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诺丁汉伯爵夫人 > 78、第 79 章

78、第 79 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78、第79章

    守卫队长像往常一样,站在高高的城墙上,遥望吊桥对岸整齐排列的重装骑兵队伍,大概有五十人,是诺丁汉伯爵夫人的卫队。作为国王的客人,作为尊贵的杜布瓦家族成员,伯爵夫人在斯卡提,即便是出入王宫大门,都可以带着她的骑兵卫队,但在这里除外,只有这里除外。在这座河面上矗立的幽堡面前,任何军事力量都不可能进入,所以尽管每班守卫只有五十人,却依旧能够令国王高枕无忧。没人能够强行进入城堡,没人能够在三小时内攻下这座贵族监狱。

    除非,在里面。

    “噗通”声响起的时候,队长正在兴致勃勃地数着对面骑兵队伍的人数,四十四,四十五,四十六……紧接着他就警醒地支起耳朵,向身旁的手下问道:“什么声音?”

    一个说:“没听见。”另一个却说:“好像是,落水的声音。”

    落水,落,水……坏了!队长脸色骤变,转过身蹭蹭蹭的从城墙上跑下来,他凝重的表情令所有手下心里都为之一颤,有不少人就自发的跟在他身后。“发生什么事了,队长,队长?”

    “闭嘴!”队长啪得一巴掌呼在那人脸上,“保持安静。”说完就侧耳倾听,却什么都听不到了。当下不再多话,沿着城堡楼梯拾阶而上。

    既然是座“监狱”,城堡自然是修建的密不透风,除了靠近吊桥面向堡门的那一面有个小小的院落,院落外是一圈高高的城墙,剩下三面完全矗立于河道之上,墙外就是河水,一点立足之地都没有。为了防止敌军攻陷,从城墙到城堡,几乎连个窗户都没有。

    是几乎,不是彻底。既然是贵族监狱,好歹还有贵族俩字儿,尚不至于连起码的生活标准都达不到。还是那句话,腓力虽然盼着伊莱恩早死,却并非盼着她被自己折磨死,落人口实,所以该有的生活条件也差不到哪里去。整个城堡内外唯一一扇朝阳大窗户,就坐落在女公爵的卧室之内。

    国王跟他的参谋和守卫们不是没考虑过凫水而逃这个可能性,从约二十米高的窗口跳下去就是河道,甭管顺流还是逆流,总是个能够离开城堡的好法子。但正如腓力跟理查德斗了几十年,深知对手的秉性一样,他跟他这位名义上的封臣奥斯布达女公爵也不对付了几十年,对对方的能力本事更是一清二楚。伊莱恩不会水,这不是什么秘密,在亚美**,游泳本来就不是一个贵妇必备的技能。况且以她六十八岁的高龄,就算跳水而逃,又能逃到哪里去?!所以这座幽堡是关押女公爵最合适的监狱,腓力做这些考量的时候,显然并不能事先预料到诺丁汉伯爵夫人的出现,更不会设想到她跟她的卫队,将对这些考量起到怎样扭转的作用。

    守卫队长蹭蹭蹭跑到顶楼女公爵的房门外。“里面的人呢?”他紧紧盯着门口守卫面色不善的问。

    “还,还在啊,”年轻人被他吓了一跳,战战兢兢地回答。

    队长长舒了一口气,是他想多了,还在就好,还在就好。但紧接着,他把耳朵贴到门板上,脸上却又轻松不起来了。没动静,里面根本没有像平常那样说话的动静。队长抬起右腿,砰地一声把木门踹开,空无一人,偌大的卧室里空无一人。

    该死!队长一边在心里咒骂,为什么偏偏在他值班的时候遇上这种情况,一边大踏步迈到窗户跟前,探头向下看。此刻已近黄昏,诺丁汉伯爵夫人来探望她伯母的时间并不固定,有时候是大清早,有时候又要傍晚才来用过晚饭才走,而这次,不算早也不算特别晚,是在近日落时分才赶到幽堡的。从她进入城堡到现在,大概半个钟头的时间,窗外天色已渐黑,视线不是十分清晰,但即便如此,守卫队长还是在五十码外的河面上隐隐约约看到了几个影子。那大概是三个圆球状物体,像是浮在水面上的三个人头,其中一个恰在此时回转过来,队长看的真真切切,正是伯爵夫人的贴身侍女,而另外一个红色头发的毫无疑问就是伯爵夫人本人,两人中间夹着的必然是女公爵无疑。

    “集合集合,快,传令集合,”队长转过身拔腿就往外跑,跑到底层院落处,一边招呼手下把他的马牵过来、把城堡上下无论站岗的放哨的还是打盹偷懒的全都召集起来,一边命令城墙上守卫:“盯紧门口的那队骑兵。”

    但守卫的回答却令队长几乎一个踉跄跌倒在地:“队长,你刚才下城墙以后,他们就掉头走啦,门口现在一个人影都没有。”

