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2 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索菲从小是在修道院长大的,她从未见过她的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他们就过世了。按照传统,她的监护人是她的领主,而她的实际抚养人却是她的祖母。这个倔强坚强的老太太也已近风烛残年,索菲很为她祖母的健康担心,她同时担心的还有自己未来的命运。

    她是个落魄的贵族,毫无疑问,没有几个金币的嫁妆。但贵族毕竟是贵族,并且她还十分美貌、年轻,她相信在领主的眼中她依旧是块香喷喷的鲜肉,能为他换来利益的鲜肉。他可能把她嫁给宣誓效忠的骑士,送给有意结盟的隔壁领主,或者卖给远道而来的香料商人。他是她的领主,他有权利决定她未来的命运,而她毫无抗拒可言。在她祖母过世后,她将是一块任人宰割的鲜肉。

    所以,索菲对于诺丁汉伯爵、她丈夫的出现,是由衷地感到感激的。起码在他眼中,她看到了喜爱,和对待一个人该有的态度。她相信这一切都是亚美神的功劳,是诸神听到了自己的祷告,给予了自己帮助。尽管祖母最终还是与世长辞,她年纪大了,谁都没法跟寿命做抗争,但索菲的心灵却感到平静,没有想象中的惶恐,因为诺丁汉伯爵向她求婚了。

    在安排了祖母的葬礼,并且遣散了仅剩的几个旧仆之后,索菲跟随她的未婚夫,远离故土来到他的领地,奥丁王国的诺丁郡。

    在这里,他们举行了庄重的婚礼。尽管他比她大二十岁,几乎可以做她父亲,但索菲依旧感到满足,她丈夫对她很好。诺丁郡远比她的家乡寒冷,为怕她不适应,她的丈夫命令每个房间都燃起高大的壁炉,宽阔的大厅里甚至同时烧着二十个,冬日城堡里几乎温暖如春。诺丁堡一如所有固若金汤的堡垒一样,窗窄位高,而他丈夫却仿照她家乡的房间,把窗户改得大大的矮矮的,让她站在卧室里就能望到山脚下绿茵茵的草甸。

    所有贵妇有的她都有,所有妻子能够享受到的她都在享受,索菲感到满足,真的满足了,这远比她想象中的要好太多。直到她生下一个孩子,漂亮的黑发男孩,她都坚定的认为,这就是幸福,这就是一个女人所能追求的所有幸福。

    但时间总是能够证明,你曾经以为的事情,恐怕是错误的,甚至是荒谬的。

    索菲一直以为她爱自己的丈夫,像所有妻子爱自己的丈夫一样,她尊敬他、崇拜他、依赖他,她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她一定是爱他的。但有一天现实却无情的摧毁了她的想象,它用实际来告诉她,她对他丈夫的爱,跟真正男女之爱相差得有多么远。

    那一年,索菲爱上了她丈夫的骑士,兰斯·韦斯利。

    这本来并非什么大不了的事,骑士爱慕自己的领主夫人,不但不会被世俗唾弃,反而会被游吟诗人称颂。这反映了她是多么的可亲可爱,而他又具有多么高尚坚贞的美德,如果只是,爱慕而已。

    不过可惜,一旦爱慕中间夹杂了背叛,那一切都将变得不一样了。

    随着老诺丁汉跟随皇家军队出征北部邻国乌拉诺斯——那时候的国王还是理查德的父亲亨利,他呆在家里的时间越来越少,几乎整整一个夏季、一个秋季、一个冬季都看不见他的身影,索菲开始感到孤独,寂寞难遣。

    当丈夫在家的时候,她还能压抑住内心的渴望和爱恋,可丈夫一旦远去他方并且常年不归,索菲心目中的天平,便不由自主的倾倒了情人的那一边。她跟兰斯,终于做出了背叛她丈夫的事。

    这是会带来杀身之祸的,起码对于兰斯来说是这样,因为他不但勾引了贵妇,并且背叛了他的领主。但索菲当时却下意识的忽略了这些,她丈夫只懂打仗、游猎和税收,他根本不了解自己在修道院学习的那些音乐、绘画和诗歌。他是一个好丈夫,但却是个没有情趣的丈夫。他给予他妻子一切物质上的享受,却永远没法给予她精神上的满足。而兰斯则不同,他是那么的幽默、风趣,并且模样俊俏。

