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诺丁汉伯爵夫人 > 63、第 63 章

63、第 63 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看着莉亚的身影消失在宴会厅门外,诺丁汉心里暗暗松了口气。这是场鸿门宴,毫无疑问。尽管来之前他就有所察觉并做了适当的安排,但宴会开始后他才发现,事态的严重程度已经超出了自己的预期。他刚才还在思索,用哪种方法能更安全的送妻子离开,而现在,约翰倒帮了他一个大忙。如今,二王相争已经变成了四角博弈,能够站到最后的,显然是最沉得住气的那个。

    亚瑟无疑也很沉得住气,在约翰紧接着站起身,表示要换身盔甲加入场中比武表演的时候,他也没有轻举妄动,他还在等待最佳的时机。现场几乎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摄政王步下高座,转入屏风后,一阵悉索声传来,大约三分钟过后,身披锁甲头罩钢盔的摄政王殿下就从屏风后面转了出来,缓缓走入宴会大厅。

    诺丁汉亲眼所见,亚瑟轻嘘了口气,他似乎错以为猎物再次进入了伏击范围。诺丁汉暗暗冷笑,就让他们留下陪这位“摄政王”慢慢玩儿吧。在所有人的目光都停驻在场中央严阵以待之际,诺丁汉找了个方便的借口,起身步出了宴会厅的侧门。

    几方都有备而来,侧门外的长廊上自然也不安生。最初,这里把守着一队王宫侍卫,原本是约翰的人马,但被同样侍卫出身却已被亚瑟收买的偷袭、利诱、劝降之后,这条长廊又落入了莱顿公爵的控制之中。而现如今,昏暗的走廊上却空空荡荡,没有侍卫,只有三五个洒扫的仆从来来往往,其中一个见到诺丁汉,躬身快步走上前,低声道:“大人。”

    在昏黄的烛光下,诺丁汉看得清他的脸,也能认得出他的声音——他的一个杀手。亚瑟花大价钱收买了约翰的半支侍卫部队,准备临阵倒戈,他却只用五个杀手就悄没声的干掉了原本驻守这条走廊的三十几个人,尸体被扔进杂物间里等待明早仆从们的发现。“哪个方向?”诺丁汉问。

    伪装成仆从的男人朝东一指,然后转身快行几步,在前面带路。另外三个也在诺丁汉身后默默跟了上来,最后一个却翻过栏杆走到花园中,按照事先的约定,将怀中的铁罐掏出拉环一拔,浓浓的白色烟雾便缓缓升上空中。花园里灯火通明,离宴会厅前门又不算太远,该看到的人都能看得到。这人扔掉手中烟雾弹后,侧身贴着树丛快步而过,隐入墙角下的黑暗之中。他得在附近守卫们前来查探之前离开,赶到距此最近的东门,跟从宴会厅前门赶来的骑兵们回合,占领东门,等待伯爵撤离。

    诺丁汉在剩下四人的引路下很快追上了约翰的侍卫们,摄政王自以为在大厅中玩儿了手很漂亮的金蝉脱壳,殊不知已被螳螂紧紧盯住了背后。约翰带的人并不多,他把大部分兵力都留在了厅中准备几分钟后的屠杀,或者说,他自以为会有的屠杀,所以等诺丁汉追到祈祷室的时候,大门外四个,前廊上两个,拐过弯后的走廊上又是四个,手起刀落,诺丁汉站在了那扇木门外,他妻子正在里面,他轻轻拨开门阀,却没有急着推门而入。

    莉亚……他在心里默默念着她的名字。在他跟菲奥娜达成交易的最初,这两个字代表的只是一个即将成为他妻子的女人,一个傀儡,一个象征,一个能祝他登上权力最高峰的身份。而不知从何时起,最初的设想却全都变了味儿。他引导她成长,教授她权术,鼓励她参与其中,他甚至隐隐期盼着,跟她携手同玩这场权力的游戏。无论最初她的意愿如何,不论现在她仍介意与否,她确实已经深陷其中不可能抽身了。他不愿意她知晓龌龊,不愿她接触肮脏,但却不得不教会她这样一个事实——在通往权利巅峰的路途上,到处鲜血横流,王座之路,本来就是一条血腥之路。诺丁汉心中掠过一丝的愧疚,或许,她做一个天真、幼稚、甚至是愚蠢的伯爵夫人会更快活,哪怕是傀儡、象征,也比现在要好。可现在她已没有退路,现在,她的双手,即将染上永远无法洗去的鲜血,另一个王室成员的鲜血,这就是她需要学习的最后一步。

    诺丁汉轻轻地推开木门,隔着门缝,静静地注视着房内的情形。莉亚微微鼓起的长袖,她攥紧的右拳,她举起小臂抬到约翰胸前……六七米的距离外,他甚至能看清楚她不住颤抖地睫毛,她不停起伏的胸膛,和她碧绿色的,掺杂着恐惧、紧张、犹豫甚至痛苦神情的眼睛……

