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旺妇 > 42 当心

42 当心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跟着几个来问茶工的人从侧边的巷道绕到后门,后院里围了好几十个男女,有个黑衣中年执事正在冷漠地讲话,“我们制茶坊的待遇,是计量制,只要你有本事便能赚大钱。十斤青叶制一斤茶,工钱按斤计算,一等茶工钱一斤一两五,二等茶的工钱一斤九百文,下等茶一斤三百文,我们提供吃住,结帐时要扣除吃住的成本费。若是制茶不达标,按比例扣钱。”

    有人嚷开来,“你们不教技术吗?”

    “初学制茶的,只能做低档茶,做过两季下等茶的才能做中档茶,再做满四季中档茶,才能做上等茶。”

    “那算了。要是赔的比赚的多,不是白干?没准还会倒欠钱。”立即有不少人泄气了,都怕进去后赔的比赚的多。

    一大群人一哄而散,只剩下七八留下来细细地了解。

    那执事冷笑道,“要想赚到钱,不付出怎么可能?你们什么都不懂,想免费给你们找师父,免费给你们提供试验?天下有这么好的事吗?”

    寻香和廖氏对视一眼,走出雅茗行后门的巷子。

    原来茶工这么不好招,要培养好的茶工更不容易。难怪老树行愿意高价收购,宁愿少赚点更省心。

    廖氏哀叹道,“我真是忽略了人手和技术,以为自己学炒着象,别人也容易。就没想到我炒得少,当然容易成,若是整锅整锅的炒,不知会弄坏多少。”

    了解越多。寻香反而越有把握和自信,笑道:“大不了这一季只留一千斤青叶来慢慢制,这一季让大家练练手脚,别的全卖青叶。”

    白勇眉毛动了动。心中一紧,如是这样,少奶奶欠的帐不是一时难以还清了?这一季的青叶钱。有一半还得分给仓家。

    “要做起一个行业不容易的。一步一步来吧。”风伯看着寻香,“翻一条街就是和生药铺,该给少爷抓新药了。”

    没一会,便穿过两个巷子到了和生药房,老板出去了,铺里只有老板娘宁氏和个学徒胡牛,宁氏热情地把他们请进铺里。

    风伯把新药方交给她。笑问:“上个月我们买的药可是超过一百两了,这次去应该返还我们五两了吧?”

    “说话算话。上个月你们买了一百八十两的药,我返八两给你们。”宁氏三十四五的年纪,收拾得比原来更整齐精神,早把备好的八两银子拿出来放到柜台上。对寻香笑道:“一手管一手,这是返还的八两银。呆会抓药,你们再另付钱。”

    寻香拿过银子交给风伯,笑了笑,无意间扭头往对面看了看,又看到一顶红顶黑身的雕花大轿停在对面的门口,连忙扭过头来。

    “你们稍等一会,药很快就会抓好。”宁氏长期卖药,也通点歧黄术的。关切地问寻香:“你家老爷的病好些没有?”看药方有样伸筋子没有,连忙让胡牛去别的药房补配。

    寻香叹道,“还不是见大的起色。”

    “老板,给我配点药。”汪才拿着个方子从对面进来,看到寻香他们,怔了怔。连忙边退边道,“我忘了带银子,等会再来。”

    宁氏笑一笑,没出声。

    风伯看着汪才跑进对面院子,撇下嘴,觉得这小子有些古怪,问宁氏:“他怎么不进来?”

    宁氏瞟着对面,小声道:“还不是寻花问柳弄得伤了身了,到处找补方补身。大户人家的公子,有的补药要大药铺才有,也来我们小药铺,平时哪里不是一掷千金?又要补又节省这么点药钱。”

    寻香没说话,汪三在巡城等着谷沛丰来,要抢地的事,只有她和老王知道。

    等好一阵胡牛还没回来,又来个乡下汉子抓药,宁氏只得先帮他抓药,让寻香他们在旁边坐着等一等。

    足足过了两刻钟胡牛才气喘吁吁地回来了,气愤地道:“不就是伸筋草,我们卖完了嘛,别的药房竟然不卖给我。”

    宁氏惊诧道:“春生堂去过没有?不会连春生堂都不给卖吧?这家和我们可是兄弟铺,他们有时缺的药,我们都是低价让些他们的。”

    胡牛挠下头,“这家在南城西头,太远了,我给忘记了。我再去。”

    寻香和风伯对视一眼,问宁氏:“原来有没有这样的事?”

    “没道理。我有时差的药,只是帮客人补齐,一文没赚,也没让他们出同行价,都是给他们足价的。”宁氏有些愤懑。

    寻香和城里几家大小药房都打过交道,开药铺和医馆本为济世救民,可是大多却奸险贪利,只有和生药铺的两夫妻为人还算厚道。可是,人家足价买,没道理不卖呀。思付,莫非是邱执事在背后搞的鬼?

