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第九条尾巴 > 随心而已(正文完结)

随心而已(正文完结)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癸几乎是扑进卧室,一把拽下床头那个铃铛,紧紧握手中,铃铛还响,细小而悦耳铃声从他指缝间滑出。

    这是一种奇妙体验,苏癸静静地站床边,手里铃铛这一刻像是有了生命轻轻歌唱精灵,他咬着嘴唇,压着那种强烈地想要流泪冲动。

    丁小爪轻轻地蹦了进来,脖子上铃铛也带着轻响,它靠苏癸腿边,竖着尾巴轻轻蹭了蹭他,喵!

    苏癸蹲了下来,把丁小爪抱到怀里用力地搂住,泪水再也无法控制,一串串地滑落,他干脆坐到地板上,闭着眼开始哭。

    喵……嗷嗷……

    它被苏癸搂得喘不上气了,但却没有挣扎。

    就像以前苏癸没有见过它哭一样,它也从来没见过苏癸哭得这么厉害。苏癸有时候会让它觉得很忧伤,特别是想要回到从前生活时,它每次都能从苏癸眼里看到无奈和寂寞,但他却从来没有这样痛地哭过,哭得全身都颤抖了。

    “苏癸,”季骁站苏癸身后,伸手想要把丁小爪拽出来,但拽了一下发现苏癸把它抱得很紧,只好作罢,“你们家等我,我回中队拿车,我们去找大叔。”

    季骁跑回去路上给陆宽打了个电话,但提示无法接通,只能先去陆宽那里看看,如果没人,就直接去大叔家。

    他开着摩托车回到苏癸家楼下时,丁未已经站楼下等他了。

    “苏癸呢?”季骁把车停到他身边。

    “变回去了,我要兜风,车上又坐不下三个人。”丁未把手伸到他面前,他这才看清丁未手里握着一只小老鼠,正瞪着小圆眼睛瞅他。

    “原来……苏癸这么小。”季骁有些吃惊,手指小老鼠脑袋上挠了挠。

    “老鼠嘛,本来就只有这么一点,”丁未捧着跨上了车,“我要是用力一捏,苏癸就嘎嘣了。”

    丁未手里小老鼠用尾巴丁未手指上绕过了一下,吱吱叫了一声表示抗议,相比丁小爪叫声显得斯文多了,季骁乐了:“小灰比你温柔多了。”

    说出小灰这个名字时候,季骁立马觉得自己绝对是跟林梓一块呆时间太长了,再呆个几年就该被林梓同化了。

    “你怎么跟林梓一样白痴,”丁未抓着苏癸抱住他腰,“开车。”

    车开到咖啡馆时候,正好有个服务员门外摆桌子,看到丁未笑了笑:“丁未好久不见啊。”

    “陆宽呢?”丁未用手遮了一下苏癸,他怕这人看到他拿着只灰老鼠会大惊小怪。

    “昨天跟那个大叔出门了,到现都没回来呢。”

    “谢谢,你忙吧,”丁未用下巴季骁肩上磕了一下,“去大叔家吧。”

    “嗯。”季骁把车开了出去,又腾出手丁未胳膊上捏了捏,这孩子居然开始对人说谢谢了,这种转变实让人觉得安慰。

    车开出城之后,季骁加大了油门,丁未风里很兴奋,把苏癸举了起来:“吹风是不是很舒服。”

    苏癸明显没有他这样爱好,轻轻吱吱了一声,爪子抱着他手指,尾巴也缠他手指上,看上去挺紧张。

    “你别折腾了,自己乐就行了,你当人人都跟你似。”季骁偏过头看了他一眼。

    “苏癸只喜欢散步。”丁未笑笑,收回手继续捧着它。

    大叔住那个小院子没有人,季骁站院子门外,发现大叔真院子里种了菜,挺神奇。

    屋子门没锁,季骁他们几个进去转了一圈,确是没有人。

    “怎么办啊?”丁未站屋子中间,有些茫然,手腕上铃铛一直轻轻地响着,让他心里对于陈修宇现情况不断涌出各种想像。

    “电话还是不通,他们到底上哪去了?”季骁拿着手机一直拨号。

    “我觉得,”苏癸坐沙发上抱着膝,“他们是去陈修宇那里了,就是他们藏驭猫人那个地方,铃铛这样一直响,陈修宇那里肯定有变化。”

    “你知道哪里吗?”丁未坐到他身边,托着下巴问,送走陈修宇那天,他跟季骁都不,只有苏癸场。

    “不是太清楚,他们没有让我跟着去啊,”苏癸皱着眉想了想,“我们等吧。”

    “等?”丁未有些不能理解地看着他,苏癸镇定让他吃惊。

    “嗯,”苏癸点点头,“该发生已经发生了,我们知道大叔他们肯定已经去了,他们也肯定知道我们这边感觉到了,这就行了啊,等吧。”

