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第九条尾巴 > 40、朋友要好好珍惜

40、朋友要好好珍惜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4、朋友要好好珍惜

    丁未到学校时候,第一节课都下课了,他看到老师从讲台上向来扫来目光,犹豫了一下,直接转身站到了走廊里,算了,自觉罚站吧。

    “丁未,”老师喊了一声,“你什么意思,迟到了还不进教室,要我请你进来么!”

    丁未本来因为大叔突然说不让他去找季骁心情就相当不好,现一听这个话,是有些冒火,他扭过头:“上次迟到你不是让我站这么?”

    “今天我让你站了吗?”老师对于这个总迟到,上课永远睡觉学生实是有些忍无可忍,“我让你站了吗?”

    按丁未脾气,这会怎么说也要顶几句,但今天他低着头,把火强行压了下去。季骁说过,你让我消停几天吧。而且他也明白大叔和季骁一定要让他好好上学是为什么,他咬着牙没再吭声。

    “今天为什么又迟到啊?”老师见他不说话了,语气缓和了一些。

    “有人追我,我跑了一会。”丁未犹豫了一下,他不太会撒谎,只能挑出大致内容说。

    “什么?”老师很吃惊,“有人抢钱?是不是?是哪条路?”

    丁未没想到老师会是这样反应,没有再骂他,反倒是有些着急,他想了想:“就学校外边那条街。”

    “你先上课,”老师拍了拍他肩,“下课到办公室去详细说一下。”

    “你被抢钱了?”丁未刚一坐到座位上,前座男生就回过头,“是不是那边技校那伙人,总我们学校附近抢。”

    “我不知道。”丁未小声说,他确是不知道,平时走过那条街时候他都是猫形,谁去抢一只猫啊,再说他走路上也从来不往四周看。

    “抢了你多少?”那男生又问。

    “没有抢到,我跑了。”

    “那下午肯定会学校外面守你呢,”那男生偏着头看了他一眼,“要不放学跟我们一块走得了,人多,他们就没那么狂了。”

    “哦。”丁未应了一声,除去眼镜妹和上次打架胡飞,他没有和别同学说过话,他心里,这些人都是笨蛋,但这个男生说话还是让他有些意外。

    那男生还想说什么,老师视线扫了过来,他赶紧闭了嘴拿起书装模作样地看。

    丁未也拿起书翻开,书上字他只看了几眼就觉得困得厉害,用手托着下巴想闭眼,但后还是死撑着盯着老师,他今天不能睡觉,早上迟到了,上课又睡觉,老师会不会又把季骁抓来骂一顿?

    而且因为尾巴还藏裤子里,他怎么坐着都不舒服,估计睡也睡不踏实。

    下课之后丁未被叫到老师办公室,这还是他第一次办公室里没被骂,老师问了一大堆关于他被打劫了情况,丁未很费劲地编了几句,然后说自己拔腿就跑掉了,别都不知道。

    回了教室又被前后座同学围着问了一会,都表示技校人经常抢学校低年级同学,让丁未以后跟他们一块放学。

    丁未其实不想跟他们说这么多,他连这几个人名字都不知道,就连自己同桌这个眼镜妹叫什么他都还没弄明白。

    不过,这是他第一次发现,周围这些同学,虽然很傻,但并不是太讨厌。

    放学时候丁未觉得自己都要死掉了,困得厉害,特别是被下午太阳一晒,暖洋洋感觉让他就想点找一小片阳光摊平了好好睡一觉。

    但几个同路回家同学一起,他只能硬着头皮跟他们一块往学校外面走。

    出校门时候,几个同学还到处看,找了找有没有技校人外面等着,看到没有可疑人员,这才拉上丁未一块往回家路上走。

    “丁未。”还没走出多远,就听到身后有人叫他,丁未挺吃惊,因为他不用回头看就知道,是苏癸。

    “你怎么来了?”丁未回过头,苏癸怎么会跑他们学校来?

    “大叔让我陪你去找陈修宇,”苏癸笑了笑,很自然地跟丁未同学打了个招呼,“嗨,我是丁未朋友。”

    丁未想问为什么要去找陈修宇,但苏癸跟他同学一直聊天,他没机会开口问,只好一边跟着,一直到路口,跟几个同学分开了,他才说了一句:“跟他们你也这么多话。”

    “你不说话,我也不说,那怎么办,”苏癸笑了,“再说都是同学啊,聊聊也正常。”

    丁未知道苏癸虽然也不太喜欢人类,但跟人打交道这方面比他自得多,他不知道苏癸是怎么做到,他俩认识时候苏癸就是这样了。

    “去找陈修宇干嘛?”

