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诺丁汉伯爵夫人 > 53、第 53 章

53、第 53 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请您务必三思,夫人,”管家仍旧没放弃苦劝,他平日里打理整齐的灰白头发此刻已有些凌乱,眼睛里微微泛着红色血丝。显然敌人入侵这件事让汉默先生近几日憔悴不少,他已经年近六十了,但责任感和对诺丁汉家族的忠诚让老管家没时间也没心情去休息。

    “夫人,您让附近村镇所有农户都撤到诺丁城内来,这本是好意,可仓皇之间我们无法细查,如果农户中间夹杂进敌人的奸细……只要有三五个这样的人进入诺丁城,就会给我们守城带来无法想象的困难。”

    “那你认为该怎么做?把他们留在城外、留在毫无防御工事的村落里任由敌军骑兵践踏?!”不是莉亚圣母情节发作,而是这些农户不但是她作为领主夫人需要保护的人民,更是她的财产她的财富。这时代决定一个领主强大与否的标准不是别的,正是领地的大小跟领民的多少。她很清楚敌军侵入村庄以后会有的作为,抢掠、残杀、烧毁。抢掠她不怕,诺丁堡不缺钱,但残杀和烧毁的却是诺丁郡的根本。在她依旧为人手发愁的时刻,怎么可能容忍现有的领民在她眼皮底下急剧的减少?!

    “而且身为领主,如果我们不能够在关键时刻提供保护,其结果必然是将丧失民心。”土著们懂不懂民心的重要性莉亚不清楚,但她了解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如果在关键时刻她没能履行作为领主的责任,那么在另一个关键时刻,领民们也不会履行他们的义务跟忠诚,而那甚至有可能会要她的命。

    “把他们先都聚集在城门外,城里所有男丁都加入守城队伍,分出一小队人在离城门五十米外放置拒马,起码先把投奔而来的村民跟可能随后赶至的骑兵隔开。每个村落,选一名长者作为代表,报上他们全村人口的数字,”这时代没有所谓村长镇长,但有时候村里经验丰富的长者常常担任类似职责,而识字的人虽凤毛麟角,会简单算术的却不是那么稀有。“按到达城外的先后顺序,以村镇为单位依次入城,代表跟侍卫在城门挨个核对,人数有误或者有生面孔的,暂停入城。把山脚往上数三层民居空出来,供新入城的村民落脚。这三层的市民往山上移,找不到暂居处的就住进教堂,告诉主教就说是我吩咐的,平日里他们总接受捐赠,现在也该出点儿血了。新入城的村民给他们反复强调纪律,互相监督监视,如果哪个村抓住了奸细,全村连坐,当然,提前举报的既往不咎。”

    莉亚想了想,好像也没有特别要补充的了,她会命侍卫长在三层的部位设置隔离带,料想真正朴实的农户是不会上山乱窜的。而且她还有诺丁堡这第二道防御墙,更高更宽更坚固,她还有后山。嗯,就这么办。

    这一切的起源要从两个小时前说起,在离诺丁堡约五里地的地方,燃起了浓浓的黄烟。这是莉亚提前安排的,派出去巡视的三波侍卫随身携带着大量艾尔伯特跟莫里斯准备的易燃物质,而且因为其中含有特殊元素,能使其燃烧时所产生的烟雾跟仅靠木柴生火时大大不同。侍卫们每经过一处村落,便会通知村民们收拾行囊准备随时撤离,并且沿大道留下易燃物质,从刚萨河到诺丁城,看到的人会一个个点燃提前堆好的柴堆,有点儿像她家乡的烽火传讯。

    是的,就是这个作用,在两小时前她看到离诺丁堡最近的一处燃起黄烟,就知道敌军的骑兵已经接近了刚萨河。

    距里奥率队离开已经整三天了,这三天她一直都在静静地等待,等敌军撤退的消息,或者敌军冲破了伍德堡的防守线。这不是没可能,哨兵岭的战线太长了,伍德男爵仅有三百人,就算加上里奥的一百骑兵,也不可能守住整条哨兵岭。如果他们超过敌人几倍的兵力,那可以把对方围起来打,令其全军覆没。可恰恰相反,事实是敌人可能有他们几倍的兵力,在拦截敌军上必然要捉襟见肘了,对方可以分出一部分人马直奔诺丁堡。这也是莉亚派人通知魔鬼林去偷袭对方老巢的最主要原因,在她没有足够兵力把敌军堵在防御线外的时候,只能靠背后小动作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可这也需要时间,盗贼们很可能刚刚出动,显然还没到能逼敌人退兵的地步。

    那么,就打防守战吧,高厚的城墙,二百米外仍能够穿透锁子甲的长弓,伯爵夫人绝对有信心。不过她又想了想,在她那一沓“领主攻略”的羊皮卷上又重重的记了一笔,等战事一过,一定要多安排几次这种军事演习才行。或许是近几年诺丁郡从未遭受侵略人民们安乐惯了,又或许是奥丁人的性格本就如此,瞧他们磨磨唧唧的。夜色镇是诺丁山脚下离城门最近的一个村落,现在离“狼烟”讯号都过去两个多小时了,还在路上磨蹭没有全部抵达城门外。哦捉急,太叫人捉急了!得练,过后一定得加紧训练!