    索菲现在承认,她当时的眼光十分狭隘,像所有没见过世面的愚蠢的贵族少妇一样。可她当时,确实是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愚蠢的贵族少妇,她生存的地方除了当初的修道院,就是现在的诺丁堡,她确实没见过像兰斯这样的男人,所以,她很容易就被攻陷,忘记了自己远征的丈夫,也忘记了离家远游的儿子。

    最终,她的恶行为她带来恶果——突起的小腹,一个孩子。

    索菲不是没有想过堕胎,可她找不到信任的人帮她做这件事。玛莎太年轻,她连孩子都没生过怎么帮她弄掉。至于管家夫人,效忠的是诺丁汉家族,并不是索菲。在她绞尽脑汁尚未寻得可靠方法的时候,她丈夫却意外的回家了。

    兰斯跑了,在听说伯爵班师回乡的时候连夜跑的。索菲为自己感到悲哀,但又不恨他,她只配恨自己。

    诺丁汉自然是雷霆震怒,他一切的爱意跟心意全都化作了一个可笑的结果,一个微微隆起的肚子。他震怒之下,赶走了所有已成年或即将成年的骑士跟侍从。要不然,怎么掩饰兰斯的突然逃跑呢,人们只会以为他跟其他骑士一样,是被伯爵无故赶走的。他还赶走了索菲所有的侍童,这样的领主夫人,有什么资格教养这群诺丁郡未来的贵族?!当然,盖文·希尔留了下来,因为他的外祖父母,他依旧能够住在诺丁堡,有幸见证了的伊莎贝尔的出生。

    这个私生女是在当年的冬天出生的,伯爵每次看到她,都像是看到糊在眼帘的一大滩油污,他无法忍受,却又下不了手,她不过只是个孩子。而她还在她母亲肚子里的时候他也下不了手,堕胎会死人的,往往一尸两命。尽管老伯爵在战场上也杀人如麻,但眼前却不是敌人,而是自己的妻子,曾经深爱的妻子。

    可每次看到这个孩子,对伯爵来说都是一种精神折磨,他曾经有多爱他妻子,现在就有多恨她多么的不甘。尤其是他还有一个好儿子,一个即将成为侍从、将来会成为伯爵会继承诺丁郡的好儿子,他怎么能让他的儿子蒙羞,他怎么能让乔治知道他有这么一位母亲和他妹妹真正的身世?!

    他对外宣布伯爵夫人难产过世,而实际却将她关在了地牢里。说是地牢,其实并非跟其他真正的罪人一起,而是在墓窖尽头的旁边,在诺丁堡的后山。他下定决心把她当成一个死人对待,却又忍不住偷偷去看她。看她的次数越多越久,他内心深处就会越痛苦越无法得到解脱。于是他开始喝酒,毫无节制的豪饮。奥丁的酒很难醉人,但并非真的不能醉,只要你喝的够多,喝得时间够久,尤其是半醉半醒之间,最容易激起欲|望,纵情声色。

    渐渐的,伯爵很少再回城堡,这样他既见不到又爱又恨的妻子,也见不到逐渐成长的私生女,这样很好,这样就很好。直到有一天他觉得依旧难以排遣,于是,他开始天涯海角的去追捕那个背叛者,那个曾经宣誓效忠他的男人,兰斯·韦斯利。

    兰斯逃到了格拉斯王国,这是很多年后索菲才知道的,她那时被关在后山牢房里,见的人只有玛莎和管家夫人,连女儿都不能见。这是为她好,索菲心里清楚,这是为女儿好。可这里人迹罕至,常常一整天一整天就只有她一个人。虽然叫做牢房,但房间很宽敞,床铺也很舒服,玛莎经常来给她换洗。可她出不去,她一直呆在这里,跟蚂蚁说话,跟蝴蝶说话,跟空气说话,跟自己说话……

    索菲在这里,整整住了八年。她以为她的丈夫已经彻底忘记她了,直到那一天,他再次出现,还拎着一个湿漉漉血淋淋的麻袋。

    伯爵那天是喝了酒的,他很开心,又有些失落,就好像压在心底的大石头突然被搬开了,没来由的失落。他晕乎乎的走进地窖,穿过墓道,全然不知道身后还跟着个小尾巴,那个他心里不承认嘴上却沉默的女儿。

