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诺尔森的母亲米莉亚是奥国第三位公主,因为一系列的缘故并不得奥国国王的喜爱,嫁给诺尔森的父亲亨利算得上她生命中比较重要的一个转折。

    亨利和瑟琳娜的婚姻持续了二十余年,最初,他们相敬如宾,可以说是最为典范的夫妻。之后又因为瑟琳娜生下了鹰国的第一位皇子,更是巩固了他两之间的关系。

    可惜的事,事情并没有一直朝着好方向发展。

    瑟琳娜比亨利大了十二岁,当亨利正值壮年时,瑟琳娜却在逐渐的老去……这不是最致命的,最致命的是,瑟琳娜和亨利之间关于宗教上的不统一。

    瑟琳娜是虔诚的天主教信徒,而亨利,却十分的反感教廷企图染指国王的权利,在政治上的分歧,使得这对情侣越走越远,最终彻底的分开。

    戚唯冷不太确定瑟琳娜和亨利的关系已经恶化到哪一步……但是他却可以确定的是,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十分的糟糕了,原因很简单……

    “诺尔森。”已经年近四十的女人已经显现出明显的苍老,再多的粉底也无法掩盖住额上的皱纹。

    “母亲……”戚唯冷在诺尔森的光幕里已经见过了瑟琳娜,但是却没有亲眼见到来的震撼,他看着这个女人脸上担忧的表情,莫名的有些心虚。

    “还疼么?”瑟琳娜伸手摸了摸戚唯冷的额头。

    “疼。”戚唯冷觉的自己的胸前的骨头虽然没有断,但是也绝对伤的不轻。

    “给你喂马的那个仆人已经处决了。”瑟琳娜是十分疼爱诺尔森的,毕竟她只有这么一个儿子,而这次的意外,则更像是谋杀:“你最近小心一些。”

    “是。”在和瑟琳娜对话的时候,戚唯冷意外的没有感到不自在,他在曾经的世界里本来就是个在孤儿院里长大的孩子,从来没有品尝过母爱的味道。

    “诺尔森……”瑟琳娜看着自己儿子稚嫩的脸庞,显得有些欲言又止:“你……”

    “怎么了母亲?”戚唯冷看着瑟琳娜为难的摸样,问道。

    “明天我会派人送你离开皇宫。”瑟琳娜像是终于做出了决断,对着戚唯冷道:“这段时间无论发生了什么,你都不要回来……孩子,记住,我爱你。”说完,瑟琳娜低下头,在戚唯冷的额上印上了一个温柔的吻,或许是因为紧张和恐惧,她的唇显得异常的冰凉。

    “……”戚唯冷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瞬间就瞪大了眼,然后脑海中冒出了一句看过非常多遍的话“瑟琳娜王后很敏锐的察觉到了亨利一世的转变,在j□j初期就想将自己的儿子,未来的海妖之王送去安全的地方,可惜的是,瑟琳娜王后所信任的部下之中,却出现了一个让人唾弃的叛徒”

    没错,这就是政变前夕。戚唯冷的冷汗刷的一下就流了下来,他张嘴想要说点什么,却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若是重生在更早些时候,他或许还有机会为这次的骤变做更充裕的准备,可是他到来的时机却是这样的不合适,以至于他根本什么都做不了。

    而最让戚唯冷无奈的是……他甚至都不记得那个背叛了瑟琳娜皇后人的名字!也对,除非你臭名昭著,否则谁会去记住一个让人厌恶的丑角呢?

    看见戚唯冷一脸呆滞的摸样,瑟琳娜还以为他是被吓着了,她的眼神里透出一种无法用言语描述的哀戚,只能伸手牢牢的抱住了自己疼爱的儿子。

    “母亲……”戚唯冷说不出安慰的话,他知道,这次离开,或许就是他和瑟琳娜之间的永别。

    “别怕,我的孩子。”瑟琳娜是位好母亲,她用尽了全部力量想要为自己的儿子争取到仅剩的利益……虽然这样的行为,最后还是失败了。

    “去吧,主会保佑你的。”瑟琳娜最后亲吻了一下戚唯冷,然后就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留下戚唯冷一个人躺在床上,目送着瑟琳娜萧瑟的背影。

    “殿下。”薇安轻声叫道:“皇后陛下吩咐……请您尽快收拾一下行装。”

    “好。”戚唯冷淡漠的应了声——若是历史没有错,根本没有必要收拾行囊了,因为他在逃出皇城不到一千米之后就会被他的父亲派去的人给抓回来,并且一直囚禁在皇宫之内,直到他的母亲被送上断头台,新的皇后高调即位,

