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诺丁汉伯爵夫人 > 62、第 62 章

62、第 62 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62、第62章

    菲奥娜送走了摄政王跟他的部队,坐在她房间的小壁炉跟前,气得几乎两只手都在发抖。她并不清楚大主教跟她家族之间的恩怨,但她却还记得那个严厉的男人,在听闻威廉即将跟自己结婚之后,那强横的甚至是无礼的态度。他暴跳如雷,菲奥娜从未想过一个神职人员,一个发誓会宽容、爱护所有亚美神信徒的大主教,会有如此恼羞成怒的一面。

    他指责她出身低微,仅仅是个男爵的女儿;他指责她的叔父背叛教会,至今下落不明;他甚至指责她的美貌、她的温顺、跟她的年龄,说一个男爵小姐十八岁还没订婚,必定是有不为人知的丑陋内|幕的。

    相比于大主教的吹毛求疵,女王则显得宽厚、宽容的多,她尊重自己儿子的选择,并且真心的喜爱这位即将成为自己儿媳妇的姑娘。她要求已成为国王的长子亨利,赐给里德男爵**土地,提升他为伯爵;她宣布将安德鲁在里德家族的族谱中除名,使他不再成为家族声名的累赘――尽管菲奥娜并不同意这么做,但她也清楚女王的这番做法是为了自己好;而菲奥娜美貌、温顺、甚至稍大一些的年龄、绝不幼稚的举止,都是女王满意并且看中的。于是,在忽略了大主教的反对意见之后,女王为他们举行了婚礼。

    及至威廉跟女王过世后,她们母女受到的种种苛待,菲奥娜从未觉得意外过,主教大人不喜欢她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而雷丁,她的哥哥,虽然贪财并且愚蠢,却并非一个真正的坏人。虽然主教早已摆明了态度,但在红堡之内,她们生活虽不富裕,生命却是无忧的。

    菲奥娜一直认为,这一切非难的幕后主使都是大主教,里德家族领地内所有灾难性政策的根源也是大主教,包括突然提了四成的税,包括抽调骑士们去前线――尽管这些文件都是摄政王签署的。哦,约翰懂什么呢?亨利过世、理查德继位的时候他才只有五岁,这个所谓的摄政王不过是主教手中的一枚棋子、一个傀儡,在国王常年不在国内的这些日子里,真正把持朝政、苛待她们母女的是大主教。是这样,一定是这样。

    在菲奥娜的想象中,约翰一直是一个脸色苍白、身体羸弱、不怎么受到母亲喜爱跟重视的孩子。但直到今天,她发现自己错了,错的有多离谱。或许曾经他只是个不懂事的孩子,可现如今他早已长成了一条毒蛇,一条贪财好色并且罔顾廉耻的毒蛇!

    摄政王游幸的车队路过红堡,在做短暂停留之际看到了他素未谋面的堂妹,他竟然向菲奥娜提出,将莉亚接入王宫成为供他淫|乐的**。

    这个混蛋!恶棍!无耻之徒!!!伯爵夫人虽恨得咬牙切齿,却因为良好的教养,实在找不出更恶毒的词语来咒骂对方。她浑身发抖,气得浑身都在发抖,可庆幸的是,在那条毒蛇面前,她控制住了情绪,很好的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菲奥娜面色镇定,用超出她预期的冷静语气跟约翰讨价还价,想要莉亚,可以,但要助她们母女重夺伊登郡,恢复她女伯爵的爵位。

    约翰并没看出对方是在争取时间,他脑海中只剩了方才的匆匆一见,惊鸿一瞥,只想着如何把那青涩的小姑娘带回王宫成为自己的禁脔,所以,他一口就答应了伯爵夫人的要求。哦,这不难,不过是以国王的名义签发一份声明,声明奥丁恢复对伊登郡的所有权,至于能不能真正拿到手,呵,那就不是他要考虑的了。而国王的印鉴就留在王宫中,回去盖个章简直是分分钟的事儿。

    因为伯爵夫人执意要求看到国王手谕才肯放人,摄政王也觉得直接抢夺看起来不美,而且这姑娘绝对跑不了,便带着队伍从红堡离开,喜滋滋的往王城签发文件去了。

    等约翰前脚一走,菲奥娜就坐在壁炉前认真的思索起策略。她保护不了莉亚,红堡也保护不了莉亚,且不说雷丁敢不敢挑战王权,就是红堡的部队全加起来,也不可能是摄政王的对手。而全奥丁的贵族们,谁又会愿意得罪约翰,向她们母女伸出援手呢?!