    伊莎贝尔很少见到她的父亲,可这不能阻止她渴望父亲。人们说她的母亲去世了,她明白去世是什么意思,就是躺在墓窖的石棺里再也站不起来了,玛莎教过她。所以,她对父亲越发的依赖,尽管他从不与自己亲近。

    她没去过墓窖,她知道那里面有什么,但她从未进去过,因为那里总是黑漆漆的,孩子有与生俱来的对未知黑暗的恐惧感。但是玛莎经常去,管家夫人偶尔也去,她偷偷跟在她们身后见过,她跟盖文。可盖文回家了,管家夫人说他的父亲去世了所以他必须回家去,回到母亲身边去。唯一的玩伴离开,伊莎贝尔又只剩一个人了,孤零零的一个人。所以她决定不管里面有多可怕,她都要跟上父亲,她今天一定要跟上父亲。她想他抱抱她、亲亲她,她想要依靠在他怀里,像她在高窗里向外看到的,裁缝对裁缝的女儿那样。

    可她始终未曾想象到,她将面临的事情,是这么的可怕。

    伯爵杀了兰斯,并把他的头带了回来,他喝了酒,意识有些不太清楚,但他知道眼前的是背叛他的妻子。他把牢房们打开,并对索菲冷嘲热讽,尽管说这些侮辱的话令他心里也不好受,可他还是停不了口。然后他把麻袋打开,露出那个血已快流干爬满苍蝇跟蛆虫的人头。紧接着,一声尖叫声在背后传来,伯爵回过头,就看到了那个金发的小姑娘,那个鼻子眉毛眼睛像极了背叛者的小姑娘。

    “这就是你爸爸,”他揪着散发着臭气的人头,摆到伊莎贝尔面前。他确实有些醉了,脑子有些发昏,在往常他对孩子绝干不出这么残忍的事情,把如此残酷狰狞的事实摆在她面前。尽管伊莎贝尔这么小,一时半会根本意会不过来,但这恐怖的景象却一定会烙印在她心底,跟着她一辈子。

    可伯爵当时却没想那么多,他就是这么做了,张开满是酒气的嘴,对他名义上的女儿说:“看清楚了,这才是你爸爸!”

    “把它拿开,快把它拿开!”在女儿的尖叫声中,索菲冲了出来,她企图抢夺那个人头,但诺丁汉家族的人一向身材高大,丈夫长臂一挥,她根本进不了身。

    伊莎贝尔仍在哭泣,她摔坐在地上拼命的哭泣,哭着求爸爸别吓她。

    女儿的哭声刺激了索菲的神经,她聚集起全身力气,低着头朝丈夫冲去。她的脑袋重重撞在他的腰侧,把他撞向一边。

    伯爵喝了酒,脚下不免踉跄,在被树根绊了一下后,他摔倒在地,头磕在了突起的尖石上,从太阳穴狠狠插了进去。

    这是个悲惨的故事,不管是无辜的人还是犯了错的人,都没得到好下场。当亲眼看到“父亲”死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伊莎贝尔就疯了。索菲有一阵子也神志不清,她甚至觉得这是自己做的一个梦,她丈夫没有死,不定哪一天他又会站在她面前,羞辱她质问她嘲讽她,她都愿意承受,甚至打骂她关她一辈子让她去死她都愿意承受,只要他还活着,只要他还活着……

    管家夫妇向他们的少主人隐瞒了部分事实,这也是老伯爵生前千叮咛万嘱咐过,不能让乔治知道的。而玛莎做的更干脆,她编了个女主人家族有疯病史的谎言,把索菲母女的不正常全都编了进去,把老伯爵的死归咎于女主人的疯病发作。管家夫妇默认了这一说法,不然呢,难道要让他承受母亲不贞妹妹不纯的真相?!那太残忍了,他是这里面最无辜的人,母亲亲手杀死父亲并且和妹妹疯掉的事实已经够打击他了,他没法再承受更多。

    直到后来索菲渐渐恢复了神智,她躲在后山照顾女儿,并且坚决拒绝儿子关于回到城堡生活的提议。不,不能让贝尔离开后山,不能让贝尔走出自己的视线,不能再让她跟更多人接触。她害怕贝尔疯病发作的时候会提及当天的事,那个人头,以及那个人的名字。她已经让乔治失去了父亲,她不能再让乔治因她而蒙羞,成为所有人的笑柄。她要保守这个秘密,让这个秘密腐烂在后山这片泥土里。