    “大叔说让他看看你铃铛,我也不知道,反正让我陪你。”

    “你陪我有用么?”丁未斜眼看苏癸,“再碰上那个人,你还要我保护呢。”

    “好歹也能帮上点忙,”苏癸不乎被丁未鄙视,他一直打不过丁未是事实,“实不行话,你跑时候我能拖点时间啊。”

    “我才不要那样跑。”丁未皱皱眉。

    陈修宇坐电脑前,这几天他都没怎么上线,今天上线时候季骁已经把他装备弄得差不多,只差后一种材料,他开了号跟着季骁去小副本里打材料。

    身上很不舒服,像是从里到外被掏空了一样发虚,他点了一下季骁号,选择了跟随。

    你又他妈划水。

    哟,被你发现了。

    老子用屁股都能猜到,哪次你不划。

    陈修宇笑了起来,刚摸了键盘想再说一句,却一阵猛咳,他赶紧捂着嘴,趴桌上好半天没缓过来。

    “又咳了?”老妈外面敲了敲门,推开了门进来,脸上很紧张,“这几天怎么又好像严重了?”

    没事,喝水呛,帮我倒点水吧。陈修宇捂着嘴,一只手键盘上敲了一行字,拿过桌上杯子递给老妈。

    老妈接过杯子转身出去时候,陈修宇把手慢慢拿开,手心里一片殷红,他抽了张纸擦了擦,轻轻叹了口气。

    等他再抬眼看屏幕时候,季骁号正被一堆怪物围着,估计是自己趴到键盘上时按到了前进,冲到怪堆里了。

    夫君你撑住。陈修宇把自己脸正顶着墙号移开,往副本门口跑。

    你个扫把星婆娘,哪回下副本我是不用撑住。

    几秒钟之后,季骁号头像变成了灰色,陈修宇等着他跑尸体回来,再次点了跟随。

    进了副本之后,他听到后院外面传来细小铃声。

    夫君,我去偷个情,一会回来。

    打完之前没回来我给你写休书哈。

    陈修宇笑了笑,站起来打开了房门,下楼到了后院。

    “大叔让我来找你,”丁未看到陈修宇出来,晃了晃手腕上铃铛,“是要看这个吗?”

    陈修宇点点头,把铃铛从丁未手腕上解了下来,握手心里,靠院墙上看了看苏癸,拿出记事本写了几个字递过去,伤好了?

    “没事了。”苏癸笑着摸了摸自己腰,已经没有什么感觉,陈修宇平静眼神让他觉得心里很舒服。

    几个人都没再说话,丁未看着陈修宇,他拿了铃铛之后也没看,就那样一直握手里,他也不好问陈修宇这是要干嘛,只是沉默地等着。

    过了一会陈修宇拉过丁未手,把铃铛重系回了他手腕上,想了想又写下几个字,近出门都让小老鼠陪着你吧。

    丁未有些小小惊讶,苏癸一般都是人形,陈修宇是怎么知道他是老鼠?

    “我会陪着他,”苏癸摸了摸丁未铃铛,“就这一个好朋友呢。”

    朋友要好好珍惜啊。陈修宇笑了笑。

    苏癸手轻轻颤了一下,猛地抬起头看向陈修宇,陈修宇却已经打开后院门走了进去。

    “未未。”苏癸嘴唇也有些颤抖,像是要寻找什么支撑似地握住了丁未手腕。

    “怎么了?”丁未赶紧反手握住他手。

    苏癸定定地盯着后院已经关上了门,很长时间才松开手转过身:“走吧。”

    丁未跟着他走到了路口才又拉了拉他胳膊:“你怎么了?”

    “你记得自己前世吗?”苏癸转过头问,眼神里丁未熟悉那种落寞再次出现。

    “大叔说我没有前世,”丁未想了想,“他说只有这样猫修出九条尾巴机会才会大,为什么问这个,你也没有前世。”

    “嗯,但是……”苏癸又往陈修宇家方向看了一眼,皱着眉犹豫着,“陈修宇也许有。”

    “到底怎么了?”丁未推了苏癸一下,觉得这样吞吞吐吐一点也不像他。

    “那句话,很久以前有人跟我说过。”

    “哪句?”

