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周养性听了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哪还有甚干事心思,忙提了裤子要走,给赵氏一把扯住道:“天下间哪有你这般汉子,这时还要去,当老娘老娘闲等你入不成。”

    周养性素知这妇人是个泼性,只道她恼了,忙搂着她软声儿哄道:“你我今日虽未成事,这番情意自是记心上了,若不是家中确有急事,便八匹马也拽不去爷,只惊动了衙门,这打官司岂是儿戏。”

    赵氏道:“你去且去,只何时再得如此机缘?”周养性嘻嘻笑道:“机缘还不易,只你舍得你那汉子,有相会之期。”

    赵氏没好气推他一把道:“若舍不得他,哪有今日,倒是你,这张嘴说情真意切,不定心里惦记着玉娘那小贱人,哪有老娘半分。”

    周养性搂着她亲了个嘴:“你两个爷都惦记着,如今爱你甚于她……”两人还待勾缠,外头小厮急着催了一声。

    周养性道:“真真催命一般。”这才起身悄悄从前头出去,那陈玉书还仰炕上睡人鬼不知,岂知自己早已引狼入室。

    周养性从陈家出来,马加鞭回了县里,直去了县衙大堂,见他叔叔立一旁,神色倒还好,遂定了心,跪下磕了头。

    陈继保便问:“郑家告你叔侄谋害了他女儿性命,你叔叔言道并不知此事,你有何话说?”

    周养性瞧了他叔叔一眼,暗道,这老不死倒会开脱他自己,不是他下死力折腾那丫头,如何会没了小命,只如今这大堂上如何分辨,又想不定是郑老头输光了家当,才又想从他死鬼女儿身上扣几个钱使,倒不防这厮未去周家,而是跑来衙门递状子,论说给他些银子也没什么,只如今这番若被他得了银子,过后岂不成了无底洞,还当他周养性好欺,由着他敲诈勒索呢,便有那些银子宁可与了衙门上下,也不能与他。

    想到此,便大喊了一声冤,道:“他女儿本是自己吊死,与小叔侄何干,想来不定是他赌输了银子,来衙门击鼓鸣冤,为着勒索钱财。”

    郑老汉却道:“分明是你叔侄害死人命,若不是心虚,如何拿了银子来赌老汉嘴。”“你莫胡说,那是怜你老年丧女,赏你几个钱,给你女儿操办后事,怎如今却反咬一口,大人明鉴。”

    双方各执一词,争执不下,陈继保早得了嘱咐,便道:“既如此,传仵作明日开棺验尸。”敕令退堂。

    周养性叔侄家去,刚进门,他叔叔就道:“你干好事,拿了我许多东西银子说去打点,怎如今又被告到堂上?”

    周养性道:“是打点妥当,本以为唬住了那老货,不想他又要告,莫急,待我去柴府里走一趟,求他帮着打点打点,却少不得银子。”

    他叔叔如今只盼官司了结,好得自,忙去后头拿了三百两银子出来,交周养性手上,让他去打点官司。

    周养性从家里出来,直奔柴府,柴世延早设好了套儿等着他呢,见了他,心里虽恨,面上却带着笑,只做不知道:“你今儿怎这般闲来走动?”

    周养性暗道,虽要谋这厮家产,如今迫不得已却还要相求,便把怎么来去说了一遍,一躬到地道:“还望哥与弟开脱,弟定不忘大恩。”

    不忘大恩?瞧着倒真是个知恩图报汉子,若柴世延不知底细,一准又被他几句好言糊弄了去,如今却知这厮是个狼心狗肺两面三刀之徒,面上奉承着自己,暗里却与董二姐勾成奸,情,亏了如今瞧破,不然,过后有董二姐这个贱人做内应,不定着了他道。

    忽想起玉娘劝自己多次,要防着这厮,竟当成了耳旁风,如今才知是金玉良言,这番设套让他落进自己手里,不弄他倾家荡产,这厮不知道他柴世延手段。

    想到此,故作才知道一般道:“怎会如此,你不是早给了郑老汉封口银子,如何他家又告?”