    伯爵猛然推开木门,迅速来到摄政王身后,干净利落地给了对方致命的一击。他撕下衣袖擦了擦溅在妻子脸上的温热血迹,然后将她紧紧抱在怀里。莉亚仍在颤抖,止不住的颤抖,但诺丁汉知道这不是因为恐惧甚至不是因为紧张。她双手环着他的腰身,把头埋在他胸前,语气哽咽:“对不起,我没做到。”

    这不是你的错,你无需道歉,这根本就不是你的错……诺丁汉俯身将她拦腰抱起,转身迈步,“我们离开这儿。”

    “可是,他,他……”莉亚回头去看那具尸体,或者说即将成为尸体的身躯,殷红染满了雪白的床单,她不敢去看约翰喉咙上的伤口,却也知道他绝不可能活下去。“他,他就这么死了,该怎么交代?”如果诺丁汉伯爵夫妇无故离开,不等于坐实了凶手的罪名?

    “放心吧,今晚这座王宫里死的绝不只他一个。”诺丁汉没再多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他抱着莉亚,在四人的护卫之下迅速撤往王宫东门,路上没遇到任何有效拦截,直到抵达东门诺丁汉才搞清楚原因——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诺丁郡的骑兵队伍已经跟不知哪儿来的一队侍卫战在一起,对方似乎想要抢夺东门的控制权,但却武力不敌,双方僵持不下。

    诺丁汉看着门外情形,心下了然。“别跟他们纠缠,”他抱着莉亚快速踏上马车,吩咐手下道:“撤回伯爵府,把王宫让给他们。”

    骑兵们照办,护卫着马车徐徐而行,对方竟然也不追赶,呼啦啦迅速把东门围堵起来,还往门里面一趟趟的运送东西。

    莉亚此刻已缓过神儿,透过车窗向后看,不由惊讶道:“木柴?”

    “没错,”诺丁汉冷嗤一声,“有人的心,可比咱们要狠。”

    “他们,他们这是要……”

    诺丁汉接口回答了她:“火烧王宫。”

    “约翰原本打算在今晚宴会上击杀亚瑟,以及所有支持他的贵族们,”也包括诺丁汉,“但他却走漏了风声,让对方有备而来。先时我还不确定告密者的是谁,不过看现在这情形,”诺丁汉也回头望了望身后,运来越远的王宫大门。他说:“你有没有注意到,今晚上,基斯保恩公爵夫人也借故没有参加宴会?”

    莉亚惊得几乎合不拢嘴,尤菲米亚,她……对于一贯如穿花蝴蝶般周旋于男人之间的基斯保恩公爵夫人来说,这么盛大的几乎全城贵族都参加了的酒宴,她不出席确实有些稀奇。但,但是,“亚瑟可是她的亲哥哥啊!”照乔治话里的意思,尤菲米亚竟然是要放火烧死约翰,也烧死她的亲哥亚瑟。

    诺丁汉顿了顿,在考虑此刻告诉她实情是否合适,或许还是等回到伯爵府再说吧,他还有几样证据在那里。他只是向妻子阐述经过一部分推测而连接起来的事实:“约翰想要杀掉亚瑟跟其拥护者,这个消息被他的情妇尤菲米亚得知,后者故意泄露给了亚瑟,使亚瑟有备而来并且提前收买了一半的王宫守卫。两拨人马现在应该已经开战,八成是旗鼓相当难分难解,但不管最后胜出的是谁,都将成为对方的陪葬品。因为尤菲米亚已经拉拢了另外一拨人马,会在王宫点火并把守住四个出口,绝不会让里面任何一个活着出来。起码,宴会厅是别想有活人了。”

    莉亚被她堂侄女跟堂兄的**恶心了一下,接着却又注意到重点,“等亚瑟跟约翰一死,她就是毫无争议的王位继承人,而且还可以把两人的死亡推到双方身上,王储跟摄政王聚众械斗,打翻了油灯烧毁了整个宫殿。就是国王回来,也没法再追究什么,连尸体都烧在一起分不出谁是谁来。可是,她刚才为什么放我们离开?要是,要是把我也……”不管怎么说,莉亚也有很大的优势,尽管她排名靠后。

    诺丁汉挑挑眉,对方那哪是放的?“她要分兵去把守四个门,东门的兵力根本阻拦不住我们。”换句话说,是我们暂时放过她才对。尤菲米亚很能拎得清重点,现在还不是跟自己正面冲突的时候。约翰死了,亚瑟此刻也是凶多吉少,让尤菲米亚去做这个恶好了,她机关算尽,最终也只能是为他人做嫁衣。毫无争议的王位继承人?呵,凭她也配?!