    经过漫长的一天等待,从黎明到傍晚,太阳在远处地平线上仅剩下半个的时候,滚滚黄尘从诺丁堡几千米外席卷而来。

    “敌军,是敌军,”守城的侍卫们吹响了警示的号角。还有近千村民留在城门外未来得及入城,更有人仍蹒跚在大道两侧,他们的脚程,显然不如骑兵快,即便先发,也注定了会后至。

    伯爵夫人没法再顾虑更多,城外的人口固然重要,但城中这么多人的安危她更要保障。“让还没进城的村民四下散去,动作快。敌人的目标是诺丁城,一旦瞄准正主,他们没必要再去洗劫村落。我们会牵制住对方的兵力,让没进城的村民往南方撤,快!”

    近千人乌泱泱的绕开城门两侧,逃离直通城堡的骑士大道。但在守城的侍卫们拉弓满弦,随时准备进入战斗的时候,对面那滚滚黄尘中,也传出一道号角声。

    “吔?”侍卫长愣了愣,“夫人,跟我们的暗号一样哎。”这时代,附近几个国家、领地的号角做法一样材质相同,吹出来的声音都差不多,唯一能区分的就是节奏了,几长几短,多长多短。而令巴尔克感到惊讶的是,对方吹得,竟然也是诺丁郡的节奏。

    伯爵夫人甩起一巴掌……停在半空中,顿了一顿后,转而拍在身旁桑迪的后脑勺上——孩子,委屈你代师受过了。然后她掐腰瞪眼,死死盯着酿酒大师莫里斯师傅。

    “知识分子”尴尬的咳嗽两声,摊摊手,“夫人,您也没说要两种信号啊,而我,我又怎么能够想到来的不是敌军,是盟军呢。”

    是啊,盟军,在看到盖文·希尔那张风尘仆仆的脸的时候,莉亚差点儿就一口老血吐在城墙上。她是让侍卫们装满了易燃物,见到骑兵队伍就扔进柴堆里燃起熊熊黄烟然后一个接一个传递,可侍卫们点完烟火后待离近了才发觉,嚓,来的不是乌拉诺斯骑兵而是希尔男爵,自己人。肿么整呢,再点?携带的燃料都升上天了,再说,点了也没用啊,这是友非敌的信号要肿么传递,伯爵夫人也没说啊?

    莉亚也知道这事儿怪不得人家莫里斯师傅,她只不过是为自己缺根弦的智商找个发泄点罢了。但经此一堑,她却长了一智。“下次,我不但要黄烟,我还要红色的,绿色的烟幕。”红色代表危险,黄色表达警惕,绿色则显示平安无事畅通无阻,瞧,多方便,跟交通信号灯似的。她盯着全城堡唯一的“知识分子”道:“你来研究。”

    莫里斯撇撇嘴,这可要涉及战争的范畴了,是他最最不愿插手的。“我只是个酿酒的,”他扭头道。

    吔?你还学会讨价还价了?伯爵夫人眯了眼,“我也不为难你,不过有件事儿倒想请教一二,什么物质跟什么物质以什么比例搀和在一起,能产生,轰的一下,的效果?!”

    莫里斯立刻变了脸色,“您,您想干什么?”

    莉亚耸耸肩,“只是研究一下,火药而已。”她把最后几个字咬得很重,重到如一记拳头狠狠打在莫里斯脸上。“而且我正在考虑,如果真能够造出这么具有杀伤性的武器,就应该把它献给我尊敬的国王。”毫无疑问,也会出现在东征的战场上。“其实本来,这些东西我只打算在诺丁郡内部使用,绝不外传的,”莉亚挑挑眉毛。

    “你保证?”

    “我保证,”她虽然没什么信仰,但说出的话却也能够做得到。“你所做的任何发明,绝不会经由我之手,传到诺丁人以外的任何人手中去。”国王也不例外。

    莫里斯盯了她片刻,绷紧的肩膀终于一松,“我去研究,那个不同颜色的烟雾。”火药就别想了。

    莉亚也知道不急在这一时,泰坦人对火药的钻研搞不好也只是在初步阶段,不然他们早就凭借其巨大的威力打败亚美骑兵了,犯不着在两个大陆衔接处拉锯这么多年。莫里斯担心她真的搞出这魔鬼般的东西对付泰坦人,可莉亚却不过形容个大概唬人而已,她连制造火药的原料是哪几种都不清楚,何况配比?

