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第九条尾巴 > 26 丁未就是丁小爪

26 丁未就是丁小爪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26、丁未就是丁小爪

    季骁坐宿舍里玩游戏,带着糖泡泡下小副本,他打得手忙脚乱,糖泡泡旁边跟着。问他干什么,他回过来三个字,吃苹果。

    季骁有点无奈,好歹你也一身好装备了,帮着射两箭啊。

    忘拿箭了。糖泡泡跳到他面前,背对着他开始跳舞,边跳还边一件件脱衣服,背上背着箭袋果然是空。

    一边呆着去。

    季骁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他实不能把眼前这个人跟陈修宇联系起来。

    晚上街心花园出来那条街吃饭,我订了位子了,六点半等你们到。糖泡泡继续跳舞,把衣服再一件件穿上。

    嗯。

    季骁有点走神,被怪踹了两脚。早上他学校门外告诉丁小爪自己五点半中队门口等丁未之后就把它放了路边,丁小爪头也不回地跑掉了,就跟自己要吃了它一样,窜得那叫一个,还没看清就没影儿了。

    之后他也没有再打丁未电话,直接回了中队,他就是想看看这事会怎么发展。

    如果丁未晚上吃饭没有来,他反倒会松口气吧,但现心里又有聊聊地期待,希望他会来。

    季骁盯着屏幕,鼠标划拉着,话又说回来,要是丁未真来了,那这事就真叫见了鬼了,这种事居然会发生?

    一只猫?能变成人?还是一个人能变成猫?

    不管是哪种情况,都会让他抓狂。

    林梓上午出去鬼混,中午给他带了吃回来,一脸悲愤地坐他床上:“你家公主大人不是说请咱俩吃饭么,我饿了一星期了就等她召唤呢,也没个消息。”

    “你好意思么,”季骁乐了,斜了他一眼,“她说要请人吃饭,起码一个月之后才能想起来,你先长俩驼峰备着吧。”

    “不过话说回来,我要真对你家沈瑜下手,你是不是真能揍我?”林梓躺下,床上翻来翻去。

    “那绝对不带手软,你要不要试试。”季骁转过头看他。

    “不要,”林梓叹口气,“你姐那样美女,追人肯定不少,你看那天她开车,咱这样小消防兵哪敢想,我也就嘴欠说说。”

    “那车是宁小玥男朋友,”季骁伸手拍拍林梓大腿,“沈瑜对钱没什么概念,不是嫌贫爱富主,她要不是我姐,我肯定鼓励你拿下。”

    沈瑜是老妈严格贯彻“女儿要富养”理论产物,从小没受过一点委屈,吃用全都是好,书包一学期一换,用全是让人从香港带回来,季骁书包从小学用到初中,后悲愤地散了架才换了老妈装文件袋子。

    那会季骁大遗憾就是他是个男,沈瑜淘汰下来旧衣服他都穿不了。

    “你说,去年年底,老伍说跟别单位联谊那事,有谱没谱?”林梓倒是没再纠结沈瑜问题,用脚丫子季骁腰上点了点。

    “你真是寂寞了?”

    “你他妈不寂寞吗!”

    “我还成,”季骁想了想,自己还真没怎么琢磨过这事,“哥能扛得住。”

    “操,你扛得住,你手扛得住么……”

    “滚蛋,不要脸玩意儿!”

    下午五点季骁就到值班室坐着了,盯着街上来来往往行人,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想看到丁未还是希望看不到。

    丁未今天不知道有没有去学校,如果去了学校,五点才放学,自己现就这里等着是有点早,但如果没去……季骁有点心神不宁,下意识地摸出烟。

    打着火刚要点烟时候,站岗同事突然回过头来喊了一声:“不许值班室抽烟!”

    “耳朵不错啊。”季骁赶紧把烟放回口袋里,笑了笑。

    “你那破火机那么大声还能听不见啊。”

    五点十五分,伍志军走到了门口,按点儿来等他家伍小慧,看到季骁,有些意外:“你不是外出了吗?怎么这儿窝着?”

