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玉娘听了脸上虽仍有些热,却也暗暗思量,若真能结如此一门姻亲倒真真难得,只她家只她兄妹两个,从她祖父那一代便是单传,故此连个堂叔伯姐妹也无,孤零零只她一个女孩儿,平日连个走动说话儿人都没有,不然,也不至于把她那个混帐嫂子当成个知心人。

    想到此,又不禁暗暗摇头,自己倒实,想来冯家什么门第,且不论官大官小,好歹是个官家,冯氏这个表兄弟年纪不大便当了参将,虽说少年得志,想来家里头势力也不容小觑,慢说自己家里没有待嫁姊妹,便有如何配上他,与人家当个妾也算高攀呢,冯氏这话不过赶巧凑趣玩笑话罢了,岂可当真。

    便道:“偏我没个姊妹,莫说亲,叔伯表都没有,倒可惜了。”说着又笑了一声打趣道:“想来我爹娘九泉之下都悔呢,当初若再生个姊妹,这门亲做成,岂不是天大造化了。”

    老夫人一边笑道:“可不怎,不定悔肠子都青了,那常家可是个好人家,门第高不高另说,常家老太君我曾与她一处里说过话儿,好不慈善个老封君。”说着跟冯氏道:“得了,你也莫瞎做媒,不定老太君早相中了谁家闺秀,只等这次你那兄弟回去,按住头成亲呢,媳妇儿娶了家来,还怕他不入洞房不成。”说大家都笑了起来。

    一时吃了茶,王氏便催陈三儿娘道:“你出去瞧瞧外头可收拾如何了,让把那隔帘锦帐从上到下遮严实些,不知外头多少汉子吃酒,我这老婆子自是不怕他们瞧,便脸对脸儿也没什么,只她们这些年轻媳妇儿子,面嫩,若那帐子不严实,或被他们瞧了脸,或瞧了脚都不好。”

    冯氏听了笑道:“瞧婆婆说,我都多大了,论说也不怕什么,就我们玉娘妹子年轻,面嫩,若再被人瞧去当成大姑娘上门托我做媒,被妹夫知道,可不不知要如何恼恨我呢。”

    被她两次三番打趣,玉娘与冯氏倒越发熟络起来,先头那点子拘谨也不见了影儿,笑道:“嫂子莫说我,我也不是年轻媳妇儿了,柴家虽算不得什么,却也有十几个小厮家人,成日跟前走动,若我瞧个汉子就要遮掩,如何过日子。”

    王氏道:“这话正是道理,只今儿人多,小心着才是。”说话儿陈三儿娘从外头回来道:“可是都收拾齐整了,老爷让我来请老夫人过去呢,那冯子明已也到了,老奴今儿倒造化,去时候正遇上他来,跟咱们表舅爷那个朋友正立亭子里说话儿呢,两人都生那样儿俊,只那冯子明毕竟是个唱,身上有些个脂粉气,倒不如咱们表舅爷那位朋友,虽一样俊俏眉眼儿,却自有股男子汉风流倜傥,瞧着倒不似表舅爷那样武将,也不知底细做什么,生那样体面个模样。”

    冯氏道:“我说也是,昨儿照了一面,私下里问我那兄弟,我那兄弟倒没说底细,只说是京里朋友南下做买卖,半道碰巧遇上,便搭了顺风船,仿似姓武。”

    “姓武?莫不是京南那个武家人,若真是也怨不得了,回头你去跟陈丰说,莫让下人当心些,莫冲撞了他,若是武家人,咱们可怠慢不得。”

    玉娘暗里疑惑,这武家是个什么来头,又想着京里头人情繁杂,哪有她都知道理儿,便知道了也无大用,便不再想这些有没,跟冯氏一左一右扶王氏出上房往前头去了。

    陈府中厅前后敞开,倒好大地儿,锦帐绣屏遮住了前后,分成男女席,锦账厚实却也是透亮纱,虽遮住前后,倒也模糊瞧见影儿,只见外头倒是坐了四五席之多,虽是家下小宴也收拾甚是体面。

    玉娘陪着王氏坐当间,秋竹却凑到她耳边低声道:“爷也外头呢,刚门首,被我一眼瞧见了平安。”

    玉娘这才恍然,怪道刚家柴世延那般稳当,不定早接了陈府贴儿,知道要过来吃席,才不去铺子里,倒她跟前装模作样儿弄鬼。

    其实玉娘还真冤枉了柴世延,虽知陈府今儿宴客,却也没想陈继保来邀他,毕竟这宴席是那位任参将表舅爷摆,且轮不上自己作陪呢,故此才那般叮嘱玉娘一番,不想玉娘轿子前脚刚出了门,后脚儿陈府便又使人来请。

