他女性,在过去的多少年里先先后后全都疯了。

    这也是后山城堡里隐藏的真正秘密,玛莎只是一个幌子。诺丁汉坦白,在他父亲死后,在玛莎因为照顾后山的母女不得不消失在众人眼前的时候,带着艳|情|色彩的流言蜚语就在诺丁郡慢慢滋生出来。而他听说后不但没有制止,反而做了幕后的推手。他以这个“被强|暴的侍女自杀”的故事为源头,在人群中散播后山鬼魂说,接着又落下大石阻隔了山路。

    莉亚没有做过母亲,但想象一下如果让她的孩子一生都遭受疯病的困扰,只能被封闭在山中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她是绝对无法接受的。

    可诺丁汉没有坚持他一贯的原则,他没有继续保持着不婚,他娶了她……尽管诺丁汉为她在这个陌生的时代带来了生活的保障,不管是物质上还是相对的安全和社会地位上,可她还是,有一丝丝怨他。

    她不期望那个孩子现在就到来,和她被告知永远都不能期待那个孩子是完全不同的。

    “难道,没有一丁点儿可能,我是说……”莉亚感到纠结。她刚谴责了诺丁汉不要心存侥幸,现在却不由的任自己心中升起一线希望。“或许,她会是正常的呢?”如果她生的是女儿的话。

    “我也希望如此,可你知道不正常的后果是什么吗?”诺丁汉盯着他的妻子,他已经压下了冲动,不得不理智的说出再残忍不过的事实。“我也不想贝尔永远生活在后山,可我母亲不许她,也不允许自己离开那儿。我母亲已经有很多年没再发病了,只是偶尔有些神志不清,但在清醒的时刻,她逼我发过誓决不许把她跟贝尔还活着的消息泄露出去,不许带她们离开后山。因为她疯狂的时候,曾经犯下的错误是残忍、沉痛换做任何人都难以承受的……”

    “我母亲,亲手杀了我的父亲。”

    作者有话要说:别担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诺丁汉伯爵夫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红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红袖并收藏诺丁汉伯爵夫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