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锦帷香浓 > 9涎皮赖脸

9涎皮赖脸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柴世延安撂下话再不耽搁,出门直去了前头书房,董二姐跪地上半日没起来,白等婆子搀了她,她才颤颤巍巍站起身子,缓缓走到床榻边上坐下。

    哪想自己千方百计却谋了这么个结果,这才几日,当日温存缱绻怎就半分不见了,可见人说男人皆薄情,真真不假,便枕前发千般愿,到头来也是一场空。

    那婆子与她端了一盏茶来,递她手里,欲言又止瞧了她半晌,终是道:“三娘进府没多少日子,想来不大知道底细,若不嫌老婆子多嘴,就说与三娘听听如何?”

    董二姐是从院中出来,那老鸨子财黑,恨不得剔了她们皮肉换钱,哪会给她们什么陪送,柴世延倒是大方,给了一百两赎身银子,另又拿了五十两,让给董二姐置办些头面首饰,四季衣裳。

    那老鸨子收了银子,虽给董二姐置办了个齐全,却不知从里克扣了多少好处,董二姐出来时,只带了她那几个体己,统共也没几个钱,捏手里哪肯花用,不要说买个贴身丫头怎么也要五六两银子,董二姐怎舍得。

    故此进了柴府,身边连个伺候丫头都没有,就是如今钏儿跟两个婆子,还是陈玉娘使过来人,董二姐哪里敢跟这些人交心,暗里防着呢,也有心寻个自己心腹,奈何没得机会,今儿听这婆子话音儿,董二姐哪还有不明白,这是要自己跟前卖人情讨好处呢。

    董二姐想着,先不管她安得什么心思,且听听底细再说,便立起身来,款款一福下去:“二姐初来乍道,还望妈妈提携,他日必有重谢。”

    要说这婆子也不是什么好货,姓刘,都称她一声刘婆子,先头是上房院里粗使,却喜搬弄口舌是非,被玉娘知道,打了十板子,罚了月钱,发落到灶上干活。

    后董二姐进来,身边没人使唤,就把她调到了二姐跟前听用,这刘婆子心眼子不好,爱记恨,玉娘打了她十板子,记到了如今,思想着怎么给玉娘添点儿堵才好,今儿正好得了机会,若董二姐能绊住爷脚,便陈玉娘再是个原配老婆,汉子不进你屋,不沾你那身子也白搭。

    故此说了一句似是而非话来试二姐,见二姐是个明白人,心里暗喜,忙扶着她坐床榻上,道:“先前爷没娶亲时,着实荒唐过几年,成日外不见着家,老太爷拘管不得,怕爷胡闹过了,惹出祸事,便思量着给爷寻一门妥帖亲事,挑来减去瞧上了陈家,爷去相看过便娶进家来,那时老太太呢,也轮不上她管事,要说咱们老太太真真让人记挂,哪里寻那么个活菩萨去,规矩是规矩,却是个宽泛性儿,家下小厮婆子便犯了错,也不过罚了月钱了事,哪似如今这位,冷脸,冷心,冷性儿,便见了爷,轻易也没个笑模样儿出来,莫说对下人了,芝麻绿豆大点儿错儿被她捏住,也成了西瓜般大,罚月钱不说,说不得就是一顿板子,外头还都说咱们柴府这位大娘子好性儿,也不知是打哪儿听去,怪道娶过来没多少日子,爷便撩开手不稀罕了,再说,这都几年了,也未见肚子有信儿,爷心里不定早恼她了呢。”

    二姐听了道:“妈妈这话哄我呢,刚刚那情景妈妈想也听着了,我何曾说了什么,只说她瞧不上我针指,把我做鞋赏了丫头,爷便怒上来,哪是恼她样儿,倒是心念念念惦记着呢,容不得旁人说丁点儿不好去。”

    刘婆子忙道:“三娘这便想差了,虽是正经夫妻,平日也未见怎么好,自年前就未见爷上房歇过,算着日子可都小半年了,爷挨都不挨她,她空沾着大娘名头,有甚么用处,倒是三娘,爷记挂着呢,不然,今儿也不能往三娘院里来。”

    董二姐叹道:“来了又如何,坐都没坐热乎就去了,临走那几句话,说我心里这会儿还有些惧怕呢,倒不知他这些话从何处而起,我如今也没了主意,妈妈是府里老人,经多见广,还望妈妈与我指点一二才是。”说着,站起来去那边妆台上,首饰匣子中拿了两支实心银簪子递她手。

    刘婆子眼睛亮了亮,假意推脱道:“这如何使得。”董二姐道:“两支银簪子罢了,值什么,妈妈拿着就是。”

    刘婆子这才收怀里,跟董二姐道:“虽爷不稀罕大娘,到底儿她是府里当家人,三娘若听老奴,明儿一早便去给她请安。”

    董二姐道:“便我去了,她只托词不见,岂不没脸,她早摆明不待见奴,奴非要上赶着热脸贴这个冷屁股作甚,便做出个妻妾和美好样儿来,又有何用?”