    可那一天,玛莎却无意中听到了乔治在书房里跟心腹的交谈,她听到他们提及格拉斯王国,以及韦斯利。索菲感到恐惧,她制止乔治继续调查反而引起他更大的重视跟好奇。她也终于知道兰斯逃到格拉斯之后,曾经跟别人结过婚,并且有了一个女儿。而现在,那个女孩儿潜回诺丁城,进入诺丁堡,来为她父亲报仇来了。她的目标就是索菲的儿子,她最无辜的儿子。

    索菲不能容忍这一切,她把那个叫凯利的小姑娘弄到后山来。如果她安安稳稳的陪伴贝尔从此死了报仇之心,那她就放过她,否则……

    可她没想到,那姑娘的目标却从乔治身上转到了贝尔身上,她根本不知道眼前这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她只知道贝尔是她杀父仇人的傻女儿。于是,她瞒过玛莎和索菲的眼睛,以陪贝尔捉迷藏为由,带着她偷偷穿过了墓窖,穿过了城堡侧门,跑到了诺丁城的集市上去。

    凯利听完事情的真相,呆呆地坐在地上。贝尔不在房间里,就算她是傻的,也没人会忍心告诉她这种真相。“我没想要伤害她,”凯利双手捂着脸,眼泪从她指缝间流出来,“我只是,我只是想带她到街上去,想让所有人都看到她。”即便她当时仍把贝尔当仇人之女,她也没法产生害她之心。贝尔的心智只有八岁而已,是那么的纯真。

    凯利知道对诺丁汉她根本没办法,不管她设计什么样的小招数,总有人在背后似有意无意的一一化解。一次两次她以为是巧合,次数多了她就明白,自己早就在对方掌握之中了。而她唯一勉强算是有效果的一次,却差点让她的女主人摔伤。她对莉亚确实心存感激,火刑不是精心的设计,毕竟谁也料想不到能否在那种境况下脱身。凯利只是初来乍到,想笼络邻居打听点儿城堡里的事,看怎么能混进去,没想到却因此惹来杀身之祸,幸亏领主夫人将她救下。她感激莉亚的救命之恩,所以不惜断腿也要抱住摔下马来的她。但她却不知何时还能有下手的机会,一个不能近身的侍女,能有什么机会呢?直到有一天,夫人来问她,如果她愿意的话,将把她送往后山。

    凯利清楚想杀诺丁汉很难,但她也知道对这些重视荣誉的贵族老爷来说,还有比死亡更可怕的东西,比方说家族耻辱。她不知道有个疯妹妹对于诺丁汉来说是多大的打击,但从他不让贝尔离开后山她猜测,诺丁汉肯定是不愿意让世人都知道贝尔的存在的。那就好,那她就反其道而行。反正她杀他无望,在被揭穿、被惩处之前,她干脆就作件让他面上无光、荣誉不在的事情。她心里祈祷,希望母亲已经听从她的话偷偷从夜色镇离开了。

    诺丁堡各个出口都有侍卫把守,但侧门是仆从们经常出入的地方,还有来送货的小商贩,人员混杂侍卫自然监视不严密。更何况凯利曾经是领主夫人的侍女,即便听说她早就离开了而现在又出现在城堡有点奇怪,可就像大家知道的,城堡有好几个出口,她从别的地方回来了这谁又能说得准呢。至于贝尔,全城堡所有的侍卫都没见过她,更没听说过。老仆从们或许对女童时期的她有些印象,可谁又会那么巧遇上并且那么巧联想到那个已经死了的伯爵小姐呢?凯利非常轻松的,就把贝尔带出了城堡,带到了诺丁城的街道上。

    管家派人找到她的时候,她刚从面包房里被赶出来,满头满身都是面粉,蹭的凯利身上也是,除了那头耀眼的金发,还真是很难辨认。

    “现在该怎么办?”莉亚抓着诺丁汉的手,磨蹭着他手指上的薄茧,蹲在他面前仰头望着他,“你,你打算怎么处置凯利?”认真算起来,她也是个无辜的孩子。

    “那由妈妈来决定。”事情是因她而起,理应由她去选择何种方式结束。但他安慰妻子,“妈妈不会杀了她的。”不管怎么说,她都是贝尔同父的妹妹。而母亲并没有她自己想象中那么决绝,能做出杀人的事。