    连忙把风伯叫到一边,小声道:“回去时,得再小心些。”

    白勇掀起衣服,露出腰上插的两把锃亮的条形柴刀,粗声粗气道,“不怕!”

    风伯虽是五十出头的老者,性格刚强,还象年轻人一般,目光阴阴地道,“他们实在要乱来,咱们就拼了。”

    白勇背对宁氏,她没看到他身上的刀,只听他们说的就有些吓人,身子颤了颤,赶快把那客人的药抓好,小声相劝,“巡城来往的人复杂,白天一般不敢惹事的,不过经小巷和人迹稀少的地方你们多注意。另外夜里需提防有人放火就好。”

    宁氏和寻香成了老熟人,寻家一个月药钱上百两,对大药铺来说这都是大客户了,所以对寻家很友好。

    寻香想到一个问题,“会不会连累到你们?”

    宁氏笑道:“我们祖祖辈辈都在巡城居住卖药,论起街邻情谊来,有什么事,吆喝一声,还是会有不少人帮忙。别人不敢怎么的,顶多就象这事,我们缺药时,不给卖药给我们。这事可能是同行生嫉妒,知道有个大客户在我家,无形中想排挤我们,这种事以前我们不是没遇上过。”

    廖氏着急地问,“那怎么办?”

    宁氏笑道,“别看我们家药铺小,我家男人和两个弟子采药亡命,险要地方都敢去。不然象你们家老爷的病况,你们家的大夫会选择在我这抓药?恐怕不只是价格比别处公道些吧?”

    “你们真是了不起。”廖氏啧啧称赞。

    风伯走到门口四处观望,没看到另的可疑人物,只见汪才在对面伸头张望,看寻香他们走没有,看到风伯站在铺门口,连忙把头缩了回去。

    又过了两刻胡牛才带了半斤伸筋子回来,跑了两趟,累得脸红筋胀的,满头大汗,把药交给老板娘,“春生堂说干脆多让点给我们,免得下回又跑路。所以就给了我半斤。”

    “没事。有没有给他们说晚些时候,我去结帐?”宁氏连忙配好药。

    胡牛只有十八岁,生得结实憨厚,一边吐着粗气,一边直点头,“有说过。”

    “辛苦你了。”寻香拿出二十文钱给他,“这个是你的跑路费。”

    胡牛跑进柜台里,摇着头不说话。宁氏认真道:“我们铺不兴这些。不象有的地方给客人多做点事便要打赏。而且是我们自己没这味药了,哪能再收这种赏钱?”

    宁氏把两幅药交给廖氏,又叮嘱他们回去的路上当心。

    廖氏从白勇背上取个背篓,“回来我背东西 。你和老风好好盯着四周。”

    胡牛听得面色一紧,担忧地看着他们。

    “没事的。我们告辞了。”寻香虽然警惕,却没有紧张,生在这个世间,既然结下了纠纷,有的事怕也怕不掉的。

    出了药铺,风伯突然看到对面两座屋子间的一个巷道有两个黑影在张望,小声道:“今天真是要打架吗?”

    白勇从衣襟里拔出一把刀,悄悄塞给风伯,“廖妈妈你走前面,公子走中间,风伯护着公子,我走最后。”

    “狗日的。老子很久没打架了,今天那帮龟儿子要来报复,老子呆会就放开手脚砍。”风伯把刀藏在衣袖里。

    廖妈妈头皮一紧,“我们快走。”

    往东街走去,只两了两个巷口,便发现两边巷口都埋伏有人。寻香眼皮跳几下,心中惊了一下,皱一下眉,心道,硬碰硬不是好事,突然想起还没去过林商人家,不如此时去拜访一下他,然后向他借些人手,便调头往北,也不说话。

    风伯他们一愣,不知她什么意思,以为要倒回药铺,谁知她一直往北。经过药铺时,汪才已经在铺里抓药了,看到怔了怔,可是他们并没进来,才放了心。

    林家布行在和生药行斜对面一百米处,林商人正铺里看掌柜核帐,见到寻香突然进来,连忙丢下帐本,惊喜地道:“贵客呀,今日终于舍得来我家坐坐了。”

    林府就在布行后面,是一座三进三出的宅子,青砖碧瓦,三层的檐顶吻兽挂饰,修得颇为高大气派,大门外站了两个提棒的护院,进门又是四个提棒的强壮院丁。

    林商人把他们带进府里,让夫人来大厅招待着客人,他先去铺里处理完那点帐目。

    林夫人三十四五,因家境富有,过的养尊处优的日子,保养得年轻貌美,又抹着一层粉,一张脸画得跟张画似的,看着只有二十六七的年纪,一身珠玉华衣,花团锦镞的看着极为鲜艳俏丽。(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P></DIV>

    <TR>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重生之旺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木离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离力并收藏重生之旺妇最新章节