    柴世延得了抬举,怎不欢喜,忙着收拾打选衣帽,叫上平安福安跟马去了,到了陈府才知邀了不少人,县里有些体面都坐呢,见他来了纷纷与他拱手唱诺。

    柴世延却瞧见上首一桌挨着陈大人坐两个汉子,瞧着均都二十四五年纪,一个身姿魁梧浓眉大眼,想来便是冯氏那位参将兄弟叫常威,旁侧男子却真生极为俊美,身上穿一件天青绣罗袍,头上金丝青绒线盘踞成凌云巾式样,一双凤眼斜飞入鬓,显眸似点漆黑,鬓若刀裁,手里捏一把洒金川扇,怎样一个风流倜傥,况瞧他周身气韵,不似常人,那陈继保又殷勤相待,比那位表舅爷还要紧几分,不知此是何人。

    柴世延心中疑惑,不免暗里打量,见他一边与陈继保说话儿,一边用眼去瞧那锦绣帷帐,柴世延顺着他眼色瞧过去,只见刚还空落落,这会儿倒模糊瞧见裙角飞扬,一扫而过,没入纱帐后,影绰绰衣香鬓影笑语喧哗,或怯怯而语,或低低娇笑,便知是后堂女眷到了。

    柴世延想着玉娘这会儿可里头呢,也不知她晓不晓得自己前来赴宴,落后却可与她一道家去,忽而身边孙县丞凑到他耳边道:“这冯子明生倒比他妹子还要俊俏几分,真真不知,他爹娘怎样鼓捣出这兄妹两个来,虽她妹子生差些,一张面皮瞧着倒白净,只不知身上如何了,若也是一身白肉,倒也*。”

    柴世延这才去瞧,果见不止冯子明,今儿还唤了西街上冯娇儿前来,穿着一身鲜亮海棠色衣裳,立那边一弯粉墙边上,越发显鬓发鸦青,一张脸白生生勾人,与她哥哥对面立着,不知说什么话儿呢,兄妹俩倒是一对尤物,扫了两眼,便仍去瞧那边常参将旁侧人,暗里琢磨这是怎样贵客。

    横竖猜度不出,便问旁侧孙县丞道:“那边参将大人边儿上那个可知是谁?瞧着甚是脸生,倒不似咱们高青县里。”

    孙县丞笑了一声道:“柴大爷若问他倒大大有来历。”“哦,还望大人指点一二。”孙县丞捋了捋唇下三缕山羊胡道:“说起来他还算半个国舅爷呢。”

    柴世延听了不禁笑道:“一个便一个,哪有半个道理。”孙县丞道:“他姐姐武三娘你可听过吧!”

    柴世延见他提起武三娘,才彻然大悟,说起这武三娘倒真是个传奇女子,武三娘之父曾任监察御史,武家也算鼎盛之族,武三娘上头两个姐姐生好姿色,当年均选入宫中,一个为妃一个封嫔,倒是这个武三娘当初也遴选入宫,只皇上一见,却怒道,如此丑陋之女怎配侍奉圣驾左右,当即发还回家,成了天下笑柄,莫说京城,便是柴世延高青县里都听说了这段轶闻,茶余发后与几个朋友吃酒,还当成个笑话儿。

    便道:“可说被圣上讥笑丑怪武三娘,不是听说武家坏了事?”

    那孙县丞道:“武家是坏了事,宫里两个,一个不知怎投井死了,一个打入冷宫,武大人夫妻双双牢中自,武三娘连同家下丫头婆子,绑与高台叫卖,亏了妻其父生前与并兵部尚书大人颇有私交,大人怜惜弱女买回府去,本说武家从此没落再无起复之时,不成想就是这个曾被讥笑丑怪武三娘,不知何等机缘,竟被万岁爷瞧眼里,不知怎就幸了一回,这一回便勾了魂去。”

    说到此,不禁笑道:“想来床笫间不定怎样*,才勾住后宫三千万岁爷,后万岁要纳她进宫,论起来该是天大造化了吧!谁知武三娘不愿意,跟皇上道,罪臣之女不堪入宫,皇上便平凡了武家冤屈,又帮她寻回流刑外胞弟,按说该乐意了吧,谁知仍不愿进宫,只说宫里不定那会儿让人害死了还做梦呢,倒不如外头住着自,皇上没法儿,只得依她,这武三娘却不是什么良家妇人,一味要强,与汉子争长短,京里头开药铺做起了买卖,皇上自是不许她抛头露面,又哪里管得住她,却又丢不开手,只得睁只眼闭只眼依着她,好如今买卖都他弟弟手里,便是那边这位,武宜春,人称宜春公子,年纪不过二十五,也未见正经娶亲,倒是听说,他府里有十二个美妾伺候着,听说他能诗文,精音律,你道冯子明弹唱好,若他唱上一曲,才真正好呢,只你我等没造化,听不得罢了,且是个风月里将军,便不是他府里,外头也不知有多少相好呢,如此说来,倒与柴大爷有几分相契。”

    柴世延倒不想这人如此大来头,忙道:“孙大人取笑了,我不过一个白身,拿什么比他,却也不免多瞧了他一眼,却见他坐哪里,一双凤目仍不住往隔壁锦帐后瞧,倒不知瞧什么呢……”

    作者有话要说:今儿出去练车了,上路好可怕,开三个小时比扛山还累,先一, 另外两争取十点之前搞定,爱你们l*_*l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锦帷香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欣欣向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欣欣向荣并收藏锦帷香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