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3 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嗷,嗷嗷嗷,”费迪南骑士一边拿着手中面包一边赞不绝口道:“这真是,这味道真是太特别了,夫人,您的厨子一定是个天才!”

    伯爵夫人含蓄的点头微笑,心里却在偷偷吐槽。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吃个汉堡包都能激动成这样,哪天要是给你整套满汉全席,你还不得鼻涕横流了……呃好吧,她不会满汉全席,折腾出沙拉酱已经是莉亚的极限了。

    “夫人,这真的十分方便,”金发骑士爱德华称赞的却是餐叉,他在同伯爵夫妇用餐的过程中观摩学习,如今已是运用自如了。左叉右刀,吃相斯文还快捷,应该推广,真是应该推广。

    伯爵夫人给了她丈夫一个眼神,举起手中银杯向两位骑士致意,然后问出最关心的问题:“那么,两位为何没应教宗之召,东征泰坦呢?”潜台词是,大家都备战随时出发的时候你跑到我家来为的毛?!

    “我们是奉了大团长之命,来接收摄政王殿下的慷慨捐赠,”回答她的是爱德华,那个曾将比武桂冠献给她的骑士。

    “捐赠?”莉亚不可置信的挑挑眉头,再望向两位骑士的时候眼睛里就带了点儿崇敬的意思。各国贵族甚至王室们对骑士团一向慷慨解囊,他们大部分财物都是由此积攒而来。但谁都知道约翰是出了名的雁过拔毛,能在虎口夺食的家伙,甭管是忽悠的、欺骗的、还是敲诈来的,都不得不令人敬佩啊。

    “是的夫人,以及,”爱德华先向伯爵大人示意,然后转头面向莉亚,“我们来诺丁堡拜访,最重要的是向夫人您表达我们的谢意,您的提议,对我们的帮助十分大。”

    在王城参加的庆祝晚宴上,那个“存取款”的银行基本业务只是莉亚随口一说,没想到爱德华确实上了心,并把这当做一项非常紧急的信息汇报给他的上级,骑士团的大团长及军团长们。骑士团虽然隶属于教会,是武装的修士团体,但他们的经济却是独立于教会之外的。他们掌握所获得捐赠的处置权,包括金币、财货跟土地,也掌控着由此产生的一系列收益,比方说土地的收成、租赋。而现在,他们还即将掌握一项权利,那就是投资,学会钱生钱的道理。

    骑士团的高层们通过讨论,快速肯定并且决定推行这项提议,在亚美各地开展伯爵夫人说的那个叫存取款的业务。以较低价格收取存货,出具存单,在全亚美所有骑士团据点均可兑换金币。至于存货,可以批量转手处理,全亚美可从来不缺这样的商人,更不缺富有的贵族老爷们,骑士团的东西,他们会争先抢后的购买并且绝不在乎价格。

    而骑士团派爱德华、费迪南此行,与其说是感谢,倒不如说是继续取经,听听伯爵夫人还有什么好的提议。

    唔……莉亚顿了顿,迅速瞄了她丈夫一眼。唉,有钱不赚不丈夫,谁也不会嫌钱多不是,而且,也架不住将来他们大手笔的花。她轻抿了一口苹果酒,对桌对面的两位骑士道:“提议,暂时没有,不过,合作意向,倒是有一个。”

    费迪南好奇道:“合作?”

    莉亚点点头,示意侍女露比把她卧室里化妆台上摆着的东西呈上来,那是全城最好的工匠出品,虽不能保证个个质量如此,但当样品实在是再适合不过。

    莉亚仔细盘算过,折扇如果靠她自己推广,那顶多只能是在诺丁郡内部。她来了这地方将近一年,也不过去过王城一次,熟悉的贵妇们屈指可数,不但不能尽快引起购买风潮,还要防范其他人偷师山寨了去。这东西没多少技术含量,工匠们一看便知,模仿起来真是又快又便捷。她的销售网络还没遍布全奥丁呢,整个亚美大陆的山寨作坊就会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了,这时代可没什么专利权。

    但是骑士团就不一样了,他们的分支据点遍布亚美各地,这简直就是天然的覆盖型销售网。而且最重要的是,没人会跟骑士团抢生意,更不会有眼红的贵族甚至国王借故抽税,因为他们代表着教会利益——背靠大树就是好乘凉。

