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柴世延想起冯娇儿刚那番勾魂样儿,真有些被勾起兴致来,有心进去受用一番,忽又想起临出门前玉娘那眼色,分明就是打定主意他回不去,且昨儿因冯娇儿还吃了一回味儿,今儿自己若冯家得了乐子,家去不定又近不得玉娘身子,昨儿就空了一晚上,今儿若还空着,可着实受不得。

    再一想,这冯娇儿虽说勾人,又怎比得上玉娘,两相权衡,念头转了几转,便跟那婆子道:“今儿却实实不巧,家中小妾病狠了,不是陈大人亲下帖儿去请,今儿都不应出来,刚晌午时候,房下还让平安来询过两回,问什么时候家去,着实离不得,待爷明儿得了空儿再来也是一样。”

    那婆子见他去意坚决,知道便自己再如何很留也无济于事,便只得放了他去,柴世延从冯家西街上出来,没走多远呢,又被郑桂儿她娘拦住马头,高声唤了一句:“柴大爷,可不要坑煞我那闺女不成,打上回一走,竟几日不见影儿,倒让我那闺女日也思夜也盼,想着爷,盼着爷,想小脸儿蜡黄,盼身子消瘦成了个美人灯一般,倒惹了相思病身,爷若再不去,可就真要了我那闺女小命了,今儿婆子冒死拦着大爷,爷是去也要去,若不去只从老婆子身上踏过去了事,老婆子修下那么个业障丫头,早晚一个死,死大爷马蹄子底下,也是造化了。”

    说着竟豁出了脸面,一屁股坐柴世延马前,真个不要命样儿,柴世延便想家去也没法儿,白等被他扯去了高家。

    瞅着爷进了高家门,平安暗暗叫糟,想不到这高寡妇倒有手段,让她娘寻死觅活拉了爷来,自己不好回去,便偷偷使了福安家去报与玉娘知道,自己跟着爷脚儿走了进去。

    话说这郑桂儿,何曾想到,哪日放了柴世延去,便成了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头了,家候了一日不见,让她娘去瞧风,虽见了人也未拉来,只推说家中有事,只不来。

    郑桂儿心道,莫不是又勾上旁妇人,有了人,便想与她丢开手去,这么想着,心里便急上来,自己好容易勾上柴世延,正要寻个稳妥结果,如何能让他撇开,倒不知哪个妇人有这等本事。

    越想越疑,便让她娘去扫听,柴世延这两日可去了哪里?或是勾上了哪个妇人,或是恋上了什么粉头,势必要弄个清楚明白。

    她娘没法儿,便使了几个钱,买通柴府里买菜进出粗婆子,扫听清楚了,回来对她闺女道:“这些日子倒未见去旁处,只那日听说被贾有德拉去了西街冯家,也不过沾沾脚功夫,就家去了,倒是去了陈府走动勤些。”

    郑桂儿听了,恨得脸都青了,咬着牙立门首,骂道:“好你个贾有德,怪不得是个绝户头,干这等牵头龟公腌瓒事儿,有这等牵头功夫不如回家抱着婆娘入捣个出小子来,省得绝了后,倒是干这等缺德事,这会儿瞧不见你便罢,赶明儿与我照了面,瞧姑奶奶一口唾沫啐你脸上,化成钉子,钉你个满脸麻子坑儿。”

    她娘听她气小脸渐次发白,便劝道:“你倒是急什么,不到急时候呢,那西街冯娇儿有甚姿色,也就占着个好弹唱,便她弹唱出花来,有甚用,能勾住汉子才是本事,便勾住了也不过一个粉头,怎比上你,如今是个自身子,手里还有这样一番家业握着,若纳了那个冯娇儿进门,说不得还要搭上百十两银子,纳了你,倒是白得了一份家业,莫说这宅子,便是高家外头当铺,好歹也是个生钱营生,柴大爷便是再傻汉子,也知哪头炕热,你莫急,待我明儿去他门前守着,但能瞧见他,死活拽来便是。”

    郑桂儿听了,心下才定了些,次日那婆子便去了,瞧见柴世延骑上马往西边走,忽多了个心眼,暗道,莫不是真去冯家,便未吱声,从后头跟着,倒累了她一双小脚儿,跟好不辛苦。

    眼睁睁瞧着柴世延进了冯家,又见冯家大门首,住着马车轿子好不闹热,过去寻个轿夫询了询才知陈大人此,想着不定陈大人邀了人来冯家听曲儿取乐,让柴世延一边作陪罢了,毕竟两家沾着些亲戚,近日又走动勤些。