    周养性恨道:“那老杀才是个什么东西,不定是赌输了银子,无法糊口,才又想起他死鬼丫头来,如今且不理他,待爷缓过手来,要他老命。”

    柴世延道:“要不要命,这会儿官司还压堂上,却动不得他,不若你去郑家与他几个钱,让他先撤了状子,日后徐徐图之。”

    周养性苦笑一声道:“哥,如今可等不得了,堂上大人发下话来,明儿要开棺验尸,这一验可不坏了,故此,烦劳哥再跑一趟,帮着弟弟先打点妥当,只仵作说是吊死,那老杀才便是诬告,一顿板子打他个皮开肉绽,下到大狱,管保他有死无活。”说着把三百两银子与了柴世延。

    柴世延倒是满口应下,送他去了,回来休书一封,合着这三百两银子使平安送去了陈府,陈继保见信,使管家把银子收起来,回了信儿与平安带回去。

    第二日升堂言道:“今日不宜开棺,另择吉日。”周养性叔侄才算松了口气,却想今日便不开棺,能拖几日,早晚还不一样。

    门上人道:“大爷一大早去了县外,不知何时才得家来。”周养性大门都未进,便拨转马头奔着县外去了,寻了一圈却都道今儿未见柴大爷,周养性复又回了县里,心里暗道,莫不是那银子使不够数,想起两人近日交往生了许多,远不如以往,许是他不好与自己张嘴,才避而不见,倒不如去寻了贾有德做个牵头,也好说话。

    打定主意,便去了贾有德家里,与他说了来往,且许给他些好处银子,贾有德如何不依,进了柴府,与柴世延道:“周二哥言道,只与他家了结官司,多少银子只管说个数出来,他便拿不出,他叔叔手里却有,好歹得个消停日子。”

    柴世延心里不大自,瞥了眼贾有德,淡淡道:“你也衙门里常走动,莫非不知这人命关天岂是儿戏,便你有多少银子,能买人活过来,那郑家一门心思要告,便周家舍得金山银山,这人情也得送出才成,咱们这位陈大人,别瞧着与我沾些亲戚,说到底儿也远着呢,且自来是个清正廉洁官儿,如何肯受这些银子,若真收了,那郑家若不服上告到州府,可不连头上乌纱帽都保不住了。”

    贾有德听了,心里暗惊,这话可不是场面话吗,如今谁不知,柴府与县衙陈大人府上走近,柴府大娘子隔三差五便去陈府,亲热热称老夫人一声婶子,这亲戚虽远,可架不住走近,若不如此,柴世延如何能得那盖园子差事,再说,周家这事算什么?莫说只一个丫头,前头周养性那正经婆娘,让他叔叔折腾死了,娘家不依不饶,闹那般,不也不了了之了,怎如今便不成了。

    贾有德心思转了几转,忽明白过来,暗道,莫不是柴世延仍恼恨周养性惦记他家大娘子事,趁机要摆弄周养性,若果真如此,自己却不该管这档子事,虽周养性许了好处,自己如何敢得罪柴世延。

    想到此,便道:“我也如此与他说了,只他非让我跑这一趟,瞧着以往交情,却不好推脱。”

    柴世延见他明白过来,便又指拨他道:“若他果真想妥帖,只打点县衙上下有甚用,那州府里需一并打点了才得牢靠。”

    贾有德哪有不明白,从柴府出来往家去了,周养性还他家里等着信儿呢,正急坐不住,一个劲儿往外望,见他转来忙迎上去,问:“如何?”

    贾有德叹口气道:“他不见你,也是不是旁,只因你这官司确有些麻烦,郑家老不死,口口声声说若县里断不公,他要上告去州府衙门,陈大人便有心,如何敢徇私。”

    周养性恨道:“这老货倒不知死了,一味与爷纠缠,可该如何是好?”说着忙于贾有德道:“如今也指望不上旁人,只烦劳兄弟与我寻个门路才是。”

    贾有德道:“这也不难,他那里倒也透过话来,只需连州府一并打点了,便郑老头告到州府,又怕他何来,却州府里官员甚多,恐银子要使大了,只怕你不舍得。”

    周养性道:“他可说了多少?”贾有德道:“他虽未说个实数目,我暗里猜着,怎也要一千银子打点才成。”

    周养性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一千银子,这岂是个小数,况他手里一百也无,只得辞了贾有德家去与他叔叔商议。

    他叔叔听了,先是一惊,暗道,不过一个丫头罢了,怎需这些银子打点,思及自己这个侄儿成日游手好闲,没个正经事由,银子花用倒大手,莫非想从中要克扣自己体己,便冷下脸来道:“如何要使得这些?一千银子便捐个官儿也够了,况我手里怎来这些银子,当我这里有金山不成?”

