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锦帷香浓 > 68、. 书包网转载

68、. 书包网转载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话说柴世延本想试探试探玉娘,哪料玉娘这般烈性竟求休书,若不是平安说园子里管事到了,他还真不知自己如何下台。

    从上房院出来,脸色阴沉,平安瞄见爷脸色,心里不觉敲鼓,虽园子管事到了,却是询平常之事,哪有甚要紧事,是平安假托要紧,把爷诓了出来,爷这般恼,一会儿若见了管事知道无事,岂不要问自己罪过,说不得就要挨板子。

    正忐忑着,到了外头,柴世延询了管事打发出去,只瞧了他一眼,平安那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却忽后头婆子跑进来回说:“娘那里不好,爷刚走,便呕口血出来,人也不省人事,胡虏了半日方缓过来……”

    柴世延不等她说完,蹭一下站起来就往后跑,到了上房院门首却住了脚,玉娘既这般,定是因刚头事儿,想必心里还恼着自己,若这会儿见了自己岂不添了气。

    柴世延不禁有些悔,过往还罢了,如今怎还不知玉娘性子,面儿上大度,心里却是个看不开,且自己用那寡妇试她,却也弄巧成拙,玉娘秉性刚强,如何受这般委屈,若她真个不意自己,又怎会这般,倒是自己成了蠢人。

    叹口气,忙使平安寻郎中,只院子里立着,并不进去,不多时郎中到了,瞧了脉息出来,柴世延忙问:“如何?可要紧?好端端怎就呕出血来……”

    那郎中言道:“情志不遂,郁结于心,兼急怒攻心,血不归经,故此呕出血来,乃是口淤血,若不呕出积心里,天长日久不定就成了大症候,如今倒好,腹中胎儿也无大碍,静心调养几日便可无事,倒是需宽心才是。”

    柴世延大松了口气,使平安封了一两银子诊费与他,郎中欢喜去了,柴世延院里立了半个时辰,直等玉娘吃了药睡了,才进去屋里,轻手轻脚揭开床帐仔细端详半晌,想那药中定有安神之物,倒是睡得好,只一双秀眉皱紧紧,脸色也有些蜡黄,却显可怜可爱。

    柴世延瞧了半日,平安进来道:“贾爷来了。”

    柴世延放下帐子,叫秋竹跟前守着,到了前头,贾有德见了他,先唱了个喏道:“弟耳闻哥寻了一桩好姻缘,特来道喜。”

    柴世延正不大自,便道:“这话从何处说起,甚好姻缘?怎我却不知。”

    贾有德只当他哄自己,笑道:“哥还哄弟呢,岂不知媒婆那张嘴马都追不上,咱们高青县才多大,哥又是咱们县头一份体面人儿,那媒婆从哥这里出去,一路便传到兖州府里去了,如今谁还不知柴府要纳二房进门,便是那兖州府古董铺子刘家寡妇,若是旁人也还罢了,这刘家寡妇可真是个难得,她家那铺子听着都是她自己经管着,比她那汉子时也不差,可见是个能干,何况,颇有姿色,又是通判府表侄女,凭她出身,便与哥做个正头娘子也般配上,莫说甘愿做小,这般好姻缘,去何处寻得来,岂不是大大喜事吗?”

    贾有德说了一大篇子话,才瞄见柴世延脸色不大对,瞧着有些阴沉,倒是半分喜色不见,心里头疑惑,便道:“难道哥还不中意”

    、

    柴世延哪里想到,这么一会儿工夫,便弄得人皆知,心里不免暗恨那媒婆嘴,没甚好气道:“纵她再是个好,与爷甚干系,那媒婆倒越发可恶,爷何曾应了她什么?满世界张扬出来,回头遇上她,让她吃爷一顿好打。”

    贾有德听着话音儿不似好,哪是什么好姻缘,倒成了冤家对头一般,如何敢再说,打了哈哈岔过去,再不敢提一个字,坐着吃了半盏茶寻个托辞去了。

    柴世延巴不得他赶紧走,贾有德前脚去,他后脚便进了二门,到了上房,见玉娘还睡着,便坐外间炕上,忽想起什么,低头掀开炕席,把玉娘藏那纸素签拿手里,已撕成了两半,摊炕桌上,对一处,瞧出是一首曲辞。

    柴世延从头至尾瞧了一遍,却悔不行,这字里行间,处处透出情意,哪里做得假,想是那日之事她心知错了,却拉不下脸来认错,故此写下这曲词来,却又不定何处听了风言风语,知道了刘寡妇之事,自己恰巧又拿这事儿试她,阴错阳差险些酿出祸事来,若因此写下休书,夫妻情份何。

