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第九条尾巴 > 38、那种喜欢

38、那种喜欢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38、那种喜欢

    丁未扒着桥墩,露出一只眼睛偷偷瞄着全身都湿了季骁,过去吗过去吗?他咬着嘴唇,心里乱七八糟地半天也拿不定主意。

    他生气季骁悄悄去相亲不告诉他,他还要送那个女人回家,吃饭时候还有说有笑,想起来就让人生气!但看到季骁现跑来找他,心里又突然变得很开心。

    可是就这样跑出去吗?那自己不是很丢人,既然要跑过去,那之前为什么要跑掉,还要躲起来?太傻了。

    季骁站河滩上跺了跺脚,丁未能看到他身上都湿了,滴着水。他从裤子兜里掏出手机按了一下,手机亮了,丁未赶紧缩回桥墩后面。

    但手机亮光只持续了几秒种就黑掉了,然后就听到季骁有些恼火声音:“你大爷,什么破手机泡一下水就瞎了。”

    季骁站原地弄了一下手机,后叹了口气:“行,你不出来是吧,那我走了。”

    丁未一听这话就愣了,有点着急,就这样就走了,不找了吗?

    混蛋!就找了五分钟就不找了吗!

    这算什么!白痴!

    季骁跌跌撞撞地摸索着往桥上走,看样子是真不打算再找了。丁未站原地,看着他慢慢走开,盯着他石头上东一脚西一脚,心里很郁闷,滑倒!摔倒!脸冲地摔!

    可惜季骁没有如他所愿地摔倒,而是拐了个弯上了桥。紧接着就听到了桥上传来了他发动摩托车声音。

    真走了?

    丁未这回是真急了,也顾不上再想别,拔腿就往桥上跑。

    上了桥他就愣住了,桥上季骁摩托车倒是还,而且还是发动着,但没看到季骁。

    他刚想往四周看看,突然听到身后有点响动,转头同时,胳膊被人一把抓住了,季骁熟悉声音耳边响起:“舍得出来了?不躲了?”

    这人太讨厌了!

    丁未慢慢转过脸,虽然觉得季骁非常讨厌,而且很阴险,居然骗他出来,但他没有甩开季骁手,只是定定看着季骁因为刚泡了一下冰冷河水而有些发白嘴唇:“我以为你真走了。”

    “真走了你就追呗,”季骁嘴角挑出个微笑,“反正你跑得不是。”

    “你来这里干嘛。”丁未皱着眉着着季骁,他头发上还挂着水珠。

    “游泳啊。”季骁乐了,伸手脸上抹了一把。

    “那你继续游。”丁未甩开他手转身就走,神经病!

    “我来给你讲讲我今天相亲是怎么一回事,说完了你想走再走,”季骁桥边蹲下了,习惯性地伸手摸出烟,却发现烟都湿了,“听么?”

    “嗯。”丁未停下脚步,犹豫了一下,季骁身边坐下。

    “我不认识那个姑娘,是沈瑜同学妹妹,我连她那个同学都没见过,别说同学她妹了。”季骁站起来把摩托车熄了火,坐回他身边。

    “不认识还去跟她吃饭。”

    “要不怎么叫相亲呢,认识就不用相了,反正我妈看上人家姑娘了,非让我去见一面,我一直没交女朋友,他们着急。”季骁叹了口气。

    “那你为什么吃饭时候跟她一直说话,还笑。”丁未抱着腿,斜眼看他。

    “废话,那是礼貌懂么,你以为都是你啊,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季骁伸手他下巴上捏了一下,“第一次见面,人家还是女孩子,我总不可能就埋头吃吧,多没礼貌。”

    季骁手指捏他下巴上感觉很舒服,他拉过季骁手放自己膝盖上,然后把脑袋枕上去:“那你还送她回家。”

    “同理可证啊猫咪,那也是礼貌,人一个女孩子,送到车站也是应该,再说我不也没送成么,你一跑我就把人家扔那没管了……我姐肯定得找我算帐。”

    丁未听了这些话,心里舒服了很多,季骁是被逼着去相亲,他说话他笑他送那个女人都是因为要有礼貌。

    “别生气了啊,你吓死我了知道么,我以为你打算投河呢。”季骁抽出手,揽了揽丁未肩。

    “我会游泳,”丁未心情一好,脸上就绷不住,傻呵呵地忍不住要笑,“你着急了吗?”