    周养性被他说恼起来,道:“这银子也不是我要使,您若说没有也罢,由着郑家告去便了。”

    他叔叔怕了道:“未若你去郑家,与些好处,让他家扯了状子岂不万事妥帖,便多与他些,也使不得一千银子。”

    周养性先时还道,此事轻易可了,故此才想着打点衙门,谁想竟是这般,倒是他叔叔说理儿,那郑老头不过一个泼皮老无赖,有甚起解,给他一百银子都能看成金山,得钱手,还告什么,待他撤了状子,过后寻个机会再摆弄他便是了。

    想到此,便依着他叔叔,去了郑老头家里,郑老头瞧见周养性来了,暗道平安果真猜了个正着,却也有些惧怕周养性,往后退了两步道:“你,你来作什么?有事堂上分辨。”

    周养性眼中闪过狠厉之色,却知此时不是动他之机,便道:“你当爷真个怕你不成,与你实话说,便仵作开棺验尸,你女儿也是吊死,到时打你个诬告欺诈之罪,你这条老命也便活到头了,倒是趁着爷如今还有些耐烦性儿,撤了状子,与你些银子使,倒便宜。”

    郑老汉脸色变了变,暗道,虽外头人都说他那丫头是屈死,也没瞧个实,若开棺验尸,果真是吊死,自己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银子未得,说不得还要搭上自己一条老命。

    周养性度他神色,见他动意,让小厮把一百两银子拿过来,道:“这一百两银子,只你应下撤状子,便与了你。”

    一百两?郑老头忽想到一百两银子,还不够他还赌帐,便得了有甚用,只不应声,周养性倒不防这厮如此,又与他添了一百两,吓唬两句,终是应了,周养性嘱咐他明儿就去衙门撤下状子,转身去了。

    他前脚刚走,后脚平安从里屋帘子后头出来,看了看桌子上银子,郑老汉忙道:“怎平大爷让小应下他?”

    平安道:“你应下他才有凭证,明儿你上大堂拿了这银子上去,与大人道:“周养性拿这些银子来让你撤状子,便做实了他害人命罪过,你这官司岂不赢了。”

    郑老汉忽期期艾艾道:“便小赢了官司,把周家叔侄下了大牢,与我那死鬼丫头抵了命,老汉,老汉如何能得好处。”

    平安暗道,这厮真是个无人心爹 ,他亲闺女屈死了,不想报仇,心念念只想着得多少好处,真个连禽兽都不如,却道:“你赢了官司,自然有你好处,莫忘了,你还欠着二百两银子赌债,再说,你当周养性什么人,你这般与他为难,如今官司压堂上,他自是动不得你,过后可难说了,寻个机会摆弄了你,你还想保住老命不成。”

    郑老头听了,不禁打了个寒战,这才明白,如今自己已骑了虎背上想下去怎么可能,想不打这官司都不成,便周养性不摆弄他,柴大爷那边他得罪不起。

    只得依着平安,第二日过堂,便把二百两银子呈上,周养性叔侄何曾想过他如此,顿时脸如土色,只得硬着头皮辩道:“这二百银子不知他从何处得来,想是要来诬陷。”好陈大人偏着周家,才勉强混过去。

    下得堂来,周养性叔叔叹道:“与你一千银子,趁早了了这官司,再折腾下去,你叔叔这条老命都要交代了。”

    周养性复拿了一千两去寻贾有德,送到柴世延手上,还道这官司了结,哪想不出两日,陈大人发下令来要仵作开棺验尸。

    周养性忙去贾友德家,却连个人影都见不着,去柴府,门上人只说大爷不家,连大门都进不去,急起来,却想自己莫不是着了道,需当寻个明白人探听探听消息才是,可这个明白人是谁,贾友德避而不见,连阮小二也没了影儿,忽想起董二姐来,不若今儿晚上去会会她,顺便扫听底细,想她便内宅也该知道些。

    主意拿定,便进了许家宅子,使小厮扔了砖头过去,柴世延早家里候他多时,这日晚间把董二姐捆了个严实,堵了嘴放到床榻里,床帐严严实实放下来,使家下小厮手持棍棒房前屋后守着,嘱咐不可打死。

    至夜二,周养性从梯子爬上来,顺着墙头摸到这边儿,熟门熟路进了屋,摸到外屋炕上,不见钏儿影儿,暗道这小蹄子哪儿躲懒了不成,却也未意,进了里间,舒进手去摸到床帐里二姐,笑了一声道:“怎连声儿都不出,莫不是恼二爷不来,今不是来了,你我好好耍子一宿才是。”说着便脱了自己衣裳裤子,光着身子便要进去,却忽听一声喊叫:“来人啊,有贼进来了。”