    “苏癸,你如果是只猫,”季骁笑了,靠墙边,“肯定能比丁未先修出九条尾巴。”

    “你闭嘴!”丁未看着他,眼睛瞪得很圆。

    “应该不会,”苏癸笑笑,“我跟丁未不一样,我很久以来一直都……讨厌眼下生活,我后悔修出人形,后悔选择了这样方式,丁未却从来不会。”

    “嗯。”丁未应了一声。

    “丁未一直都有希望吧,不管希望是什么,总得一直往前走,”苏癸有些不好意思,“我总是想回到过去。”

    “现还想么?”丁未看着他。

    “啊,现啊,不是太想。”苏癸笑了起来,现感觉不一样了,心里有一份温暖可以期待。

    三个人一直坐到中午时候,季骁终于拨通了陆宽电话。

    “老天,你给我打了多少个电话,我手机都要爆了!”陆宽估计是叼着烟,含混不清地那边喊。

    “不知道,从早上打到现,”季骁看了一眼端坐沙发上盯着他丁未和苏癸,“你们哪呢,我带着丁未和苏癸大叔这里……铃铛一直响。”

    “我们到了,”陆宽停了一下,“陈修宇可能会醒。”

    “可能?”季骁愣了愣,他潜意识里一直肯定陈修宇已经醒了,要不铃铛为什么会那样,“怎么只是可能?”

    “我只是重复了一下大叔话,”陆宽笑笑,“人我们带回来了,但还是睡。”

    “知道了。”季骁挂了电话,没出声,看丁未和苏癸表情,他估计电话里陆宽说话他们都听见了。

    “一定会醒,”丁未有些失望,身子一歪靠到了苏癸身上,不知道是安慰苏癸还是安慰自己,“陈修宇和别人不同。”

    “嗯。”苏癸笑笑。

    陆宽车停院子门外时候,屋里几个人都听到了,但却都没动,像是被定住了。

    季骁觉得自己喘气都有些吃力,有一段时间没见过陈修宇了,听到铃铛响强大期待和陆宽说陈修宇没有醒过来时巨大落差让他有些迈不出步子。

    “季骁!”陆宽外面喊了一声。

    “哎!”季骁像是被这声惊醒了,一下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冲出了门外。

    “做梦呢,你把他抱进去,”陆宽拉开车门冲他笑笑,季骁看到了静静躺后座上陈修宇,“我一夜没睡,抱不动了,你们消防员这个是强项。”

    陈修宇没有什么变化,脸色还是苍白,闭着眼沉沉地睡着,季骁抱起他时候感觉都怕把他从睡梦中吵醒。

    “真挺沉……”他抱着陈修宇往屋里走,他不明白这些看着都不胖人为什么抱着时候都这么沉,丁未就不用说了,他经常怀疑丁未长贼肉。

    把陈修宇安顿大叔家二楼小卧室里之后,几个人都回到了客厅,苏癸没下来,他趴床边说是想呆一会。

    “许什么愿了?”大叔面带微笑地站窗前看着他满院子菜秧子。

    “丁未跟我一块变成小老头。”季骁点了根烟。

    “没让他跟你一块死么?”大叔转过头,笑得挺开心。

    “没,”季骁被大叔笑得有些不自,“你别对着我笑,怎么这么别扭呢。”

    大叔转过头笑着看陆宽:“别扭么?”

    陆宽没说话,直接转身去倒水。

    “不别扭。”丁未半躺沙发上,腿搭季骁身上,他心情还不错。

    “为什么许这样愿望?”大叔看着季骁,挺聪明,是碰巧还是想好了?

    “我就觉得这是个技术活,想得比较多,”季骁叼着烟,他为这个愿望确是好几个晚上都没好好睡觉,“我一直觉得这就是个陷井,想两全很难。”

    大叔嘿嘿笑了一会,没出声。

    “一个愿望,对吧,就只有一个愿望。”

    “是。”

    “我不知道实现了这个愿望之后丁未会怎么样,我一面不想离开他,一方面又不想让他失去他终应该拥有,”季骁沉默了一会,“所以,如果这个愿望不是马上就能实现话……”

    “他就一直会你身边。”陆宽端着水杯走了过来。

    “没错,我要他用我这一辈子时间来实现这个愿望,”季骁弹了弹烟灰,“怎么样?”

    陆宽看着大叔,嘴角带着笑:“还怀疑人类智商么?”

    “我怀疑过么,”大叔还是笑,又转向季骁,“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这个愿望实现之后呢,你死了,丁未呢?”