    这时候,哥哥的筹划却引起了伯爵夫人的注意,雷丁想把女儿嫁给诺丁汉伯爵,两个中的任何一个,只要诺丁汉能看上,红堡就有了大靠山,还有源源不断的财源。

    是啊,诺丁汉,菲奥娜知道他的名号,在奥丁几乎无人不知,尽管他为人低调,甚少露面贵族圈,但他的事迹却几乎是家喻户晓。传闻中,他不但阴险残暴、不择手段,还是个野心勃勃的恶棍。但他很有钱,十分有钱,并且领地幅员辽阔、领内人口众多。而最重要的是,诺丁郡在奥丁王国的最东北方,与地处西南的暴风城几乎是全国相隔最远的两个地点。

    菲奥娜觉得,实在没有比诺丁汉更好的选择了。如果他不够恶棍,她还不敢把女儿交给他,一个善良的好人在摄政王跟大主教面前可不够看;正因为他有野心,所以才不会对莉亚这块肥肉视而不见,尽管她没有嫁妆,尽管她前面还有三个活蹦乱跳的继承人,可这足够了,如果诺丁汉足够聪明就会发现,在国王坚持不婚没有子嗣继承的情况下,在各路人马虎视眈眈的氛围中,越是处在风口浪尖的位置就越危险,第四继承人,刚刚好,而对于他来说,也更加容易掌握。至于约翰对莉亚的龌龊心思,菲奥娜也可以不用再担心,羊如果送入虎口,对诺丁汉来说能有多大益处?难道他会傻得以为,把妻子送给摄政王当**就能够助他登上权力的巅峰了?!如果诺丁汉真是这么蠢的人,菲奥娜倒要犹豫了。所以她要见见他,她要试探试探他,她要跟他有一番隐秘的细谈,或许还会有一场交易。

    而莉亚,菲奥娜从未想过告诉女儿这一切,她单纯、幼稚、并且天真,做母亲的如何舍得把这些龌龊、肮脏的内|幕展现给自己的女儿呢?!她甚至祈求诺丁汉也不要说出去,他只是想要一个王位继承人,对于妻子的懵懂无知,想必不会介意。

    尽管诺丁汉并未制止莉亚的猜测,尽管诺丁汉甚至是一步步地引导着莉亚对局面跟情势的认知,但他也没想过告诉妻子关于约翰的无耻心思。在他看来摄政王根本不足为虑,何必平白地给莉亚添恶心。

    但现实总是这样,该面对的终究是要面对的。所以现在,莉亚知道了这一切,并且必须亲自面对这一切。她原本是跟着夫人们一起,离开宴会厅走向王宫内的祈祷室,可在经过一个拐角处的时候,却被人猛然拉了一把隐入帘幕中,一柄冰凉的匕首紧紧抵住了她的脖子。在贵妇们的队伍鱼贯而过之后,她被人连扯带拉的拽进了这间房间,这间,看起来是个卧室的房间。

    房间内只站着一个人,她的小堂兄,摄政王约翰。

    “你想去哪儿?我亲爱的堂妹?”约翰带着不善的笑意一步步向她走来。

    莉亚用力推拉房门,一动不动,门外被人上了阀。她转身面向约翰,眼神扫过房间思索出路,面上还要扯起一抹牵强的笑意,“我以为你还在宴会厅,你应该在那儿的,你不是在跟贵族们一起看奴隶比武吗?”

    “啊,比武,当然当然,”约翰不住地点头,“宴会厅里是在上演比武,而且等一会儿,还会有一场更大更精彩的。你猜,是谁要上台表演?”

    “是谁?”

    约翰阴测测的笑着,似乎十分得意,他已走到莉亚跟前,气息几乎喷覆在她脸上。他用最恶毒的语气说:“你的丈夫,诺丁汉!”