    “这对你们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伯爵夫人拿着比巴掌大不了多少的折扇,手腕优雅地晃动,稀有昂贵的丝绸在烛火映照下流光溢彩。“反正你们那些存货,也是要出手的。”混在稀有的财货当中,身价倍增。况且时人都爱跟风,骑士团头顶圆饼帽,所有贵族都跟着学,骑士团胸前别徽章,所有家族都开始研究家徽。而如果,骑士团开始向外出售折扇,甚至在拜访“大客户”——捐赠数额高的城堡时,向女主人赠送一把两把,嘿嘿嘿,这就是明星效益。

    费迪南略有踌躇,他也看出这叫做“折扇”的东西确实有可能引起贵妇们的争相推崇,且不说别的,就是那上边的丝绸,都够这些买不到全套却又想炫富的女人们觊觎的了。但是,他们此行的目的,可不包括这个啊……

    “没问题!”爱德华不理同伴的侧目,一口应承了下来。“作为我们对您的感谢,这是理所应当的。”

    俩人快速的敲定了价格,爱德华向伯爵夫人提出了一个绝对令她喜笑颜开的数字,而且他代表骑士团承诺,今后即便有模仿者,也绝不会跟诺丁堡之外的家族合作。后面这点莉亚倒是不敢全信,骑士团又不是一言堂,就算爱德华有心,也未必说了就算。不过她有信心,那些山寨版推陈出新的速度绝比不上自己快,他们模仿一代自己就升级更新一代,总能叫他们山寨不过来。而且赚钱嘛,始终是伯爵夫人的副业,捞一笔是一笔,绝不贪多。

    至于这批折扇,莉亚报出一个远远高于她存货的数量,反正离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还有段时间,她完全可以吩咐工匠加紧追产一批。而骑士团用来支付定金的钱,嘿嘿,就要从摄政王的捐赠中出了。感谢约翰的慷慨,伯爵夫人由衷的说。

    伯爵大人对于他妻子借机利用骑士团一把并无异议,他对教会本就没多大好感,但骑士团的信誉确实是有保障的。况且在他看来,他妻子的那些“生意”就是小孩子的游戏,赚了赔了都无所谓,只要她玩儿的高兴就好。而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倒也是帮助她成长的一种方式。所以在莉亚得意洋洋的向他介绍她这笔会赚多少,她的小金库又会膨胀多少的时候,诺丁汉只是轻笑着说了句:“小财迷。”

    伯爵夫人立马不干了,什么嘛,我这叫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你懂不懂,才不像你呢,啃老族——她自动自发的忽略掉了丝绸是伯爵花大钱买来送她的这个事实。

    “还有那些棉布的呢?”诺丁汉忽然问道,他注意到妻子卖给骑士团的都是丝绸扇面。

    “哪能在一棵树上吊死?!要两手抓,两手都要硬!”莉亚举着双拳比划着。她都计划好了,把便宜货还是卖给海盗,等骑士团打开大贵族市场,姑妈的船队就往奥斯海峡两岸一靠,不消多时绝对一抢而空。我果然是商业奇才,伯爵夫人得瑟的想。

    伯爵不忍打击她,也只是揉着她的脑袋又笑了笑。

    这时,少女欢快的笑声从广场上传来,俩人一起顺着窗户向外望去。

    索菲依旧选择住在后山,她自觉没颜面整日出现在儿子面前,也没资格出现在她曾跟丈夫一起生活过的城堡里。乔治虽然说过不论如何她始终是他母亲,可索菲心里很清楚,“母亲”两个字在儿子心里还剩下多少分量。她不敢去反复的测量这份分量,更不敢奢望更多。与其一次次的提醒他,她曾经给诺丁汉家族带来的耻辱,与其一遍遍的令他回忆,他父亲的失意和不甘,与其把他对自己仅剩的一点感情消磨光,还不如远离他,继续保持着这种不常见面的方式。或许,儿子会看在自己几乎与世隔绝了十五年并且将继续这么活下去的份儿上,在心底产生哪怕一丝丝的怜悯跟体谅,那就足够了。

    而贝尔则搬回了城堡里,凯利跟在她身边。在伯爵没发话的时候,还有人对此议论纷纷,但在他宣布贝尔还活着的时候,大家反倒都闭了嘴。人们很清楚,什么事情能够拿来当做茶余饭后的八卦,什么事情提起来会祸从口出。诺丁汉的恶名可不只在诺丁郡以外传播,领民们虽然尊敬他们的伯爵,但也不乏畏惧。既然伯爵说他妹妹还活着,那就活着吧,既然伯爵小姐看起来有点儿不正常,那就不正常吧。咱们除了照旧过日子,还能怎么滴?反正她不过是伯爵小姐而已,伯爵才是他们的领主,伯爵夫人才是他们的女主人。