    “那,贝尔怎么办呢?昨天在街上,所有人都看到她了啊。”伯爵夫妇返回城堡的日子正好是出事的第二天,而现在城里大街小巷里所有人都在议论,那个满头金发被夫人侍女带出来又被管家派人请回去的疯姑娘到底是谁。很多年纪大的人纵然没见过却也听说过,伯爵大人原本是有个妹妹的,如果一直活着,也跟昨天那个姑娘一般大了。

    “我没打算继续瞒下去,”诺丁汉说:“让贝尔继续留在后山是妈妈的顾虑,而我既然知道了她这么做的原因,就没打算让她们一直呆在那里。或许贝尔永远都没办法像正常姑娘那样,恢复神智,但起码她应该像正常姑娘一样去接触这个世界,隐藏跟逃避都不是办法。而且,”他反握着他妻子的手,低头回望着她,“我不在乎别人知道她是疯的,也并不在乎别人知道我妈妈还活着甚至她的过去。只要有我在,就没人能够伤害她们。”就像没人能够伤害你。“好了,”他捏捏她的脸颊,示意她起身,“去换件衣服,我们到餐厅去,别让咱们的客人等太久了。”

    诺丁堡的访客实际上三天前就到了,只是主人不在,他们只能在城门登记过后,知会过管家就暂住到城里的旅店中。有幸的,目睹了当街乱跑的疯姑娘;不幸的,貌似知道了不得了的秘密后立马就要会见当事人,还真是……

    莉亚看到她丈夫也站起身,拿起外套就准备打开房门。“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她忍不住在背后问。这些隐藏的事,诺丁汉现在才告诉她,她一点儿都不怪他,自己母亲的丑闻,谁能说的出口呢。但,他又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前阵子,”他没说具体多久,也没回头,“在书房里,我找到了父亲留下的一些线索。”一些信件,还有些别的东西,证明老伯爵很多年前就派人去格拉斯王国查过一个姓韦斯利的,那是个男人,曾是他的骑士。找到蛛丝马迹,再顺藤摸瓜,推敲出事实就不难了。

    “你一直藏在心里……”知道了这么多令人难堪、羞愤、痛苦的隐情却谁都不能说,默默忍受着。“面上一点都看不出来……”她一点都没看出他曾经有哪里不对劲来,没看出他任何的情绪变化,跟平常一样。是他装得太好了,还是她根本不够关心不够了解他?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很合格的妻子,但她的这份合格,在诺丁汉面前却不得不打个折扣。

    “乔治,”莉亚走近几步,两手穿过他腰侧,从身后抱着他。“我不喜欢骑士,”她说:“也不喜欢侍从,不喜欢木匠,不喜欢打铁的、养马的、磨面粉的,更不喜欢森林里的、海岸边的、诺丁堡以外的,所以……”你不用担心。

    诺丁汉抓着她的手,把它们拉到他嘴唇边,他用浅浅的胡渣磨蹭着,再把手指头一个个掰开,把食指放到舌头上舔了舔,放到嘴里吸了吸……然后,他猛然转过身,一把将莉亚拦腰抱起来。

    “啊,”莉亚被他轻轻放到床上,不由惊呼道:“你干什么?”

    诺丁汉俯身覆到她身上,一手捧住她的面颊不住亲吻,一手却摸到下面撩起她的裙子。

    “乔治!”莉亚摁住自己的裙子推开他的胸膛,轻咬下唇,“客人,客人还在等着我们呢!”若男女主人一迟就迟到两个小时,还带着情|事过后的气息,这,这也太羞人了。

    “让他们等着吧,”诺丁汉满不在乎的说。他拉开妻子的手摸进她的裙底,一边亲吻她的胸膛一边哼哼着说:“一群和尚,懂什么?!”他也学会了伯爵夫人说法。

    坐在诺丁堡餐厅里无奈苦等的,正是骑士团的成员们,费迪南和爱德华。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诺丁汉伯爵夫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红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红袖并收藏诺丁汉伯爵夫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