    队长忍住骂人的冲动,现在不是暴躁的时候,得冷静,一定要冷静。如果把女公爵丢了,别说他的脑袋,这五十多个守卫的脑袋各个都保不住。可现在毕竟是在斯卡提,在他们的地盘,诺丁汉伯爵夫人就五十骑兵,带着个上了年纪的老妇人能跑到哪里去?!“追,追,快点儿给我追!”队长翻身上马,招呼守卫打开城门,放下吊桥。城堡里院落小马棚小马匹自然也不多,但这没关系,他未必需要跟那五十骑兵正面交手,只要别丢了他们的踪迹,只要在路上制造动静引来援军,就算国王怪罪,也还不至于是掉脑袋的事儿。

    队长领着三个贴身侍卫一骑绝尘奔出城堡大门,“别管那吊桥了,全都给我出去追,沿河道一直向南,注意河面,注意河岸两侧。留两个人招呼下班换岗的就行。”事到如今,他还指望情势在自己可控范围之内,能在换岗人员抵达、能在国王知道前把人抓回来,那是最好的,那是最好的……

    十分钟后,幽堡内外人马走的干干净净,城门敞开,吊桥放平,视线范围内半个人影都没有。

    没有半个,却有两个,在唯二驻守的两个守卫还没来及反应的时候,已被两条人影同时割断了喉咙,干净利落,诺丁郡杀手的专业手法。

    诺森威尔伯爵,带着五个贴身侍卫,从容的踏着吊桥步入大门。他神色淡定,步履却并不缓慢,按照莉亚给他形容的堡内情形沿楼梯而上,直到木门依旧开启的卧室外。伯爵踏入房门,扫视一圈,自掏出怀中钥匙走到一只大立柜前,插孔,转腕,啪嗒一声,锁开了。

    “殿下,”伯爵跟侍卫退后两步,躬身行礼,望着奥丁王后从立柜中走了出来。

    三个小时后,腓力国王坐在他王宫里的宝座上摔出了他手中的酒杯,千防万防,竟然还防不住一个老太婆和两个小妇人。“把王城骑兵队全都派出去,追,一个都不落的给我全追回来,包括那个贴身侍女!”三个女人在他守卫森严的“监狱”里逃跑了,说出去他这国王的脸还往哪儿搁?!现在也顾不上找什么借口了,实在不行,就说诺丁郡伯爵夫人强行绑架了他的封臣,尽管这理由听起来是这么的蹩脚可笑。

    “陛下,小心中计,”大主教适时提醒。换班的守卫快马加鞭从幽堡赶来王宫报信,现在只知道人跑了,地上的印记似乎也显示了前一班守卫追逐的方向,但在得到更确切的消息之前,盲目的循迹而追很有可能再次上对方的大当。

    “没错,别朝一个方向,分四队四个方向都去追。”往南跑,他们能直接逃回奥斯布达领地,往西跑,他们可以跨海回到诺丁郡,往北或者往东跑,虽然看起来绕了远道,但出其不意,搞不好那几个狡猾的女人也会做这样的选择。保险起见,四个方向全都不落。

    果然,又两个小时后,最先一班追捕的守卫派回来送信的了。起初他们沿河道向南,但追出没多远,就在河对岸发现了对方骑兵的踪迹,显然一个老太婆在水里支撑不了太久,速度也不快,他们依旧还是要从路上逃跑。守卫们会水的凫水过河,骑马的跟不会水的就绕道而行。在上岸的时候遭到对方弓箭手埋伏,伤了一半,剩下的继续追。瞧对方逃跑的方向,竟然是斯卡提的东部边界。

    “她们想越过边境逃到萨德玛去?”腓力心想,这不是不可能,当初他堵截理查德返程的东征军,就是跟其关系不错的萨德玛国王睁只眼闭只眼,让奥丁军队在两国边境徘徊许久,最终又北上渡海返回奥丁,不然也不会害他在诺丁海滩登陆时全军覆没。伊莱恩或者阿梅莉亚,想要借到萨德玛,循着当初诺森威尔走过的足迹重返奥丁,确实十分有可能。不过,“其他三条线的追捕也别放松,这女人诡计多端,说不定故布疑兵,她从哪条路逃跑,还真难说。”

    一头奥斯布达母狮,再加上一条阴险狡诈的诺丁小狐狸,真真儿的是让素有斯卡提毒狼之称的腓力国王焦头烂额。

    而此刻,让他恨得咬牙切齿的母狮跟狐狸,却躲在一个他根本想不到的地方休养生息,就在,他的眼皮底下——

    作者有话要说:※诺丁汉家族

    乔治・诺丁汉

    妻子:阿梅莉亚・玛蒂尔达・杜布瓦

    母亲:索菲・诺丁汉

    妹妹:伊莎贝尔・诺丁汉(同母异父)

    长子:亚历山大・诺丁汉

    姑妈:希尔达・斯帕罗(黑寡妇)

    封臣:

    伍德男爵:赫尔曼・伍德(罗伯特、莱丽思、里奥、西维亚的父亲,朱利安的祖父)