    “那能不急吗,谁知道你这个猫脾气会做出什么事来。”季骁觉得丁未就有一点特别好,就是很好哄,什么事只要解释明白了,他就立马能换心情,一点不带藏着。

    “那你喜欢我吗?”丁未关心问题问出了口,他现只想知道这件事答案。

    季骁没说话,只是站起来跨上了车,发动了车子之后看着被车灯照亮路,沉默了很长时间,后叹了口气,转过头冲着还坐桥边一脸紧张丁未笑了笑:“喜欢,上车吧。”

    丁未跳起来蹦上了车,也不顾季骁身上都是湿,直接抱紧他:“那是那种喜欢吗?”

    “应该是吧。”季骁踩下油门,车开了出去。

    “不确定吗?”丁未凑到他耳边呼呼风声中有些担心地问了一句。

    “坐好,”季骁用肩顶了顶他,“能确定,只是这事对我来说是当头一棒,我要点时间缓缓。”

    “为什么?”

    “跟你真没法说,你说,一个大老爷们儿二十多年都坚定地相信自己一定会找个细腰长腿大美人结婚生子,结果后发现自己居然喜欢个小男孩儿,”季骁说到这个还真有点郁闷,“你说这是不是当头一棒,当然,你不一定懂。”

    “我懂,”丁未靠季骁背上,脸都弄湿了,“男人要和女人一起才对,因为可以生小孩儿。”

    季骁听着丁未这半懂不懂抓不住重点回答有点想笑:“你什么时候能长大点啊。”

    回到中队时候已经过了晚上十二点,季骁刚开了门把丁小爪放进屋里,林梓就从自己屋里探出了头来:“你他妈还知道回来啊!”

    “伍队那边什么情况?”季骁看着丁小爪窜上床,钻进了被子里,才转过了身。

    “吃了你情况,”林梓往他背上拍了一巴掌,“你干什么去了短信不回电话不接!”

    拍完之后他发现不对,按亮了走廊里灯,这才发现季骁全身都是湿,他简直不知道该怎么惊讶才好了:“我操,你勇救落水儿童去了?”

    “得了吧,就今儿晚上这能见度,我跟落水儿童一块都玩完,一会再跟你说,我先洗澡。”季骁进了屋,身上本来就冷,路上回来还为了让丁未过吹风瘾把车开得飞,冻了一路。

    “美死你,你还想洗澡呢。”林梓斜眼看他。

    他刚想说话,楼下传来一声暴喝:“季骁!”

    这个中队长是神经病,一定是。

    它趴二楼窗台上看着下面操场,烦躁地甩着自己尾巴,一会放到左边,一会放到右边,一会又竖起来,怎么放都不舒服,因为季骁腿上绑着沙袋正围着操场狂奔。

    操场边站着一个人,蹲着一个人。

    站着是他们疯子中队长,蹲着那个是白痴林梓。

    它轻轻跳下窗台,顺着花坛小跑到俩人身后猫着。

    “差不多了吧伍队,”林梓冲伍志军笑着,递过去一根烟,“季骁也是为了落水儿童不是,他平时表现那么好,这次也是做好事,跑一个小时了都,可以了吧?”

    “放屁。”伍志军接过烟叼着,简单地两个字就把林梓打发了。

    “老大,明天我们组值班呢,给他整虚脱了出任务怎么办。”林梓没放弃,继续求情。

    “别人不好说,就季骁,再整他俩小时他明天一样活蹦乱跳。”

    “您看,承认了不是,您还是整他啊,咱不带这样,要不您睡觉去,我守着。”

    “行了行了,这事明天再细算帐,纪律就是纪律,你们这点都搞不明白吗!”伍志军冲操场上还跑着季骁挥了挥手,“得了,你洗澡去,明天再说。”

    “饶你不死了,”林梓一听这话,马上拔腿就往季骁身边跑,过去就立马开始拆他腿上沙袋,“还不谢主龙恩!”

