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锦帷香浓 > 3为今之计

3为今之计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话说这郑桂儿本生性轻浮,嫁了六十多老头子,被破了身子,每每折腾起来,却又不如意,倒越发勾起火来,高老头时勉强忍着,待老头子一咽气,哪里还能守得住。

    高老头尸骨未寒,就脱了素服,穿红着绿,擦脂抹粉,打扮乔张乔致,或倚门首嗑瓜子,或临街楼上,卷了湘帘,靠窗下朝外瞧,若瞧见那俊美魁梧汉子,便使眉眼勾来,一而二去,高青县无人不知她名声。

    赶上灯节儿这日,打扮分外妖娆,让家下婆子远远跟着,身边只带着丫头兰香往街上逛去了,街当门楼子下正撞上柴世延。

    高青县里哪个不知柴员外名声,虽父母早亡却丢下偌大家业,这高青县一半买卖本钱都是姓柴,好交朋结友,使了钱走通官家门路,与那县太爷递上话儿,衙门里差官平日吃酒来往,熟络非常,是个有手段。

    家里虽有妻房,那大娘子却惯有个好性儿名声,纳了两房妾,一房是原先身边伺候丫头,收房里,年前又纳了院中董二姐,统共三房伺候着,那大娘不过一个摆设,丫头也早腻烦,倒让个粉头拔了头筹。

    每每思及此,郑桂儿常自咬牙,自己这么个模样儿,这么个身段儿,竟连个粉头都不如了,又兼几次望见柴世延,身穿潞绸直缀,头上戴一顶瓦楞棕帽,□骑一匹高头大马,打从门前过,观之面容俊美,身姿魁梧,越发勾郑桂儿春情懵懂。

    虽心慕已久奈何不得机会亲近,不想却灯节上遇见,哪里肯放过,便把那手里帕子假意落下。

    柴世延见这妇人,打扮好不娇俏,大正月里,这样冷天,也只穿了件对襟儿衫子,紧扣身上,越发显得酥胸高挺,系着一条大红织金边儿挑线裙儿,微移莲步,堪堪露出裙下一双高底儿绣鸳鸯鞋儿内巧巧三寸金莲。

    柴世延那是风月里能手,到此时哪还不知这妇人对自己有意,瞧了她脚,略抬头打量她五官,见一张瓜子脸儿上生真真白皙,倒跟自己浑家玉娘有一比,眉眼弯弯,眸光点点,瞥着自己含羞带怯,那春意早从眸底透将出来,琼鼻下红唇略丰,头上插一支明珠簪,耳畔两只细巧巧灯笼坠子,随着她低首垂眸,微微摇动,真真勾魂摄魄。

    柴世延哪里还能忍住,忙低下身子捡了那帕子递过去,妇人接过,无意间碰了他手,便急缩回去,叉手向前福下身子,启红唇露玉齿:“奴这厢谢过。”转身去了,行几步却回头,帕子掩着唇冲他一笑,勾柴世延半边身子都酥哪里。

    第二日柴世延特特绕路从高家门前过,果见那妇人楼上斜着身子往下望,那眉眼来去,两下有意,没几日便到了一处,入捣一场,柴世延便丢不下手去了。

    这一日柴世延从庙上回转,半截哪是遇上朋友,却是郑桂儿使了她娘出来拦住他马头,言道:“这些日子不见爷影儿,打从上月,姐儿身上便不大好呢,倒病了这些日子,成日念着爷,遣老婆子去爷府上瞧了,奈何爷高门大户,近不得前儿,今儿好容易拦着爷马,如何也要去一遭。”

    柴世延待要拨转马头去高家,忽记起家里玉娘,年前为着他要纳董二姐之事,夫妻有了嫌隙。

    自娶了玉娘进门,夫妻便说不上举案齐眉,也算相敬如宾,若论模样儿莫说董二姐,便这郑桂儿也靠不上边儿,只玉娘生性稳重,掌家理事自是稳妥,却夜里枕席之欢,也如此,便有些败兴。

    且不喜这些,常把他往外撵,便他凑上去又有甚趣,久了便也不大去她屋里歇了,常去外头院中吃酒,那董二姐知情识趣儿,便起了心思要纳家来。

    玉娘却道:“若纳妾怎不纳个良家女子,虽柴家不是那等勋贵之族,纳个粉头为妾,也不大中听。”

    自来忠言逆耳,彼时柴世延正热乎劲儿上,哪里肯听,末了,摆了三日酒纳董二姐进门,自此,夫妻冷下来,虽冷毕竟是结发夫妻,便低声吩咐平安:“家去莫实心告诉你娘知道,如此这般打个谎来。”这才骑马往高家去了。

    平安家来,按着爷吩咐告诉了秋竹,不想这会儿娘唤他去,心里知道,娘是个正经人,瞧不上爷外挑弄妇人鬼混,那高家寡妇之事,若被娘知道,待爷家来,说不得一顿板子落身上。

    故此战战兢兢进了后宅,至上房院外间,见了玉娘跪地上磕了头起来,琢磨着小心应对,玉娘略扫了他一眼道:“唤了你来,只因有一句话要问你。”说着,顿了顿才道:“你家爷果真去了院中?”