    “我们是不是,应该把她送走?”莉亚望着窗外。贝尔跟几个厨房帮佣的小姑娘在玩捉迷藏,难得有这么多玩伴,她看起来很开心。而莉亚盯着的,却是始终站在贝尔身后看顾她的人,凯利·韦斯利。“比方说,送她回她的家乡,那个叫格拉斯的王国?”索菲确实没有伤害她,但莉亚觉得留她继续在城堡也不合适,毕竟,她曾经是那么的恨诺丁汉一家。

    “她的家乡就在诺丁郡,”尽管她父亲是个叛徒,但也不能否认她应该属于这里这个事实。“而且我教过你,不要太相信别人,因为忠诚这种东西是有价码的,”诺丁汉站在莉亚身后,他高出她一头还略多些,弓着身子才能把嘴巴凑在她耳边。他说:“可一旦有人对你献上忠诚,就不要轻易错过。”

    凯利对伯爵夫人的忠心有目共睹,莉亚也知道她感念自己的救命之恩,甚至愿意为自己奉献生命。可她确实也曾经想要伤害她丈夫,并且企图羞辱他的家族。尽管凯利现在知道了真相,但,“我还能继续信任她吗?”

    “傻瓜,”诺丁汉揉揉她的头发,轻笑道:“没经过考验的忠诚怎么能够称得上忠诚?!忠诚是有价码的,也是有时间的。或许今天宣誓效忠你的人,明天会背叛你,或许今天你的敌人,明天却会成为你的盟友甚至封臣。难道因为世事无常,你就选择什么都不相信了?”丈夫紧贴着她耳畔低声说:“你至少,要相信自己的判断。”

    学会判断,并且相信自己的判断。

    几天以后,凯利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被叫道伯爵夫人的房间。她没有借机会向夫人忏悔,也没就此向夫人求饶,或者博取同情,或者做些其他的什么事情。她只是站着,静静地站着,像她一如既往的那样,像一道影子。于是,她听到伯爵夫人说:“你愿意,回到我身边吗?”

    凯利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这些天,确切说是这些年所有的委屈、不甘跟仇恨,全都随着泪水涌了出来。她一直认为是仇人的人却是最初的受害者,她一直想要报复的人才是整个故事中最无辜的人,凯利感到迷茫,不知所措。她想她应该照顾好贝尔,替父亲赎罪,替自己赎罪,但又不仅仅如此,不仅仅是如此……直到她的女主人开口问她,是否愿意回到她身边,凯利的脑海中猛然间一片清明。她愿意,她当然愿意,从夫人在火刑架前为她说话开始,从夫人拿着土豆冲她安慰的微笑开始,从夫人拉着她的手说“你来帮我种土豆吧”开始……“我愿意,夫人,我一直都愿意……”

    贝尔小姐的贴身侍女从此换了人,厨房帮佣、曾经照顾过断腿凯利的艾尔莎接替了这一职务,她欢快活泼爱笑爱闹,比凯利更得贝尔小姐的欢心。当然,她的玩伴不止一人,厨娘的小女儿,侍卫长的小儿子也常来跟她一道玩儿,还有整个诺丁堡的侍卫二十四小时监视,绝不会让伯爵小姐出任何意外事故。贝尔觉得自己现在快活了极了,除了不常见母亲,她远比住在后山时候快活。

    而伯爵夫人,除了多了一名忠心不二的侍女,还收到了海盗姑妈的一份大礼。确切的说,是希尔达应她侄子的要求,从泰坦大陆搜罗到的,技术人才。

    “你好,谢谢,我是……”莉亚艰难地练习着泰坦语言的发音。

    她的临时老师艾尔伯特道:“夫人,其实没必要这样,我可以做您的翻译。”像以往面对其他几个泰坦奴隶一样。

    “不不不,这可不一样,他是知识分子,懂吧,知识分子。”并不是莉亚歧视农民,而是这个时代这个地方技术型人才是多么稀缺而对她来说又是多么的重要。并且,知识分子都有那么点儿傲气,不表现出点儿领主夫人的诚意,他们真有可能给你来个非暴力不合作的。莉亚申请在她丈夫之前,先见见这位技术人才,以她丈夫的脾气如果一言不合,嘿嘿,搞不好这位人才会见不到明早的太阳的。

    据海盗贸易负责人、与伯爵夫人曾有过一面之缘的戈登所说,这位知识分子名叫莫里斯,他懂蒸馏,会制造玻璃仪器,还有一系列他们海盗看不懂的东西。伯爵夫人望着眼前这个胡子花白头发白花拄着拐杖的矮胖中老年,心说戴上眼镜你不就是肯德基那大爷?!!