    “谢皇上不杀之恩。”季骁累得够呛,手撑着膝盖一个劲喘,再跑下去他估计得跪着了。

    它看到伍志军轻轻叹了口气,转过身要回宿舍,赶紧缩到身后草丛里。又看了看正帮季骁拆沙袋林梓,一直不喜欢大白痴林梓突然变成不是很讨厌了。

    它偏着脑袋捋了捋胡子,这就是朋友,林梓是季骁朋友,就跟苏癸一样吧。

    虽然他比苏癸笨多了。

    它端坐季骁枕头上,看着季骁洗完澡穿着条内裤回到宿舍,还没来得及欣赏一下季骁结实修长身材和他腹肌,季骁就直接往床上一扑,脑袋对着它砸了过来,它赶紧向旁边跳开。

    “我操,太狠了,”季骁脸埋枕头里,手抬起来往它身上摸,“跑一个多小时,速度还不能慢了,真他妈要命。”

    看到季骁累成这个样子,它很内疚,如果它不跑掉,季骁就不会到处去找它了,也不会掉到河里,不用绑着沙袋跑这么久。

    “你还修尾巴么?”季骁侧过身看它,手指它下巴上轻轻挠着,它舒服地闭上眼睛,季骁笑了笑,“要不你也睡吧,明天上课撑着点,别让你们于老师再找我麻烦了行不?”

    它没理会季骁,闭眼仰着脖子,喉咙里发出舒服呼噜噜声音,尾巴梢立起来轻轻晃着。

    季骁摸摸它胡子:“爪,我问你啊,猫胡子是不是跟身体一样宽啊?”

    是。呼噜噜。这还用问么,好笨。

    “是一样宽对吧,我记得沈瑜说了,要用胡子量一下,胡子能过去地方,身体就能过去?”

    呼噜噜。这个理论上是这样,但它经常会被卡住,胡子也会骗人!

    “那你确是挺胖。”季骁说一半自己先乐了,拽了拽它胡子。

    你才胖!它眼睛睁开一条小缝,推开了季骁手,团了团身体,枕着季骁胳膊趴下了。季骁笑着捏了一下它脑袋上竖着长小绒毛,没再说话,闭上了眼睛,累死了。

    它睡不着,管它挺困,暖哄哄地团季骁身边,闻着季骁身上熟悉味道应该会很睡着才对,但它就是没了睡意。

    季骁说了喜欢,是那种喜欢,这让它一直处于很开心状态,睡不着,不想睡。

    它抬头看了一眼季骁,季骁呼吸已经慢了下来,胸口轻轻起伏着,应该已经慢慢要睡着了。它出神地盯着季骁脸,看了一会干脆坐了起来,轻手轻脚地跳到了季骁胸口上趴下,感受着他呼吸。

    它很喜欢这样感觉,安静地呆季骁身边感觉。

    它伸出舌头季骁胸口上舔了一下,喜欢季骁身上这种干净味道。

    “别闹……”季骁睡着有点迷糊,哼哼了一声,伸手往胸前摸了一把,摸到了它脑袋,顺手往下按了按,它顺从地把下巴贴到季骁身上。

    可是还是睡不着,它四条腿都伸直,季骁身上趴得平平展展,尾巴忍不住地轻轻摆动。

    后它又伸舌头小豆豆上舔了一下。

    这回季骁终于睁开了眼睛,捏着它耳朵往上拉了拉:“你能不胡闹么?”

    它哪里胡闹了,只不过是舔一下而已,又没有咬,它不服气地推着季骁手,把耳朵从他手里抽出来,低头又舔了一下。

    “哎——别这样,”季骁翻了个身,把它放到床上,眼神里还是有些迷糊,“太那什么了。”

    它喜欢季骁有点迷迷糊糊样子,伸着脑袋往他脸上蹭了蹭,顺便又他耳朵上舔了一下。

    “丁小爪,”季骁一把把它脑袋按了床上,手它背上一下下顺着毛,“太重口了,这样不行,你老实睡觉行吗?”

    它像张小毛毯似地老实地趴床上,尾巴也放平了,什么是重口它不太明白,但它知道季骁累了,那就睡觉好了,它闭上眼睛,前爪按着胡子。

    “晚安。”季骁低头它脑袋门上亲了一下。

    作者有话要说:二孩子们,这个二来二去日子里,狗血洒完了,待日后修练好了继续洒。

    然后看这里,明天休息一天啊休息一天,然后周五周六继续。

    总之周四和周日不用等就是了,是我补瞌睡日子。

    另外谢谢孩子们霸王票。还有那个没名字孩子,每次看到你雷我都会觉得很灵异……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第九条尾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巫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巫哲并收藏第九条尾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