    格林男爵:查尔斯・格林(格林三兄弟中的老大)

    希尔男爵:盖文・希尔(伊莎贝尔的青梅竹马)

    布雷恩男爵:罗纳德・布雷恩(乔比斯的父亲)

    布鲁克男爵:安东尼・布鲁克(送赎金救国王至今下落不明那位,艾尔玛的父亲)

    菲尔德男爵:格纳・菲尔德(未成年还未受封骑士那位)

    雷克男爵:佩特・雷克(暂无出场)

    高夫男爵:卢克・高夫(威尔的父亲,一开始被诬陷偷袭伯爵然后因祸得福管理维达镇跟海盗做交易那位)

    坎贝尔男爵:霍华德・坎贝尔(与斯卡提勾结,第一个被炮灰)

    布朗男爵:马克・布朗(与伪女王勾结,第二个被炮灰)

    骑士:

    威尔・高夫(高夫男爵独子,乔比斯・布雷恩的舅舅,莱丽思・伍德的未婚夫)

    詹姆斯格林(格林男爵长弟)

    瓦尔特格林(格林男爵次弟)

    罗伯特伍德(伍德男爵长子,继承人,朱利安的父亲,威尔的准大舅子)

    侍从:

    里奥・伍德(伍德男爵次子,朱利安的叔父,威尔的准小舅子)

    格纳・菲尔德(菲尔德男爵,因未成年未受封)

    ……其他没出场,保留

    侍童:

    桑迪・亨特(已故,我有罪……T_T)

    乔比斯・布雷恩(布雷恩男爵长子,高夫男爵外孙,威尔的外甥)

    朱利安・伍德(伍德男爵长孙,菲尔德男爵表侄,里奥的侄子)

    艾尔玛・布鲁克(布鲁克男爵独子,格林男爵外甥)

    奥利弗・格林(格林男爵长子,艾尔玛的表弟)

    后面这俩其实都还没送来,但是今年到设定的年龄啦

    管家夫妇:

    汤姆・汉默(希尔男爵的外祖父)

    费兹・汉默(希尔男爵的外祖母)

    侍卫长:

    巴尔克・史密斯(铁匠的儿子)

    侍女:

    露比:伯爵夫人贴身侍女

    戴娜:伯爵夫人贴身侍女

    凯利:伯爵夫人贴身侍女

    伊芳:伯爵夫人贴身侍女

    艾尔莎:伊莎贝尔贴身侍女

    玛莎:索菲夫人贴身侍女

    园丁:

    山姆

    酿酒大师:

    莫里斯(泰坦人,兼职发明创造)

    主教:

    拉尔夫

    修道院长:

    德温

    修士:

    丹尼尔

    魔鬼林盗贼:

    首领:塞拉斯・亨特

    长子:狄克亨特

    八子:桑迪亨特

    长女:伊芳亨特

    幼女:伊莲恩亨特

    海盗:

    戈登:负责贸易

    ※杜布瓦家族(奥丁)

    祖辈:

    玛蒂尔达(女王,已故)

    威廉・杜布瓦(伊登伯爵,已故)

    父辈:

    亨利・杜布瓦(国王,已故;妻子:奥斯布达的伊莱恩,儿子:理查德、杰弗里、约翰)

    威廉・杜布瓦(伊登伯爵,已故;妻子:菲奥娜・里德,女儿:莉亚)

    同辈:

    理查德・杜布瓦(国王,已故;未婚)

    杰弗里・杜布瓦(莱顿公爵,已故;妻子:菲娅・格欧费,儿子:亚瑟)

    约翰・杜布瓦(摄政王,已故;未婚)

    阿梅莉亚・杜布瓦(诺丁汉伯爵夫人)

    晚辈:

    亚瑟・杜布瓦(莱顿公爵,已故;未婚)

    尤菲米亚・杜布瓦(基斯保恩公爵夫人,伪女王,单身or**中……)

    ※杜布瓦家族(斯卡提)

    父辈:

    腓力・杜布瓦(国王)

    同辈:

    路易・杜布瓦(王储)

    玛格丽特・杜布瓦(公主,已故,跟亚瑟定过婚那位)

    凯瑟琳・杜布瓦(公主,丈夫:乌拉诺斯王储马尔科姆)

    封臣:

    伊登伯爵(理查德把莉亚的封地让给腓力后,腓力封的,斯卡提人)

    奥斯布达女公爵:伊莱恩(理查德的母亲,奥丁王后)

    ※乌拉诺斯王国

    同辈:

    埃德加(已故,跟尤菲米亚定过婚那位)

    马尔科姆(王储,妻子:凯瑟琳・杜布瓦)

    封臣:

    肯特伯爵(儿子被莉亚关在地牢那位)

    弗雷伯爵(挂掉那位)

    贝里伯爵(关在地牢持续敲诈那位)

    骑士:

    若干(有九个被关在地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诺丁汉伯爵夫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红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红袖并收藏诺丁汉伯爵夫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