    “明天,”诺丁汉抚摸他妻子的脸颊,拐过几条街道、已然看不见的王宫似乎已笼罩在大火之中,火光染红了西边的半片天空,透过车窗照在他妻子的长发上,红发更红。“明天,整个暴风城将陷入混乱。”王储死了,摄政王也没了,人们就会像无头苍蝇似的,谁出来说话就会听谁的,“而我们,坐拥五百骑兵,在伯爵府,将宣布一件王室秘辛。”一件涉及**、私通跟谋杀的丑闻,一件足以改变继承顺序的丑闻。

    莉亚没开口问那是什么,直觉早就告诉她,乔治跟母亲还有事情瞒着她。可既然他们不想让她知道,那她就不问,既然明天就公开宣布了,那她也等得了。她回望她的丈夫,把脑袋枕在他的胸口,或许明天,这一切就能够结束了,从未征求过她意见的开始,也将在她所不能控制的结束中结束。而结束,往往意味着另外一段人生旅程的开始,一段仍然充满血腥、罪恶跟阴谋,但却依旧得坚定并且坦然走下去的路,统治之路。不过还好,有人陪着她,很多人都会,陪着她。

    很多,也许,未必……

    当骑兵队伍驶进伯爵府所在街道时,驻守在此的骑兵队长詹姆斯迎了上来,他姓格林,是诺丁汉封臣格林男爵的长弟。他有少许不安,但依旧坦白地说:“大人,在您跟夫人离开后不久,王宫里有位侍者来拜访伯爵夫人。”伯爵夫人,指的显然是称病未出的菲奥娜。

    诺丁汉眯了眼睛,他在詹姆斯的外貌描述中,猜出了那个侍者是谁,那个菲奥娜曾联系到的、侍奉过杰弗里并能够指认那些男孩与已故公爵神似的老人,可这种时候,又巧合的是今晚,他从王宫里出来找他的岳母干什么?

    詹姆斯的信息显然还没传达完,他面色为难的说:“夫人要求放行,在府邸里接见了他。不知道,他们见面后谈了什么,但过二十分钟后,二十分钟后……”

    诺丁汉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詹姆斯接着道:“过二十分钟后,我们阻拦不住菲奥娜夫人,她跟着那侍者离开了。”

    该死!如果不是怕引起妻子的紧张跟恐慌,他真想一拳打在车板上。“她一个人?”

    “当然不,”伯爵交代要留神保护,他们怎么敢让其一人离开,“我们无法违抗夫人的意愿,只好由威尔领了一百骑兵跟随她。”尽管只有一百人,却差不多能以一敌十,况且守城侍卫都被两王抽调的差不多了,一百骑兵甚至能在街巷上横着走,只要不跟王宫起冲突。

    “走了多久?”诺丁汉问,却挥手没让詹姆斯回答。从他们离开后到现在,早已不下四个小时。

    “会有……”意外?莉亚把最后两个字儿咽了下去,紧张的盯着她的丈夫。

    诺丁汉紧了紧怀抱,“别担心,可能只是有急事在外面耽搁了。”这话谁都听得出是安慰,偏偏在这个时候,偏偏在今天晚上,偏偏又是王宫里的人……就算不是什么阴谋不是什么诡计,但今晚在王宫附近碰到尤菲米亚的人,恐怕也不是件安全的事。

    “再派一队侍卫,沿着他们离开的方向追踪。”一百多人,他不信能跟水珠似的在人间蒸发了,路上总会留下蛛丝马迹。“留心王宫附近,有什么异动随时回来汇报。”

    詹姆斯先应声接令,但却没有立即走开,他似乎犹豫了片刻,终于下定决心,“还有件事儿,我认为也需要向您汇报。”尽管听起来是小事一桩,可这种关键时刻什么小事都不能任意处之,况且那人还是两卫夫人极为看重的。“就是艾尔伯特,夫人的仆从兼药剂师,傍晚之前跟丹尼尔修士一起去药店采买,但,到现在还没回来。”

    “修士回来了?”

    “是的,”詹姆斯道:“据修士所说,在路上艾尔伯特收到一张羊皮纸条,然后就跟他暂别独自离开了。他说,那送信的看着像,看着像……骑士团的人。”

    诺丁汉紧抿着嘴唇,如果这些还能说是什么巧合,那这世上早就没有阴谋的存在了。这种时刻,今晚,外面兵荒马乱之际……很显然,他们遭到了背叛、收买,还有欺骗甚至胁迫,对方摸清了他的底细,并抽走了他部分底牌。尽管离明早只剩几个小时,离他一直在筹谋的只有几步之遥,但……他低下头,望着他妻子绿色的双眸。莉亚静静地注视着他,只看着他,他是她的依靠,她无比的信任。他怎么忍心,让她一晚上,同时失去两位至亲之人?!

    诺丁汉面无表情,冷静地下达命令:“集合队伍,我们立刻撤离王城。”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诺丁汉伯爵夫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红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红袖并收藏诺丁汉伯爵夫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