    薇安见戚唯冷不怎么想说话的摸样,也就识趣的退了出去,临走之前还把放着食物的餐盘送到了戚唯冷的床头。

    餐盘里的食物是一块全麦面包,一块乳酪,一根腊肠和一个梨。看起来干巴巴的毫无食欲。戚唯冷本来不太想吃的,但是听到肚子咕咕叫之后才惊觉这具身体似乎是饿了挺久了。无奈之下,只好拿起了稍微看起来比较滋润的梨子,咔擦咔擦的啃了起来。

    咀嚼的动作牵引着胸前的受伤的部位,让吞咽都变得异常的困难,戚唯冷吃了几口就不得不停下,休息一会儿再继续进食。

    他之后要这么办呢?戚唯冷想,熟知历史的他,是否应该延续着诺尔森的道路,直到登上王位?可是他真的有诺尔森那样的能力和勇气么……

    戚唯冷不想怯懦,可是突如其来的环境的变化,却给他带来了一种迷茫的感觉,就好像他只是在做一个梦……一个随时会醒来的噩梦,

    可是戚唯冷退缩之余却很清楚——他真的不是在做梦。

    夜晚的来临十分的迅速,戚唯冷看着窗外的天色暗了下来,他将一些所需的生活用品和比较珍贵的东西放进了要带走的箱子里。虽然历史告诉他他逃不掉,但戚唯冷在心中还是留了那么一两分侥幸。

    因为身体的不适,戚唯冷很早就上了床,他看着华丽的床幔,闻着中世纪特有的熏香,就这么慢慢的睡了过去。

    出发的时间定在早晨。天还未亮,戚唯冷就被薇安从床上叫了起来,他看着已经穿戴整齐的侍女,脸上并没有带上什么表情,然后再薇安的服侍下将自己的衣物穿好了。

    见一切准备就绪,薇安叫了一个佣人抱起了戚唯冷准备好的行李箱,然后带着戚唯冷登上了早就准备好的马车。

    因为这是件需要保密的事,所以参与的人也很少,目前戚唯冷就看见了薇安和那个陌生的男仆人,还有一个已经坐在了马车上的车夫。

    出城之前的事情都还算顺利,戚唯冷看着马车驶出皇城的那一刻,悬着的心却丝毫没有放下,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面无表情的透过窗户的缝隙看着外面的景色。

    这一刻,时间在戚唯冷的身上似乎凝固住了,因为紧张,他的额上溢出了冷汗,脸上却看不出什么端倪。

    让人遗憾的是,有时候历史是十分的准确的,在听到哒哒的马蹄声的时候,戚唯冷原本一直紧张的情绪却意外的缓解了下来。

    他带着平静的神色,看着自己的马车被一列骑士给拦下,身边的侍者都被吓白了脸。

    “诺尔森殿下,国王有令,要我带您回到王宫。”一个男人的声音在马车外面响起。

    “……你是什么人。”戚唯冷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的淡定,他掀开了马车的帘子,没有表露出一丝的慌乱:“你确定这是我父皇的命令?”

    “是的。”骑士长看着戚唯冷不卑不亢的摸样,眼里闪过一丝赞扬:“是国王陛下的手谕。”

    “好吧。”戚唯冷用余光扫过了自己身边三个颤颤发抖的仆人,不出意外的在某个人身上看出了端倪——好吧,他不得不承认,关于谁是背叛者的这个问题的答案,确实挺让他吃惊的。

    薇安,那个从他醒来的那一刻起就一直陪伴着他,看起来十分无害的女仆,似乎就是那个让人唾弃的背叛者。至于他怎么看出来的——戚唯冷苦笑,在他还在场的时候就和骑士长打眼色,还真是没把他这个皇子放在眼里啊。

    “我遵从父皇的手谕。”戚唯冷并没有抗旨的打算——他也没有抗旨的资本,这只骑士队伍虽然只有十二个人,却完全足以将毫无反抗能力的他带回皇宫之内。

    “那么请吧。”按照原本的计划,戚唯冷应该是被骑士长强行掠上的马背,狼狈的被带回皇宫,但是因为不知名的因素,戚唯冷居然十分幸运的再次乘坐马车,被十二位骑士护送回了王城之内。

    当然,粗鲁的骑士显然不是戚唯冷要面临的最大困难,他要面临的最大困难是——他那怒火中烧的父皇,亨利一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锦帷香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欣欣向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欣欣向荣并收藏锦帷香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