    刘婆子道:“三娘这又想差了,好不好也看这个,只三娘若不去,爷知道自然认定三娘不知规矩,三娘去了,一趟她不见,两趟她不见,三趟四趟仍去,她还不见,爷瞧眼里,便面上不说甚么,心里不定就恼她不识大体,日子久了,落了个嫉妒名声传出去,看谁还夸她贤良大度,三娘也不必爷跟前说什么话儿,这不说比说有用些呢。”

    董二姐听了也觉有理,便记心上,想着明儿一早便去给陈玉娘请安见礼,主意拿定,让钏儿进来重整床褥,睡下不提。

    且说柴世延,从董二姐院里出来,直去了前头书房,进了书房,不由想起玉娘行事,明瞧着董二姐言行不妥,也没当面点出,却让自己私下说与她,这份体贴大度,怎不令人心折,二姐呢,为着一双鞋,便自己跟前说玉娘不是,若不是先头玉娘说了那番话,他记心里,只听了二姐片面之词,岂不要错怪了玉娘。

    忽又想起往日因董二姐冷落了玉娘,心里越发愧上来,恨不得这会儿就去上房,与她说说贴心话儿才好,且思及今日玉娘灵动妩媚,知情识趣样儿,越发心里痒痒上来,奈何玉娘把他推了出来,亲近不得,怎生想个法儿才是……

    正想着,忽瞥眼瞧见炕上铺盖,便有了主意,端起炕桌上热茶,手腕一抖,悉数倒上面,平安进来正好瞧见,不禁愕然,心道,爷这气糊涂了不成,好端端怎把茶往被褥上倒,弄湿了如何睡觉。

    正疑惑呢,忽听爷道:“倒是爷不小心,把茶水洒了铺盖上,如何睡得,不如还去上房你娘哪里歇一宿便了。”

    说着起身走了出去,平安咋了眨眼,明白过来,心里不禁暗笑,爷这心里可不仍念着大娘呢,为着去上房,这样招数都使出来了,却想起大娘平日性子,爷这抱着热火罐过去,若被大娘一盆冰水浇下来,不定刚缓下来夫妻又生份了,爷费了这么大力气,回头没进去门,说不得恼恨上来,自己第一个倒霉。

    平安越想越忐忑,却也只能硬着头皮跟着柴世延去了上房,到了院外上前砸门。

    玉娘早已歇下,却躺榻上半日睡不着,一闭上眼便是那个凄冷寒夜,冷她从骨子里发寒,想到这些,又觉自己实矫情,都下了手段拢络他,怎又把他推了出去,若这般下去,末了还不是那个结果。

    想着这些,忍不住抬手放自己小腹上,若得个子继好生教养长大,便柴世延纳多少进来与她何干,他若死了,自己守着儿子过活,岂不比如今要强些。

    正胡思乱想着,忽听外头咚咚砸门声,她坐起身来,披衣下地,掀了帘子出了寝室,秋竹也早醒了,把桌上烛火点了。

    玉娘道:“这般时辰,莫不是有什么事……”正说着,听得院中请安声儿,玉娘讶道:“怎他又回转来。”

    秋竹忙低声劝道:“爷既回转,娘再若推脱,爷那性子真恼起来,岂不麻烦,娘耐着些心思才是。”

    玉娘道:“你倒是个操心命,放心吧,我省得。”便迎了出去,出了明间门,一抬头正撞上柴世延笑脸。

    柴世延上前一步携了她手,只觉有些凉意,瞥见她身上衣裳单薄,皱皱眉道:“怎穿这样少,着了寒可怎么好。”拉着她手到了里头,见屋里炭火埋着,也不大暖和,便道:“怎不添炭?”

    玉娘道:“什么时候了,早该撤了这炭盆子,只我比旁人怕冷些,才让缓几天,夜里埋着火还能省些炭。”

    柴世延揽着她坐榻沿上道:“虽开了春,还二月里呢,你这身子弱,夜里寒气上来,哪禁得住,不过这几日罢了,便成日点着火,能费几个炭钱,便省也不这上头。”

    忽想起二姐屋里,燃着俩个炭盆子呢,俱都拨旺旺,一进去热人都穿不住外头衣裳,何曾想过省着使炭,恨不得多用些才便宜呢,唤秋竹进来添了炭。

    玉娘暗暗打量他脸色,问道:“还道你去了二姐那里,怎这般时候又回来了,莫不是她伺候不好。”

    柴世延道:“什么好不好,去她哪里只打了个晃,便去了前头书房,本想书房歇一宿,不想失手打落茶盏,一盏茶水数洒铺盖上,如何睡得,只得来了姐姐这里。”

    瞥眼见秋竹出去身影,越发凑到玉娘身上道:“还望姐姐慈悲,且容弟叨扰一宿才是……”

    作者有话要说:

    D*^_^*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锦帷香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欣欣向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欣欣向荣并收藏锦帷香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