    不过有了初一就会有十五,莫里斯肯为她研究烟雾信号,那就是良好的开端了。莉亚相信终有一天,不管是莫里斯也好,还是其他什么人也好,能够在诺丁这片土地上把火药制造出来的。

    而现在,冷兵器时代,设想这些都还太早。没火药,她一样可以有很多可用的东西。

    伯爵夫人在主堡大厅里接见了希尔男爵跟他带来的骑兵们,搞清楚了事情的始末。

    五天前,差不多是跟诺丁堡同一时间,希尔接到伍德堡的求援信号。虽然希尔堡离伍德堡,比诺丁堡的直线距离要相对近一些,但它高居崇山之上,远比诺丁山陡峭蜿蜒的多,骑手登山耗时也长。等希尔男爵整顿好人马,奔赴哨兵岭前线的时候,跟里奥抵达倒是差不多的时间。

    “我们没有太多骑兵,夫人,”盖文坐在长桌一侧,望着他的领主夫人道:“山上养马不易,战马更少。但我们有最优秀的矛兵、盾兵跟弓箭手。”甚至还有一部分杀手,这现在倒不必多说。“而且,我们武器精良人手众多,步兵队伍足以防住半条哨兵岭。我担心有敌军在我们抵达防御线之前趁乱混进境内,所以带领所有骑兵一路追踪搜寻而来,确保诺丁堡的安全。”

    你这哪是确保诺丁堡安全,你差点儿吓死这满城老少。莉亚在心里偷偷吐槽,却也又搞明白了一件事,原来希尔家的领地大部分都是山脉,而且比诺丁山更高更险峻,跟诺丁山一样隶属于奥加尔山脉,却比诺丁山更富有矿藏——整个希尔领地,说白了就是一片矿区。

    难怪盖文说他们那里人手众多,那些挥惯了矿锄的矿工们,各个肌肉结实凶猛强悍。就更别提他们的装备了,连莉亚看到这一水儿骑兵从头到脚连马匹都全副武装的时候,羡慕嫉妒的口水都要流下来。希尔男爵的步兵队伍当然能够防得住半条哨兵岭,在他们钢矛钢盔钢盾牌面前,乌拉诺斯人手中的武器就跟小孩儿过家家用的玩具差不多,若换她早哭着回家找妈了,不公平,忒不公平了嘤嘤嘤!

    早知如此,我就不用瞎操心还去魔鬼林求援啦,伯爵夫人郁闷的想,接着看到她丈夫年轻的封臣站起身,左手扶右胸深鞠一躬,向她行了个标准的贵族礼。“我答应过伯爵,誓死保卫您的安全。”

    如果没做足充分的准备跟预留手段,诺丁汉怎么可能放心的离开领地?莉亚想到她丈夫的安排,不由在嘴角浮起一抹笑意。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令她有些措手不及了。

    在抚慰好满城居民、制定好回迁计划,并安置好希尔堡来的一众骑兵后,盖文陪伯爵夫人一道在主堡餐厅用餐,在入座之前,他又再次行了标准的贵族礼,远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规范、腰弯得都低。他昂起头,面对他的领主夫人道:“在下,还有一个请求,万望夫人成全。”

    只要是合理的要求,她绝对没有不答应的道理,尤其这个年轻人又是她丈夫极为器重的。莉亚点点头,示意盖文先起身,坐下慢慢谈。

    但盖文依旧保持着躬身的姿态,认真、诚恳并且恭敬地说:“请您,答应将伊莎贝尔嫁给我。”

    毛线?!!莉亚立马挺直了背脊,震惊的抬起头,“你你你,你说你要娶,伊莎贝尔?”且不论她的小姑是否正常这点,关键问题是,“你你你,你不是已经,不是已经结婚了?!”

    希尔男爵夫人啊,她一早就在心目中树立的假象情敌,那个能让她丈夫放心把关系诺丁郡未来的侍童们交到其手上教养的贵妇,盖文的妻子。

    呃,是妻子,对吧?!

    而在希尔男爵便秘着一张脸,把被伯爵夫人扭曲的真相解释清楚后,莉亚只能讷讷地吐出这么一句——“我和我的小伙伴儿们都惊呆了!”

    作者有话要说:原来是自摆乌龙,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泥垢了←_←

    妹纸们如果看到更新但是打开页面不显示新章节,请把网址开头的成my,据说能解决这个不显示的问题~~

    拒马就是这种东西,野战时能够有效阻止敌方骑兵的冲锋,扰乱敌军队形。具体的模样不止这一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诺丁汉伯爵夫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红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红袖并收藏诺丁汉伯爵夫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