    莉亚后退半步,紧抿嘴唇。“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她勉力说道:“乔治可不是你的奴隶,他不喜欢表演给人看。”

    “乔治乔治,叫得可真亲热,”约翰猛然抓住莉亚的右手,把他拽回他跟前,他甚至伸出另一只手,想要去触摸她的肚子。“我都差点儿忘了,你还怀着乔治的小崽子。啧啧啧,人都说上了怀着种的女人会带来好运,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今天咱们倒是可以试试。”

    到这时候莉亚如果还不清楚她堂兄的心思有多肮脏,那可真是白活了。所以她冲他甜甜一笑,用如蜜汁般腻人的嗓音说:“那可真是,我的荣幸……”接着抡起左手在背后握住的东西,狠狠砸在约翰的脑门儿上,“很荣幸,替您开个瓢!”

    摄政王眼瞅着这只器形优美、釉色艳丽的陶罐落在自己的额头上,顿时就有血液模糊了他的视线。“你这贱人,看我不把你……嗷!”手腕传来的刺痛打断了约翰的高声咒骂,他急忙缩回被利物划过的手,令莉亚逃出了他的桎梏。

    “你这贱货,你能逃到哪儿去?!这房间没有其他的出口,门外的侍卫是绝对不会给你开门的,任你喊破了喉咙,他们也绝不会踏进来半步。哈,你难道还指望诺丁汉会来救你?告诉你吧,他自身难保,自身难保。大厅里所有人都会死,今晚所有人都会死!”约翰抹一把眼前的血水,捂着额头在房间里追逐莉亚的身影。房间并不很大,他的堂妹身形也不迅捷,但摄政王似乎很享受这种猫捉老鼠的快感,看着根本无路可逃的老鼠,他心底翻涌出说不出的兴奋,“来吧小贱人,我知道你想要男人,瞧你那红嘟嘟的嘴儿,你那沉甸甸的乳|房,还有裹在裙子里双腿间的那一团滚烫的火……等我操完了你,就把你肚子里的孽种揪出来,拿去喂我的猎狗,它一定很美味。哈哈,如果你也像那团血肉那么美味的话,亲爱的,我不介意留下你来多操几次,否则的话,那就只有赏给我的侍卫们了。你知道,他们今晚要立大功,会立大功,我还没想好拿什么赏赐他们呢,啧啧啧,诺丁汉伯爵夫人,绝对是件不错的礼物。哈哈,哈哈哈……”

    莉亚一边听着约翰的污言秽语,一边跨过矮几、推倒木柜、踏过床板,在整个房间里与其周旋。在她趁对方不备,从裙下摸出匕首之际,一个不留神,便被对方揪住了长发,狠狠掼在了床垫上。

    “你还想去哪儿?”约翰掐着她的脖子,翻身跪倒在她身侧。

    显然对方并不打算现在就置她于死地,所以莉亚虽感到呼吸不畅,却还不至于断了气息。她仰面朝上,盯着约翰碧色的眼眸,盯着他金黄的头发,盯着他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脸。

    “看你还能往哪里逃?”摄政王恶意地笑着说。

    是啊,我还能往哪儿逃?!莉亚缓缓抬起手,长袖里藏着她丈夫送给她防身的匕首。她知道心脏在什么位置,她也知道要多用力、多迅速、多准确地插|入才能令对方一击毙命。这些乔治都教过她,这些她心里完全清楚,可是,这却将是她第一次将理论用于实践,第一次,要真的将锋利的匕首插|进对方的皮肉里。或许她刚才就不应该用陶罐,或许……她现在已无法逃避,不能再犹豫,她……

    约翰全然没注意到莉亚的手已抬至他的胸前,他阴测测地笑着,得意地笑着,眼见自己两年来的夙愿即将达成,眼见飞走的猎物再次落回他的掌握之下,这感觉真好,这感觉真是好,这感觉……

    莉亚惊恐地张大了嘴,眼睁睁看着一只手揪住了约翰头顶的金发,另一只手则握着匕首横在他脖颈间,沉着地、慢慢地、用力地一划……**血迹喷覆在她的脸上,还是,热的——

    作者有话要说:悄悄地,我走了,正如我悄悄地来,我挥一挥匕首,不留一个活口~~r(st)q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诺丁汉伯爵夫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红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红袖并收藏诺丁汉伯爵夫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