    想到此,暗暗松了口气,也不着急了,只街口那里猫着身子等,待见柴世延马拐个弯,突然窜出去拦住马头,扯了家来。

    那郑桂儿一见柴世延,心里是又恨又酸,恨这厮不念往昔情份儿,怎一走就不回头了,酸是,听见她娘说刚从冯家吃了酒来,不定与冯娇儿眉来眼,便今日未手,怎不知就定下日后会期。

    心里虽又恨又酸,却也不敢露将出来,抬手整了整发鬓,摇摇摆摆过去,福身下去道:“爷万福,如今倒成了稀客,远远奴险些认不得了。”说着抬起头一双媚眼勾了勾。

    柴世延本打算着被这婆子拉过来打个晃就托辞家去,如今见郑桂儿如此,倒不好就走,只得迈脚进了屋。

    刚坐炕上,郑桂儿便跟她娘使了个眼色,她娘会意,忙让灶上整治出几个酒菜儿来摆上,把伺候丫头支了出去,屋里只留下柴世延与她闺女,成其好事。

    出来瞧见平安立窗户根下,便招呼他道:“你小子哪儿听什么窗户跟儿,我让灶上留了一碟子酥烂烂猪头肉,跟老婆子去吃两杯儿酒,自自是正经。”

    若搁过往,说不得平安就去了,知道这婆子是个大方,自己去了,不定就得几个钱,可今儿不成,莫说几个钱,便这婆子疯魔,与他一锭元宝也去不得,去了说不准媳妇儿就没了。

    秋竹可是娘陪嫁来丫头,早跟他说清楚,这辈子不认什么亲娘老子,只认娘一个主子,若这会儿让郑桂儿得了手,秋竹不定就恼他了,虽说他也拦不住爷,好歹外头守着,也算了心。

    打定主意,便道:“这两日上火吃不得酒肉,合该着素净些,多谢您老抬举了,奴才这儿听着差事呢,走不得。”

    那婆子愣了楞却扑哧一声乐了,跟他道:“你们爷如今忙着呢,没差事派给你听,好好跟我去吃酒便了,你这里听着,不定越发上了火,这火上来,吃素可没大用。”

    平安暗骂一声,老淫婆子,不知偷了几个汉子,才生下这么个浪,荡闺女来,把自己丈夫累赘死了,又来勾旁汉子,俗话说好,上梁不正下梁歪,正经一门淫,妇,这会儿倒来排揎他。

    平安忽听窗户里头动静不对,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忙贴近些,只听里头小淫,妇浪声道:“爷这几日就不想奴身子?奴可日里夜里都想着爷呢……”说着,郑桂儿已经斜斜依靠进柴世延怀里,娇软着身子,媚眼如丝瞄着柴世延,一只青葱般玉手探将下去握住哪里,弄了数下。

    柴世延昨儿夜里空了一宿,正有些燥,哪里禁得住她勾,低下头去又见她倒利落,外头衫儿裙儿不知什么时候扯了去,只露出里头大红肚兜,下头一条葱绿儿薄纱裤儿,肚兜上绣一朵牡丹花,被那鼓囊囊一对乳儿撑起来,越发娇艳,肚兜有些松垮,她斜靠自己身上,略偏了偏身儿,露出暖浓浓肚儿,柴世延如何禁得住,淫心上来,哪还想得起旁事来,手探下去扯开她腰上汗巾子,把那薄纱裤儿扯去丢开,见那细白两腿儿间,芳草萋萋一弯细缝,再忍不得,只想按住下死力入捣一番得个爽利才好,一翻身把她按身下……

    正要入,忽听窗外平安道:“爷,娘使了琴安来,说二娘哪里瞧着越发不好,只怕有个万一,让爷家去呢。”

    平安这一声倒把柴世延唤醒了,是啊!玉娘,怎忘了家里玉娘,便一咕噜爬起来,下了地,把裤子重系了,袍子整理妥当,便要往外去。

    郑桂儿恨得直咬牙,又哪里肯放,一把扯住他袖子道:“爷如何这般,勾了奴火来,就要去,这会儿上不得下不去,让奴如何受得?”

    柴世延回头瞧了她一眼,见她赤着个身子,半撑起身子,青天白日亮堂堂屋里,也不嫌个臊得慌,可见是个淫,□人,又听她这话儿,不由想起玉娘来,玉娘何曾如此,帐中*绸缪肆意癫狂如今由得他,白日却不允他放肆,玉娘那般才是,似郑桂儿这等妇人,外寻个乐子还罢了,真纳进府去,成了什么样子,连门风都败坏了,只一个董二姐,如今他都悔了。

    思及此,刚起淫心便冷了下去,道:“家里真真有事,人命关天轻慢不得,你好生歇着,待爷得空再来瞧你”撂下话再不停脚,扬长而去……@@##$l&&~*_*~&&l$##@@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锦帷香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欣欣向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欣欣向荣并收藏锦帷香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