    “朋友要好好珍惜啊。”

    丁未从苏癸脸上看出些什么来,扭头也看了一眼陈修宇家:“可是这样说话人很多啊,也不是什么特别话。”

    “可是很像,”苏癸转身慢慢往前走,“他写这几个字时候,那种感觉就跟当初我听到那句话时感觉一样。”

    “像那个人么?”

    “嗯。”

    丁未没再说话,苏癸心里那个人是谁,他不知道,苏癸也从来没有详细说过,但他知道这个人对于苏癸来说很重要,可似乎是错过了。

    “未未,”苏癸走了一会突然拍拍他肩,“来追我吧,我想跑一会。”

    “啊?”丁未愣了愣。

    苏癸往前跑了起来,闪身进了一条小胡同,再出现时变回了灰老鼠样子,缩墙角看着他。

    今天丁小爪出现时间比平时要晚一些,因为追着苏癸满街跑耽误了点时间。

    它顶开季骁房间门时,季骁正趴床上,光着上身,只穿了一条内裤,林梓站床上,手扶着墙,一条腿正季骁身上胡乱踩着。

    混蛋!

    喵嗷嗷!

    它几乎是从门口就起跳了,黑色小闪电从空中跃过,没等林梓看清,它已经一脑袋撞了林梓腿上,林梓被撞得站立不稳,仰面摔倒床上。

    它又迅速窜到了林梓脸上,一肉垫按住了他鼻子,冲着林梓就呲牙,喉咙里发出低低咕噜声。

    混蛋!居然敢踩季骁!

    愚蠢人类!

    “季大爷!”林梓吓了一跳,小黑猫眼睛瞪着他,毛全竖着,连脑袋上绒毛都支着,让他有点肝颤,这又怎么招了这位猫小爷了,“把你家夺命猫弄走!”

    季骁爬起来伸手兜到丁小爪肚子下面把它从林梓脸上抱了起来,丁小爪还很不服气地四个爪子空中连踢带挠刨着空气。

    “靠,这猫怎么这么大脾气,”林梓从床上跳到地上,“我去打饭了,帮你打么?”

    “嗯,两份。”

    “又帮小黑打啊?它吃得完一份么。”

    “你管呢,速速去打。”

    林梓跑出门外之后,季骁把丁小爪肚皮朝上放枕头上,捏着它前爪:“你干嘛呢?我今天跑了两个5公里,腿断了,林大爷给我按摩松松肌肉,你干嘛扑人家?”

    按摩?按摩是什么?

    它勾勾尾巴梢,季骁下巴上扫了扫,什么是按摩,那样踩来踩去?

    “你是不是以为我俩打架呢?”季骁抓着它尾巴放到嘴里轻轻咬了一下,“他要是跟我打架,我能那么老实趴着让他揍么,你脑子缺了不止一根弦啊猫咪。”

    林梓捧着两个饭盒进来时候,季骁还趴床上捏着丁小爪肉垫玩。

    “我说,仙女这两天一直跟我打听你事呢,”林梓把饭盒放到桌上,“我要不要告诉她,不用担心你喜欢男人,你其实爱上一只公猫了啊?”

    “滚!”季骁一脚踹林梓身上。

    “这就滚,你俩继续。”林梓很无奈地叹了口气,转身出去了。

    “吃吧,我今天找伍队要了伍小慧小学课本,”季骁下了床到桌子旁边把饭盒都打开,“一会吃完饭咱们来学习一下小朋友东西。”

    “哦。”丁未声音他身后响起,接着就贴到了他后背上,手搂着他腰。

    “穿件衣服,”季骁回头看了一眼,这小子也只穿了一条内裤,“一会林大爷要是进来,一准得吓疯了。”

    “不,”丁未过去把门锁上了,又回来趴到桌上,拿着筷子夹了点青菜放进嘴里,“什么是按摩?”

    “就是身上不爽时候让人家你身上捏捏按按,能舒服点。”季骁笑笑。

    “我帮你按。”丁未筷子一放就把季骁往床上拽,很是兴致高涨。

    作者有话要说:哦也,按摩,又见按摩!按摩是滋生JQ温床啊亲……

    明天休息,周一见孩子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第九条尾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巫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巫哲并收藏第九条尾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