    “你好,”莉亚试图友好的微笑,用泰坦语言说。尽管她身后三个侍女、身旁一个海盗和站在对方身后虎视眈眈的四个侍卫让这场会面看起来不是特别友好。

    莫里斯扭过头去不屑搭话,在戈登使劲推了他一把后,他才轻啐了一口,瞪着莉亚恨声道:“强盗。”看来这一路上他吃了海盗不少苦头,对戈登反倒比对伯爵夫人还害怕。

    莉亚眨眨眼,“我好像没抢过您的东西。”

    “你们国家的人!”莫里斯怒吼,别以为他分不出亚美这些国家的旗帜,在海盗船上他就听水手说过,他们的目的地是奥丁,亚美大陆最强盛的国家之一,也是洗劫他故乡最多的国家之一。

    “很抱歉,”伯爵夫人摊摊手,“虽然我丈夫的领土很广阔,我也是王室成员,但我却代表不了我的国家。我只能说,诺丁郡的人,从来没参与过在泰坦大陆上的争斗。”这是事实,没到地方他们就会趁机溜掉。

    知识分子似乎愣了愣,紧接着却又反应过来,“那我算什么?”他可是在家呆的好好,却被这群凶神恶煞的海盗强行绑到海船上的。

    伯爵夫人双手覆在胸前,表情诚挚地道:“我为他们粗鲁的行为向您道歉,先生,但不论过程如何,在我心目中,您确实是我们的贵客。”

    莫里斯不会被伯爵夫人的花言巧语所欺骗,但他也清楚奥丁离着泰坦如斯之远,有生之年想要凭自己的能力逃出这里、逃回故乡,简直难如登天。他明白这些人抓他来不是无缘无故的,他们待他并不像一般的奴隶,在船上虽说没有好喝好吃的伺候着,但待遇和其他人也是天差地别。

    而来到诺丁堡后,伯爵夫人待他更是优渥。他不但在仆从们的房舍区有个独立的房间,还有一个机灵的孩子时常鞍前马后的照应。那个叫艾尔伯特的洛萨人也常来找他聊天,尽管自己总是爱答不理,但那老头却自己说的悠然自得,他去过很多地方,甚至有不少在泰坦大陆的见闻。对于一个远离家乡的人来说,能有人跟自己说说家乡的事情,那也是种聊胜于无的慰藉。渐渐地,莫里斯的话就多了起来,也能跟艾尔伯特一来一往的探讨些技术上的东西。

    等伯爵提出要建造蒸馏设备蒸馏酒的时候,知识分子考虑了一晚,第二天也哼哼唧唧的勉强答应了。他没忘记自己的身份,待遇再怎么高,也无法忽视他是捉来的奴隶这个事实,顶多跟艾尔伯特一样算个仆从。可诺丁汉伯爵找他来显然不是聊天吃白饭的,这一路上他也听过关于这位伯爵的传闻,莫里斯虽脾气硬,但若能活下去,谁也不会选择死是不是?!

    只是蒸馏酒而已,亚美人不可能靠酒征服泰坦,他不会做对不起家乡的事。只是酒而已,对,只是酒而已。

    莫里斯在羊皮纸上写写画画,带着艾尔伯特选址、丈量土地,后来连做客城堡的爱德华也参与了进来。他对此感到十分好奇,作为一个杰出的修士,他的学识在同龄人中亦是屈指可数的。在向伯爵夫人以骑士荣誉起誓再三保证不会将其中技术外传出去之后,爱德华获得了近距离观摩学习的机会。

    而莉亚则向她丈夫每天汇报进度,她觉得兴奋极了,蒸馏技术,这才叫含金量,以前她搞那些玩意儿连铜铁破烂货都算不上的好吗。她忽然有种豪情油然而生,就好像自己终于能够在异世界大干一场,代表穿越界这个光荣的团体在这里大放异彩,彻底忽略了大干一场的另有其人,自己充其量不过是个强力围观党这一事实。

    当伯爵夫人再次推开她丈夫的书房,准备告诉他酒厂要建在哪个地方,面积多广、产量将有多大的时候,却发觉她丈夫的表情不太对。

    诺丁汉抬起头,将书桌上的一封羊皮信纸递给妻子。他说:“王城消息,亚瑟摔断了腿。”

    有人,已经开始出手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诺丁汉伯爵夫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红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红袖并收藏诺丁汉伯爵夫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