    “等人,先窝会儿。”

    “等姑娘?”伍志军很有兴趣地打听。

    “等我侄子。”

    侄子一直没等到,五点半时候把伍小慧给等来了,她看到季骁就跑来过他脸上摸了摸,然后掏出颗糖塞到他嘴里:“季骁你真可怜,是不是做错事了让我爸赶出来了,宿舍都不让呆了?”

    季骁含着糖有点无语,指着伍小慧:“伍队您管不管了!”

    伍小慧被伍志军扛肩头进了大门,季骁百无聊赖地值班室又等到了六点,一直没见丁未影子,他心里说不上来什么感觉。

    看看时间,差不多得去饭店了,季骁把摩托车推出大门时候还跟值班同事交待了一声如果有人找让他打电话。

    陈修宇坐靠窗位置,季骁还饭店外面停车时候就已经看到了他,他正一脸好青年模样靠椅子上低着头玩手机,季骁忍不住回想了一下中午下副本时糖泡泡跳脱衣舞时场面。

    “准时吧。”他坐到陈修宇对面。

    陈修宇笑了笑,拿出记事本写了几个字递过来。还行,差点就提前了,你朋友呢?

    “不知道,”季骁一提丁未就有点沮丧,“没准被老师留堂了,不用等他。”

    别啊,等一会吧,救命恩人呢,先点菜吧。陈修宇把菜谱推到了他面前。

    季骁翻开菜谱,要说不等丁未,他还真有些犹豫,丁未那个小脾气,要真没等他,不定会给他俩什么脸色呢,不过……要丁未真来了,他自己会是什么表情还不好说。

    心里很乱,拿着菜谱翻了半天也不知道自己点了什么,直到服务员提醒他,他才发现自己点了三个菜全都是鱼。

    赶紧换掉两个鱼,自己这是怎么了?

    陈修宇一直微笑着看他,把记事本竖起来,他看到上面写着,你点给猫吃呢?

    季骁有点不好意思,抓抓头发:“走神了。”

    没准儿真是点给猫吃。

    陈修宇坚持要等丁未,要了两杯饮料跟他边喝边聊。跟陈修宇聊天其实并不费劲,他写得很,季骁也没觉得不习惯,再说俩人说起来认识了这么久,已经很熟。

    “那天回去以后没事吧,那个点回家,要换了我妈肯定得抽我。”季骁看看陈修宇,今天脸色好了不少,虽说还是挺苍白,但比起那天好多了。

    还成,我妈差点报警了。

    季骁乐了,陈修宇这样子看着应该是家里当个宝,跟他不同。他上学时候有一回半夜回家,让老妈一顿胖揍,说你回来晚就干脆不要回了,大半夜还得给你开门!

    他掏出烟:“你抽烟么?”

    没抽过,要不给我一根试试。

    “算了吧,”季骁把烟又放回了口袋,陈修宇身体不好,还是不拿烟熏他了,“你一看就是乖孩子,别跟我学坏了。”

    陈修宇胳膊撑着桌子笑了半天,把记事本递过来。

    真啊?

    “靠,表扬一下你你都不知道顺杆爬,”季骁乐了,“老子都怀疑泡泡是不是你精神分裂产物。”

    瞎聊了半个多小时之后,季骁看了一眼手机:“别等了,真没法等了,咱先吃吧,他不定有什么事呢。”

    打个电话问问?陈修宇记事本上写,他能看出季骁有些不安,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不打了,随他吧。”季骁招手叫了服务员上菜,他不是没想到打电话问,但他要是这件事真相,不管丁未来不来,他今天晚上都不会联系丁未。

    这顿饭吃得很舒服,陈修宇挑这家饭店不错,菜都挺合季骁口味,只是吃鱼时候总是会想到丁未,想到那次跟他一块吃饭时,他面前那一小堆干干净净鱼刺。

    跟陈修宇吃饭对于吃饭时候不爱说话季骁来说是件很舒服事,因为陈修宇吃饭时候没空往记事本上写字。

    一直到俩人把桌上菜吃得盆干碗净,丁未也没有一点消息,手机始终很安静。

    “看不出来啊,你挺能吃。”季骁印象中身体不好如陈修宇这般,基本食量都很小,吃点就不行了,陈修宇是个例外,吃得很欢。

    这还是要保持形象才控制了,没你这桌我也能吃光了它。陈修宇放下筷子,终于有时间记事本上写字了。

    “下回我请你吃自助餐吧,咱俩配合肯定能吃回本来。”