    越思越悔,起身进了里屋,坐榻边儿上发呆,秋竹见爷这般,才松了口气。

    玉娘这一觉却睡得好,睁开眼已是掌灯时分,隔着帐子灯影儿中瞧见帐外有人,还只当是秋竹,便唤了一声。

    至帐帘打起来,才瞧出是柴世延,柴世延见她醒了,伸手来拉她手,嘴里道:“可觉着哪儿不好?”声音温柔仿似能滴出水来。

    玉娘先是愣了愣,忽想起今日之事,哪里肯搭理他,抽过手,背过身子脸朝里头躺过去,还怕柴世延吵她,寻帕子盖脸上,那意思瞧都不想瞧他。

    柴世延却憨皮赖脸凑上来,拿下她脸上帕子道:“前番是爷不是,爷这里与你陪个不是,莫恼了,玉娘恼爷,爷倒没什么,只怕你把气憋心里憋出病来倒不好。”

    玉娘闭着眼不瞧不看,暗里却道刚这厮怒冲冲出去,瞧意思真个要一刀两断了,怎这莫回头来就成了这般,嘴里甜言蜜语流水般说出来,竟跟不要钱一般,却想到那寡妇,心里如何过得去。

    柴世延见自己说了半天好话儿,她也不言不动,倒似个木头人一般,柴世延索性脱鞋上榻,掀了薄纱被来搂她。

    玉娘不防这厮如此无赖,说着说着倒动起手来,身子往里缩了缩,却哪里避得开,给柴世延搂怀里,玉娘恼起来挣了两下没挣开,大热天倒挣出一身汗来,忍不住睁开眼瞪着他:“爷还来缠着我作甚,寻你好姻缘去是正经。”

    柴世延听了倒笑了一声:“玉娘莫说这般气话,爷知你心,想你我结发夫妻,便与爷说两句真心话儿又如何,偏玉娘这小嘴倒比那蚌壳还紧上几分,何曾有什么好姻缘,便有好姻缘,与爷什么干系?”

    玉娘听他这话儿,倒不禁冷笑一声:“这翻来覆去都是爷理儿,可是谁说要有桩好姻缘来询玉娘意思,这一天可还未过,便不认了。”

    柴实延如今倒不怕她这副冷声冷气样儿,知道她心里不是这般,便也不恼,她耳边儿道:“玉娘只说今儿,怎不说那日,若不是玉娘说出那些诛心之言,爷如何会真恼玉娘,今儿爷本是想拿这些事试试玉娘而已,玉娘倒是比爷性子还刚强,要爷一封休书下堂求去,论起来,可是谁错多些,便爷错了,刚头也跟玉娘认了错,玉娘呢?”

    玉娘咬着唇半日不言声儿,心里却转了几个过子,暗道,前番虽是自己错,今儿那寡妇之事,冯氏言之凿凿,怎会是假,莫不是这厮用话诓她,却又想,前后才多大会儿,怎他就换了心肠,便道:“说什么试不试?你若有心,纳多少进来,谁又拦得住。”

    柴世延见她仍这般,想是不信自己,不觉恨上那多事媒婆道:“倒是那媒婆可恨,多少没媳妇儿汉子,巴巴给爷说什么亲,倒惹爷后院失火,险些烧了联营,到这会儿玉娘还恼恨爷呢,玉娘若不信,这会儿爷便唤了她来,当面询她。”说着唤人进来,让去外头知会平安,把媒婆寻来,玉娘还未及拦他,已传出话儿去。

    那媒婆本高青县城南石头巷尾住着,今儿通判府里得了银子,又赏了她酒,吃半醉,家来,倒炕上便睡过去了。

    平安到她家时候,敲了半天门不见人应,白等从墙头跳进去,进了屋里只见这婆子仰躺炕上睡得死猪一般,暗道,差点儿把府里搅翻了天,她倒吃得饱睡得着,没好气,哪里耐烦唤她,伸手一拽,把媒婆从炕上直拽了地上。

    那媒婆睡得正香,咚一声掉地上,摔了个结实,哎呦一声,只觉半边身子都疼,哪里还能不醒,还当自己做梦呢,睁开眼却见平安一张脸眼前,倒唬了一跳:“平大爷,怎来了老婆子家里?”

    平安没好气道:“我们家爷哪里唤你前去呢。”

    那婆子一听,还当是柴世延得了好姻缘,要赏她好处呢,心里欢喜上来,那还顾得摔不摔疼,一咕噜爬起来,跟着平安到了柴府。

    待进了二门才觉不对,扯住平安道:“怎进了后院来?”媒婆心道,柴府后院还有哪个,这些纳妾之事,虽需知会大房,只这桩姻缘若成,却有喧宾夺主之嫌,闹到大娘子跟前却不妥当。

    平安目光闪了闪,嘿嘿笑道:“又没做亏心事,您老怕什么,跟着小去吧,我们家爷正上房等着赏你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锦帷香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欣欣向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欣欣向荣并收藏锦帷香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