    平安一听,心里暗叫一声糟,可不是怕什么来什么,待要隐瞒,不料大娘又道:“虽说平日我是个好性儿,也有真章,打量使唤你小心思哄我去,却差了主意,若不说实说,需知大娘板子也不是白隔着摆设。”

    那平安唬了一跳,扑通一声跪地上道:“娘且饶了奴才,爷从庙上家来,被那高家老婆子拦住了马头,言说,言说……”说着不免有些踌躇,又一想,横竖一顿板子,先躲过如今再说以后吧!

    一咬牙道:“言说她家闺女连日身上不好,爷便拨转马头往她家去了。”玉娘听了不禁冷笑一声:“这话可真是鲜,何时高家竟成了院里,那高家老头年前才死,家中撇下个婆娘守寡,顶门立户个男丁都无,爷避嫌还避不过来,去她家作甚,必是你打谎胡说,莫用这等不实之言哄骗与我,些招来,免得皮肉受苦。”

    平安暗里叫苦,心道,娘平日从不理会这些,怎今儿却较起真来,爷与那高家寡妇哪里过上明路,真正一个有口难言,支吾半日吐不出一句整话来。

    玉娘哪里耐烦,把手里缠枝盖碗放炕桌上,一声轻响,平安不由抖了抖,忙磕头道:“娘饶了奴才,奴才说便是了,灯节那日,奴才跟着爷去观灯,街当正遇上高家那寡妇,一来二去便有了往来,爷不叫小说与娘知晓,怕娘知道惹气。”

    玉娘不禁暗暗冷笑,惹气?那厮做下如此下作之事,还知道惹气,若不是知道她哥嫂虎狼之心,玉娘恨不得这会儿豁出去,与柴世延和离,旁处寻个妥帖之处,自清净好,只如今却无他路可走,为今之计,需为自己细细筹谋早做打算。

    便心里再不愿,也要拢络那厮家来,若能得个子继,养身边儿,便是他死了,自己拿定主意,守着儿子过活,也能安生度日,倒比如今省心些。

    思及此,脸色缓了缓,让秋竹去拿了笔墨纸砚,挽了云袖,露出皓腕,执笔手,略忖度,摘了一首小令,写于纸上,折了个相思扣,递于平安道:“你莫怕,我不打你,只你爷何处,便把这签送与他手上,余下不用说半个字,只听爷行事便了。”

    平安出门来,还不禁挠头,娘素来是个冷性儿,便跟爹婚之时,也少有今日这般脸色,瞧眼色,倒似要拢爷性儿呢。

    他们小厮奴才平素一块儿吃酒,灌多了黄汤也都是口无遮拦吃了豹子胆儿,背地里也没少嚼说几位主子。

    若论姿色,莫说府里,可着高青县,东南西北院中粉头,连高家那寡妇都算上,也没一个及上大娘,那模样儿那身段儿样样拔尖,却这性子有些过于沉稳,不得爷意。

    想男人哪个不好色,只生再好模样,末了还不是要炕上见真章,平日沉稳正经还罢了,若枕席之中也如此,岂不无趣,何况,爷是怎样人,自打开了荤,哪院中不曾去过,梳拢了不知多少粉头,风月场里练就一身本事,哪会中规中矩。

    娘不依顺着爷折腾,便只得去寻旁妇人,日子长了,可不越发冷了心肠,要说娘只略俯就着爷些,绊住爷脚儿,外头纵多少勾魂,也无大用。

    平安常跟着爷走动,自然明白爷心思,说下大天来,爷心里还是惦记着大娘呢,不然也不会叮嘱他瞒着这些事,虽不知大娘这签上写什么,只听娘话头便料出结果,爷接了还不知怎样欢喜呢,这差事办好,合了爹心,不禁躲了一顿板子,说不得还能得些赏钱吃酒。

    心里拿了主意,脚下越发轻,上了马直奔高家,绕过正街大门,敲开后头角门,郑桂儿娘应门出来,见是平安,忙让进去道:“怎这会儿便来了?”

    平安不应她话儿,只问:“我家爷呢?”

    那老婆子笑道:“你爹正里头吃酒,你不怕挨了窝心脚,自己叫去。”

    平安心道,便挨了也得去,迈脚进了院,至窗下,附耳听得里头淫,浪之声不绝,便也没吱声,只窗下候着……

    作者有话要说:

    D*^_^*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锦帷香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欣欣向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欣欣向荣并收藏锦帷香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