    吃完饭季骁本来想送陈修宇回家,反正也没多远路,但陈修宇没让,说想走回去。季骁开着车慢吞吞地往回开,油门都没怎么踩,吃饱了饭,血都往胃里奔,脑子供血不足,对于丁未事,他是越来越迷糊了。

    就这么磨磨蹭蹭开回到中队那条街,路灯都已经亮了,行人也少了很多。

    脑子里正乱七八糟不知道想什么,突然面前晃出一个人影来,季骁惊出一身冷汗,赶紧踩了刹车,同时感觉车头有股强大阻力,车惨叫了一声停了路中间。

    他顾不上想别,抬起头就想骂人,却发现丁未正站自己车前,后按着车头。

    “丁……未?”季骁吃了一惊,今天没喝酒,如果喝了酒,这会也肯定全醒了。

    “嗯。”丁未点点头。

    季骁愣车上,撑着地腿有些颤抖,他无法正确判断自己现状态,震惊?害怕?开心?或者是别什么,总之电闪雷鸣纷纷劈过很不正常。

    丁未松开了车头,也没说话,只是安静地看着他,似乎等他先开口。

    “你怎么这里?”季骁半天才理出一句话来,眼睛不知道该往哪里看,随便往车头扫了一眼,接着就愣住了,迅速把脸凑到车头刚被丁未抓了一下地方盯着看了半天,后抬起头来,“我——操啊!”

    车头金属地方有三个小小凹陷,这车基本是车,没有磕碰过,何况出门时候还是好,他盯着丁未脸,心里基本已经无法再回避这个现实了。

    这是丁未让车停下时抓出来坑,这不是普通人能办到事。

    丁未也跟着看了一眼车头,咬了咬嘴唇,刚才太着急,只想着拦车,没想到会用力过大把车头弄出坑来了,他伸手小坑上摸了摸:“我不是故意。”

    “没事,不影响驾驶……”季骁都不知道自己说什么了。

    “你跟陈修宇吃过饭了?”丁未看着他问了一句。

    这句话一出来,把季骁心里后一点关于丁未是个正常人或者自己是个正常人希望完全打碎了。

    他跟丁小爪说过事,丁未真知道。

    但他没有像之前自己曾经假想过很多次那样,面对一只猫妖或者人妖……不对,总之是他确定了事情确很让人崩溃之后,没有扔下车扭头就跑,他居然很镇定地还回答了一句:“是,你怎么没来?”

    “我……不敢。”丁未垂下眼皮小声回答,又扬起脸看他,眼神里有些季骁看不懂情绪。

    “为什么?”他也轻声问,丁未现样子让他莫名其妙有些心疼,甚至让他一瞬间忘了面前这个孩子身份相当不可思议。

    “我怕吓到你,”丁未咬咬嘴唇,“你会跑掉,不理我了。”

    “已经吓着了,”季骁脑子里跟煮开了锅粥似,就差咕嘟咕嘟响了,“可我这不也没跑么。”

    “嗯。”丁未突然笑了一下,眼睛弯着,好像挺高兴。

    季骁被他弄得挺茫然,半天才结结巴巴试探着问了一句:“那你真……我是说,丁小爪是……你?”

    “嗯。”丁未点头,看起来还是挺高兴。

    季骁没说话,他不知道丁未高兴个什么劲,只知道自己腿发软,他盯着自己手看了一会,重发动了摩托车:“我回宿舍静一静。”

    丁未脸上笑容一下凝固了,伸手再次按住了车头:“你不理我了?”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继续,周三停一天。

    嗯,祝妹子们元宵节乐,么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第九条尾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巫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巫哲并收藏第九条尾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