    把个周养性唬,还道给人瞧见,衣裳不及穿,从窗户跳了出去,便听见:“贼这里。”呼啦啦跑来四五个小厮,手持大棒,没头没脸打将下来,打周养性嗷嗷直叫,却给他挣了出去,跑到后墙根儿上,却不见了梯子。

    眼瞅人追了上来,周养性急抱着树爬上去,从墙头直摔到那边儿,只听咔嚓一声,断了一条腿,想坐起来,却不得气力,喊叫半日,也不见小厮前来。

    却原来跟着他小厮只道他一去便是一宿,谁还守一夜不成,只等他去了,便几人凑到前头赌钱吃酒去了,任周养性这里喊破嗓子也无济于事。

    周养性只得拖着条断腿儿扶着墙勉强站了起来,只觉浑身皮肉疼钻心,可他刚站起来,还未等挪动一步,忽从墙那边忽扔过一块大石头来,周养性听得声音忙要躲,哪里躲及,给石头砸个正着,直觉眼前一黑晕死过去。

    至次日一早,他小厮才到后头来,却见自家主子,□躺地上,浑身是伤,头上一个大血窟窿,腿还断了一只,唬没了人色,忙唤人来抬到屋里,请郎中来瞧,倒真算他命大,灌了半碗药下去,倒缓了过来,只浑身疼动不得。

    到这会儿周养性方明白过来,不定给柴世延知道自己与董二姐奸,情,故此设下套要捉他,却忽想起郑家事,莫非也是他后授意不成,不然郑老头那厮又怎有这么大本事,想到此忽觉通透,不想自己谋他不成,反被他先下手为强,暗恨自己思虑不周,只一味信了董二姐,倒忘了这妇人早不得柴世延意,如今他要拿郑家官司摆布自己,这是想要自己命啊。却明知着了柴世延圈套,也奈何不得。

    抬了家去,他叔叔不看他一身伤半条命都没了,还一再催他去打点官司,周养性躺炕上,暗暗苦笑,如今还打点什么,不定柴世延早打点明白,莫说他叔叔,如今自己这条命都不知能不能保住了。

    如此过了两日,仵作验尸结果出来,陈大人大怒,发下火签锁拿了周养性叔侄下到大牢,想这老太监一来年老,二来惯来养尊处优,如何受这般罪,况柴世延安早暗里关照过,这叔侄进来,便甭想活着出去。

    未出半月,老太监便一命呜呼,周养性比他叔叔命还短些,那一身伤,牢里能得什么好,先他太监叔叔几日,便先去阴曹地府诉冤去了,却不知他这冤屈诉得什么。

    叔侄俩被锁拿进大牢当夜,周家便失了盗,待周养性兄弟赶来,周家只剩下个空落落房子,也知得罪了人,这高青县再也待不得,忙着把宅子典卖脱手,一家连夜迁去了旁处,从此高青县再无周家亲眷,这才真是恶有恶报。

    却说这一番大折腾,玉娘如何不知,只柴世延有意瞒她,她也乐得装糊涂,除了周养性叔侄,也算安了她心,至于董二姐,听得周养性叔侄下了大牢当日,便屋里吊死了,玉娘本假意要去瞧,给柴世延拦下,道:“刚死人阴气重,你如今有了身子,冲撞了不好,爷去瞧瞧便了。”这里头事玉娘岂有知,他既相拦,正好乐不去,却想这董二姐落到如今这般下场也算罪有应得。

    若依着柴世延,恨不得把董二姐尸身扔出去喂狗,只柴府丢不起人,这桩丑事却要掩下,寻了一副薄棺装殓,县外乱葬岗子上寻了个地儿草草葬了了事,钏儿嗓子扎坏,成了半个哑巴,发卖出去倒也不怕她胡乱说。

    刚处置妥当董二姐,翠云哪儿终是熬到了头,叫她娘来,陪到半夜就咽了气,玉娘并未去瞧,如今她早已明白,若想活得安生,便要生就一副铁石心肠,这些人怜不得。

    拔了周养性这颗眼中钉,柴世延才算舒心,这日家来与玉娘道:“爷把后头许家宅子典手里,想着把咱家后墙推了,后头盖个花园子,不用怎样费功夫,只略收拾收拾,移些花木进来便甚齐整,待完工,也有个赏玩去处,你道如何?”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家里来人不得码字,今儿六千补上,亲们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锦帷香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欣欣向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欣欣向荣并收藏锦帷香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