    “大叔,你说过,你没有见过别九尾猫,我觉得,这世界上也许根本就没有飞升九尾猫。”

    “我是。”丁未用脚尖点了点他腿,提醒他。

    “嗯,你是,”季骁捏捏他腿,低头看着手里烟,整理了一下思绪,“九尾猫到底为什么要人间经历这么多事,这个不是秘密了,体会他们该体会一切,所以……”

    季骁伸了个懒腰:“我觉得,终我愿望实现了,丁未也就圆满了,至于这个圆满是什么……”

    “是什么都无所谓了,死而无憾,”丁未闭上眼睛,“像一个人那样,拥有这些情感,才是终目吧,大叔?归宿。”

    大叔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也无需回答了。

    每只能走到终点九尾猫心中都有一份属于自己答案,随心而已。

    无论后结局是什么,都不再重要,季骁躺河边石滩上,闭着眼睛,身上盖着暖暖阳光,像一床轻暖被子。

    他休息日子里都会跟丁未一块到河边来躺着晒太阳,从春天一直晒到夏天,再从夏天晒到初秋。

    石滩上长出草都还是绿色,很茂盛,软软地垫身下,散发着清香,这种宁静而惬意生活让他觉得安心踏实,就这样吧,还有什么不满足。

    丁未枕着他胳膊躺他身边,一直眯缝着眼看着太阳。

    他晒太阳没有季骁这么老实,他喜欢先仰躺着,撩起衣服先晒晒肚皮,然后翻个身晒晒后背,他觉得这样才能把身上都晒松软了。

    “季骁。”丁未趴地上,侧着脸看着季骁。

    “嗯?”

    “你黑了。”

    “晒。”

    “我黑了吗?”

    季骁偏过头睁开眼睛看了看他,他脸上轻轻摸了一下:“你本来就是黑猫,一根白毛都没有。”

    “我是说我现!”丁未胳膊撑地上,“你这个白痴。”

    “没黑,挺白,可以去做晒防霜广告,”季骁乐了,“猫白白,夏天算什么,我用猫白白,敢于直面真烈日!”

    “你真烦人,”丁未推了他一把,坐了起来,盯着河水,过了一会又回过头很郁闷地说了一句,“大叔又要我去上学,说九月开学就要去,真麻烦。”

    “哎……”季骁愣了一下,长叹了一口气,“你烦什么,我又要帮你写作业了我才烦呢。”

    丁未笑了一下,捡了块石头站起来往河里扔了过去,石头水面上蹦了好几下,他打水漂已经很熟练:“看。”

    “牛逼,漂霸。”季骁冲他竖了竖姆指。

    “我想吃小鱼干。”丁未又扔了一块石头出去。

    “那天我妈做又吃完了?”

    “嗯,晚上饿了就吃掉了。”

    “……丁未,我跟你说,你没有变黑,”季骁坐起来,抬手丁未腰上掐了一把,“我觉得你变胖了,总半夜吃东西。”

    丁未没理他,自顾自打水漂玩。

    季骁躺回石滩上打算打个盹,晚上要值班。

    手机兜里震了一下,他懒洋洋地摸出来看了一眼。

    发信人,糖泡泡。

    夫君,你居然把我号密码改了!

    作者有话要说:完……完……完结了!

    正好,明天周四,我……休息。

    然后周五放第一个番外,苏癸和陈修宇。

    然后,下面是我每次完结时候都会说废话。

    从去年平安夜那天开这个文到现,已经三个多月了,又完结一个文。

    谢谢你们能陪我到现,跟着我一块了这么久,也希望这个文能让你们感觉到一些温暖,生活里有各种不如意,我们也许不能像文里那样圆满,但也还是可以怀着一颗柔软心去感受每一份温暖。

    哦也!好麻啊!你们一定不知道,其实我是一只正宗文艺青年,只是我面具!尊!

    谢谢你们,谢谢各种或欢脱或脱线熊孩子们!你们居然没有去看盗文,你们一直抽从未被超越,并且永远也不会被超越环境中一直陪我身边,没有比这个让人感动了!

    潜水,冒泡,养肥,催,还有这个文下催别文番外,我爱你们,真。

    我拼命文,强迫症一样地回留言,话痨一样地写作者有话说,都是因为你们!

    哦!哦!

    好了,再说点正事。

    大约有三个番外,每个番外会有一个主题,然后各种你们点过名人和CP会夹着一块写写,因为每个被点名都开一个番外话,我一定写不出。

    然后定制会番外放完时候开,会加一个肉番里面,多少字不清楚,因为还没有写。

    文是兄弟文《表弟凶猛》,大约会四月中旬开,希望到时还能见到你们。

    下面放一下封面图,只是图,完整封面还制作当中,另外还有一张插图,是很多妹子表示过喜欢那个场景,季骁呵气画丁小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第九条尾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巫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巫哲并收藏第九条尾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